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千仞之高看太阳从地平线徐徐升起的感觉的确很奇妙,如果忽略她僵硬得似乎一动就会“吧嗒吧嗒响”并有断开嫌疑的筋骨的话。聂清越其实睡得并不沉稳,眼睛闭上感知还没休息,离睁开眼看见太阳仿佛只过了一秒。抬头看身边的人,依旧在睡梦中的神态平稳安然,长睫静静覆在眼睑下,秀致的眉头舒缓开去怡然自在。她有点想磨牙,锦衣玉食或粗茶淡饭,对于这人,其实没有任何区别吧。唯一灵活的手指忍不住想要动,就着酸痛的手臂抬起,眼看着就要爬上那人沉静的睡颜进行欺压。那人却忽然动了动,似是睡梦中想要翻身却碍于现实狭窄空间,最终只是稍微调了下姿势,一直搂在她腰侧的手松开片刻,很快又再度环上用力收紧。嘴角弯起带着安心的笑,呼吸重新归于平稳均匀。聂清越失笑,四肢冰凉心里却暖暖热热的,终是舍不得,便收起了冷若雪水的想要作恶的手指。螓首微抬,想要凑上去轻吻。那唇即要落下的片刻之间,脸侧的方向却忽然迸进强盛的光。她转头望去,赫然看见一只手从外面伸进来,顺着岔开的缝隙拨开了密密垂下的藤蔓,紧接着一张清若芙蓉艳若桃花的美人脸便倒着映着眼帘。“小越妹妹!”珠玉般清润的声线带着欣喜和如释重负:“我来救你们了。”聂清越嘴角抽动,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压低声回过去:“大清早的你吓鬼啊。”担心颜述被吵醒,她转头过去却发现那双温润墨黑的眸子早已静静睁开,清醒到丝毫没有刚醒来时应有的朦胧惺忪。还好她刚刚没有凑上去,不然肯定会被他发现吧,聂清越心底偷偷打着小鼓,恰好舒公子委委屈屈的声音传来:“我翻山越岭刀光剑影地赶来接你们……” “舒公子你来的太及时了!”心念一转下,声音雀跃十足可谓感恩戴德。舒颂一愣,望着聂清越情真意切的表情,有点消化不了这前后态度的反差。怎样都好,起码他们两个看起来都好好的。他松了口气,朝着上面喊了两句,那粗壮的绳索便慢慢从崖顶放下来。一番功夫下,总算是把人平安弄回去了。大夫就带着医用的工具和伤药在一旁等着,见到人来了便马上迎上去做临时的处理。颜述就立在一旁查看提点着,他刚想过去和颜述说说那件事的具体情况,却看见某人依然平静但微妙不悦的脸色。所有的步骤都是按着计划走,除却那临时的意外变数,他……应该没有做错什么大事吧?舒颂心虚地回想又回想,苦思无果正要开口。颜述慢慢瞥他一眼,语气淡淡:“大清早的。”随后便蹲下身去直接取过大夫手上的白布伤药帮聂清越处理。舒颂云里雾里,低头只见聂清越对他笑得稀里糊涂的灿烂感激,颜述依旧沉静如水连半个眼神都没留给他。舒公子困惑了,凄苦得想抱头挠墙,大清早的,他到底是做了什么啊?无荒的繁华长街。聂清越靠在马车窗棂上,脑袋枕着手臂向外看。这样光明正大理直气壮地回去,真的没有问题吗?舒颂昨天是去劫狱啊劫狱啊,而她自己昨夜才明明生死逃亡来着。然而坐在马车里的颜述和舒颂却是淡定得很,仿佛这样的事是理所当然。聂清越挠木板,不可否认地,她肯定又被两人蒙在哪只鼓里了。回到昨天才住过的小院,久违的感觉却真真切切地涌上来。她眯着眼看一天没打扫后席卷满庭的落叶枯枝,不自觉就哀嚎起来:“天啊,这得扫多久啊?”颜述脚步停顿片刻,才重新背着她往里走:“这个不是夫人要考虑的事吧。”说着还用手掐了下她的腿。“好像也是。”她讪笑,环视这个从搬进来至今,已经差不多两年的院落。树木似乎都比第一看望见的那时长大了许多,明年夏天池里的荷花不知会开成怎样呢。反正这腿也不会那么快好,应该是不会错过的吧。舒颂刚把他们送进来,喝了两口茶便急着要走不知去处理什么事情,才热闹起来的屋子变又剩下两个人了。聂清越来回张望,还是没看见那个往日拿着针包追着她满院子跑的小鬼。“可是在找什么?”颜述才一端着水盆进来便看见她四处张望的样子。“没,忘记玉澈去了三日堂还没回来。”她挠头。“玉澈……过些日子也应该回去了。”“啊?”“那时只是碍于我一时半载不能赶回来,才把玉澈从他师叔那儿叫过来的。”颜述停顿了下想着如何组织语言:“以后,我都会在,所以没有这个必要了。”