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室内没有开灯,窗外霓虹的光影绰绰,映过纱帘透进来。叶晓晓连人带被地裹起来在床角缩成一团虾米,隔着一扇门,她还能听见从客厅传来的电视声音。

手机早就在进门的时候就被丢到了角落,叶晓晓正盯着它躺尸的地方发呆。屏幕在此时倏然亮起,照出白莹莹的一片光,在黑暗中显得分外柔和。

不看。

亮起后,手机短促地嗡鸣一声,提示收到一条短信。

不看。

接着又是第二条。

不……

在屏幕快要暗下去的前一秒,她面无表情地掀了被子往前扑了过去,趴在床边伸手一把将地上的手机捞了上来。犹豫一阵,划开屏幕戳进短信,不自觉地压住了呼吸声。

第一条。温仪:窝在房间种蘑菇的这位,你和沈大影帝之间真没闹什么矛盾?

第二条。温仪:我猜猜……不会是他在外面招蜂引蝶了吧?!!

叶晓晓将短信看完,维持着不动声色的表情,关了屏幕打算继续蹭回床角,这时手机屏幕又是一声嗡鸣。

温仪的短信接着发了过来:夫妻床头吵架床位和,有什么事是盖了被子不能解决的?根据过来人的经验,只要不是什么原则性的问题,你把人摁床里就万事解决了。

这回叶晓晓回了:过来人经验?

温仪:韩剧经验。

“……”关了屏幕,叶晓晓将手机扔回原位,慢吞吞地裹回被子,缩成了原来的样子。

客厅里,温仪似乎已经关掉了电视,整层公寓重新陷入了寂静。不久前沈昭的话还在脑中盘旋回荡,叶晓晓靠着枕头,飘忽的大脑渐渐沉淀下来。

从出道到现在近两年时间,她曾演过无数个配角,有几次好不容易拿到了女二的角色,却临时又被换了下来。在参演《潜溺3》前,她连拿到一个偶像剧的女主角都困难,更别说之后的《一路向夏》以及现在的《飞回》了。

她以为这都是天道酬勤,自己厚积薄发,而就在今晚,沈昭告诉她,这一切都是他在捧她。

那瞬间,她心里各种情感交错着涌起,不可置信与无措混成了一团。等到真正反应过来的时候,隐隐还杂着些薄怒,只是等到要将这些情感都牵到沈昭身上时,一时间却又了无踪影。

……要怪他什么?

难道要她跟一切偶像剧里发现真相的女主一样,哭喊着问他到底为什么不能放任她在娱乐圈里摸爬滚打,最终凭着自己的努力登上人生巅峰吗?还是因为感到被欺瞒了这么久,所以义正辞严地跟他划清关系?

“……”

叶晓晓把头埋进被子里当起了鸵鸟,万念俱灰地想,她本来还打算写本励志的心路旅程呢。

沉默了会儿,她重新爬到床边捡手机,打开屏幕。

没有未接电话,没有未查短信。戳进微博,这个时间点,甚至连最新的一条微博都在一个小时前。

屏幕正发着幽幽的光芒,叶晓晓撑着脸一动不动。

现在才想起来,她刚刚就这么走了,好像连个招呼也没打……不对,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现在,此时此刻,以及明天醒来,她都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了。

翌日,还没等叶晓晓纠结完,莫平就拿着一长串的通告安排毫不犹豫地将她拖拽回了现实。

“晓晓姐,今天《飞回》有两场戏份要拍,不是很多。”他顺着排期看下来,补了句,“之前接的那个随身听广告,本来安排在明天拍摄,但导演需要取外景,所以我们今晚就得飞到j市去。机票和酒店已经订好了。”

叶晓晓正专注地看剧本,头也没抬起来,闻言“嗯”了一声。

“还有周导昨晚联系过我,说是为了庆祝《画地为局》收视率破3,明晚在汉港举办庆功宴,想看晓晓姐你档期安排合不合适。”莫平用笔在纸上划了一道,“明晚晓晓姐你没有其他的出席活动,所以我答应了。”

她还是低着头,又“嗯”了一声。

“还有——”莫平终于发现不对,在说话的间隙抬起头,往叶晓晓膝上看了几眼,“晓晓姐……”

“嗯。”

他好心提醒:“你剧本是不是拿反了?”

