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发出一道落锁的“咔哒”轻响,玄关的墙边,沈昭正被叶晓晓死死地圈住。````她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生怕松个手的空档人就跑了。

她的头埋在他颈窝,温热的吐息断断续续,光明正大地撩拂着他的每一寸皮肤。

鼻间充盈着她甜淡的发香,沈昭任由她搂着自己,微眯了长眼,低声开口:“不是不理我了吗?”

他语气平淡,像是没掺杂任何感情。叶晓晓搂在他脖子上的手臂一僵,沉默半晌,埋着的头轻轻地摇了摇。停顿一会儿,她半抬起头盯着他看,像是刚反应过来,又像是没反应过来:“没有。”

明明是他不理她。

叶晓晓一抬头,沈昭才看清了她此时的模样。

她的脸颊通红,眼角也跟着泛红,在壁灯的照耀下,双眸像是盛了一汪水,盈盈透亮。此时正微仰着头看向自己,要哭不哭,脸上明明白白地写了“委屈”两个大字。

他一手扶着她的腰,一手捏住她的下巴,略一凑近,眉渐渐皱了起来:“喝酒了?”

她回答得极其迅速,接近理直气壮:“嗯。”还不少。

话音一落,沈昭动作稍顿,“嗯”了一声,收回了手。叶晓晓见他并没有多余的反应,心里蓦然开始慌张起来,她脚步一动,刚想要做些什么,突然一个踉跄,面前的人被她一个猛扑给扑在了墙上。

醉醺醺的脑袋一片晕乎,叶晓晓连忙抬起头,一下就撞进了那双湛然的眼眸中。对视片刻,她眼角红得越发厉害,逻辑在此时全都见了鬼,想到什么说什么:“沈沈,我喝酒了。”

沈昭感受着她喷在鼻间的酒气,搂着她的腰紧了紧:“嗯。”

“嗯”?叶晓晓不死心地等了会儿,发现对方确实没了下文,连话也开始说得也不利索:“我喝酒了,杜编说是82年的红酒……好像不是82年的,反正不喝很浪费,我就喝了。”末了补充一句,“喝了很多,我喝了很多酒,你为什么不管我?”

如果杜鸿光在场,他估计已经开始后悔撺掇她喝酒了,谁能想到,喝完酒的叶晓晓眼睛一眨不眨地就能把他卖了。

沈昭闻言,表情终于有了些异样。他俯身抵住她的额,沉声问她:“你想我管你?”

“……我不想你管我,”她费神想了想,又开口,“可是我又想你管我。”

酒气烧上了脸,连带着困意也汹涌地犯了上来。叶晓晓的大脑迷糊成了一团,复杂的情绪变得单一而直白,直觉告诉她今晚再不说点什么,以后说不定就再也没有合适的机会说出口了。

可艰难地思索了会儿,她发现自己的脑袋一片空白,连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沈昭拂开她微微汗湿的额发,屈指下移,在脸颊上停留片刻,感受到了指背处源源不断传来的高热。

他收回手,眼眸深沉,并没有开口。

他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因此当初告诉她的时候,他心里已经设想过了对方所有可能的反应,冷战也是其中之一。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只维持了两天,她就找了过来。

虽然……

沈昭看着叶晓晓醉得稀里糊涂的模样,搂着她腰的手松了开来,改为牵过她的手。叶晓晓还没反应过来,愣愣地任他将自己带到了主卧,开了床头的灯,房间内顿时照满了一片暖黄色,落地窗外大厦幢幢,纷纷湮没在浓黑的夜色中。

她坐在床沿看着沈昭,脑袋晕得不行,但潜意识正在不停地叫嚣——还不能睡,她还有事没做。

面前的沈昭此时穿着黑色暗纹衬衫,衬得眉目都深了几分,一旁的壁灯将他挺拔颀长的身形映在了墙上。叶晓晓看得目光发怔,无意识地喊了声:“沈沈。”

“嗯。”他倒了杯水递给她,“今晚你就在主卧睡,房间里有浴室,等下我给你拿新毛巾过来。”

今晚他的语气一直都平平淡淡,丝毫不带有以往的笑意。叶晓晓喝了两口水,见他转身要走,脑袋“轰”的一声,随手将水杯放回了床头柜,扒着他的腰,一个使劲拦住了他的脚步。

她手上用力,本意是想把人往自己这边带,但用了半天劲,还是拖拽不了沈昭半分。

正泄气着,收拢的双手被拿开了。叶晓晓心里蓦地一空,下一秒钟沈昭却转回了身,低眼看她良久,渐渐流露出些笑意:“这么不想我走?”

这回轮到叶晓晓不说话了。她盯着他半晌,两天前温仪的“金玉良言”在刹那间从她的脑海中飘了过去,目光一顿,直接用动作表达了语言。

下一刻,被千万粉丝拥护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高岭之花”的沈大影帝被一个醉得不成样子的人死死压在了床上。

叶晓晓跟小动物一样下意识地往他脖颈处蹭,双手揪着他的衬衣,像是迫切地要找寻些安慰感。沈昭身上是惯常好闻的薄荷香,她抽了抽鼻子,嗅了半天,小声咕哝了句。

她柔软的身体正压在沈昭身上,他的眼眸变得越来越深沉,任她东蹭蹭西闻闻,过了会儿,伸手捧着她的脸让她看向自己。

他眼神危险,开口时嗓音有些哑:“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干什么?”

