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战片是叶晓晓从未尝试过的题材,不过关于民国片,她在刚出道时倒是拍过不少,对于卖花女甲、卖报女乙简直信手拈来。乐-文-

试镜十分顺利,叶晓晓从内厅出来的时候,傅泽然正抱臂在听助理絮絮叨叨。他长眉不耐地撇起,一旁助理像是早已习惯,苦口婆心地劝:“在国内发展不比以前,国外那是没人管,现在你收敛那么几天会少块肉吗……”

傅泽然摆手,正好看到了关门走出来的叶晓晓,马上将助理丢在了脑后,笑眯眯地跟上去:“晓晓,试镜怎么样?”

“比想象的要容易一些。”

她试镜的白夫人是大家闺秀,被家里牵线嫁了个将军,结果没嫁两年丈夫就战死了,守寡三年,在街上偶遇到了身份是地下工作者的青梅竹马。试镜的正好是白夫人听闻丈夫战死消息的那一幕,叶晓晓在进门之前就心不在焉,等到开演的时候她反倒将该有的憔悴出神展露无遗。

不问还好,一问叶晓晓就又想起来了:“刚才泽然你说那次轰趴我喝醉酒……”

傅泽然登时转头,好奇地问身后被自己甩了十米长距离的助理:“小方,你刚刚跟我说什么来着?下个星期有个运动饮料的广告要找我拍?”

说完,他将手插回大衣口袋,走回助理身边,状似热烈地跟她议论起了自己的行程。助理早就习惯了这位爷的脾气,除了张影后的事情,其他所有通告放在他面前都成了嘴角的白米饭、墙上的蚊子血。现在他突然对他自己的行程这么热情,助理一脸受宠若惊。

叶晓晓半句话断在嘴边,看着他的背影,心里的疑惑反倒淡了下来。

奇怪。

看傅泽然的反应,他一定是有事瞒着她,但碍于某种原因又不能直接说出口。别墅轰趴距离现在已经过了很长时间,本来也没道理深究,但真正让她在意的,是沈昭。

叶晓晓认识沈昭这么久,对于他的事情大多都是从各个媒体新闻平台获得的,在一起以后也一直没问起过他的事。她不问,他也不说,有时候谈到私事的时候,他也会有意的稍作停顿,像是一直在等着她问。

但叶晓晓哪里敢问,感情的事情你来我往,她有事瞒着他,怎么还能厚着脸皮要求对方坦诚。

想着想着,思绪开始发散。

前两日温仪半夜接了个电话,第二天顶着淡青色的黑眼圈抓着她就开始倒苦水:“昨晚凌晨我那个堂姐哭着打电话给我,说是要离婚,我想问怎么这么突然,结果你猜怎么着?”

她当时忙着赶拍戏,不假思索的问了句:“出轨?”

“要是出轨就好了,出轨这事多好解决。”温仪摇头叹气,“她哭了半天,跟我说什么两个人之间缺乏沟通。他们一个家具公司东南亚区的总经理,一个混娱乐圈的小编剧,职业上本来就没什么共同语言,出差的时候还几天几夜都不见人影,现在在一个屋檐下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叶晓晓都走出门了,扒着门框回来听后续:“然后呢?”

“然后就要和平离婚呗。当时秀恩爱秀得我只想吃四十斤的狗粮,现在说离就离。”温仪感叹之余,对她挤眉弄眼,“前车之鉴,你和那个谁注意点‘沟通’啊。”

她故意将“沟通”两个字咬成了重音,叶晓晓听出了其中的意思,厚着脸皮应声:“我们沟通好着呢。”

现在想起来,无论是心理,还是……生理,咳,她和沈昭似乎都没有好好沟通过。

莫平接完电话回来,就撞见了叶晓晓坚定而严肃的表情,吓了一跳:“晓晓姐,怎么了?试镜不顺利吗?导演说什么了?”问到一半,见她开始掏出手机,张了张口,“晓晓姐你要打电话啊?”

