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向夏》片场。

今天叶晓晓的戏份不多,几个镜头就能拍完,片场人来人往,吴导正拿着扩音器给演员们展示走位靠在片场角落,肩膀夹着手机,手里拿了份报纸,平日能说会道的嘴此刻磕磕巴巴的。

“对不起老总……是,新闻也没有闹得太大……是是,下次我一定注意,嗯……还在拍摄中……”

一场拍摄结束,叶晓晓一把扯掉束发的带子,如获大赦地向jane的方向挪动见她走过来,下半句话卡在了嗓子眼,低头切了话题。

“老总,晓晓拍摄结束了……嗯好,再见。”

叶晓晓走过来的时候顺手捞起外套给自己裹上,正好听见了那一句“老总”,眼皮一跳,心里顿时泛起不祥的预感。她开了口,声音带着点鼻音:“郑总打来的?”

嗯了声。

托刘湘茹的福,叶晓晓现在对这个顶头上司一点好感都没有,她皱眉:“郑总打来有什么事么?”

“上次我要的效果到了,虽然不是头条,但被放在了副版面,也足够能吸引眼球。”jane抖了抖手上的娱乐周刊,“郑总看到新闻了,于是就打电话过来询问一下。”

娱乐周刊的副版面的标题清晰而醒目:《国民男友名草有主》,副标题“万千粉丝芳心尽碎”。新闻的配图是一张摆位清晰的偷拍,照片上她与陆展伦在餐桌上相对而坐,他正好给她喂黄油面包,冰冷的眉眼中尽带温柔。

叶晓晓扫过“芳心尽碎”这几个字,不自觉地抖了抖。

想都不用想,此时陆展伦的粉丝们肯定要炸了。

配图的另一张偷拍则有些模糊,一辆纯黑的ls停在餐厅外,只能模糊地能看到她倚在窗口,镜头角落处拍到了方向盘上搭着的一只手,指骨修长。

先前没怎么仔细看图,此刻注意到了第二张图,凑过来多看了两眼:“咦,这是展伦的代步车吗?我怎么记得他那天开过去的不是这辆啊……”

“你一定记错了。”叶晓晓斩钉截铁。

也是,像陆展伦这样的明星,车库里的代步车都不知道有多少辆也没在意,刚想收起报纸时就被叶晓晓一把抓住了手臂。

“jane,怎么办?陆展伦的粉丝们现在一定恨不得把我扒皮削骨,生啖其肉,你可千万千万要保护我啊!”她泪眼汪汪的。

“放宽心,你又不是第一个被传和陆展伦绯闻的女明星,传得更过分的都有,粉丝们都习惯了。”jane安抚她,“我都安排好了,你就是搭个顺风车,借势火一把。”

你确定这是火一把不是一把火吗?

“对了,晓晓你感冒怎么样了?”

叶晓晓吸鼻子,嗡着嗓音:“好多了。”

她之前与刘湘茹对戏时被折腾出一身汗,当时她没注意,后来被冷风一吹才觉得头晕。回到公寓的当天凌晨她被渴醒,坐起身来觉得口干舌燥,于是光荣地重感冒了。

她现在还有些头晕,连带着嗓子也干疼,眼睛看着红红的,像是哭过一样——正巧赶上今天的哭戏。叶晓晓安慰地想。

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她看了眼叶晓晓,接起:“喂,郑总。”

郑纪岩?他怎么又打来了?

叶晓晓含了两片维c,闻言似乎觉得头更晕了。

“……嗯。”jane收了线,转向叶晓晓,“晓晓,郑总说让你跟他见个面,没说具体什么事。”

“就现在?”

“就现在。”

她把维c嚼吧嚼吧吞了,认命地揉了把脸,脸上明明白白写着“祸不单行”四个字。

.

“晓晓啊,喝果汁吗?这次我这有苹果汁和西柚汁,这些你要是不喜欢,我现在让秘书给你去榨?”

办公室中,郑纪岩乐呵呵地在叶晓晓身旁坐下,衬衫下的三层肚腩遮都遮不住,他凑近了,笑着偏头询问她。

叶晓晓正襟危坐。

不同于上次来的紧张不安,这回她显得淡定许多,面上挂着公事公办的笑:“不用麻烦郑总了,我喝白开水就好。”

