第二日,亭幽同定熙帝乘马车出了清暑山庄,她本以为得固守规矩,困坐在马车里,哪知道定熙帝却自己掀开了马车的帘子。

车厢上装着一大面透明的琉璃,上面罩着竹帘子,定熙帝放下缝隙宽敞的竹帘子,这样既不担心外面有人能看进来,里面的人却能从缝隙里很轻易看到外面的情景。

看来,定熙帝准没少做这些事儿。

亭幽恨不能把脸贴在缝隙上往外看,外面热闹极了。

半途,亭幽看见一个女子拧着一个男人的耳朵,“你这是做什么,爹娘努力赚来的钱,难道就是让你去找小春楼的小春娘的?”

那男子被拧得嗷嗷大叫,亭幽看得有趣。定熙帝拉了拉车厢里的绳子,马车便停了下来。

两个人在车里都看得有趣。亭幽是看这画面滑稽可笑,再回头看定熙帝,却见他目不转睛地瞧着那女子。

少女装束,皮肤黝黑,但五官还算标志,双手叉腰,很有气势,骂自家弟弟的口齿更是伶俐。

亭幽狠狠用手肘往后撞了撞定熙帝,脸上似笑非笑。

定熙帝这才回过神,低头看着亭幽笑:“怎么了?”

“赶明儿和春堂是不是又得有人住进去了?”亭幽抬起下巴。

定熙帝拧了拧亭幽的鼻子,“这醋性儿也太大了,可得好好改改。”

马车又继续往前,这回总算没出什么强抢民女的事儿。

绕过前门大街,马车入了一条小巷,亭幽不解为何来这等地方,看着怪偏僻的,但前面偏有一处极热闹,排着极长的队伍。

定熙帝给亭幽戴上帷帽下了马车,又将她抱下去。

“咱们这是做什么?”亭幽不解。

定熙帝道:“去见见神医。”

亭幽这才知道他们这回是特地出来看这位神医的。要说这位神医架子也忒大,便是皇帝召见,也不肯入宫,转身就云游天下,定熙帝不舍他的本事,也不为难于他。

“这是周太医的小儿子,自小医术了得,但打死也不肯入太医院,喜欢在民间行医。”定熙帝淡淡解释。

“皇上也拿他没辙?”亭幽只觉得好笑。

定熙帝倒不以为意,“在太医院里只怕他天才折翼,朕何其忍心。”不仅不忍心,还将太医院的所有资源供其使用,却任他逍遥云游。

连亭幽都佩服定熙帝的胸襟。

门口有侍卫早早就来排了队,见定熙帝到来,赶紧让了位置,亭幽这才知道原来定熙帝来找这位周神医看病,也是要排队的。

周神医看见定熙帝与亭幽进去时,愣了愣神,站起身对着定熙帝轻轻弯了弯腰,便神色自如地坐了下去。

亭幽见得这位神医极为年轻,白净的脸,骨骼分明而修长一双手,看起来不像医生,倒像是个秀才。

周神医对着定熙帝做了个“请坐”的手势。

定熙帝推了推亭幽的肩膀,“不是我,是我夫人。”

定熙帝让亭幽揭开帷帽,坐到周宇全的对面。

亭幽乖乖解开帷帽,一旁伺候的小童睁直了眼睛,周神医喊了他几声,小童这才回过神,将脉枕换了一个。

亭幽这会儿倒有些信这位神医了,见得自己时,毫无惊艳,在他眼里,他对着的只是一个病人,光这份气定神闲便让人心生信任。周神医诊脉时,是绝对不会让病人手上蒙着手绢的,所以亭幽直接将手搁在脉枕上。

周宇全搭上三指,眼睛却没离开过亭幽的脸,半晌换了一手,又诊了一会儿,亭幽心想,这两父子还真像,诊脉都要花这么久。

“夫人可是夜里易醒,白日又困倦,胃口不佳,易出冷汗。”

亭幽点点头,症状都对。

半晌,周宇全收回了手,眼里闪过一丝亭幽不解的轻蔑来。也不见他执笔开药。

定熙帝出声道:“可有不妥,不开药么?”

