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醉酒那日已经过了有段日子,眼看着秋天的尾巴都要过了,《一路向夏》的拍摄终于接近收尾。

这是叶晓晓有史以来接的第一部主演剧,不仅身为经纪人兼助理的jane对此非常重视,她自己也十分上心。

这部电影在前期宣传时就备受关注,各路串场大牌身后的粉丝们给足了面子,把话题刷得一波比一波高——虽然叶晓晓的女主角身份备受争议,但若是上映时她能对观众们的胃口,搞不好会是一个不错的跳板。

之前kevins广告的走红让叶晓晓积攒起了点人气,近日来随着《潜溺3》片花的放送,众人开始渐渐注意到这个之前被媒体与大众忽略的小明星。有网友剪了叶晓晓自出道以来参演的作品合集放到网上,当日播放量破了六位数,评论褒贬不一。

不仅如此,加上上个月被爆出的与陆展伦的绯闻,又是将她的关注率提升了一个高度。

“有粉总会有黑,革命道路坎坷,但是前途一片光明。”jane边刷新闻边下定论,“虽然现在你已经有了些名气,但离成名还有很长一段距离,趁着声势还热,我们必须再炒一把。”

叶晓晓眉头一跳,委婉地劝阻她:“我看还是不用炒了吧?就这样任其——任我发展也挺好的,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万事随缘,过去的就让他过去……”

她现在已经对jane所谓的“炒作”有了阴影。

上回的陆展伦风波余震犹存,她的官方微博下还挤着各路“沉伦们”的冷嘲热讽,有激进的粉丝将她从头发丝到脚底板上上下下贬得一无是处,用词之精简,言语之犀利,就连叶晓晓自己都想给那人点个赞。

“谁说的?”

“我说的。”

“……不行,好不容易造出势头,怎么能轻易放过这次机会?”jane一口回绝,“《星娱直播》的导演找过我,说是下星期准备出一次新人访谈,想邀请你去,我答应了。”

《星娱直播》是一档收视率较高的访谈节目,针对近期话题较多的明星们,在同期的各类访谈节目中是受众率最高的。明星与节目挂在一起,再放出个噱头性十足的预告,这样一来往往能借着彼此的名声而大造声势。

“不趁现在火要等到什么时候火?等郑总终于下定决心冷藏你的那时候吗?”

叶晓晓举手妥协。

上次踹人事件后一直惴惴不安地等着上头的通告,生怕下一秒郑总就能一个电话打过来告诉她“叶晓晓和los签的合约作废,你跟她一起打包出去走走吧”,但就这么紧张地等了一个星期,还是没有半点音讯。

反观犯事的罪魁祸首叶晓晓——她还是一如既往地该拍戏拍戏,该吃盒饭吃盒饭,没有流露出半点担心,这让jane一度怀疑是不是自己踹了郑总。

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她带的真的是个艺人吗!jane深感憋屈。

叶晓晓过了一遍下一幕的台词,瞥到jane笔电屏幕上的电子邀请函,好奇问:“这是什么?”

反应过来,把笔记本转向她:“我向同行的经纪人要的,就在下周,时间和《一路向夏》的后期宣传错开了,刚刚好。”

这是一封金蜂电影节的电子邀请函。

金蜂电影节是国内声誉最高的电影节,在每年秋冬交际间举办,到今年已经是第五十六届。按理来说这种大型的电影节是没叶晓晓什么事的,到时候红毯上百花齐放、争奇斗艳,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叶晓晓疑惑:“邀请函不是特定的吗?jane你是怎么要到的?”

“这你就别管了,这种事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我自然有办法。”

笑了两声,不动声色的转移了话题。

小菜一碟?

金蜂电影节的邀请函从来都是指名道姓了往外送的,所谓防火防盗防狗仔,因此每年电影节门口都守着一大票的礼仪与警卫们,如果不是有特殊渠道提供,卖了她都搞不来一张邀请函。

当然这些话jane一句都不会多说,她清了清嗓子:“虽然没有晓晓你的份,但去露个脸也是好的,到时候现场会有很多名导名编,也是个不错的机会。”

叶晓晓对此倒没有异议,对她而言除了拍戏外的通告只能被归纳为两种。

——能见到沈昭的,和不能见到沈昭的。

:……

最后一幕在影视城拍摄,但还是需要改造原来的场地。新场景已经搭得差不多了,吴铭通知摄像机与打光师们就位,远远地喊了声。

“到时间了,下一幕演员们准备一下!”

.

《一路向夏》的剧情并不复杂,背景发生在水乡小镇,中间不时穿插着女主角方蔓回的回忆。故事主线剧情除了男女主角的感情戏发展,还包括了自开始以来发生在小镇上家家户户不断丢东西的怪异事。

起初从女主角一家最开始失窃,身为实习警官的男主角陈寒也是在那时出现在了女主角的视线中。女主角性格沉闷寡言,而男主角开朗热情,慢慢地,两人在追查失窃物时擦出了爱情的火花。

剧情发展中加入了许多搞笑与温情的片段,大牌也是在中间部分串场,而就在两人感情急速上升时,剧情突然出现了转折。

男主角在查最后一户失窃人家时发现了些许不对劲的地方,当男主怀疑盗窃贼就在附近时,他私底下设了局,却没想到引来了女主角。

“镜头就位——开拍!”

