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展伦惊喜地向叶晓晓招手:“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跟着剧组来取外景,抽空跑来买咖啡。”她看着他全副武装的样子,不自觉压低了声音,“你也是来拍戏的么?”

“不是。”他拿了牛奶,神秘地笑了,“我是来度假的。”

叶晓晓奇怪,这里冰天雪地的,有什么能度假的?

陆展伦看破了她的心思,晃了晃手里的牛奶:“我刚录完新一期的专辑,就顺便给自己放了几天的假,听说这里的温泉很不错,我就过来泡温泉啦。”

“就你一个人吗?”

“就我一个哦,”他眼睛弯弯的“晓晓你要跟我一起来玩吗?”

陆展伦这话说的有点暧昧,但语气却十分正大光明,即使明白这是他的性格使然,叶晓晓也还是不习惯地噎了一声:“谢谢,不过我等下还有一场戏,就不陪你了。”

他闻言也没有失望,只是继续与她聊了几句。两人言语间提到陆展伦的新专辑,注意到叶晓晓多问了几句,他立即热情地给她介绍了一番,还意犹未尽地哼了几首专辑中的歌,引得咖啡店的店员们频频投来打量的目光。

意识到这样下去他们两个迟早会被陆展伦的狂热粉丝们包围,于是叶晓晓适时打断了他。

“展伦,快要到时间了,我得回去了。”她露出笑容,补充道,“新专辑出了我一定会捧场的。”

就算她不捧场,温仪也一定会买的。

他重新戴上口罩,眨眨眼:“不用了,到时候我可以送你一张免费的签名专辑哦。”

.

回到片场以后,上一幕的拍摄已经进入尾声,叶晓晓正好撞见男女主的对峙戏。

张昕瑜单膝跪在雪地上,一身黑色紧身衣将身材勾勒得凹凸有致,她拿着枪指着林崇,漂亮的眼中夹着惶然。后者已然躺在地上,嘴角吐着黑红的血沫,拼尽全力想撑着手臂起来,无奈气力不足,最后只能颓然地倒回雪中。

不知道是冷还是怕,张昕瑜开口时声音有些抖:“别担心,我不会让你变成那个样子。只要一枪,你就能脱离痛苦了……”

林崇盯着指着自己脑门的枪口,眼睛缓缓睁大。

“cut!很好,一条过。”

李承乾话音一落,演员周围的助理们拿热水的拿热水,抱羽绒服的抱羽绒服,纷纷围了上去。

还没等张昕瑜的助理过来,一道人影就已经抢先将羽绒服给她披上了,傅泽然顺势揽了一把她的肩,笑嘻嘻地又摘下自己的围巾给她裹上。

张昕瑜的眉似乎皱了下,下一秒笑着脱下了围巾还给他,低声说了句什么,转身走向沈昭休息的地方。

接着坐在了他身旁的座位上。

叶晓晓没顾得上看傅泽然的表情,不由自主地注意到开始找话与沈昭聊的张昕瑜,心中警铃顿时大作,脑子一热,毫不犹豫地抬脚走了过去。

男神都要被别人勾搭走了,她怎么能袖手旁观……影后?就算是影后也不成。

她将手中的咖啡往两人中间的小桌子上一放,转头对沈昭一笑:“我不知道你要不要加糖,所以就没加,我一路走过来咖啡可能不是很热了,你喝喝看。”

张昕瑜对于突然被打断的谈话有些惊诧,她下意识地看向身旁的男人,却发现他脸上没有半分不悦,反而真的慢条斯理地依言喝了一口。

“谢谢。”

“不客气。其实下一场戏我有点紧张……有几句台词情感我一直都没揣摩透彻,”叶晓晓撒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不知道能不能麻烦一下你帮我看看?”

张昕瑜正视起了这位从来没注意过的艺人,心里有些惊奇,她这是在暗示她走?

她认识沈昭这么多年,清楚地知道虽然他看起来待人温文,但最容不得那些带有目的性接近他的女艺人们,之前有几个新人不知内情过了界,没过多久就“无故”淡出了娱乐圈。

想到这里,她挑眉,开始等待身旁男人的反应。

沈昭唇角带笑:“可以。”

“……”

目送着张昕瑜离去的背影,叶晓晓心底涌起一阵轻松自豪感,一点都没有刚刚所作所为十分幼稚的觉悟。

自己难得霸气了一回,嗯,可圈可点。

她一回头,对上了沈昭的神情,方才的豪气顿时烟消云散。

他注视着她,一双眼稍稍眯起,薄唇微抿,带着似笑非笑的模样。

方才还霸气的某人此刻心虚地改口:“那个沈影帝,其实不用麻烦你,那几句台词我自己再琢磨一下……还有那个咖啡凉了,你还是别喝了……”

“温度刚好,不是很凉。”沈昭示意她坐下,翻开了剧本,“我现在正好有空,下一幕哪几句台词不懂?”