“那好,要加点蜂蜜吗?”他起身想要给她亲自泡,被一旁的刘湘茹柔声劝住了:“郑总您坐着,我来就行。”说话间,她的指腹若有似无地在他小臂上滑过。

叶晓晓看着殷勤的刘湘茹,回想起了进门时看到的场景,全身汗毛直立,整个人都不可控地想拿硫酸洗眼睛。

来之前,郑纪岩的助理将jane拒在了门外,只放了她一个人进来。

接着就在开门的那瞬间,她目睹了刘湘茹小鸟依人地倚在郑纪岩怀里的一幕,刘湘茹的手臂半搂着他的脖颈,一副柔弱无骨的模样。

她忍住想摔门而去的念头,调整半天才把表情放自然。

刘湘茹泡了蜂蜜茶,加了片柠檬,婷婷袅袅地端给叶晓晓:“有点烫,晓晓你先放着凉一会儿,别烫着了。”声音绵软。

“……谢谢。”

郑纪岩看了眼刘湘茹,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后者会意,心不甘情不愿地开口:“我等会儿有个外景拍摄,先不打扰你们了。”

她拎起包,扭着腰就要离开,关门前不忘暗地里剜一眼叶晓晓。

等人走后,郑纪岩关切地问:“我听你声音不对,是不是感冒了?”

“昨天对戏有点多,嗓子用过度了。”叶晓晓一点都不想和他扯关系,只字未提刘湘茹的事。

“这样啊。”他笑着上下打量她,最后停在她脸上,“那这两个月拍戏顺利吗?我一直都没问,有没有什么受委屈的地方?”

他言语轻佻,说着就想来摸她的手,叶晓晓如坐针毡,不着痕迹地避开他。

“没有,郑总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事,我就是随便聊聊,晓晓你这么紧张做什么?”郑纪岩依然笑眯眯地,手越过她,端起案几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晓晓啊,我知道你在演戏这方面有天赋,也很努力……”

叶晓晓目不斜视,嘴上没应声,心里的小人已经开始坚定地点起了头。

他继续说下去:“……可在娱乐圈里,有时候,光靠一个人的努力也是不够的,还需要借助一点外力……我可以为你量身制定一套培养方案,代价可比盲目努力来得小多了,你觉得怎么样?”

“……”

这话暗示性十足。

叶晓晓闻言,觉得脑中那根绷紧的弦刹那间就断了。她脸上公事化的笑容顷刻崩塌,站起身,冷声道:“郑总您还有别的事吗?如果没事我也要走了。”

.

s市午后的天气很好,阳光普照,人行道上嬉笑声喧闹。

见叶晓晓从los出来后就一直闷声不吭,联想到郑纪岩,她脑海里顿时浮现起了这样那样的念头,因此也跟着没打破沉默。

路遇红灯将车速缓了下来,终于憋不住话:“晓晓……你没事吧?”

“有事。”叶晓晓顿了一下,欲哭无泪,“jane,我可能要被冷藏了。”

“这有什么大不——什么?”jane吓得打了个转向,连路况都没顾得上看,“你你说什么?什么被冷藏?你你你为什么要被冷藏了?”

看到对方这么激动,她反倒平静下来了:“嗯,就是郑总想要潜我,被我义正辞严地拒绝了。”

闻言松了口气。郑纪岩又不是小心眼的人,能混到今天这个位置,就说明他还是有一定的容人之量的,要是被女明星拒绝就恼羞成怒,那他也就不会被业界称为“老狐狸”了。

等等……

突然涌上一个念头,颤声问:“然后呢?”

“我踹了他。”

“……踹哪儿了?”

“……”

叶晓晓默默地别开头,专注地望着马路上的车流。

万念俱灰,差点当场给这祖宗跪下:“晓晓,你说你拒绝就拒绝,口头的也就算了,现在连脚都动上了,这回你要我们怎么收场啊?啊?”

她收回刚刚的话,郑纪岩虽然不小心眼,但那也是没惹着他之前。这次晓晓踹了他一脚——还是十分有技术性的一脚——他小拇指一翻就能把晓晓冷藏到下个世纪,搞不好连带着她也要受牵连。

叶晓晓沉默着。

她也明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但那时候脑子一热就没控制住,脑海里回荡着“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谁知道一踢就正中红心。

等到她终于记起自己是los的艺人的时候,已经晚了。

心里明白这也没叶晓晓什么错,说白了也是正当防卫,只不过是在最糟情况下的正当防卫。更何况,现在也不是没有转圜的余地。

她叹气:“郑总不是还没有发话吗?我们先别急,走一步看一步,大不了还有……还有我嘛。”

叶晓晓支着脸望出车窗,垂着眼看不清神情。

这时手机震动起来,她低头去看,屏幕上明晃晃地亮着“傅泽然”三个大字。

她的头有些晕,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

“晓晓!”傅泽然似乎在聚会,电话那头人声嘈杂,隐隐约约有音乐声,“晚上我请客,你在s市吧?没通告的话就赶紧过来。”

而后又补了句,“有通告也赶紧推了啊,我这有好消息要给你!”

...

...

章节目录

还不是我宠的(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江山不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不孝并收藏还不是我宠的(娱乐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