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着叶父和沈昭上楼去的空档,叶晓晓去厨房转了一圈。

距离晚餐还有一段时间,陈妈正在准备菜肴,她在一旁看得摩拳擦掌,自告奋勇要帮忙,被陈妈哭笑不得地三两句劝了出去。小姐的厨艺别人不知道,她陈妈还是领教过的,但劝说无果,叶晓晓坚持要帮忙,她也只能将人留了下来。

虽然说是把厨房交给了她,但陈妈也没掉以轻心,抱着看看的想法站在一旁把关。见叶晓晓娴熟地倒油下锅,炒菜调味,不过多时就将一道干煸四季豆出了锅。

陈妈惊讶地多看了两眼,出锅的菜色泽鲜艳,香气四溢,比起往日从小姐手下出来的菜,简直差了不止一个档次。不见这么久,小姐的厨艺居然这么好了。

叶晓晓身上还套着围裙,拿着锅铲邀功:“陈妈,你快看看,怎么样?”

“小姐厨艺进步了,也贤惠了。”陈妈笑道,善意地调侃,“那位沈先生真是好福气啊。”

这回太太生日,小姐把那位沈先生带回家来,想必不是先生就是太太的授意,两人关系已经到了见家长的地步,看来是喜事将近了。

听完这话,叶晓晓反而放下了锅铲,笑容灿烂,像是自言自语了句:“哪里是他好福气,其实是我占便宜了。”

出了厨房,占便宜的某人就上了楼。叶晓晓本来是想回卧室看看,但临时又改了主意,将踏上三楼楼梯的脚收回来,转身回了二楼,停在书房门口,正直严肃地听起了壁脚。

虽然说偷听谈话有损格调,但耐不住猫爪挠心的好奇,心里挣扎了几秒钟,叶晓晓还是坚定不移地站定在了书房门口。

书房的门紧闭着,沉重的红木门一挡,隔音效果非常好,什么窸窸窣窣的声音都听不见。她靠着门听了会儿,就差没形象地贴耳朵了,还是没能听到从室内传来的一点动静,像是根本没人开口。

没道理啊,难道爸和沈昭他们两个人就坐在里边干喝茶吗?

等了片刻仍旧没有声音,叶晓晓面对书房门站直了,无聊地伸手挠门。她一颗心七上八下,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紧张感渐渐被唤醒,开始出神想象起了书房里谈话的场景。

没发呆多久,门把手处有着轻微响动,她身躯一震,眼睁睁地看门就这样毫无预兆地打了开来。

“……”要不要这么狗血?

这时候想要躲藏已经来不及,只好硬着头皮坦然面对。叶晓晓尴尬地想钻地缝,见门打开一半,沈昭正好站在离她不到半米的位置。

突然在门外捉住了只听壁脚的叶仓鼠,沈昭眼底闪过诧异,随后转成了悠悠的笑。叶晓晓一见他笑就受不了,直觉地打算开口挣扎着解释两句,就听到从书房内传来了叶父的声音。

“你的话我都记下了,但能不能兑现,还要看时间。”

听爸的声音,似乎还坐在里面。从这个角度叶晓晓只能看见面前的沈昭,她没敢出声,一只手还保持着挠门的姿势没放下,他闻言低眸,顺势将她的手收拢在掌心,意味深长地看她:“没关系,我们有很多时间。”

这话虽然听起来是对叶父讲的,但看沈昭此刻盯着她的样子,怎么都像是有另一层意思在。

关了门,叶晓晓被牵着走了两步才重新开口,声音低低地问:“我爸他……都跟你说什么了?”

沈昭笑看她一眼:“想知道?”

连连点头:“想。”当然想,想的不得了。

叶晓晓竖起耳朵,双眼晶亮地期待着他的后续,却见后者牵了她的手,两人顺着楼梯走下去,不肯开口了。叶晓晓看他就是不说,晃了晃牵着的双手,身体自发地往他身边挨,小动作中满带了无意的撒娇。

等了会儿,见沈昭真的不打算开口,她提前走了一步,踏到他下一级台阶上,转身堵住后者下楼梯的路,仰头小心翼翼地问:“我爸应该没有为难你吧?”

