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边菜单已经轮了一圈,李司维将菜单递给了叶晓晓,拍了拍出神的她:“晓晓,我们其他人都点得差不多了,该你点……怎么了?”

“没什么。”叶晓晓回过神,掩饰地接过菜单,装模作样地看了几行,眼角却止不住地往沈昭那边瞟去。

现在的沈昭与平常有些不一样。

平时的他平易温和,相处起来虽然能让人感受到疏离感,可本人总是带笑的。而现在的他脸上并没有多余的笑容,薄唇微抿着,下颚的线条也收紧了,浑身上下都带了些若有若无的气势。这与身旁那个笑容满面的中年男人对比起来更为明显。

原来他还有这样的一面。

李司维见叶晓晓看着菜单又开始出神,多问了句:“晓晓你有什么忌口吗?是不是没有合胃口的?想吃什么?”

“我没忌口,”她应声,“什么都能吃的。”

菜单做得很精致,花体的英文与繁体中文字相对应着,叶晓晓端着看了一会儿,挑了两道菜,就把菜单还给了李司维。

众人奔波了十几个小时,这会儿都没什么闲情雅致聊天,眼巴巴地就等着上菜,席间只有时不时的搭话声。叶晓晓装着应和几句,注意力却早就从这边蹦跶到了沈昭那桌上。

他们还没有注意到这里,叶晓晓索性趴在了桌上,撑着脸注意那边的动静。

——上回在《星娱直播》的场外互动环节时,她当着全国观众的面打了那个乌龙电话,场面太刺激,导致现在每句台词她都能记得清清楚楚。幸好当时主持人没有发现对方就是沈昭,才避免了她被源源不断的娱记们堵在公寓里的惨状。

下了节目后,她第一个反应就是打回去和沈昭解释,可之后陆续而来的通告将她砸了个晕头转向,等到她终于想起来这件事的时候,早就过了最恰当的时机。

再解释就显得亡羊补牢,越解释越不清楚,于是叶晓晓决定装死。

嗯,她什么都没说过。

.

中年男人满脸堆笑地将菜单递给沈昭:“沈总您看您想吃点什么?要是不合意,我知道这附近还有一家,不知道合不合您的口味……沈总要喝点什么酒?”

“不用。”

中年男人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是是是,不能喝酒,您等下还要开车呢,瞧我这忘性。”

沈昭看他一眼,招来了服务生。来的是个金发碧眼的小姑娘,一见到沈昭,白净的脸“噌”地一下就红了,磕磕巴巴地用着蹩脚的中文问了句好。

男人咳了声,立马转头想找中国服务生,被沈昭阻止了。

他大致扫了眼菜单,开口点了菜,又加了几句。小姑娘听到对方一口纯正流利的美音时有些愣,接着忙不迭地低头记下,到最后点完单时脸还是红的。

这一幕叶晓晓当然也看到了,顿时有点愤愤,恨不得自告奋勇地跑去充当一回服务生。

菜上了桌,中年男人却一直没怎么动筷子。他不停地悄悄观察面前男人的神色,犹豫再三,还是开了口。

“沈总,关于退股的事,我已经想的差不多了。您之前说得也对,盛宸在您手上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大家都是明眼人,您怎么把盛宸扶持起来的所有人都看着呢。”

对于他的溜须拍马,沈昭只是嗯了声:“我听说王董前几天找过你。”

男人一愣,显然对他的话有些措手不及,呵呵笑了两声:“果然什么都瞒不住您……王荃是个人精,听到点风声就来试探我了,但沈总您放心,我什么都没说。”

“陈董,你应该知道我能给你的比他们要多得多。”沈昭露出些温和的笑,“现在签协议书也许不是个最好的选择,但要是拖到你被查出来的那时候,那就难办了。”

男人脸色有些白,讪笑着附和:“是、是啊。”

桌上一阵沉默,沈昭没再开口,中年男人也不敢再搭腔,默默地喝了口茶。

盛宸是个大公司,运转体系也复杂得很,中间自然也少不了揩油的高管们,董事们就更不用说了。

几个董事们当任这么多年,谁身后没有一本见不得人的帐?偏偏他就是那个倒霉的第一人,被挖了老底不说,现在还要被逼到退股的境地。沈昭平时看不出来,但关键时刻的手段尤其干脆果决,先发制人地找到了他,承诺了丰厚的报酬,让他签一份退股协议书。

这股份退给谁,不言而喻。

.

