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相的告病是借口,原因大抵跟最近朝廷关于立太子所引发的党争有关。夫人若是担心可以会墨京看看。”这颜述最初给她的解释。牵挂是一回事,回去相处又是另一回事,还是可免则免。眼看着小丫头也在颜述的帮助下从忘忧楼出来回到了家,聂清越继续无忧无虑地赖在无荒城当她的游手闲人。然而这种空闲日子并没有持续几天,原因嘛,实在很煞风景,米缸的米没了。用颜述的话讲就是:“舒颂的案子没查完。未来头牌的价钱很贵。”完全没有因果关系的两句话就把聂清越给噎住了。未来的头牌有多贵她是不清楚,她只知道她的夫君每日都过得很清闲。不是今天去茶楼看书喝茶就是明天找哪个红颜知己叙旧,加上又花了大笔钱去忘忧楼弄她们两个出来,再这样下去能院子下个月的租金能否付得起还是个问题。巧妇尚且难为无米之炊况且她还不巧。踢他出去看个诊不就得了?唔,聂清越也这样想过。可是她家夫君看诊从来不要钱,不仅不要钱,而且无论多么廉价的草药还是多么珍贵的药材一概免费附送眉头都不皱一下。在天下百姓看来这是医者父母心啊菩萨心肠啊云云,在聂清越看来这完全跟什么善良啊仁慈啊半毛钱关系都没有,颜述纯粹就是觉得累赘。从许多生活习惯看来这人简直无拘无束两袖清风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从来不用下人,衣服也是件件朴素能穿就行,青菜白饭吃得很自在熊掌鱼肉也吃得很安心,和她外出时会包下几两银子一晚的厢房,采药时累了也可以直接枕在树下荒山野岭过一晚。第二天神清气爽地回到院子面对她的询问理所当然道:“不小心在山里睡着了。”聂清越回忆从墨京一路过来的衣食住行完全是颜述在照顾她而有所讲究。真不知这种生活习性下那种浑身清贵尔雅的气质是怎么养出来的。“那你之前的钱从哪里来的?”聂清越很是不解。“你爹给的银票。”颜述回答很是坦然,尔后补充了一句:“一个月的花费。”聂清越一阵无力。当初说是出去寻药自然没有料到途中有这么多变数,而且她现在又想在无荒长住。“夫君你这二十三年是怎么活过来的?”聂清越郁闷地捶着桌子。颜述非常配合地认真回忆:“有时候是病人挽留用餐,有时候打野兔捕鱼之类的,还有时候是……姑娘家送得食盒。舒颂看不过去的时候还会拿我的方子出卖回来把钱扔给我。”聂清越完全挫败。以这样看来,若不是聂安儒有那半边情债玉,颜述是绝无可能收下她这个称得上是累赘的废柴。颜神医闲云野鹤行踪飘忽就和他看病不用钱一样人尽皆知。“如果不是我爹逼你,夫君打算终生不娶么?”其实想说出口的是您直接升仙得了。“何解?”“哪家姑娘受得了你这种居无定所食无宁时的生活。”斜眼过去。颜述若有所思:“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或许,我能够找到情投意合又适应这种生活的姑娘。”“你就不能迁就下人家姑娘么。诶,厨房好像还有面粉我去做包子。”聂清越哭笑不得拍拍手站起。颜述看了眼她清瘦笔直的背影,手中的书翻过一页。和谐宁静的午餐过后两人分别前后脚地出了门。聂清越提着一袋米和两条鱼回来的时候颜述已经在屋里了。他低头喝着茶,桌上安安静静地放着两锭银子。两人看到对方这个样子皆是一笑。“我去卖了张方子。”颜神医率先坦白。聂清越喝了一大口茶才慢吞吞地开口:“我去卖了个故事。”“夫人去当说书人了?”眉毛挑起似乎很惊讶的样子。“不是,我去说给说书的听了。”以前看纪晓岚的时候有一场是他含着个大烟斗在茶馆里听着戏曲开档买故事写笔记,想不到今天聂清越在街上闲逛看有没有请零工的时候在街角遇见说书的。 那人一把扇一壶茶即买也卖,聂清越心下一动就等人少了去问了价钱。报酬倒也不高胜在聂清越看了不少古今名著和电视剧电影,保险起见她还是讲了《聊斋志异》里的两个故事。那人初一听只觉得新奇曲折,聂清越嗓音有柔和里带清冷讲起来娓娓动听,说书人一满意就给多了几个钱。颜述见她口干舌燥的样子有些不忍:“其实夫人可以不必费心。毕竟现下是两个人在一起生活,自然不会让夫人吃苦。”聂清越点头:“我知道,可是我总得有些谋生的法子不是么?就当是积累经验做些尝试。”“总得是什么意思?”“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原因,有些技艺总感觉比较安心。”要如何向一个古代人说明白职业对于已婚女性的必要性。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以夫为天在她那个时代已经不能让女性安心,拥有自己的工作或者赚钱的技能就是最后的底线和退路。虽然是回到了千百年前,但在聂清越眼里,这份警惕的重要性有增无减。