当初叶晓晓和叶父摊牌的时候,从神情上看不出来他是反对还是支持,今天把人带回来也不知道他对沈昭满不满意。

对于见父母,叶晓晓心里不是没有过矛盾,像是得了件宝贝,第一个迫不及待地要拿给至亲的人看,却又怕出什么意外。自己喜欢上的人,恨不得全世界都能知道他的好,但又不希望所有人看到他有多好。一面想要捧在手大肆宣扬,一面又想贴着心妥善保存。

“没有为难。”沈昭被她堵住去路,笑了一声,伸手揽过她,俯下身将下巴抵住她的头。还好四周现在没人,叶晓晓习惯性地反搂住他的腰,就听见他开口:“听伯父说,你上回在他耳边掰着指头数我的优点?”

叶晓晓噎了一下。

“让我听听,都夸我什么了?”

“……”爸我真是看错你了,你原来这么卖女儿吗?连这都说了!

她松开他,又羞又窘地下了两步楼梯。走了几步,身后似乎没什么动静,驻足回头去望,他还好整以暇地站在原地看着自己,眼底压着笑,长身玉立。

美色当前,叶晓晓倒回去几步,重新牵他的手,红着脸妥协:“……晚上回去跟你说。”

叶母生日,今晚的菜要做得比以往精致,陈妈还在厨房里忙着,叶晓晓带沈昭在叶宅上下逛了逛,最后被循着香气蹭到了厨房里。

陈妈见两人过来,正要笑着将人请出去,叶晓晓就把沈昭往厨房里一推,笑嘻嘻地介绍了两句,说是要让他帮忙。

“沈先生是客人,哪里有让客人来帮忙干活的?”陈妈哭笑不得,“小姐你要是真无聊,可以带沈先生去附近逛逛,陈妈这边已经忙得差不多了。”更何况看沈昭的样子,言行举止处处得体,浑身上下透着精英气质,怎么都不像是经常下厨的人。

叶晓晓本来就是闲得无聊,随口说两句,没想到沈昭还真的应了声,留在厨房帮忙。

他都亲自开口了,陈妈也不好拒绝。厨房中香气弥漫,偶尔响起锅碗相碰的声音,叶晓晓倚着门,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正在给基围虾去虾线的男人。后者眉目淡然,衬衫袖子卷起一截,修长的手指有条不紊地将虾线挑出来,他这副认真的样子,真是致命的好看。

她看得心痒,也跟过去一起帮忙。

厨房中突然多了两人,显得热闹起来。正在炖鸡汤的陈妈不经意地往他们的方向瞥了眼,正好撞见沈先生空出一只手,小姐了悟,立马递了把剪刀过去,他处理完虾,下一秒就被她转移到了瓷盘中,动作衔接得毫无缝隙。

这么默契的样子……

陈妈转回眼前的砂锅,暗自叹了一声,此时此刻她在这里像是有点多余了。

晚餐的前期准备已经差不多,厨房里也没什么再要帮忙的,叶晓晓打算带人去花园逛逛,还没出门,正好碰到叶母从楼下下来。

“妈。”叶晓晓见到叶母,露出笑,紧张地介绍了句沈昭。

妈一直都知道自己有对象,却应该不知道是沈昭,她还没来得及解释,爸就让她今天趁着妈生日把人带过来见一面。事出突然,不知道爸有没有跟妈提过……如果没有,这算不算某种意义上的先斩后奏了?

她目光不停地在叶母与沈昭身上来会打转,有些忐忑地等着反应。

出人意料的,叶母见到出现在家中的沈昭,倒没有多惊讶,反而熟稔地笑开了:“小沈来了啊,你什么到的?刚刚伯母在楼上,要是知道你们这么早就到,就在楼下等了。”

沈昭微笑颔首:“到了没多久。”

“人来了就好,还带礼物干什么,还是心意最重要。”叶母热情地招呼他坐下,让陈妈倒了杯茶。

“……”叶晓晓目瞪口呆地看着聊起来的两人,一时间没搞清楚突变的情况,张了张嘴,“妈……你们之前认识?”