周宇全淡淡道:“无需。”

亭幽放下心来,其实她自己也不觉得是什么大症候,这都是被定熙帝累的,她每次都累得半死,定熙帝事后却精神异常,彻夜批阅折子也不倦。

亭幽再看定熙帝的脸,却觉得他脸色极难看,正要上前问,却听他道:“阿幽,你先出去,我让神医诊诊脉。”

亭幽点点头。皇帝的脉案自然不是随便哪个人都能看的。

从医馆出来,定熙帝的脸色一直阴沉,亭幽都不敢轻易上前答话,两人默默坐在车里,又经过前门大街时,亭幽见得先才那位女子出来买东西,正同店家讨价还价,便推了推定熙帝笑道:“皇上,你看,又是那位美人儿。”

定熙帝只往外扫了一眼,就收回了眼神,“唰”地一下放下帘子,隔绝了外间的一切。

亭幽在心里低骂一声,“毛病。”却不敢再开口。

若平时好时,她怎么使性子都行,但定熙帝阴沉了脸,她便一动不敢动了。老虎始终是老虎,不会因为没发火,就成了猫。

而定熙帝的毛病还远远不止这一点。

从外面回来的当天下午,定熙帝突然提前独自启程回了京都,留下后宫众人慢慢地在两日后才启程。

定熙帝走得十分匆忙,连亭幽这里都没打招呼,只带了王九福和贴身侍卫,轻装简服就回了京,让亭幽一阵担心以为是京城出了什么乱子。

待亭幽回京已是十来日后的事情了,京城安然无恙,岭北也未有太大变化。只是定熙帝虽在宫中,但已经一月未踏足后宫了。

亭幽不知自己为何忽然就受了冷落,后宫众妃开始不安分起来,但无一例外地都被无情地赶了回来。

亭幽不得不暗问自己,难不成那日定熙帝见周神医,是他身子出了问题?纵欲过度?

定熙帝楚恪那日匆忙回京,第一件事就是让王九福去将先朝内廷记录翻出来。

记录从大夏朝的开国太祖开始。

不算亭幽,敬家共有五女入宫,其中四位皇后,一位皇贵妃,其中只有一位皇后做到了太后,那便是敬太后。

四位皇后里还有一位曾让高祖废元配而改立中宫。

如此看来,敬家的女人可真是都不简单。

可敬家的女人也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短寿且无后。寿命最长的是敬太后,活到了四十岁。

其他三位皇后,皆未活过二十五岁。最甚者,入宫不过三年便病逝。那位皇贵妃入宫后也仅仅活了四年,否则熬死了皇后,只怕是必定要晋位皇后的。

这四位入宫时,都适逢皇帝壮年,唯有敬太后入宫时,先皇已垂垂老已。定熙帝还记得,自敬太后入宫后,先皇便如老树长新芽般,硬生生多拖了十年才去,这也才让定熙帝有时间长大,最后击败众位兄长,得继大业。

定熙帝回想起,周宇全的话。

敬家有独门秘药,传女传媳不传男,以彼之元阴供给帝王之元阳,损阴而肥阳,寿命必短,且不利生育。自然周宇全还有未曾出口的话,敬家女那等尤物,又能补阳,帝王何能不爱,即使不知其内里,也必沉于其女体。

这也是周宇全当时看亭幽时为何有那等轻蔑眼神,且不愿为其开药,因其是自求死路。

定熙帝倒不认为亭幽知道这事,观平日就知,她若知此事,是绝不肯用命来“尽君今日欢”的。亭幽此时已进宫三年有余,幸亏彼此多有罅隙,又曾赌气,加之她身子又弱,定熙帝并不曾恣意尽情,否则此时必然已夭亡。

定熙帝只觉幸甚。

定熙帝的心思亭幽自然是猜不到的,别说她,便是老祖宗自己也未必知道敬氏秘药有那等副作用。

这一月来,亭幽熬得有些艰难,心上心下,更是觉得定熙帝喜怒无常。

作者有话要说:一直想写这样一个尤物家庭啊。

章节目录

三千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明月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月珰并收藏三千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