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说的是真心话,坐在一旁的纪流年看出来了,他虽然并没有复婚的打算,但,被许知音拒绝的时候,他还是有点不舒服。

她拒绝,是因为她在外面的男人吧!

离婚几天,她就有了新的对象,还是说,早在离婚之前,她就已经有了别的男人了呢?

只不过,他刚好提出离婚,反而让她解脱了?

这种不舒服的感觉,让他一直盯着许知音,没有出声。

这样一来,就好像是所有人都期望着许知音和纪流年复婚,是许知音不答应。

许知音感觉大家都盯着自己,感觉很是尴尬。

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要怎么面对这种场景了!

明明不愿意复婚,却把所有的一切都推到她身上的纪流年,他真的,有点过分!

自己想跟初夏在一起,却逼着她出来背黑锅。

罢了罢了!

爱了他这么多年,她付出了所有的一切,也不差为他背这一两次的锅。

就在这尴尬无比的时候,纪流年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看了看电话,自然是初夏打来的。

他站了起来,“我出去接个电话。”

除了坐在他身边的许知音外,没人知道这个电话是初夏打来的。

纪流年一走,许母赶紧地趁着这个机会对许知音做心理工作,“复婚的事情我们都商量好了,你怎么可以不答应呢?你这样,不是让你公公婆婆难堪吗?”

“没事没事,虽然我们希望知音跟流年在一起,但如果知音觉得勉强的话,我们也不逼她。”

许知音看着已经离开餐厅的纪流年,想起他手机屏幕上跳动的初夏两个字,那两个字刺激着她,也让她想起初夏陷害她,以及在她面前趾高气昂的样子。

她看了看一直盯着自己的几位长辈,道:“如果流年同意复婚的话,其实我没意见。”

“真的吗?”许母激动地看着终于被自己骂开窍的女儿。

许知音道:“毕竟已经结婚三年,我已经适应了这个身份……而且,也不想离婚的事情,害得纪家蒙羞。”

“好孩子。”纪母夸赞地望着许初音。

很快,纪流年接完电话,就回来了。

他坐了回来,纪母跟他说:“流年,初音已经答应复婚了。”

纪流年一僵,看向知音,觉得自己听错了,“什么?”

“我觉得复婚的提议不错,既然你也不反对,那我们就复婚吧!”说这话的时候,许知音的眼睛一直盯着纪流年。他刚刚不是一直装好人吗?她现在就想看看,他会有什么反应。

果然,听到她的话,纪流年的眸色冷了下来,他看着许知音,不敢相信地问道:“你确定?”

虽然他努力克制,许知音还是能够看得出来他的慌乱。

看着自己的猜测当了真,发现他真的只是在作戏,许知音脸上的笑容更浓了,不过,心却狠狠地痛着,她故意道:“嗯,我想了想,觉得复婚也没什么不好。”

“你出来,我们谈一下。”聪明如纪流年,他是不会当着家人的面对许知音说什么过分的话的。

许知音还没反应过来,手已经被纪流年抓住,他扯着她的胳膊出了门。

许知音被迫跟在他的身后,小心地不让自己踩到他的脚,纪流年一路拉着她,越下台阶,到了花园里。

夜色如墨,月光洒了下来,笼罩着整幢许宅。

纪流年看着许知音,“你昨天还说,你有了新的对象,不会想跟我复婚,今天,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

许知音轻轻扬了下嘴角:“不是你口口声声在爸妈面前说,想跟我复婚吗?我以为你是真心的……”

“我怎么可能会真心?”纪流年郁闷得要死,“离婚的时候说得不够清楚?知音,你到底想怎么样?”

“是啊!你怎么可能会真心?既然不会复婚,那为什么,你要在爸妈面前说那样的话?为什么你要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我的头上?你不想得罪家里人,我也不想。”失去他,她也就只剩下家人了,她不想被家人讨厌。她看着纪流年,觉得很不解,“你从来都不是不敢承担责任的人,更不会像现在这样卑鄙到把责任都推到我头上,为什么要在爸妈面前那样误会,为什么要让他们觉得是我对不起我们的关系?”

“……”纪流年紧紧地抿着唇,没有回答许知音的话,或者说,他不知道怎么回答。

许知音倒是看明白了,“是因为初夏对不对?因为初夏回来了,你害怕爸妈知道你是为了她才离婚的,你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保护初夏,对吗?”

“对不起。”刚刚还理直气壮地纪流年泄气地低下了头去,“你也知道现在外面闹得沸沸扬扬,说什么初夏是小三,说她破坏我俩的关系。我爸妈又不喜欢她……我没办法。知音,以前你们也是朋友,初夏那时候对你也不错,你就帮帮我们,好吗?初夏刚刚失去孩子,你总不会想看她被逼死吧?”

“你们的事情,跟我没关系,你想跟她在一起,但也请不要拉我下水,我不想替你们背黑锅,尤其是替初夏。”如果不是初夏故意在纪流年面前陷害自己,许知音都不会这么恨初夏,但是现在,她一听到初夏这个名字,就很不舒服。

纪流年墨色的眼睛将她凝视着:“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也从来不求过你什么事,看在这三年的情分上,帮帮我们,也不行?”

“三年的情分……”许知音重复着这三个字,觉得有点好笑,“是啊!我们做了三年的夫妻,三年的情分,你现在求我成全你跟她……我知道,你刚刚失去孩子,她被骂成小三,她很不容易,那你知道我有多不容易吗?”

被堂姐挖了墙角,被老公抛弃,她的立场也不好过,她现在就是别人眼中的一个笑话,走在路上,遇到熟人,一个一个都来问她跟纪流年离婚的事情,故意戳她伤口。

她难道就比初夏好受吗?

至少初夏还有纪流年,可她有什么?

她什么都没有了!却无端成了别人眼中的笑话。

章节目录

霸道宠婚:老婆,你被潜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无尽相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尽相思并收藏霸道宠婚:老婆,你被潜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