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夫人今天起了个大早。从半个月前收到颜述的书信说年前会与妻子一起回来看她起,她就一直盼望着这一天的到来。她家自小便聪敏沉稳的阿述啊,今天就要回来啦。颜夫人一边心情甚好地一边准备早点一边念着自家丈夫:“老头子,真不知咱们儿媳妇长啥模样?”一旁打下手的私塾先生颜老爷给了她一个鄙夷的白眼:“眉目清秀,能书擅画,精通琴棋。”“你怎么知道?”“阿述取的可是当朝丞相聂家的掌上明珠,镇上多少还是有点传闻的。”颜夫人点点头,把馒头放进锅里盖上盖:“模样啥的倒不要紧,阿述喜欢就好。”“是当然最好,只怕不是阿述自己选的呢。”颜老先生用布抹着手,有点忧心。颜夫人急了,忙搁下手头的活拉着丈夫问:“这怎么回事呢?”听人说官家小姐脾气多半刁蛮任性,若不是两情相悦,这两口子日子还怎么过啊?且不说那家小姐能不能一日三餐把阿述照料好,是否真心实意相待都成问题。颜老先生依旧慢着性子回想:“那日啊,我在镇上遇见了……”一个时辰后。“你……可知阿述喜欢吃什么菜?”——“松子玉米羹,百合莲子粥,香荷蒸桂鱼。”“习惯何时就寝何时起身?”——“亥时寝,卯时起。”“起床第一件事做什么?”——“……睁开眼睛?”……以上谈话的答案仅为聂清越事后脑补,实际上:“你可知阿述喜欢吃什么菜?”“……不太了解。”“习惯何时就寝何时起身?”“……不知道。”“起床第一件事做什么?”“……没、没注意。”“可有什么特别习惯?”“不喜弹琴,爱看日出,衣色多以灰青为主。”除却最后一个问题外,几乎是被问得连连摇头心慌口干。聂清越声音越渐小下去,衣衫下摆被手指抓出深深的皱褶。谁又会想到第一眼望上去贤惠又朴素的颜夫人,数句客套话下却话锋徒然一转,做起了所谓了解程度问答,连串的问砸得她直想退堂逃跑。而一身书卷气的颜老爷则是一旁静静喝茶,不时问颜述那么三两句话,大有不管不顾之意,生生把两人隔到桌子两端。聂清越很纳闷,除却家中那位眼里祖母外,自己从小就乖巧懂事长辈缘向来很好,怎么来了这里就……问题终于停了,她头继续低着不敢抬起,良久听见颜夫人一声叹息,一手揉揉太阳穴一手向外摆:“罢了罢了,问也白问,早就说过不要让阿述娶官家小姐的。”所以,这是,弄垮了?聂清越手指绞啊绞,觉得比起难堪,更多的却是沮丧。余光瞟见桌上那两杯龙井从热到凉一直静静地放着,连着那小壶没有合好的茶壶盖缘都不再冒热气了。、心里叹气连声起,站起欠身,把木托盘连着敬不出的两杯茶茶一起捧出去。人走后小厅内忽然就安静了下来。颜老先生和颜夫人面面相觑。颜夫人望着自家儿子看向门的方向眉头微皱起的表情,心里有点后悔,是不是做得太过了?打从他俩一进来,看见阿述背着聂清越进来开始,颜夫人就有点不高兴。做娘亲的,都是护短的,哪管你是皇帝千金也一样,心里还是自家孩子最宝贝,所以一开始询问时口气就故意冷下。结果和她预料的一样,真的一问三不知。不满意归不满意,起码聂家小姐的回答还是温言细语恭恭敬敬的。现在倒好了,一句把人气跑了,会不会给阿述添麻烦啊?颜夫人很纠结。“要不,我去道个歉?”她一把年纪了倒没什么所谓,子女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颜老先生摸摸胡须,正要开口,却瞧见聂清越捧着托盘从门外慢慢走进来。颜夫人也不作声了,饶是她再眼拙,这次也看清楚了,那慢吞吞的一拐一拐,分明是脚上藏着有伤。聂清越顶着几束目光重新坐好,口气有点无奈和不好意思:“方才夫人问的那些,清越是真的不知道。”“不过茶凉了对身体不好,所以清越擅自去换了一趟。如果夫人想继续问,清越会照实回答,但恐怕目前也没有什么满意的答案。”她挠挠头,慢慢把茶稳稳摆到二老面前,弯起嘴角静静地笑。杯盖边缘尚漏出缕缕白雾,温热的龙井甘芳淡淡缭绕。两个人过一辈子,不可能永远是繁花盛锦烈火烹油,总会有鸡毛蒜皮的柴米油盐,零零碎碎乏味冗长。老人家担心的,会是这个吗?聂清越不敢肯定自己的猜测,只是这态度摆好了总归没有错。过日子就该有过日子的样子,从细处做起罢了。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猜对,只知道从再次进来小厅开始,颜述清亮灼人的眸光和渐浓的笑意快要把她专心应对的心思给勾去了一大半。夜深人静正是好眠时。聂清越被什么东西硌着胸口难受给憋醒了,伸手摸索,硬梆梆的带着自己的温度。意识恢复几分时,才想起是促膝长谈后颜夫人给她戴上的同心锁,中间镂着玉,说是家传之物。