“……”叶晓晓垂眼一看,果然剧本上的字都反着,她默不作声地将剧本倒转过来,又开始一本正经地盯着看。

莫平盖了笔帽,不解地将她从头打量到尾。

之前晓晓姐拍的《画地为局》正在热映,《飞回》的拍摄也过了瓶颈期,再加上刚拿到了民国谍战片女主角……最近也没什么事能烦心的吧?怎么晓晓姐突然间又这样了?

一瞬间,莫平心领神会,脑中蹦出四个大字——

情感危机?

当天晚上,叶晓晓就按行程飞到了j市。

九点多的航班晚了两小时,拖到十一点才起飞,飞机降落在目的地机场航站楼时,时间已经过了凌晨。

下了飞机,莫平帮忙去取行李箱,安排接待的人早已等在了出口。下榻的酒店就在附近,车窗外路灯一路飞速地闪烁过去,叶晓晓靠着窗往外看,夜色清冷,除了路灯照出的一片光亮外,只能隐约看到远处幢幢大厦的霓虹灯。

莫平的眼神时不时地往身旁扒拉着车窗的人瞥去。

心事重重。

凄婉幽怨。

晓晓姐今天似乎没怎么说话,不过拍戏倒是全程没有多少ng,李导还笑容满面地夸了两句。看得出来,最近李导对晓晓姐是越来越满意了。

只是……

莫平还在斟酌着怎么把疑问问出口,就见叶晓晓倏然间转过头,声音带了些期待:“莫平,你给我发条短信吧。”

“……发短信?”他一边问一边掏出手机,确认了遍,“现在吗?”

毫不犹豫地点头:“现在。”

“晓晓姐,你要发什么?”莫平虽然疑惑,但还是戳开了信息栏。

叶晓晓摆手:“随便,什么都行。”

说完后,她眨巴着眼盯着莫平拿着的手机看。后者意识到她的目光,突然产生了一种自己正在拿的不是手机,而是块蛋糕的错觉。

他随手打了几个字符,手指划到联系人晓晓姐,选择发送。片刻抬头:“晓晓姐,我发过去了。”

叶晓晓瞬间收回目光,挪到了自己的手机屏幕上。

……难道发短信有什么用意?莫平也好奇地看着她的手机,等了一会儿,屏幕亮了起来,显示收到新短信。

出乎意料的是,叶晓晓上一秒还精神奕奕,捧着手机像是在捧稀世珍宝,而就在收到短信后,直接垮下了肩,忿然地将手机塞回了座位缝隙里。

“……”莫平觉得他都能直接感受到手机的委屈了,见状同情地将手机挖了出来,小心翼翼地问,“晓晓姐……手机有什么问题吗?”

手机委屈,叶晓晓比手机更委屈,声音也恹恹的:“它没坏。”

莫平顿时觉得自己没听清,重新问了遍:“什么?”

“手机没坏。”语气带了些失落,还似乎带了点控诉。

“……”

莫平哑口无言,原来还有人期望自己手机是坏的?

时间推过一日,在j市拍完随身听广告后,叶晓晓又马不停蹄地赶回了s市参加《画地为局》的庆功宴会。

虽然说是宴会,但来的没有多少人,都是些剧组的导演与演员们。除了正远在外省拍戏而赶不过来的徐连敬,其他几位《画地为局》的主演们都到了场。

现在《画地为局》已经播到了中后期部分,叶晓晓饰演的方楠也早已出场。剧情进展到方楠与徐连敬饰演的徐庭两人针锋相对,局势一触即发,观众们的热烈讨论随处可见,剧中的关键词也好几次都被推上了热搜。

穿着蓝色长裙的女主角拿了杯香槟,笑着打趣:“现在剧能这么火,还是周导和杜编你们的功劳啊。”

“怎么光能是我和鸿光的功劳?”周建迟闻言感叹,“一部剧就算是有再好的剧本,要是没有演员撑着,也成不了多大气候啊。”

杜鸿光在一旁也听见了,他笑着□□来:“你们推推搡搡的谦虚个什么劲儿,这部剧导演组是有功劳,但演员功劳也不小。”说完,他拿了杯红酒,朝叶晓晓的方向点了点,“男女主角我就不多说了,方楠这个角色是演到我心坎儿里了。”

杜编在业内是出了名的脾气古怪,但到了真要夸谁的时候,却是一点都不含糊。他看了两眼叶晓晓,抬腿朝她走去,回头说了句:“我先失陪了啊,去找方楠聊会儿。”

叶晓晓今天在j市拍完了随身听广告,刚下了飞机就直接往宴会这里赶,现在全身乏力,正坐在休息区的小沙发上打盹。

“晓晓,”杜鸿光的声音在一旁响起,“你怎么就坐这儿了?来了也不过去一起?”