“怎么不认识?你什么都对妈藏着掖着,还不如人家小沈。”叶母睨她一眼,将倒满的水杯推给她。

叶母说完这句,就没再多解释,看着与女儿坐在一起的沈昭,真是怎么看怎么满意。

叶晓晓那天在书房中对叶父说的话,叶父一字不落地转给了她听。在听到消息时,叶母惊喜参半,之前她只知道女儿正在交往的是娱乐圈的人,却没想到竟然是沈家儿子。知道得晚不如知道得巧,就在前一天,沈昭主动联系了叶母,两人约时间见了一面。

对于女儿的这位交往对象,叶母自然是一点反对都没有——即使是先前有什么意见,在见过一面后也都成倍地变成了好感。且不说沈家背景是否门当户对,光观察沈昭的谈吐气质,就已经是她心目中女婿的最佳人选了。

叶母心里欣慰,渐渐与他聊得热络起来,剩下叶晓晓被晾在了一旁。后者此刻还一头雾水,缓了半晌,看着沈昭的侧脸,心里跳跃着闪过一行字——

她好像,似乎,仿佛又被他蒙在鼓里了。

结合沈昭先前瞒着她的种种,叶晓晓暗自咬牙,顿时有些恶向胆边生,趁着叶母去切水果的空档,伸出爪子捏了把他的小臂。

她低声:“沈影帝,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

沈昭看了眼她还捏自己小臂的手,反手松松握住了,沉沉地笑了一声:“本来昨晚想要告诉你,但忙忘了。”

……昨晚?

叶晓晓回忆了下,瞬间想起了昨晚他在“忙”什么,脸噌的下就红了,好不容易积攒出来的气势一泻千里。她默默地抽回爪子,端正做好,眼观鼻鼻观心。

她状似专注地盯着冒热气的水杯,费解地想,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和他之间的话题变得限制级了?

到了晚上,叶宅随着客人的到访,渐渐热闹起来。

来的都是一些亲戚,其中有两三个叶父叶母交好的朋友,双方寒暄一阵,各自落了座。餐桌上,叶晓晓瞄了眼神情微妙的郑纪岩,再看看明显压不住惊讶的邵萱,顺着两人目光转到了神色自若的沈昭身上,暗想,这还真是全撞一起了。

今晚的主角按理来说是叶母,但众人的注意力却都放在了叶晓晓身边的男人身上。

俊美无俦,内敛沉稳。这张脸时常出现在各种新闻媒体报道上,横跨娱乐圈与商界,想不认识都难,在场的有不少一眼就把他认出来了——盛宸的老总。还有几个心里明白的,暗自补充,这位还是沈家的儿子。

当叶父介绍完沈昭后,一时间,众人的目光变得恍然而复杂起来。

……沈昭居然是叶家的女婿?!

虽然叶父语句间没有透露半点女婿的意思,只是说提了句“晓白的交往对象”,但眼下这人都带回来了,还是在叶母生日这天带回来的,这其中是什么意思,再蠢的人都能看出来,叶家这已经是变相地承认了。

看着沈叶两家联姻,旁人这回恐怕只有羡慕的份。

邵萱不敢置信地看着沈昭,惊疑不定地又将目光转向了叶晓晓,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沈昭这个名字,她很早以前就听过。沈家儿子从小优异过人,从英国留学回来却进了娱乐圈,而后又突然息影创办盛宸。她的那位前任何诩以前不知道有多巴结沈昭,在两年前的生日宴会上,还想方设法地将人请了过来。

叶晓晓和沈昭第一次见面也是在那时候,只不过前者那时候喝得烂醉,两人也没什么交集。现在叶晓晓是盛宸旗下的艺人,她怎么也没想到,两人居然在一起了。

邵萱回想了遍她之前对叶晓晓的种种嘲讽,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起来。

在座的众人心思各异,好在调整过后恢复了常态,将话题转向了别处。叶晓晓注意到邵萱投射过来的目光,喝了口果汁,本来并没想要搭理,而直到对方的眼神开始转向身旁的沈昭后,她眼皮一跳,喝果汁的动作也跟着顿了顿。

嗯,有点不舒服。

沈昭正低眼剥虾,半透明的壳完好无损地被他剥落下来,下一刻晶莹剔透的虾肉就到了她碗里。那边邵萱还在看他,目光毫不收敛,叶晓晓有些忍不住了,三两口喝完果汁,舔了舔唇,将空了的杯子到他面前亮了亮:“喝完了……”

橙汁正好在沈昭手边,他倒了杯递给她,不过多时,空杯子又递了过来。

还看。

空杯子再次递了过来。

如此重复两回,沈昭侧过脸看叶晓晓,顺着她的目光对上了邵萱,顿时明白了。他瞥了眼邵萱,淡淡地收回目光,再望向叶晓晓时带上了笑意,开口问:“还要?”

