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大厅里的人还不是很多,又因为酒店比较高档,虽然觉得在前台开房的两人有些怪异,但也只是投去好奇一撇,并没有做过多的停留。

反观当事人的徐诗蕊,埋头在宋文浩的胸膛一抽一抽的哽咽,直让他的心底也跟着一抽一抽,以至于担心她身上哪儿疼了,拍着桌子迁怒于前台的低效率。“你们怎么做事的,效率这么低,开个房间那么难?!”

前台虽然鄙视这样的人,却还是好脾气道:“不好意思宋先生,我们这里入住都是要注册的。”将手上的身份证和房间卡双手递回去,“房间号是602,麻烦您久等了。”

宋文浩瞪了眼前台,拥着靠在怀里的人走入了电梯。

颜箬竹放下挡在面前的报纸,向沙发背靠去,眸底一片郁促。

602号?那不正好在她订的房间旁吗!这蝴蝶效应的翅膀扇得可真好……

从沙发上站起身,颜箬竹朝着另一部电梯走去,路过前台时,听到两个接待的对话,让她脚下的步子顿了顿。

“小兰,我记得602号房是改装过的,平时不是很少开这个房间吗?”

“嗯,原本是个大套房,和604是一整个,后来经理觉得那里占位置就把房间改成了两个小的双人间,所以602房中间的那个壁画其实是个门,从604这边可以打开进到602。”

“……可是604好像有人住啊!”

“我就是故意的,以为自己有钱就了不起吗,一看就知道是对奸夫淫|妇,晚上肯定要做些没下限的事!哼哼~~我开这房间还不是让604的人占占便宜,看看他们晚上的火热激情呗。”

“这样不太好吧……”

随着电梯门的关闭,颜箬竹这才破功捂着肚子喷笑出来。

矮油,那小接待太可爱了,要不要这么整他们啊,如果是个有心人的话,要是拿手机什么的给录下来,宋文浩那享誉Z市的温雅谦和评论肯定会被打翻。

身上突然一冷,让颜箬竹忍不住抖了下,电梯停在3楼顿住,从她身边走出去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她脸上的笑容一僵,这才发现原来之前电梯里还有个人,那刚才她的傻笑不都被别人看在眼里了吗!

尼玛,好丢脸……

颜箬竹连忙按下关闭按钮,却没想那人蓦然回头,她便看到了一双极黑的眸子。

他的瞳眸黝黑如墨,看着她的目光复杂难辩莫测异常,如同极夜里的天幕看不透望不全,随着电梯缓缓闭合,终于掐断了两人的对视。

卧槽!是那个嚣张男!

那刚才……他会不会觉得她是个神经病……?!

颜箬竹捂住脸,又把宋文浩骂了一通,暗道:等下就把你的现场版录下来!

回到房间,她迅速冲了个澡,便迫不及待地移开挡在隔间门前的小柜台,靠在贴了一层壁纸的门上,仔细听着那边的动静。发现里面只有电视的声音后,她轻轻打开一条缝,见屋子里只坐着徐诗蕊,想着宋文浩估计给她去买药了,便又悄悄地关上房门。

这酒店的隔音效果应该不错,但这两间相通的屋子就难说了。

颜箬竹将房间里的椅子搬到隔间门口,坐在上面,一边玩手机里的游戏一边听着对面的声响,直到听到一声开门关门声后,她瞬间抖擞起精神,把耳朵贴了上去。

“小蕊,伤口还疼吗?我买了些止疼的药膏,帮你擦擦吧。”

徐诗蕊红了红脸,微垂下头,“还是我自己来吧,其实只是刚开始比较疼,现在过去那么长时间,已经好了很多。”

“小伤口也马虎不得。”宋文浩先到洗手间把手洗干净,再从袋子里舀出药膏,坐到她身前,用食指剜出一坨,吩咐道:“把腿抬起来。”

“文浩,这样不好……”

宋文浩二话不说将她受伤的腿抬到自己腿上,看到她膝盖的红色,心疼道:“当时应该很疼吧,你先忍忍。”他的药刚一涂上去,徐诗蕊就感觉火辣辣的疼,但见对方眼底的担忧,便顺着轻“嗯……”了下。

“是不是疼了?再忍下,不怕!”

“文浩,啊……有点难受……你……轻点……嗯……”

颜箬竹在这边听得一阵无语,你说你就是擦个药却叫得跟已经做了一样,怪不得之后被那么多人上,也不愧为肉文的女主,这一嗓子软软绵绵的柔功,可真不是盖的!还没等她在这边腹诽完,那边的温度已经升了几升。

宋文浩一手替徐诗蕊擦膝,一手已经上移到了她的大腿根部,一下下划弄着她的浅沟,偶尔抵在某处敏感点,按压搓捏,手法极尽挑逗老辣。

“文浩,别这样……”徐诗蕊脸泛潮红,双手无力地推拒着他的手,早已动情的声音透着让人难以抵挡的蛊惑和引诱。

他浅棕色的眸子瞬间涌起狂潮,起身将人压倒在床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身前的绝美景色,勾唇道:“小蕊,我从第一次见到你就喜欢上了你,也许你不相信一见钟情,但我却已经对你深深着迷……”

“你……可是箬竹她……”

“我们只是家族上的联姻,而且还只是未婚夫妻的关系。”他轻轻一笑,俯身贴在她耳边道:“只有你才是我心中的最爱!”说着便含住了她的耳垂,轻咬舔舐,大手也一点点剥开她的遮掩,扣住了洁白高耸的柔软。

“小蕊,你真美……”他的唇从她耳垂划过脖颈来到红梅的顶端,一口吞入,大手不停的挤压着柔软,嘴上跟着吮吸啃咬。

徐诗蕊早已动情,微挺起胸口,让他含进了更多,“啊……文浩……”

他的手来到她身下,扯掉已经被她的液体浸湿的内裤,伸进一根手指在里面捣弄扩充,“宝贝,你好紧,只是进去了一根手指就夹得我动不了,如果放进去一个更大的,是不是就不能动了?”

颜箬竹举着手机的手一抖,差点把它摔到地上。

艾玛,终于出现经典的肉文台词了!

话说肉文哪个女主的【哔——】都是不管被上了多少人,不管做了多少次,依旧紧致如初、又湿又滑的?甚至她们的【哔——】全是难得的天生名器,引得所有上过的男人为之疯狂为之倾倒,要不就是爱得死去活来,甘愿几人共享。

像她们这种小女配,就是被玩过后扔掉的命。

而像徐诗蕊这种从初中就被继父破处,高中又交了几个男朋友的女人,被男人玩了那么多年还能有这样好的【哔——】来继续造福男性,的确是一个不可多得、居家旅行的必备良伴。

作者有话要说:求收藏求评论求包养~~~~~>_<~+

肉文里是绝对没有下限的!

章节目录

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逆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尘并收藏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