天色阴暗,乌云一团团簇在了一起,连半点缝隙都不留。此时云幕压得低低的,瓦檐上一只麻雀“啾”了一声,扑棱着翅膀飞走了。

山雨欲来。

陈寒不可置信地看着出现在转角的人,随即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调整出一个笑来:“蔓回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刚刚吓死我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那个小偷呢。”

方蔓回沉默地望着他片刻,也回了一个笑:“陈寒。”

她声音很轻,尾音在抖。

不光尾音在抖,她的手也在抖。一开始只是指尖细微的颤抖,到后来发展成了整个人都在抖,陈寒吃了一惊,担忧地迈步过来想要搂她。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方蔓回没有推开他,她乖顺而安静地靠在他怀中,手却没有抬起来,既不回应也不推拒。

陈寒拍拍她的背,顺手将手铐别在了腰间,温柔地安抚:“怎么了?没事的,有什么事有我在呢。”

她没有开口,一双眼望着虚空,神色淡然。

这时看着镜头的吴铭微微皱眉。此时方蔓回的反应不应该是这样,平时这个角色的情绪压抑,但现在应该是一个爆点,果然叶晓晓这个新人戏感还是不足。

他正打算喊“cut”,却被一旁的副导演阻止了:“你看。”

镜头下,方蔓回的神色起了微妙的变化。

她慢慢回过神,眼神像是一下子活了过来。她的背不自觉地弓起,脖颈缩了起来,垂着的手也渐渐捏紧——这是一个极缺乏安全感的姿势,她失了血色的唇抖着,张了张唇却发不出一个音节。

镜头给了个近景,能看到方蔓回的眼底浮起一丝惊惧,脸部每一寸皮肤都像是绷紧了:“陈寒……”声音压抑着。

“嗯?”

“你记不记得,我之前和你说过,小的时候,我养了一条狗?”她眼中的惊惧不见了,唇边隐隐带上了一丝笑。

“记得,怎么了?”

“我很喜欢那条狗,我们一起玩耍,吃在一起,睡在一起……可有天我们约好了要在洋槐下玩捉迷藏,他却不见了……”她神色有些迷茫,重复了遍,“他不见了,陈寒。”

陈寒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他顺着她的背低声絮语:“没事的,蔓回,只是一条狗,都过去了。以后我们可以有很多狗,我们一起养,好吗?”

她沉默了一阵,渐渐地身体不再抖了。

她撤离了陈寒的怀抱,退开几步,直直地望着他,轻声地开口:“陈寒,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第一户出事的人家会是我家?为什么东**在这么隐蔽的地方还是丢了?为什么第三户失窃人家中只能发现我和你来过的痕迹?还有那片湖,为什么除了我以外从来没人去过那?”

她语速越来越快,声音也变得尖锐。她压抑着的情感愈渐释放出来,僵直了身体一动不动。

“你有没有想过?”

陈寒怔住了:“蔓回……”

许多他不愿承认的细节一一涌现,怀疑的人就在他眼前,而他却不敢去质疑。

方蔓回抖着唇露出一个笑——或许那根本不能称之为一个笑,它只是一个本能保护自己的条件反射,她胸口剧烈起伏着,像是正在遭遇什么巨大的痛苦,而镜头下的神情却平淡如昔。

副导演点点镜头处的叶晓晓,暗地里对愣住的吴铭比了个大拇指。

这女主角还真是找对了。

那边,方蔓回的戏份还在继续。

她回忆着开口:“陈寒,你知道我有个哥哥吗?”

一连串的打击让陈寒根本没有反应的机会,他只是本能地摇了摇头。

“我和他一同长大,关系很好。”她笑了一声,“可有一天,他却死了。他们说他偷了别人家的东西,被追着到了湖边,没有办法只能跳湖逃跑,谁知道腿抽了筋,就这么溺死了……”

故事听起来有些荒诞,她平静着叙述着,慢慢将目光转向陈寒,眼睛一眨不眨。

“陈寒,自从那时候开始,我在洋槐下等的那条狗就再也没回来过。”

方蔓回没有哭,但是神情却比哭还要哀伤,甚至是无助的。

不仅陈寒愣了,就连片场的其他人也愣住了。

在场的也有些今日串场的大牌们,以往他们没少明着暗着的挤兑这位小明星,对此心高气傲的他们有着一致认同:名声小演技应该也好不到那里去。

有人甚至公然当着吴导的面抱怨这位莫名其妙的女主角,而这下他们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要知道无论是谁被当场打脸了,脸色都不会太好看的。

“cut!很好!非常好!”

...

...

章节目录

还不是我宠的(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江山不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不孝并收藏还不是我宠的(娱乐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