叶晓晓“嗯”了声,表情壮烈,但语气轻描淡写:“革命出现了危机,还有些历史遗留问题需要我去解决。”

莫平一脸糊涂,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刚才试镜的台词吗?

电话响了好几声,等了半天,对面还是没有接起来,她吊着一颗七上八下的心等了会儿,电话那头反而渐渐转成了忙音。

好不容易打定决心要实话实说,却在这个紧要关头上扑了空。叶晓晓心里刚想坦白的气球被戳了个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瘪了下来。

她表情喜忧参半,莫平不解地朝她拿的手机屏幕看了两眼,了然问:“沈总不接电话啊?”

“……”他怎么知道自己要打给沈昭?

莫平叹气。晓晓姐你难道不知道,你每次对着沈总露出的那个痴汉表情我已经烂熟于心了吗?

下午叶晓晓还有场慈善活动的出席。

活动由几家大媒体联合举办,请的也都是名声响亮的人物,因此慈善会的现场外也挨着停了不少豪车。

剪彩宣传后,内场办起了宴会。在此之前莫平特意嘱咐过叶晓晓,到场的不是商业大亨就是各界名流,哪怕不是为了搞好关系,就只是打个照面、混个脸熟,对以后也都会有不少帮助。

混脸熟的倒是没有,熟人却是见到了。

宴会的美食摆满了长桌,叶晓晓正在低头挑蛋糕,耳边就传来一声娇笑。她顺着声音抬头望去,一位身段妖娆的女人拿着红酒杯,暧昧地看向面前的郑纪岩,眼神极尽挑逗。

郑纪岩与她碰了碰杯,却没多逗留,两人小声交谈了几句,他就放下红酒杯离开了原地。

叶晓晓正好站在香槟塔与长桌之间的过道中央,郑纪岩绕过一个弯就看见了她。惊讶过后,他笑呵呵地开口:“晓晓,我可是好长时间没见着你了,你什么时候到的?”

前不久,郑纪岩还出过潜规则丑闻,她相继着也被曝光了黑历史。叶父与郑纪岩有过生意上的合作,叶母也与他相识多年,一想起眼前的人和自己的关系,碰上了还应该叫声“叔叔”,她就有些心情复杂。

这位名义上的叔叔无论对内对外私生活都是一团乱,之前她不明真相的时候,还一度认为他要潜她,为此恶寒了很长时间。

“郑……叔,”叶晓晓尴尬,“我刚到不久。”

郑纪岩从一旁拿了杯香槟,找话题与她聊了起来。这样的宴会,来的人名声都不会小,看着叶晓晓,他感叹了声:“要是之前你留在了los,那公司可就又多了一颗冉冉明星了。”可惜最后去了盛宸。

叶晓晓含混的应了一声。

他笑容和蔼,问了几句叶父叶母的近况,又把话题继续转了回来:“不过盛宸确实能捧人,前段时间出的事情,盛宸官方处理得很好。”

这句话是由衷的,郑纪岩最近日子也不好过,上有舆论铺天盖地,下有股东虎视眈眈。当时新闻出来的时候他被杀了个措手不及,最想怀疑的人远在纽约,排除了嫌疑,等手里股份被抽掉部分后才真正察觉。

都说姜还是老的辣,但咬人的狗不叫却也是事实。

郑纪岩摇头:“好手段啊。”喝完香槟,他随口问了句,“既然jane都回盛宸了,那她现在应该被安排带你了吧?”

叶晓晓手里刚戳了一小块蛋糕,闻言困惑地抬头:“……jane回盛宸?jane为什么要回盛宸?”

原来还不知道?“晓晓,你现在顶头这位老总,别看他年轻,心思可比我还要多啊。”郑纪岩挺着啤酒肚,精明的笑中带了佩服,“难怪你妈这么看好沈家……”

一个小时后,莫平开车来接叶晓晓。

他看着她一板一眼地系好安全带,目光呆滞地盯着手指指尖发了半天的呆,而后转过头,又对着车前的平安挂坠开始发呆。

参加个慈善活动的空档,怎么突然就这样了?莫平满心疑惑,看叶晓晓的表情,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要问什么,只能小心翼翼地开着车。

车子路与红灯,与车流一起停在了斑马线前。

车一停,一直默不作声的叶晓晓猛然抬头,冷不丁开口:“小莫,我晚上没通告吧?”