她睁开眼,醒了会儿神,开口道:“杜编……”声音还有些愣。

他应声:“你来了还没喝点什么吧?”说完将手上的红酒递了过去,“老周这次庆功宴可是花了血本的,虽然不是82年的,但好歹凑合,不喝可对不起当初拍戏的辛苦啊。”

叶晓晓见到是酒,犹豫了下,还是接了过来:“谢谢。”

“客气什么。”杜鸿光也在临近的沙发上坐下,打量了她几眼,“最近我正在着手写新剧本,里边的女主角挺适合你的,你要是感兴趣,到时候我把相关资料发给你看看。”

叶晓晓喝着红酒,听到这句话后动作一顿,红酒在嘴里含了片刻才咽下去。她看向杜鸿光,迟疑地问:“找我来演吗?”

她的反应一点都不像是欣喜,杜鸿光奇怪:“是啊,打算找你来演,怎么了?”难不成她通告安排方面有问题?

“不是……”叶晓晓组织措辞,又问了遍,“是杜编你想找我演吗?”

杜鸿光是精明人,她这话一问出口,他琢磨了下,顿时猜到了对方在想什么。他一拍大腿,笑着开口:“不然你以为是沈昭他让我来找你的?”

他说得异常直白,叶晓晓默默地喝了口酒,心想是啊。

“就算是沈昭他想要把你塞给我,我找演员也是要挑的。”杜鸿光突然了悟,兴味盎然地看她,“剧本是我自己的心血,还从来没容忍过谁来糟蹋它过。”

杜鸿光干编剧这行干了多年,脑补能力一流,对揣摩人心的技能也早就炉火纯青。看叶晓晓这反应,肯定是知道沈昭有意的在捧她了,现在指不定怎么纠结呢。

见她不说话,他翘了二郎腿:“我当是什么事。”

叶晓晓抬头,看着他听下文。

“你也别想七想八的了,你要是不喜欢,直接去跟沈昭说不喜欢,有什么好自己一个人闷在这里的?”

杜鸿光啧啧称奇。他还以为要是女人,在知道了一个男人把自己护得这么好后,肯定就非他不嫁了,哪还有闲情逸致瞎想。果然他对女人了解还不够透彻,回去还得再补补。

说到底,娱乐圈不是个光有实力就能一飞冲天的地方,情商、实力、机遇,缺一不可。而叶晓晓不光缺了机遇,还缺了情商,空有过人的天赋也不够她弥补的。而沈昭是为她铺了条路,好让她走得平缓些。

不过现在也该撒手了。

多余的话杜鸿光没再说出口,他看着叶晓晓喝完了整杯红酒,好心地提醒她:“千万别节约啊,老周那边还有呢,不够再去拿。”

叶晓晓放下酒杯站起身,在他的目送下朝着周建迟的方向走去。

见她背影消失在人群中,杜鸿光摸了把下巴上的胡茬,突然想到了什么,摸出手机发了条短信。

杜鸿光:沈大老板,你欠我一个亿啊。

时隔两日,重新站回沈昭公寓门口时,叶晓晓发现她竟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紧张。

她盯着门把手发了会儿呆,感觉酒气已经顺着胃一路蔓延了上来,最后冲到喉咙口,清晰地打了个酒嗝。

眼前的门发出轻微细响,下一刻,紧闭的门被人从里面打开。

叶晓晓晃晃悠悠地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沈昭,下意识的咧嘴一笑。

在来之前,她喝了酒。

很多酒。

想了遍接下来要做的事后,叶晓晓觉得,在她迄今为止的人生里,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这么希望自己酒后断片的。

深吸了口气,叶晓晓二话不说地上前,借酒壮胆地搂住沈昭脖子,踮脚将头埋进了他的脖颈。

沈昭被她撞了满怀,朝后退了一小步,抬手搂住叶晓晓的腰,垂下眸看她。

叶晓晓今天打定主意要撒酒疯,于是一不做二不休地将搂紧他,眼角微红,呵着热气开口:

“……沈沈。”

...

章节目录

还不是我宠的(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江山不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不孝并收藏还不是我宠的(娱乐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