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叶晓晓早就背的滚瓜烂熟,什么时候该做什么动作一清二楚,不过就是重来一遍而已,唯一不同的是这回对戏的人由徐连敬换成了沈昭。

随口哼小曲和倒立唱海豚音的区别。

两人凑得很近,她能感受到从沈昭身上传来的温度,他没有看她,光是随意地坐在那里,就已经将徐庭的一丝不苟突显出来。她拼命给自己洗脑“眼前的人是徐庭”,这才感觉好一点。

叶晓晓回忆着台词,念得有些僵硬:“徐经理,你又不是日理万机,难道我见你还要预约我们都这么熟了,我来了你都不欢迎一下”

离得非常近,沈昭身上那股清淡的香气都能闻见。

他话音中有质疑,眉头微皱,只换了个坐姿就变了气质:“方小姐,我不觉得我们非常熟。”

叶晓晓被他带入戏中,心里总算不那么紧张,动作也开始自然起来。她的手越过他的肩膀搭在了沙发靠上,上半身往前倾了些,与他贴得更近。

“怎么不熟了上回c城那块地的竞标,徐经理是压得一首好价啊,要不是你最后出价,我还不知道你也看中了那块地。”

沈昭转过眸看她,他的瞳孔很黑,而虹膜在灯光下是湛然的浅棕色,望过来时总给人一种专注之感。叶晓晓对上他,什么入戏什么对台词统统跑得一干二净,连带呼吸也开始放的缓慢。

现在她侧坐在沙发上,上身朝着沈昭,因为身高的缘故,她不得不抬眼看他,眼睛距离他的下巴只有不到五厘米。

也不知道沈昭有没有注意到她片刻的走神,还是把戏走了下去:“听方小姐这意思,你今天是来跟我谈那块地的”

他似笑非笑的,此情此景,叶晓晓居然还能想起台词,她都不得不佩服自己。

“我们不谈那块地,地皮连着上层空气都是你们公司的了,有什么好谈的我是想,我们或许可以谈谈合作。”

其实现下她更想谈谈别的。

接下来该沈昭把话接下去,但他却保持原来的姿势停着不动了。叶晓晓看他若有所思的表情心里一颤,心想不会吧,难道他猜到自己在想什么了还是自己心猿意马得太明显了

沉默半晌,沈昭望进她闪烁的眼睛,缓缓开口:“台词念得不错,只是缺少了些小动作,所以才将角色演绎得不够。”

叶晓晓不再瞎想,闻言诚恳地问:“什么小动作”

下一刻,她眼睁睁地看着他稍稍矮下身,眼睛与她齐平,正在想这是在干什么的时候,他拉住了她垂在身侧的手。

就在那一刻,叶晓晓一直放缓的呼吸节奏被彻底打乱,几乎呆若木鸡地低头看握住的双手。沈昭的指骨修长,手掌温热,而映在她眼前的却是一幅卫星撞地球前被放慢了五百倍的画面。

沈昭空出的另一只手勾指去抬她的下巴,将两人的姿势恢复到了对视的样子:“别低头。”

叶晓晓觉得她的神经中枢已经控制不了身体了,她的全身感官都集中在了与他接触的部分,一点温热在相触的皮肤上蔓延,大有燎原之势。

单方面的。

比起她的山崩地裂,沈昭看起来很是沉稳,除了嗓音变得低缓外,几乎没什么不同。

她的手被抬起来,搭在了他的肩上。

“如果方楠是想要挑逗徐庭,语气是够了,距离也控制得很到位。”他望着她,“但真正想要吸引一个男人,语气不足以,距离不足以,还需要一些肢体上的接触。”

叶晓晓脑袋嗡嗡响,迟钝好几秒才听进去,似懂非懂地点了下头。

他伸手,指腹在她的眼尾擦过,有些痒:“眼神很重要,眉目能传情。”

她眨了眨眼,心跳完全乱了节奏,注意力哪里还在戏上,心中警铃大作,巴不得对方早点结束。

显然沈大影帝根本没听到她的祈祷,将她一缕耳发别到后面。

“不光是眼神,手、肩、腰,你的肢体每一处都是语言,这些甚至比台词更重要。”

他耐心地解释着,手指依次点过叶晓晓的手臂与肩,每一处触碰到的地方都莫名地开始发热。

她的耳边传来他的轻声低语,讲的什么她一句没听进去,气氛已经不能用暧昧来形容,要说她现在脑海里正在想什么的话,那就真的只有三个字。

亲上去。

叶晓晓抓回了思绪,眼神从面前人的眉骨移到了眼睛,一路流连下去,最后停在了他的唇上。

以前媒体在采访沈昭的粉丝时,曾经抛出过一个问题“如果非要让你给沈影帝的五官前加修饰词的话,你们想加什么”,对于嘴唇的部分,其中有个粉丝的回答让她记忆深刻:让人想亲的唇。