叶晓晓全神贯注地看着沈昭那一边,虽然听不到半个音,但是能隐隐约约地感觉到桌上僵着的气氛。她看着沈昭曲弧好看的侧脸,捧着脸花痴了一把。

好在现在没有人注意到她这边。

“你们要的蟹黄豆腐。”一中国服务生端上了菜,看见愣神的叶晓晓,关切地问了句,“小姐你怎么了?”

旁边的小助理兴奋地拿着筷子,扬声赞叹:“晓晓姐你点的吗?看起来很好吃啊。”

声音不大,但刚好能听个大概,中年男人闻言往这边望了一眼,刚想移开眼,却停住“咦”了一声。

“那个小姑娘……看起来有点眼熟啊,总觉得在哪见过……”

沈昭看了过来,正好与叶晓晓的目光对上。

叶晓晓花痴的表情还没完全收回去,此刻浑身一震,下意识地往后一缩,顿时捂着脸地想钻地缝。

人倒霉起来真是走哪都丢脸,完了完了,自己刚刚这么赤|裸的眼神,八成是被男神看到了……

男人看着突然开始遮遮掩掩的叶晓晓,疑惑地问:“沈总您认识她吗?”

沈昭看了一会儿,眼中从一开始的惊讶转成了笑意渐存。叶晓晓在他看过来时就已经转了过去,因此也没看到他脸上的笑。

他收回目光,难得好心情地开口:“认识。”却再没动作。

认识为什么不上去打招呼?

中年男人对他的反应感到更好奇,但心里再想问也没说出口,只是来回打量着叶晓晓,若有所思地咂咂嘴。

——是真眼熟啊。

.

接下来的两桌人都吃得很安静,叶晓晓再没胆子往沈昭那边瞟了。

按照她以往的性格,这会儿可能早就杵在男神旁边想方设法地搭讪了,还是怎么赶都赶不走的那种——但眼下她没有。

且不说他看起来像在谈公事的样子,也许是因为异国他乡,也许是因为沈昭今天看起来不是那么容易接近,总之她那颗心蠢蠢欲动,但身体就是僵着,怎么也迈不开腿。

咳,当然也有可能是上次访谈时丢人丢大发的原因。

“晓晓,你今天胃口是不是真的不好?”李司维嘴里塞着菜,含混地凑过来,“我看你没什么食欲的样子,要不然我先让助理送你回酒店休息?”

小助理看眼色附和:“是啊,晓晓姐,我吃饱了。”

叶晓晓低声:“我没事,就是有点困。你们先吃吧,我自己眯一会儿就好了。”

“真的没事吗?”李司维不放心地看了两眼。

叶晓晓示意他声音轻些:“真没事。”

……就是心跳有点快。

吃完了饭,结账后摄影组的众人出了餐厅,叶晓晓慢吞吞地撑着伞跟在后面。

不用猜也知道,沈昭跟她的行程几乎差的十万八千里,偶尔有这么点交集也是罕见中的罕见,难得才有一次见面的机会。

下次再见到指不定是哪一年的金蜂奖了。

叶晓晓心念一动,转头看了一眼。

此时的雨势比起刚才来有过之而无不及,中餐厅的玻璃窗被雨水浇得模模糊糊的,沈昭的座位正好对着窗外。

见她转过来,沈昭支着颚,脸上的表情看不清楚。

虽然没看清,但叶晓晓总觉得他是笑了一下。

.

洛杉矶的雨是匹出了名的脱缰野马,天气干时十天半个月也不见一场雨,但一下就怎么都收不住。特别是冬季时节,下了雨一场比一场冷。

叶晓晓窝在酒店里待了两天,时差早倒回来了,雨势还是没有收住的意思。

这场雨下得措不及防,计划中的行程完全被拆散打乱得不成样子。李司维没法,只能将预定中后来拍摄的雨中部分挪到了前面,趁着还在下雨,找了个时间,安排着把雨中拍摄给解决了。

“晓晓,按照原计划,本来我们只是在洛杉矶待一个星期的。”李司维脸上全是歉意,“但是这雨又不知道下到什么时候去,要是等过了年再拍就晚了。”

“按最坏的打算,我们只能在这里待到过年了。”他见叶晓晓没回应,连忙又补了句,“不过到时候薪酬我会加倍补上,怎么样?”

刚拍摄完,叶晓晓顶着一头湿发,裹着大毛巾,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幽怨的气息。

“我要求洗个热水澡。”

...

...

章节目录

还不是我宠的(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江山不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不孝并收藏还不是我宠的(娱乐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