叶晓晓下意识摸肚子,心里早就不想再喝,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沈昭给她倒了橙汁,这次只倒了浅浅的半杯,重新递回给她:“光吃醋不饱肚子,把虾吃了。”声音压得低,只有两人听见。

她眨眨眼,将碗里的虾迅速解决完,接着喝完果汁,继续将空杯子递给他。

邵萱:“……”好幼稚。

吃过饭,众人重新聊起了天,叶母周围围着三姑二婶,话题逐渐转到了八卦上。叶母在人群中找叶晓晓的身影,却发现自己女儿早就连同未来女婿消失在了视线内。

叶宅地处幽僻,这一带的别墅区绿化很好,一条花园小径直通别墅区中心。夏夜晚风舒缓而温凉,隐隐有蝉鸣,叶晓晓踩着石子路上的花纹,接着上一句:“……小的时候我养过狗,是条金毛犬,每天早晚就牵着到这里来溜一圈。”她指了指,“我记得那里以前还有假山,现在已经被搬走了。”

路灯拉长两人的影子,沈昭应了声,嗓音在此刻听起来温柔而低缓。

“后来我出国了,狗没办法带出境,过了几年回来已经不在了。”叶晓晓踢了颗石子,露出笑,“之后我就没再养过了。”说完觉得这个话题太过沉重,她连忙又换了句,“前面有个喷泉池,就在不远,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他看向她,顿了顿:“嗯。”

叶晓晓晃了晃两人牵着的手,有一搭没一搭地踢小石子,潜心要把这颗安分守岗的石头挪个位。踢了一阵,脚下有些不稳,鞋跟踩到了石子路的缝中,抽回脚时一个不慎,身子猛地往一旁歪倒,扒住身旁沈昭的手臂才堪堪稳住。

沈昭扶住她,见后者轻轻地“嘶”了一声,埋头缓了好半晌才抬头。

叶晓晓在那瞬间痛得都泛起了生理性泪水,指了指脚:“脚崴了……”

什么叫不作不会死。

沈昭闻言蹲下身,借着路灯查看她的脚踝。叶晓晓今天穿了双细跟鞋,脚踝处皮肤白皙而润泽,过了片刻果然红了起来,他皱眉看了会儿,背对示意她上来。

……这是要背她?

在一起这么久,叶晓晓抱也抱过了,亲也亲过了,就连……就是没背过。她看着沈昭的背,脚踝处还隐隐作痛,但却还有心思苦中作乐,心想,崴得值了。

叶晓晓搂着他脖子,后者身上似有似无的薄荷味萦绕在鼻间,衬着周围的草木香,有种别样的撩人感。还没想入非非多久,沈昭就开口了,声音:“还想去看喷泉吗?”

她头埋进他肩窝,“嗯”了一声。

他的背靠着很舒服,此刻晚风熨着皮肤,心底漾上酥酥麻麻的慵懒感。叶晓晓回忆起以前的事,想到什么说什么,在这个她几乎是从小熟悉的地方,她正将自己的往事毫不保留地分享给他。在转过一个角后,路灯开始多起来,灯光也亮了不少。

她眨着眼看了看沈昭的侧脸,眉眼深邃,鼻梁挺立,薄唇勾着笑。多少人梦里肖想,现实苦望,她以前以为两个人就算不是隔着银屏的关系,也就到泛泛之交了。

却没想到有一天他能属于她。

何其有幸。

叶晓晓扒着他的脖子,小声嘟囔了句。

沈昭脚步一顿:“嗯?”

“……我说,”她沉默良久,不要脸地重复了遍,“你是我的了。”她话说得豪迈,但说完后立马埋回了他颈窝。

他驻足了片刻,嗓音随着晚风贴近她耳朵,从容不迫地应了声:“我是你的了。”

...

章节目录

还不是我宠的(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江山不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不孝并收藏还不是我宠的(娱乐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