“嗯……”

叶晓晓硬着头皮回想台词,努力从自己的台词临时找出一两句——令她绝望的是,她马上发现自己身为一个女配的台词简直少之又少,而在少之又少的台词中每一句都是这么的浅显易懂,根本没有给她“一直都没揣摩透彻”的机会。

她正想找个借口推脱,李承乾救世主般的声音就在远处响了起来。

“各位准备一下,演员们赶紧补一下妆,二十分钟以后我们进行下一幕的拍摄。”

她松了口气。

.

下一幕正式开拍。

叶晓晓扮演的叶晴是一个性情坚韧内敛的女人。身为长姐,她对自己的妹妹万般呵护,但同时,她在妹妹被神秘人抓走时因为一时的犹豫而没有挺身而出,这最终造成了她与妹妹的分离。这个心结从最初就在她心中深深扎下了根。

此时,世界上被未知病毒感染的人越来越多,她在逃命的途中九死一生,意外的遇到了救自己一命的陆申。陆申强大而温柔,在危险重重的当下给了她最安全的依靠,似乎从他出现的那一刹那,她灰暗的世界就开始多了一抹鲜亮的色彩。在与他相伴赶往基地的日日夜夜中,叶晴渐渐放下了心中的防备,不知不觉爱上了他。

而令叶晴没有预料到的是,在一次丧尸的袭击中,她偶然发现了陆申与神秘人之间隐约的联系。好奇心让她继续探查了下去——同时也正是因为这份好奇心直接导致了她最后被炮灰的命运。

这一幕是叶晴被炮灰掉的一幕,也叶晓晓参演《潜溺3》的最后一幕。

叶晴悄悄跟踪陆申到了雪地中的一篇枯树林里,亲眼看着他挖出了一个盒子。盒子上系着一条缎带,紫色的绸布做底,段带上的珍珠已然失去了以往的光泽,但她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这与妹妹被抓走那天头上绑着的一模一样。

叶晴再也控制不住翻涌的情绪,忍不住跳出来质问他。她心里隐隐期盼着他能给自己一个解释,而在下一秒对方却向她举起了枪,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

她捂着血流不止的腹部,睁大眼倒在了地上。

陆申一步步走近,在她面前停下,垂眸看着惊恐而难以置信的人,神情冷淡,以往的温柔荡然无存。

叶晴能感知到从腹部一直汩汩流出的血,身上起初撕裂般的疼痛渐渐消弭成了麻木,她努力凝神,死死地看着眼前陌生得可怕的男人。他没有下杀手,但如若放她一人在这冰天雪地里,她迟早会死。

她眼中的愤恨不解随着时间的流逝淡了下来,随即而来的是悲伤彻骨,难以自抑的复杂情绪喷薄而出,最终化为无力的一句。

“你真的……要杀我?”

往日的相处还历历在目,两人一起走过艰难险阻,她以为他们之间的情感早就超出了寻常的知交好友,对他,她从来都是全盘的信任……

可现在。

现在他毫不动容地看着自己,冷漠的像是看一只垂死的蝼蚁,他不想要她的乞怜,更不屑她的乞怜。沉默已经代表了一切。

叶晴看着他良久,倏然笑了开来。

她这一笑牵扯到了腹部的肌肉,疼痛瞬间汹涌而来,连带心也疼得微微抽搐。

“咳、咳咳,死了也好。”她咬破舌尖尝试让自己保持清醒,嘴角沁出一丝丝血,“我的命本来就是你救的,现在权当还给你了。”

她声音尚还平稳,只是气息渐渐弱下去,最后一句轻得像是呢喃自语。

“我本以为,到了基地以后,我这一生还能有所依靠,可……”她自嘲地笑,咳了一声,却不再往下说了。

陆申蹲下来,伸出手将她肩上的落雪拂开,轻声开口:“我也以为。”

他的嗓音依旧和暖,只是在她听起来却冷入骨髓。

落雪无声。

像是过了几个小时那么长,叶晴平静地死在了茫茫雪地中,眉眼冰冷。

“……”

闭着眼的叶晓晓心里已经在咆哮呐喊了。

冷死了冷死了冷死了……

她能感觉到她接触雪地的部分被冻得麻木生疼,脸一片冰凉,牙齿也开始打颤——导演你再不喊卡尸体就要复活了啊!

叶晓晓忍不住想睁开眼,就在此时她的额上突然一暖。

触感柔软的东西在额上停留了片刻,有温热的吐息轻轻喷在额上,被温暖的皮肤叫嚣着显示自己的存在感,仿佛那一瞬间所有血液都往头上冲去,从接触的地方开始变得炽热起来。

叶晓晓被冻得缓不过神来的脑子转动了下,她机械而缓慢地展开眼,对上了沈昭近在咫尺的目光。

幽深而柔软的目光。

...

...

章节目录

还不是我宠的(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江山不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不孝并收藏还不是我宠的(娱乐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