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很安静,就连叶晓晓不规律的呼吸声都能听得清楚。;沈昭话一出口,她就盯着他开始发起了呆。

她这时候脑子转得不是很利索,早就跑错了重点,此刻望着他的脸混混沌沌地想:沈美人果然是非同一般,竟然还喜欢别人发脾气不过从这个角度看,再往下点就能看到他的锁骨了

强势不过三秒,这么一分神,叶晓晓刚才的士气荡然无存。

要是现在就息事宁人了,那她岂不是很没面子

打定主意,她看着近在咫尺的沈昭,上半身蹭着椅背向上坐直了,微仰起下颚企图挽回流失的气势。她正迷顿地组织语言,就见对方向后靠回座位,一字一顿地开口。

“叶小白。”他一字一顿地叫她名字,“我不是说过不能喝酒的吗”

一瞬间,什么气势,什么面子,统统都在气定神闲的沈影帝面前见了鬼。叶晓晓脖颈一缩:“我没打算喝,是李导非要灌我,说是庆祝电影票房新高,喝两杯啤酒也醉不了。”转眼就把李承乾卖了。

沈昭没说话,她只好心虚地拿眼角余光瞄他。

“不能喝酒”这话叶晓晓听着耳熟,像是之前就有人提过,她以为他还要再说她两句,没想到接下来他都没再开口。

车流畅地倒出车位,平稳地驶出了停车场。

夜色不深,城市还处在一片喧闹之中,广告牌与霓虹灯的亮光交汇成一片。这家私人会所离叶晓晓公寓不近,车开了一路,两道的灯光也渐渐暗下来。

刚刚无理取闹了一通,叶晓晓这回十分规矩。但乖不了多久,她的目光在窗外转了一圈,又转回了车内。

身旁的男人正开着车,袖口稍稍挽起,手上腕表借着灯反射出一丝冷光。叶晓晓扒拉着座椅凑过去,静静地看了会儿。

沈昭余光一扫:“怎么了难受”

她摇头,坐了回去,目光还是盯着他:“我在看时间。”

看时间是假,看人是真。

平时叶晓晓清醒的时候还知道收敛,这会儿醉了早就把矜持丢得一干二净。而面对她毫不遮掩的炽热目光,沈昭像是毫无所觉,神色自若地任她看。

盯了会儿,叶晓晓突然问:“沈昭,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他开车的动作一顿,在不远路口的红灯前停了下来。他侧过脸,此时背着路灯的光,面容在夜色下看不清楚:“为什么这么问”

叶晓晓神色严肃地与他对视,酝酿许久,清了清嗓子。

接着,她用一种十分轻佻的语气开了口:“沈沈,我觉得你一定曾在我的梦里出现过,不然我怎么会对你一见钟情。”

“”

台词来自沈昭出道次年参与拍摄的一部影片,当时片中男配手捧一大束香槟玫瑰,跪地深情款款地对女主求婚。

女主角叫莘莘。

念完那句台词后,叶晓晓像是彻底打开了话匣子,开始兴致高昂地背台词。从以往饰演的女配台词背到一路向夏中的女主角台词,断断续续地跳着背,不时还停下来发表几句感想。

作为被念台词的对象,沈昭仿若未闻,甚至在碰见下一个红灯时,还抽空从车旁翻出一瓶矿泉水递给她。

车在公寓楼下停住。

叶晓晓见到周围熟悉的景色,适时地刹住了车。她迟钝地转头,对沈昭道:“沈沈,我到家了。”

听到这个诡异的称呼,沈昭看她一眼,一句话也没说。他下了车,将她这边的车门打开,俯身解了她的安全带,将人从车内带了出来。

“你不用扶我,我真没喝醉,真的。”叶晓晓摆手,自顾自地往大门方向走,“你看喝醉的人能走路吗要是能也没走得这么端正啊。”

她端正地走着s形,一步三回头。沈昭微靠在车门旁,眼角眉梢似带上些笑,她一回头就与他的目光对个正着。

她一愣:“你怎么还不走啊”

说完她也不等他开口,踉踉跄跄地继续往前走,脸色微热地在脑中补了句:如果不是温仪在,我说不定早就把人拖回公寓了。

温仪不在。

在第十次按过门铃后,叶晓晓一团浆糊的脑中迟缓地飘过这行字。她揉了揉太阳穴,盯着门上的锁孔又开始发愣。

等了几分钟,她终于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她好像把钥匙给了温仪。如果这时候温仪不在,那也就是说今晚,她要露宿街头了。

叶晓晓苦着脸开始翻包包,侥幸地想从包中找出个备用钥匙来。

正翻着,她注意到被塞进里面的手机,迟疑片刻,拿出手机开始拨号码。

电话接通,沈昭沉缓的声音响起:“怎么了”

“沈沈,你回去了没有”她靠着墙,眯了眯眼睛,声音拖得老长,“温仪不在,我进不去了,怎么办”

他回得言简意赅:“下来。”