“夫人的观点倒是少见。”颜述接受得很快并没有什么女子不应该抛头露脸的思想:“不过倘若能够选的话,写些词总是比讲故事要来得舒适些。我去煮些润喉茶,夫人休息会儿。”说罢便提着小米和鱼去了厨房。被这么一说聂清越原本不明显的困意倒也涌了出来,她如何不知道填词比卖故事更安逸更容易来钱,只是这种不自觉的引用和沿袭让她不舒服,毕竟不完全是自己的东西,记忆力再怎么好也有掏尽的一天。她读的是商科,在这个时代,女子要抛头露脸做生意总是遭人非议阻力重重的。迷茫地眯了不知多久,就被颜述唤醒了。“夫人先把茶喝了。” 聂清越抬头,看见桌面已经摆好了饭菜,还有一碗色泽醇润的茶飘散着袅袅清香。眉开眼笑地喝过,聂清越尚有余味般舔了舔嘴角。“夫人很像某种动物。”颜述意味不明地说了句话就低头吃饭。聂清越仍在感叹颜述的手艺。穿越之前她每次生病都是吃西药,倒不是有多么信任西医而是纯粹不想喝中药。一闻到那种味道她的胃就会开始翻涌。所以一听到余生汤药侍候的时候她再死一遍的心都有了。怎知颜述煲的药都碗碗清透醇厚,不像以前见过的那样漆黑浑浊,反倒像普洱茶般的色泽没有一丝杂质,喝下去微苦的药味中透着柔和持久的甘香。嗯,就像他身上的味道那样。“夫君改天叫我煲药吧。”“煲药也要学?”“嗯,你煲的药不苦,以后若是一个人,我也可以自己煲。”颜述沉默了几秒,沉吟道:“工序很繁琐,现在三言两语说不清,改天有空详细教你。”“好。夫君,无荒城的冬天会不会下雪?”“会。夫人想看?”“嗯,以前身子弱,阿爹怕我着凉一下雪就把我关在屋里。”实际上是前生住在亚热带省份惟一一次大雪发生在她出生的那年。入冬的天北风已经刮得很猛烈了。屋内燃有炭火小盆一片暖暖的柔光,聂清越仍是有些寒意。在颜述的调理下她感觉已经比记忆中那个成天卧床的聂清越好多了,起码洗了半个月的衣服吃了半个月的萝卜干都没事,但终究底子薄一到寒冬就需要注意好保暖。“夫人这身子要看雪怕是要捆着棉被出去的。”颜述眨眨眼,说得亦真亦假。正谈笑用膳间,清静的夜里忽然传来急促的一阵叩门声,尔后一声闷响便停止了,让人感觉很是不详。“我出去看看。”颜述放下碗走开。聂清越有点心神不宁地坐在桌边。颜述得知她想在无荒城长住的时候,便在府门口挂了一个葫芦。在迎墨,这是行医的标志,但并没有打出颜述的旗号。尽管同样是免费看诊,但无荒也有许多善心的大夫会免费额赠送些草药,所以知道他的人并不多。起码像这种夜里急诊的是暂时没有的。没等多久,就看见颜述面色严峻地扶着满身是血的舒颂走进来。舒颂往日光华四溢的脸此刻苍白得吓人,胸前还插着半支箭。聂清越愣了几秒立刻就跑出了大厅,三两下急急忙忙地准备好镊子剪刀纱布之类的工具放在盆子里端进去。颜述有些意外地看了她一眼,把舒颂放平在长椅上开始检查。聂清越抱过颜述的药箱:“水正在烧,很快就好。”关心则乱。饶是从容淡定如颜述此时都有些急切从眼里透出。舒颂身上除了那一箭外,还有或深或浅的刀伤,看着很是触目惊心。聂清越把手搭在颜述肩上拍拍安抚道:“没事的,相信自己的医术。”颜述点头用力回握了一下她的手,便专心处理舒颂的伤口。边处理刀伤边等热水烧好,便要拔掉那支有狰狞倒刺的箭了。切开四周皮肤拔箭的过程聂清越看了两眼就扔不住想要别过头去。但这样一来就不能随时帮颜述传递他需要的工具和给以协助,很明显会影响处理的进度,聂清越也只得强迫自己盯着伤口看以推测下一步颜述要的是什么。两人正神情凝重地忙着,外院又传来粗鲁猛烈的敲门声,伴着不耐烦的呼喊:“开门,追捕王爷府上出逃的刺客!”人似乎不少的样子。颜述和聂清越对视一眼,根本顾不上猜测舒颂到底做了些什么,第一感觉就是绝对不能让他们发现舒颂。“这里我来收拾。”聂清越快手收起那些带血的纱布剪子。颜述点头,转身把舒颂背起放在客厅屏风后的角落。“快开门,不然我们撞门!”院外粗着嗓子的叫喊声仍在。聂清越加紧速度忽然看见木板上从院外一路蔓延进厅子里的鲜艳血迹,心中一凛,来不及洗了,破绽太大。安置好舒颂,颜述转身走出来便看见聂清越忙着把那些刚收好的带着血的工具凌乱地放回原来显眼的地方。“地板。”聂清越言简意赅地解释说罢便要扯开衣领。颜述一瞬间心领神会抬手挡下了聂清越的动作:“换我。”语气里有不容否决的坚定。会是王爷府的人还是官府的人?聂清越听着破门而入的脚步声不自觉捏紧了衣袖。然后聂清越喜忧半掺地看见,王爷府的管事领着官府的兵还有一众家丁闯了进来。

章节目录

白粥情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林无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无措并收藏白粥情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