“没有……怎么了晓晓姐?”莫平手还搭在方向盘上,转头问她。

“没事,我要下车。”

下车?!他不可思议地盯着她看:“现在下车?”

“嗯,现在。”叶晓晓看了眼红灯,时间只剩下了二十几秒。她快速地解了安全带,起身取过后排座位上的黑色鸭舌帽,顺便将莫平别在领口的□□镜拿了下来,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我不会被人发现的,放心。”

莫平目瞪口呆地目送她下车,差点没把手里的方向盘扔出去。

发不发现还不重要……但晓晓姐你在马路边上下车,是想上演韩剧车祸失忆情节吗?!

他想找出叶晓晓的影子,却发现她早就混进了步行街的人群,连背影都见不到一个。

街上人潮涌动,步行街中心大厦最上方的银幕里,正在直播一个金融访谈节目。

叶晓晓跟着川流不息的人群走,压着帽檐拨通了一个电话。

响了两声,那边接通了的声音传了过来:“晓晓?你怎么突然打电话过来了?”自叶晓晓转去盛宸后,两人偶尔会用短信聊两句,还从来没打过电话。

喝了口水,就听见叶晓晓清清嗓子,单刀直入地问:“jane,你那天去盛宸,是去干什么的?”

“……”jane一口水呛进喉咙,咳了良久,“怎么突然问这个……我不是说过,我那天有公事,失去找沈总签合同的……”

“是los的事?”

心虚:“是啊,怎么了?”

“可是你不是在这之前就从los辞职了吗?”叶晓晓平缓地开口听完,整个人僵成了冰块,而对方还在继续,“所以jane你去盛宸是干什么的?”

“……”

……这不是她认识的叶晓晓啊!她的智商怎么上线了?

“那我换种说法问啊,”她听jane不说话,改了口,“jane你以前是不是就认识沈昭?”末了补了句,“我说的以前,是在认识我之前。”

周围人头攒动,突然从人群中发出一阵低呼,接着转变成了欣喜的尖叫声。

大厦上的银屏里,金融访谈正在进行。被邀请的嘉宾坐在主持人右侧,漂亮的女主持人此刻脸红心跳,面上都是压抑不住的激动。

“真的很感谢您能参加这期节目,”女主持人频频看向他,“那么沈总,在节目的最后,我们节目组除了对经济时事的探讨外,还准备了几个问题想问您。”

“有句话叫,‘男人负责赚钱养家,女人负责貌美如花’,像沈总您这么优秀的人,不知道心中有没有那个‘貌美如花’的人选呢?”

女主持人暧昧的笑了下,她的本意并不是打探八卦,早就准备好的下一句台词就是“如果没有的话,在场的粉丝们很乐意成为候选人之一”。

出于节目效果,她才特意停顿了一下。

沈昭眉眼深邃,闻言看了眼女主持人,修长的手指有意无意地轻叩了下膝盖。

女主持人被他看得面色绯红,把他的这个反应当成了是回避这个问题。

正打算念出下句台词,男人却开口了。

他嗓音低沉,带着不经意的笑:“有。”

银幕这边还在电话那头踌躇犹豫,哭着后悔接了这个电话:“祖宗唉,你还是别问我了,我真不能说……”要是说了,她明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叶晓晓仰头看着屏幕,早就没听进去手机里的声音。她全身定在原地,愣愣地看着上方镜头里男人的脸,张了张口。

仍旧在想办法开脱:“晓晓你真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叶晓晓回过神来,干脆应下:“jane,我这里还有事,先挂了。”

“……”

半晌后盯着被挂断的电话,反复确认了一遍。

这算是糊弄过去了?

...

章节目录

还不是我宠的(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江山不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不孝并收藏还不是我宠的(娱乐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