公寓下的路灯昏暗,沈昭的车还停在原地。叶晓晓出了大门,见他仍旧站在之前的地方,半垂着眸,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已经是开春,晚风裹着湿度,吹在身上带了酥痒的暖意。她愣愣地看着站在那的男人,下了台阶,脚步停住不走了。

沈昭见她停下,也不催她,只是眉梢略微挑了起来。

今晚的温度不低,他脱了大衣搭在手臂间,露出大衣里修身的黑衬衣。叶晓晓将他从头看到尾,怎么看怎么觉得,他这个样子,不调戏一下,实在对不起天时地利人和。

想法一过脑袋,她就付诸了行动,蹬蹬蹬地小跑过去,在沈昭面前停住了脚步。

叶晓晓本来想来个霸王硬上弓,但想想还是试探性地问了句:“我能抱下你吗”

沈昭容色淡然,低眼看她半晌,直到看得她觉得被酒精麻醉的羞耻心开始复苏时,才有了动作。

他俯下身,空出的手搂过她的腰,将她拦腰抱了过来。

叶晓晓心满意足地将酒气蹭在对方领子上,维持着这个动作不动了。他的体温透过衣料传过来,温热的暖意贴着她,困意也跟着涌了上来。

喝醉酒后的叶晓晓简直将“得寸进尺”这四个字贯彻到了底,片刻又开口。

“我能亲下你吗”

这回沈昭终于给了反应。他松开她,目光晦暗:“听好了,下次不准喝酒了。”

生气了

叶晓晓头皮一麻,本能地打算往后退:“我也不想喝酒的,是”

他没给她继续解释的机会,伸手捏过她的下巴,稍稍一顿,俯身吻了上来。

翌日清晨,手机不断的震动音将叶晓晓从梦中吵醒。

室内被窗帘遮住,泻出一丝光亮,她刚想睁眼去摸手机,一阵隐隐的钝痛就从大脑皮层传了上来,随即就是轻微的眩晕感。

刚醒的脑袋还没缓过神,叶晓晓闭着眼接通了电话:“喂”

“喂,晓晓吗。”秦温仪的声音响起,气若游丝,“我对不起你,你的公寓出了点事”

她清醒了点:“温仪,出什么事了”

“准确的说,是我出了点事。”对方声音艰涩,“楼下现在围着一群狗仔,看起来像是要扎营住宿了”

没等她反应过来,秦温仪立刻澄清:“我也没想到狗仔神通广大到这种程度,连这里都能找到啊我这两天是出不去了,幸好冰箱里还屯着东西。晓晓你在外面暂时别回来了,等两天他们等不到人,就会自己散的。”

叶晓晓把话在脑海里重复了遍,这才明白:“温仪你被狗仔堵在公寓里了你到底干了什么”

“也没干什么”对方支支吾吾,而后下定决心,“算了,你要真想知道,去看新闻就明白了。”而后嘟囔了句,“又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值得这么带劲地跟踪报道我吗”

叶晓晓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事,再联想了遍以往温仪被曝的绯闻,心里大概有了个数。

她埋进被窝还想睡,就听温仪突然开口:“对了晓晓,你昨晚发短信给我说不回来了,是去哪住了一晚上”

“我什么时候给你发短信了”叶晓晓翻了个身,“还能去哪,就”

等等。

她不在自己公寓里

叶晓晓顾不上还在隐隐作痛的头,惊恐地一屁股坐了起来。环视一圈周围后,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她低头看自己的衣服,再看了眼周遭,再回过头看床头柜。心里仿佛亿万头草泥马奔腾呼啸而过。

裙子还是昨天的裙子,公寓却不是她的公寓。

这房间她并不陌生,上个月来住过一回,还躺在同样的床上激动了半宿。记忆深刻。

沈昭公寓的客房。

零碎的记忆开始渐渐回笼,有一部分断了怎么都接不上。叶晓晓僵持半晌,颤颤巍巍地重新拿回手机:“温仪,你昨天晚上在公寓吗”

“在啊,怎么不在”秦温仪奇怪,“晚上我没通告,又被娱记追着堵,恨不得缩进房间气都不透。我还想你怎么没回来呢,给你打电话也不接。”

“我记得我昨天好像是按了门铃的。”

“按门铃”秦温仪更奇怪,静默片刻后嗤笑一声,“你公寓门口哪有什么门铃,你别告诉我你对着猫眼按了半天啊”

叶晓晓闭了闭眼。

挂完电话后,宿醉后的某人坐在床上开始回想昨晚的事。

能记起来的不多,记忆从会所停车场那里就开始断片了,而后还能记起来的就只有模糊地靠在公寓门口的那一段。

她对自己很了解。

喝醉酒后必然撒泼。更要命的是,撒完泼以后,她还断片。

怎么来沈影帝公寓的她不记得了,最重要的是

叶晓晓万念俱灰地盯住紧闭着的房门。

现在怎么出去。

...

章节目录

还不是我宠的(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江山不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不孝并收藏还不是我宠的(娱乐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