那时她本想一出去就脱下好好放着,无奈颜夫人拉着她一聊就到亥时,她着实困得厉害,一出来摸进房间就倒床上了。问题是,现在……好像解不开了。聂清越迷蒙着眼睁不开,顺着指尖摸索颈侧的细链锁扣,三两下锁扣没解开反而把头发和兜衣的带子绕进去了。好吧,让你乱绕,现在睁开眼睛也解不开了。聂清越内心一阵凄凉的嚎叫,想到大冬天夜晚要爬起来借着油灯解锁心中无力感油然而生。帐外灯没有熄,朦胧柔和的光线透进来看得不甚清明。她一脸痛苦地从床上起来,哆嗦着脚往冰凉的地点了两下也没找到睡前胡乱蹭掉的鞋子。光着脚丫艰难地挪啊挪,没挪一米已被桌边看书的颜述抱到腿上坐好。“怎么也不披件衣服?”颜述一手抱着她,一手扯过桌边隔着的衣袍盖到她脚上。方才的手中紧握的医书早被扔到了一旁。“很快会回去睡的。”聂清越自顾自地低头,与颈侧的衣带头发银链作斗争。颜述瞥见她胸前那片精致的锁,淡笑起来:“才半天就拿到了?”“那是,夫人我人见人爱。”嘴上抓紧时机得瑟着,手指却打起结来,细细的带子和头发绕在一起越缠越紧,聂清越沉着应对冷静分析,半饷一扯衣带下结论:“剪刀剪刀。”说罢就要爬出去寻剪子,腿还没沾到地面,又被颜神医给捞了回来。“夫人这般没有耐性怎么行?”颜述欺身贴近,一手抱着她,腾出来那只手却绕上她的发,顺着青丝往下抵在薄薄的锁片上灵活地轻轻牵扯。“莫急,断了发可惜。”絮絮低语耐心又认真,缠在她腰上的手却不安分地寸寸收紧。聂清越迷迷糊糊觉得有什么不对,正要抬头说话,即被吻住了双唇。带着草药独有的芬芳甘苦的吻,丝丝入扣,追逐纠缠,唇瓣于齿间流连半晌,才在她颈侧一路轻柔落下。温热的指头灵巧地捻住兜衣缠紧的绳结,咬住细细的绳带一扯,衣带便从锁结中挣脱开来顺着锁骨无力地垂落。聂清越手无力地抵在他肩上,腰被环紧半寸也动不了。好像不应该是这样的,她默默地想,却被他的温柔困住挣脱不开。他略带薄茧的指腹抚过她脸颊,顺着颈线和锁骨往下,摩挲在柔软细腻的皮肤上,指尖透出灼人的热度。她不知他最后在锁上按了什么,只听得“咔嗒”一声轻响,锁片连着银链脱落下,解放出纠结的墨发,只留细细的红线系着那墨绿温润的玉留在她颈前。锁和玉分开了,她觉得胸前似积了一团火般烫,温润的玉坠子贴着肤带来唯一的清凉。身后厚实舒软的触感取代了冰冷的空气,似乎是被抱回了床上。炽热的呼吸萦绕,他轻咬她白玉般的小巧耳垂,手下作动把她早已凌乱不整的单衫解下。直觉身下的人轻微地发颤,低眸见她紧闭着眼侧开脸去,双颊绯红。忽然便心生怜惜起来,灯光顺着半掩的帐幔漏入,仿佛能看得清她纵然闭紧眼也止不住轻轻颤动的睫毛。他低声叹息,扯过棉被覆上她的身,在她身下轻抚撩拨的手掌收回去寻她紧抓着床被的手,顺进指缝十指缠绵相扣。“清越,你是我的妻。”声线带着动情的暗哑,一如既往温柔醇澈地在耳际落下。聂清越恍惚地睁开眼,只见他漆黑深邃的眸子此时透澈无比,一点柔光灼灼动人。终是受了蛊惑,用空出来的那只手把他的颈拉下,蜻蜓点水般吻上。像是得到了极大的鼓舞,他微顿住,唇继而热切地紧贴辗转,攻城掠地越渐缠绵激烈。一下一下,温柔而强势,仿佛能连她微弱的喘息都一并吞咽,巨细无遗。他的掌心似有火焰,顺着她娇柔的曲线探下,时重时浅撩拨着她脑内那根快要断的弦。聂清越觉得自己像快要溺死在水里,十指紧紧地嵌入他的肩膀。到了最后索性什么都不去想了,满眼满心都是只剩那双乌黑温柔的眸子,不停地在闪现。他扶上她的腰的动作很轻柔却不容拒绝,深深地望进她眼底,明明没有出声,聂清越却觉得自己听到了他在她耳边轻哄似的低喃:“夫人。”她长睫上尚带着湿润的雾气,轻轻眨动,几不可闻地应了一声。片刻间那声咬唇的嘤咛,连同随后带着痛呼的低吟都被他悉数吞噬进深入的吻里,几乎抵近喉间。只是鼻息间缠绕着的清苦药香仍是那么温润清淡,恬静得让人心安。她觉得自己像是被抛进了巨大的海浪,只懂随着他的节奏深深浅浅地沉浮,吞吐呼吸间每一刻都惊心动魄都掀起万丈波澜。……直到不能自已从唇角溢出那声近似低泣的呜咽,直到他细密地吻她的眼角眉心,他的那只手仍旧与她十指相扣,仿佛坚定到地老天荒。

章节目录

白粥情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林无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无措并收藏白粥情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