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曾被永恒的事物而触动过。当雨后凌晨强盛的日光划开乌云数障倾泻而下,以光年计算的距离之外万道光芒沿着亘古不变的轨迹徐徐盈来,一瞬间充天斥地明耀四野时,聂清越竟不自觉掩住了嘴。徒劳伸出的空掌握不住一寸流光,浅金的色泽似水漫过苍白的掌心,迅烈又温柔。与天地乾坤相比人生从来都太短暂,所以古人才会对这历尽万世洪荒的自然有着几近虔诚的敬畏。就连聂清越,在那么一刻也几乎要相信神迹。那种凌驾于万里河川至上的强大力量,是寒暑相推岁岁生生也不会泯灭的唯一存在。直接注视强盛光源的双目渐渐承受不住眼前所见的倾世光华,直到被颜述宽大的手掌覆上视野时才感觉灼热的痛感和溢出眼角的泪花,红热的光影残像仍然在陷入黑暗的视线里闪跃。聂清越有些满足地叹了口气,拉下颜述覆在自己眼前的手掌。“还真的是有日出。”她笑着揉了揉眼角被刺激出的泪水感叹。明明一个时辰之前她还缩在床角裹着冰冷的棉被微微发颤,几步之外御寒的小火炉只剩荧荧的微亮快要熄灭。颜述却忽然在这个万籁俱寂的时辰静静推门而入,重新燃起小炉。橙亮的暖光缓缓渲染开去,聂清越缩在床角看颜述摆好炉子似要离去轻轻地唤了声。颜述见她眼神清醒似是一宿没睡的样子有些惊讶:“睡不着?”被角下露出的手似是冰雪融水般带着刺骨的凉,虽然知道她身体虚弱但这种偏低的体温着实出乎他的意料。“嗯。”聂清越不自觉向温热源头靠过去,或许是接近深冬她的身体越来越不适应,或许是一夜渐歇的疏风骤雨,她从入夜起根本就无法入睡。“夫君每夜都会进来添火么?”从前就算睡得辗转反侧也不会朝着房门坐起来,颜述又是动作极轻毫无声息,她只记得每次模糊睁眼房内温热的柔光都未曾熄灭过。“嗯。”“岂不是不得安睡。”“只是每天醒来顺道进来看看罢了。”颜述扯开只有微弱温度的棉被,把她抱在怀里。“这、这么早。”聂清越瞪大眼。“山上的日出极好。”颜述看着聂清越饶有兴趣的样子微笑:“是否同去?”“……下过雨应该看不到吧。”说是这样说,脸上的表情却不是不期待。天色深谙尚有点点星光,耳边风声呼呼掠过挟来阵阵清寒。颜述脚速极快,背着她一路上山却是轻松自如如履平地。登到山顶的时候依然只能看到暗云层层,漏不出一点微光。靠着顶峰大树微湿的树根坐下,聂清越有些遗憾地托着下巴:“怕是看不到了。”颜述只静静坐在她身旁不说话,神情看不清楚姿态却是极其放松闲适,似是已经来看过千百次般笃定自在。山风渐止。林间琐碎的沙沙响动慢慢降落下去直至了无声息,一瞬间四野越发显得寂寥起来。似是踏过千军万马跋涉而来,铺天盖地地将所有推送前的隐忍沉默。然后眼前骤然开阔,像是于无声深处响起万道惊雷。一瞬间,云破,日晓,风起,光耀。 整个万籁俱寂的世界都在光煌中苏醒过来。仿佛能凝滞住时间席卷天地,让人屏住呼吸魂悸魄动,良久才回过神来。“夫君为何不早一点带我来呢?”聂清越愣愣地看着微微喃道,带着些许满足的惋惜枕在颜述肩上:“这样便可以多看几遍了。”颜述低头凝望她,长睫微动,一抹暖金的色泽映在他黑润的眼底静静渲染开去。“再好的风景,多了总是会厌倦的。”语气浅淡得不着痕迹。“所以之前才会云游四海闲云野鹤么?”在不同的地方看过不同的风景,想来这样的生活定是极其惬意自在。“不完全是。”颜述把她冰凉的手握过来,温热的手掌严实覆着,“世间胜景总在无名处。”“那岂不是要寻到地老天荒?”聂清越歪头看他。“夫人,”他放轻了声音微微低下头去,漂亮的嘴角弯起一抹徐徐的笑,字句吞吐间若有若无地拂过她发红的耳根。“有些风景,只需要遇见。”就像是顺着地平线潮水般漫溢过神州大地的浩荡日光,每日每月都在与匆匆世人擦肩而过。偶尔驻足停下回望,那道风景便穿越数光年跋涉来到你眼前。聂清越不说话,静静反握住掌外温热的手。可遇不可求的何止是风景,有些人,一错眼一转身便是永远。四方客栈。聂清越睁眼醒来,素色的帐幔透着窗外落入的晨光。第几次了?她有些有些无奈地起身走至窗边完全推开半掩的那扇窗。自从和慕容落离开小村大半个月至今,那日与颜述看日出的情景总是反反复复地袭入梦境。如果这算是想念,会不会太没有志气了点,聂清越撇撇嘴披头散发走下楼。“掌柜的,有客官找你,说是你的……”小和一手拿着抹布一手提着茶壶上楼上到一半,看见聂清越一脸没睡好的低气压相,后半句话生生噎了回去。