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墅里的轰趴还在继续,音乐与人声嘈杂地搅混在一起,叶晓晓坐在沙发的一角,眯缝着眼睛出神。一阵一阵的晕眩感席卷而来,从胃里犯上的恶心感几乎让她要吐出来,旁人说了些什么她一概都没听进去。

酒劲涌上来时云里雾里,比坐了好几回颠上倒下的过山车还难受。

众人玩得正兴起,傅泽然探过头来,抽出她手上的牌看了一眼,幸灾乐祸地塞了杯酒给她:“晓晓你明天赶早去买乐|透吧,就这运气,保准能中个千八百万的。”

叶晓晓缓缓地啊了声,问:“……什么乐|透?”

“真醉了?”傅泽然酒往她面前一推,“愿赌服输啊,行了,喝完这杯,下回再输就给你兑点水。”

她捏着酒杯的高脚,脑子里自动把他的话过滤成了“喝完”,于是她盯着橙色的液体研究了会儿,毫不犹豫地凑近杯口。喝了太多杯,以往的醇香都显得有些涩口,她脑子一团浆糊地想,喝完再去解决个蛋糕……

一只手自后而来,绕过她的脖颈,有力地扣住她的手腕,下一秒酒杯就被移到了那只手上。

谁啊这么扫兴?

突然出现的人拿走了叶晓晓的喝一半的酒,众人本来心有不满,但下一刻当他们借着灯光看清了来人时,立马震惊地噤声不语。

全场一片寂静,只剩下背景音还在唱着“sexyback”,有人暗地里吸了口气,方才还觉得撩人的音乐此刻不知为何听起来尴尬万分。

傅泽然愣了一瞬,立马回神笑着打招呼:“沈哥你来了啊,快来这边坐,我们这轮还没玩完,不过马上就要结束了,在罚酒呢。”

一旁张昕瑜眼中的笑意藏都藏不住,有人惊叹,今天算是来对了,这下影后影帝都齐了啊。

沈昭没挪位。他扫过桌上七零八落的空酒杯,眼尾瞥了眼倒在沙发上已经烂醉如泥的某团生物,声音听不出情绪。

“你给她喝了什么?”

傅泽然咳了声:“就几杯渐入佳境……”奇怪,他怎么觉得这么心虚呢?

——渐入佳境,俗称螺丝起子,伏特加兑柳橙汁调制,喝起来比烈酒上口,刚开始喝上好几杯都不会有感觉……但后劲十足,酒劲上来灌什么醒酒汤都没用。

沈昭放下酒杯:“喝了几杯?”

“大概……五、六杯的样子。”傅泽然感受到从他身上传来的冷气,迟疑地开口,“刚才人还好好的,也没喝多少杯……”

一向面对外人客气温柔沈影帝这会儿抿着唇,一句话也没说。

他没开口,神情也没变化,偏偏就能让人感受到突如其来的镇压气场,傅泽然莫名脖子一缩,与同样神情复杂的张昕瑜对视了眼。

众人也是一副不明状况的样子,面面相觑着不敢开口。

沈昭看着面色通红的叶晓晓,顿了顿,伸手绕过她的膝弯与脖颈,俯身将人抱了起来。

“……”

他的下巴擦过她的额发,回望了眼眼珠子都快瞪出来的傅泽然:“她不会喝酒。”

傅泽然差点给他跪下,沈哥我错了啊,我哪知道叶晓晓是你的人啊……不过叶晓晓怎么勾搭到沈哥的?她也没和自己说一声,居然闷声就撞了大运……

撞大运的叶晓晓迷糊间觉得身子一轻,就落入了个温暖的地方,鼻间能闻到淡淡的清香。她清醒了些,半睁开眼,整个人都僵住了。

略显晦暗的光线下,男人眸色湛然,衬衫扣子扣到了顶,领口用黑色的领带锁住了往下的光景,在红黄蓝一片绚丽的灯光照耀下,显得十分的……禁欲。

叶晓晓此刻晕的不行的脑袋还能蹦出来一句话——“敛矜作一来,何其轩轩韶举”。

接着,众目睽睽下,她突然伸出爪子捧住沈昭的脸,仰头吧唧在人下巴上亲了一口。

“……”

她亲完了还不罢休,小声咕哝了句:“美人。”这个梦做得值了。

沈昭脚步停顿了下,看她:“什么?”

“美人,沈美人。”

.

众人将目瞪口呆的表情持续到了沈昭抱人出门,直到人影都消失好久了还是没回过神来。

一人如梦方醒地捂嘴:“我刚刚是出现幻觉了吗?沈影帝有恋人了?”

“那个叶晓晓是什么来头?”

“我去!我刚刚看到了什么!”

“天哪,要是被狗仔知道了,我估计女粉丝们都能一哭二闹三上吊了……泽然,你不是和她熟吗,她和沈影帝什么关系啊?”

“我要是知道就好了。”傅泽然的表情没比他们镇静多少,“我之前怎么没看出端倪……”

“我走了。”一直沉默的张昕瑜开口,脸色苍白。

张昕瑜喜欢沈昭不是一年两年了,她高傲,也有自己的矜持,但傅泽然在旁边看了这么多年,门儿清得很——她的目光就放在沈哥身上,多半个人都不行,就算后者对她客气疏离,她照样还是看了他这么多年。

——看到沈昭周围一有女明星出现,她都能不动声色地各个击破。

这回的叶晓晓,应该是她万万没想到的。

傅泽然心口百味陈杂:“那我叫人送你回去。”

张昕瑜避开他:“不用,我能自己开车。”她刚刚只喝了点白水,并没有喝酒。

他啧了声:“都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回去不安全啊。”

“不用你管。”

傅泽然沉默了,半晌收起痞气:“昕瑜,你说你图什么呢?”