说罢拧干手里的布巾,折好一点点替她印去脸上一夜折腾染上的尘灰。聂清越听完后呆住,没有马上作出回答。颜述以为她不喜欢凉水,停下动作解释:“水没那么快热,厨房里还在烧着。”布巾放下却看见她脸上依旧保持着的神情。“不是因为这个。”聂清越摇头,接过那布巾胡乱在脸上擦了一把,才抬起头用尽量平常的语气笑着说:“只是突然觉得那句‘我都会在’有点像承诺而已。”颜述愣住,半晌接过她手中的布巾放入水盆里捧着走出去,快要到门槛的时候背影一顿:“其实,或许不止是像。”聂清越反应过来时门扉边只剩衣袂的衣角飞快掠过了。唔,她皱眉摸下巴,经过严肃认真仔细推敲得出疑问句结论:她家颜神医,刚才是在害羞?半个时辰之后,聂清越推翻了这个结论,并且深刻地反省到自己刚才是多么的肤浅浮躁流于表面只懂透过现象看现象。吃完饭本着洗澡之后好睡觉的原则,她不顾单腿艰辛连扶带拐地凭个人努力“跳”进了浴房。然而她现在却只能坐在浴房的小木凳子上,对着身后便是一大浴桶白雾缭绕的热水干瞪眼。“夫人再磨蹭下去,水要冷了。”某只横在浴房里仍她多番暗示都没有出去的人,一脸体贴正义地提醒道。聂清越悔得肠子都青了,她真的不应该。都怪刚才的饭菜太好吃太和她心意,她一个舒坦宽心就不安分起来。不安分的直接结果就是她居然主动调戏颜神医取笑他方才害羞,至于调戏颜神医的后果嘛,只能是自己被调戏得更厉害。“我真的可以自己洗,真的。”看我认真自信的小眼神,聂清越向着自家夫君聊表真心。“为夫当然知道。”颜述挑起嘴角,毫无意外且顺理成章地挡回去。“奔波了一夜肯定也累了,早些去休息吧。”讨好露齿笑。“夫人更累。”标准鹣鲽情深状。“……我错了,我收回午膳时说过的话。”抱大腿呈打滚趋势。“允许收回。”脚下安若泰山屹然不动。“我不洗了,我要回房睡觉。”聂清越欲哭无泪。颜述极其配合地弯下腰打算把她抱起来。“夫君。”聂清越深呼吸,在他低下的脸颊旁飞快了亲了一下。一秒,两秒,似乎是顺对了毛,颜述伸向她的手臂停住,大掌改道揉乱她的头发,“我在门外等着,有事就喊一声。”聂清越点头如捣蒜,听见吱呀一声的关门声响,解了衣服挪啊挪,借着好几张稳稳当当层起来的小矮凳爬到浴桶边缘,一脚伸进去一脚抬高,等到大半身泡进热水里时,伤脚的小腿部分正干干爽爽地架在木桶边缘晾着。半刻钟后,欢乐忘形的歌声中,有人舒适地想要爬出来却低估了其困难程度,摇晃着摔在了地上,带出的水花溅了一地的木板。舀水的木勺落到地面跳脱地蹦了两下,发出清脆的声音为此人得瑟的时间划上句号。“不。活。了。”聂清越生无可恋地扔出三个字,便把脸埋在柔软的枕头里再也不肯抬起来。身上唯一裹着的素净棉布在厚厚的棉被覆上来后,便被从浴房把她抱出来的颜述抽走。被角被他掀起又放下,皱紧的眉头漏出的是真切的担忧:“还好没有弄湿伤口。”聂清越依旧抓着枕头装死不出声。颜述心底无奈,偏偏却觉得心情好得可以。在被子外旁躺下后便一手支着下颔侧身望她,只能看见漆黑的墨发柔顺散落遮住了露在枕面外不多的脸颊皮肤,边缘留出一小缝温润的白。“还恼我没有问就在进了去?”他绕起那几缕墨发夹在她小巧的耳后,耳根处一直蔓到颈侧淡淡的粉红显而易见。“对不起,我只是担心……”敛下眉眼,没有等她回答便自动解释下去,声音蓄满愧疚。“……不是的。”终于没抵过良心谴责,聂清越终于把快和枕头融为一体的脸抬起来,看向身边的人。“那是因为什么?嗯?”疑问词宛转低柔余音绕梁,眼角眉梢尽是看得人心痒的浅浅笑意,声音里那点让人误会的内疚早不知跑哪里去了。明显且毫无疑问地再次,被调戏了。“不。活。了。”聂清越首尾呼应,重复开场动作。颜述好笑地敲她脑袋,虽然隔着棉被环上她像是在搂着一个大粽子,动作却是不自觉放轻:“夫人,我们成婚两年有余了。”

章节目录

白粥情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林无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无措并收藏白粥情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