叶晓晓眼角还是红红的,丝毫没注意到他话中的蹊跷,愣神问了句:“……以身试法?”

“……”沈昭失笑,伸手按住她的腰,低声道,“不是这么试的。”

顷刻间,叶晓晓感觉天旋地转,下一秒身体就陷在了柔软的床垫中,她对上上方沈昭的目光,渐渐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她撑起上半身开始下意识地往后退,后背刚抵上床头的靠枕,他的唇就落了下来。

后脑勺被扣紧,对方的唇从眼尾一路游弋到唇角,湿软的触感在唇瓣上停留片刻,开始继续深入。她被诱哄着启唇,失神地接受这个绵长的深吻。

心如擂鼓,呼吸缠绵。她被吻得神魂颠倒,完全忘了自己先前到底要干什么。

远处夜深人静,隐隐的霓虹灯与星光交汇成一片,但此时此刻,这仿佛都与她无关。卧室内只开了两盏床头灯,将偌大的房间照得窄小而温馨,叶晓晓仰头回应这个吻,心里突然间软得一塌糊涂。

唇渐渐下移,温热的触感贴着皮肤吻到颈侧,一阵酥麻感随之涌上来。

顿了一瞬,沈昭稍稍退了开来。

叶晓晓茫然地抬眼看他,眼睛里酒气与困意混成一片,更明显的还有尚未消退的情动。

他目光像是有暗雾翻涌,倾身重新吻上来,末了贴着她的唇角开口:“……先欠着。”声音压抑着情绪,比平时哑了一倍。

她醉成这个样子,明天起来肯定又记不起来一星半点,就算是他再想要,也不能趁这个时候。

此时脑袋里只剩下“睡觉”和“沈昭”的叶晓晓当然没听懂,乖乖地点了头。

沈昭刚离开一点,她又扯他衬衣,问:“那沈沈,你今晚跟我一起睡好不好?”

他一顿:“好。”

这一觉叶晓晓睡得昏昏沉沉。

几次梦中渴醒,迷迷糊糊间有人倒了水凑近唇边,心满意足地喝完后,她又睡死了过去。

她是被一阵阵的头疼给闹醒的。

——昨晚出于某种原因,她喝了不少酒,虽然红酒度数不高,但鉴于她是啤酒都能喝醉的人,因此酒灌下肚后,理所当然地醉倒了。

天道好轮回。宿醉的后遗症此刻一样不落地全加在了她身上,叶晓晓迷蒙着蜷缩在被窝里揉了半天太阳穴,睡意也渐渐地随之消失不见。

室内的窗帘还拉着,一点点光照顺着帘缝透进来,床头似乎背对着她站了个人。

叶晓晓眯着眼睛看了会儿,眼睛渐渐地睁大。

“……”

沈昭正背对着她穿衣服。他脊背的肌肉线条极富美感,该多的地方一点不多,该少的地方也丝毫不少,每一寸都像是蕴藏着力量,比模特有过之而无不及。

叶晓晓大脑正蓝屏中,就见他套上了衬衫,慢条斯理地系上一颗颗扣子。

似乎是察觉到了身后的目光,沈昭稍侧过声,两人的眼神不偏不倚地对了个正着。

一阵沉默后,他微微挑眉,声音带着浅淡的笑:“又忘了?”

叶晓晓昨晚推倒未遂,他的火却被撩了起来,看在她喝醉的份上只能放过她。她喝醉会断片不是一次两次,只是……

下次就没这么幸运了。

面对他的问句,叶晓晓目光闪烁了下,手揪了下被子,瞬间又松开。

她看着站在床头的他,慢慢伸出双手求抱:“……沈沈。”

……原来没忘。

沈昭停下手中的动作走过来,屈膝单跪在床边,俯下身将她从被窝里抱起来一些。

他的怀抱比被窝舒服。叶晓晓搂住他脖子,眯眼靠了片刻,开口:“我帮你系领带吧?”

“嗯。”

得到允许,她瞬间从床上蹦跶了起来,从沈昭手中接过领带。

系好了领带,被叶晓晓遗忘在角落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艰难地循着声音从角落中找出手机,一看屏幕却愣了。

看了眼沈昭,她接了电话,笑着叫了声“爸。”

叶父在电话那头沉稳地应了一声,徐徐开口:“晓白,过两天你妈生日,到时候来的人都请好了,你没忘吧?”

叶晓晓有些疑惑:“妈的生日我怎么可能会忘?”就连礼物她都已经挑好了,就算叶父不提,她也一定记得。

……爸怎么突然打电话过来问这个?

“那就好,”叶父清了清嗓子,“那后天你回来的时候,顺便把他带过来吧。你妈还不知道呢。”

——“他”。

指的是沈昭。

...

章节目录

还不是我宠的(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江山不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不孝并收藏还不是我宠的(娱乐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