张昕瑜拿了包转过头,冷笑一声反问他:“那你图什么?”

.

夜色湿凉。

沈昭打开车门,把人抱上了副驾驶。叶晓晓并不重,一路出来时也很安静,挂着半醉不醒的神情,只是半眯着眼发呆,倒是格外省心。

他俯身给她扣安全带,刚想起身时西装外套被一把揪住了。

叶晓晓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看起来十分清明,怔怔地盯着沈昭看了会儿。后者对上她的目光,没有闪躲却也没有笑意,安静地等着她的反应。

盯了一会儿,叶晓晓突然打了个喷嚏,不待沈昭开口,她就一拍大腿:“你要听歌吗?我给你唱歌好不?”

沈昭没回答。

她开始掰手指:“不过我没什么能唱的,我妈总说我五音不全,弟弟出生那会儿我学了几首儿歌,什么《拔萝卜》《数鸭子》《两只老虎》之类的,你要听那首?”她兴致勃勃地问他。

看来是真醉了。

叶晓晓看着对方又要站起身,赶紧重新揪住他外套:“哎哎,你别走啊,还没听过你怎么知道我唱的好不好听——阿嚏!”

沈昭看着被揪得皱巴巴的外套,瞥了笑容满面的叶晓晓一眼,索性脱了下来任她揪着,顺势披在她身上。

叶晓晓下意识地往外套里缩了缩,眨巴着眼望他:“你不听啊?”

“我听,”他紧了紧她身上披着的外套,“等等你唱,我听着。”

叶晓晓闻言满意地闭了嘴,果然接下来好长一段时间都没再闹。车子上了高速,周围的景色变得荒芜起来,近郊的地段车流不多,衬着夜色有些单调,车内暖风开了有一会儿,能熏得人睡意连绵。

——当然,叶晓晓除外。

她笑容渐渐淡下来,嘟囔了句:“我难受。”

“哪里难受?”

“哪里都难受,眼睛疼,嗓子疼,鼻子还堵住了!”她眼睛红红的,“胃也难受,都难受。”

沈昭注意到她话尾的鼻音:“你感冒了?”

“不知道……”叶晓晓看向他,突然又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欣喜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

“……”

“难道你也被绑架过来了?我们这是在哪啊?”她扒拉着车窗往外看了两眼,“我们在哪呢……在……我的梦里,我的心里,我的歌声里……”

她说着说着就唱了起来,这会儿喝醉酒记性居然难得的好,一唱就想起了之前的话,转头问他:“你要听歌吗?我给你唱歌好不?”

这对话异常熟悉。

沈昭沉默片刻,打断了她:“叶小白。”

“……啊?”

他声音放得沉沉的:“下次不准喝酒了。”

“我没喝酒,真没喝酒,我喝果汁来的。”她极力表示自己的清白,凑近他,“你闻闻,我真的没喝酒……你真好闻……你是不是喝酒了?”

她一凑过来就带起一阵酒味,渐入佳境本来就有股甜香,此时混着她的发香格外好闻。

沈昭顿了顿,将手边的矿泉水递给她:“以后这种邀约要带助理来。”

叶晓晓拧开瓶盖喝了一口,并没有坐回去,她仍旧保持着凑过来的姿势。凉水下肚,本来醉的一塌糊涂的脑袋清明了些,随着清明一起涌上来的是压也压不住的恶心感。

她苦着脸憋了片刻,此时车子正好开过减速带,轻微地颠簸了一阵,她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

吐了。

.

翌日叶晓晓醒的时候,已经近中午了。

头一阵阵的疼,起床时也有些飘忽,她揉着太阳穴,还抽空庆幸了下今天的戏份被排在了晚上。

秦温仪靠着门框挡住她,面色不善:“干嘛去干嘛去?给你个机会解释一下。”

“解释什么?”叶晓晓迷茫地看她。

“昨天晚上啊!”秦温仪饶有兴趣,“我激动地一晚上没睡好啊,就送你回来那人,你不打算解释解释?”

“谁送我回来的?”

她疑惑,难道不是jane吗?不对,昨天她晚上又去了傅泽然的别墅轰趴,在喝得烂醉以后就彻底不省人事了,后面发生的事一概没记住。

居然喝断片了?秦温仪啧啧感叹:“你说谁?当然是傅泽然啊!”

傅泽然送她回来的?

“你不知道啊,当时我一开门,孤男寡女,你还醉成那个样子,吐得满身都是,幸好你没吐傅泽然身上。”秦温仪回忆了番昨晚的震惊,“傅泽然那个不好伺候的脾气你都能认识?还到人家里喝酒?渊源够深的啊。”

叶晓晓含混地嗯了声,心想我怎么能告诉你我和他的渊源只是因为沈昭呢。

……不过傅泽然不是也喝酒了么?他是怎么开车送她回来的?

...

...

章节目录

还不是我宠的(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江山不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不孝并收藏还不是我宠的(娱乐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