聂清越面无表情走到内院,用烧好的茶水慢吞吞地漱口洗脸,热烫的面巾敷在脸上令她懈惫的神志稍稍恢复了一半。“谁找我啊?”换上温淡的微笑,语气里明显留着兴致缺缺的意味。“说是掌柜的夫君。”小和见她疑惑的神色补充道:“还有一名同行的年轻男子。”“知道了。”聂清越挥挥手示意他出去干活,有一步没一步地慢慢踱出去。大半个月前她就要和慕容落离开了村子,一则是村里疫情已经逐渐安定下来她留下用处不大,二则是越发接近深冬她的身体渐渐吃不消。村里大部分大夫也陆续准备赶回城与家人团聚过年,只剩颜述和其余几个大夫自愿留在村里守着。现代医学技术发达要完全扑灭一场疫症最短尚要半载,颜述这一留怕是也不能两三个月了事的。离别前两人对于未来的情景都心知肚明,却也同是没有作任何交流。分开多久,回来要在哪里相见一概没有提及。再者她留在四方客栈替回城的慕容落照看生意也是临时作的决定,颜述一来不知道,二来眼下出村也太早了。莫不是慕容落的夫家寻错地儿了,可是小和没理由不认识啊。疑惑间已经走到了客栈一楼的内堂,门前的桌子上坐了两个人。聂清越眯起眼仔细辨认,心下一喜,是舒颂。当即加快脚步迎上去,“你伤好啦?” “小越妹妹。”舒颂站起来笑着就要扑上去。聂清越一矮身躲过寻了个空位坐下来。“啧,才一见面就这么冷淡。”“要热情找忘忧楼姑娘去。”聂清越见他气色很好,放下心来摸了杯子自顾自倒茶。同舒颂一桌的是个黑色衣袍的英气男子,浓黑的剑眉下是炯亮有神的眼,脸部线条分明轮廓深刻。自从她走过来后这男子的目光一直落在她身上没挪过眼。聂清越快速倒退了一遍记忆,眨眼下了结论:不认识,无论是来到这里的她还是原来的聂清越都不认识。“请问阁下是……”她皱眉考虑着措辞。“你就是聂家的小女儿聂清越?”那男子却率先打断她的话,声音硬朗。聂清越不祥预感顿起,摸得一清二楚的样子啊。人看起来倒没有什么恶意,只是表情透着微微的不屑和不耐烦。“是。”聂清越搁下杯子直视他:“你谁?”说不清是没看见颜述有些失望还是不满意这人的态度,她也跟着不自觉语气不善起来。那男子却眉头微扬:“赵家的赵临尉。” 赵家。聂清越眨眨眼,千头万绪疑惑起来,心中忽然炸起一个大大的惊响。她扶额有点混乱了,“你、你、你不是病死了么?”眼前明显身强力壮的男子哪里有半分病弱的模样。“此事说来话长。”“所以?”“家父离世而去前一直对于欺骗了聂家未能结为姻亲而愧疚于心,命人吩咐我一回国就前来寻聂家小姐履行诺言。”聂清越听着有点卡带,“慢着,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她又没有往自己脑袋上贴着丞相之女的字条,这素未谋面的怎么就精准无误地寻了上门。赵临尉转过头去看舒颂。 “阿述叫慕容给我捎了口讯要我看好你。恰好当时临尉兄也在,……就说要一起过来。”舒颂笑得一脸讨好无辜就差举手起誓,“我也是刚刚才知道你们那什么陈年往事。小越妹妹,要我提前知道肯定拦着他不让他来的。” 聂清越狠狠地剜了舒颂两眼,还说什么看好她,这人少给她找两回麻烦就已经很好了。不过倒真的是已经快要盖棺的陈年往事了。沿袭的记忆中,迎墨赵家世代出良将,而聂家则多文臣。本是文武不相容的两家却在她爹聂安儒那一代忽然奇迹般地交好起来,甚至为赵家刚出生的长子定下过半途夭折的娃娃亲。之所以说是半途夭折,则是因为聂家两位夫人都先后诞下男子,而好不容易等到她出世时,赵家长子赵临尉却忽然大病离世。自此婚约不了了之,而两家关系更是微妙地疏远了起来。当然这些都是她稍长大后聂安儒告诉她的。 聂清越温温文文地尽力笑出一个大家闺秀的样子:“赵公子,我已经嫁了。”要成亲得打听清楚,迎墨允许一夫多妻却一不允许一女二嫁。邻国民风是否开放聂清越倒知之不详,她只知道赵临尉听后似是早有预料,当即扬起一个明亮无谓的笑:“我不介意。”聂清越好像听见了自己碜人的磨牙声。

章节目录

白粥情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林无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无措并收藏白粥情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