叶晓晓深以为然。

她从眼前的唇望回沈昭的眼睛,他感受到了她的注视,跟着安静地看着她。叶晓晓脑袋轰的一声,什么理智,什么演技讨论,在美色面前统统化为了浮云。

她搭在他肩上的手一收紧,唇就贴了上去。

唇上的触感温软,对方沉稳的呼吸萦绕在叶晓晓鼻尖,她根本不敢去看沈昭的反应,脸烧得一塌糊涂。而这个吻就只停留在触碰上凭着一腔勇气吻上去的后果是,她压根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叶晓晓一狠心,试探性地伸出舌头舔了舔。

没有味道。唯一的感觉是心跳加速得更快了。

她的理智还没回笼,但直觉告诉她该收手了,要不等下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而她正打算抽身撤离时,腰上突然一紧,后脑勺随即被一只手扣住,整个人不受控地扑在了沈昭怀里。

她惊慌失措地去看沈昭,就被他压着后脑深深地吻了下来。

这个吻和刚才的毫不相同,先是浅尝辄止般的触碰,而后辗转厮磨,他诱使她张开唇,毫不客气地长驱直入。叶晓晓僵着身,呆呆地望着那双黑眸,唇上的触感分明,心里却怎么都反应不过来。

她趁吻的空档退开一些,喘了口气:“沈”

他搂住她的腰,嗓音沉沉:“嘘。”

叶晓晓愣神的片刻,他再度吻上来。

呼吸失了节奏,灼热的气息也散乱着,唇齿间带着令人脸红心跳的轻微喘息,对方占据了绝对的主导权,而她只有被动承受的份。

他的吻来的毫无预兆,她的四肢百骸开始发软,想破头了都没想明白事情怎么突然成了这样的局面。

说起来,好像是她先惹的他。叶晓晓迷迷糊糊地想。

等到沈昭的唇终于退开一点后,各处感官才回来了一点。良久没换气,胸腔处后知后觉地传来钝痛,叶晓晓急促地喘着气,嘴唇泛红,怔忪地望着他。

沈昭眸中无喜无怒,伸指抹去她唇边的水色,在后者惊呆的注视下,又凑近吻了下她的唇角。

什么

叶晓晓觉得自己八成在梦游,先是不知好歹地亲了她现在的住家兼顶头上司,而后又被对方以牙还牙地亲了回来。关键是,沈昭看起来不像是生气,却也再看不出其他的情绪。

她默默地等待着他的反应,而后者往后退开一段距离,站了起来。

叶晓晓的目光一直跟着他移动,神色惴惴不安。

现在他是不是该赶自己出去了

出乎意料的,沈昭在她的注视下走进厨房,消失了片刻,端了杯热牛奶出来。他将牛奶放在她眼前的茶几上后,身影转进书房里不见了。

中途没说过一句话。

“男人亲女人还要理由感觉上来了就亲呗,如果是那个女人先撩拨的他,这时候还不亲简直不是男人啊。”电话那头,秦温仪的声音带了鄙夷,“晓晓你不会在看八点档吧怎么突然跟我说这个”

叶晓晓压低声音:“没有,我在研究剧本呢。”

“研究剧本这么说新剧本你有吻戏吗”秦温仪来了兴致,“哪部剧啊”

“没有吻戏,我就是突然想到,随便问问。”

她言辞闪烁,秦温仪顿了下,恍然扬声道:“不会是你吧是你吧晓晓你什么时候有的男人啊,都不通知我一声”

叶晓晓炸毛:“都说了不是我了,我就随便问问。”

秦温仪根本不相信,自顾自地劝:“不就一个吻,有什么好想的,别跟我说你纯情啊,我可不信。要是对方是圈内的人,那就更不可信了,这年头为了玩玩上床的都有,就一个吻你瞎想什么没准人家压根不当一回事呢。”

挂了电话后,叶晓晓一头埋进了枕头,裹在被子中思绪乱飞。

她亲了沈昭。

她居然亲了沈昭啊

虽然今天意外事故出的有点大,可在她看来,概括起来只有俩字。

值了。

...

章节目录

还不是我宠的(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江山不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不孝并收藏还不是我宠的(娱乐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