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晓轩靠在颜箬竹身边,一起贴在帐篷口看着外面从剑拔弩张到一面屠杀的场面,静目沉敛,浑身透着一股超脱了年岁的淡然和冷静。

看到几人往面包车行去,他突然小声开口,“箬竹姐,我以后也会杀人吗?”

颜箬竹闻言看向身边的少年,想了想,道:“杀人和杀丧尸的概念不同,但这里是末世,如果想要活下去,就必须做一些自己曾经不愿或者不喜的事,我们可能会手染鲜血,但我仍希望你能保有一颗不垢的心。”

“箬竹姐,我懂。”李晓轩褐色的瞳里印着外面篝火的明灭闪烁,像极了天上璀璨的星辰,他缓缓开口,用属于十四岁少年的清朗声音,说出了他一生都坚定的信念。

“可以杀戮但不是滥杀,可以无情但不能失心。”

颜箬竹揉了揉他的脑袋,笑道:“果然聪明!”

李晓轩咧嘴笑了笑,却又在下一瞬垮了脸。他忽得抱住面前的颜箬竹,紧紧的,生怕对方消失,然后闷在她怀里,小声喃喃,“箬竹姐,如果有一天你和孟姨离开,能不能带上我一起走……”

颜箬竹身子一震,彻底惊异了。

听到帐篷外的响动,她立时将他拉到一角坐下。所幸这个帐篷暂时只有颜母,之前也没注意他们的对话,看到两人缩到一角说悄悄话时,笑嗔了句“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就没再管他们了。

李晓轩看她紧张又明了她的想法,故意压低声音。

“箬竹姐,不是看出来,是感觉出来的。那天在表姐家,我就发现我好像能感觉到其他人的情绪和想法了,一开始很微弱,但随着接触的时间越长,我的感觉就越强。”

这是……精神力的深度感知……如此的话,不就表示……

“你是不是知道我的……那些了?”

李晓轩垂下头,一副犯错的模样,嗫喏着唇瓣,道:“对不起,箬竹姐,当时还不能控制,所以我知道了一些……”随即他抬起头,目光坚定而诚恳,“我愿意发誓,不会告诉任何人,这些秘密会一直带到我死去!”

颜箬竹知道这孩子的心性,除了自己不是原主,她也没打算一直隐瞒自己能力的事,毕竟以后要自己建立小组,跟队员相处的话,肯定要以诚相待。

神思转了圈,蓦地想到他刚才说得话,诧异道:“对了,你之前说什么?跟我走?那你爸爸和妹妹呢?”

“我不是他的……”

“轰隆隆——噼啪——”帐篷外传来的声响瞬间打断了两人的话。

几人出帐篷一看,就见原本还是星河密布的天竟然狂躁的下起了暴雨,让人连个准备的时间都没,直刷刷的雨水将他们在帐篷外的用具全都冲散,甚至连那几个被杀掉的人的血迹都一下子被冲刷干净,只余下几具瘫软的浮白尸体。

面包车上的人也已经被杀掉,宋文浩让颜母带着那女人先上房车,随后与众人一起把帐篷和散落的用具收起,装到了车上。

“看,那里是什么!”

待众人还在忙活的时候,三子突然指着不远处雨幕中隐隐绰绰的影子,叫道:“不会是丧尸吧——!”

颜箬竹眯眼望去。黑色的雨幕里看不太真切,但猜着应该是个人,毕竟这时候丧尸还不会跑,也不可能单独出现在这一片没人的地方。

“我过去看看,你们先上车。”

宋文浩划出把钢刀,朝着那人走去。没过多会儿,就扛着个昏迷的人上了车。

“队长,这就是刚才那个人影?”三子上前戳了戳昏迷的人。

宋文浩淡扫他一眼,“替他拿套衣服换下来。”,转头又对换好衣服的徐诗蕊道:“小蕊,三子替这人换完衣服,麻烦你照顾下他。”将人从肩膀上卸下丢给三子,那人原本被半长头发挡住的脸就露在了大家的面前。

“啊!竟然是楚天!”“那个当红遍半边天的艺人?”

“噗——!”原本喝着水的颜箬竹直接喷了,“咳咳咳……”

耳边传来了什么话,她都没有听进去,唯有‘楚天’这名字直入大脑,让她一边拍着胸口一边看向那张白皙俊朗的脸,内心默默画着圈圈诅咒剧情大神。

尼玛,又来一个肉文男主……

好在颜箬竹已经适应了这种剧情随时跳脱的情况,在颜母关切的眼神中摇头表示自己没事,看向又多了两个人而显得逼仄的空间,道:“妈,我们回越野车上吧,还能空点空间出来,小轩跟我们一起?”

她虽是看向李晓轩,目光却凝着李伟,见对方脸上竟露出松口气的表情,她立时回头看向少年。只见他微低着头,神情略显落寂,她心下一动,似乎明白了什么。

牵起他的手和颜母一起上了越野,将后座摊开让颜母睡那里,待听到她呼吸渐渐平缓后,这才开启中间的隔音玻璃,对上身边同样没睡的李晓轩,问出了某种猜测。

-------

也许是因为昨夜大雨的缘故,第二日的天气极好,晴空万里无云。

早饭的时候,因为多了个大明星在,比起平日里悄无声息的吃饭,多了份叽叽喳喳的明媚,就连以温柔文雅自持的徐诗蕊,脸上都掩不住兴奋和激动。

“楚哥哥,你今年多大啊?”

“今年25了。”

“楚天,你和女星冯甜甜真的是情侣吗?如果不是,你有女朋友吗?”

“我和她只是普通朋友关系,目前还没有女朋友。”

“楚天……”“楚哥哥……”

那边氛围融洽,甚至在楚天一个温柔宠溺的微笑中,都带着百花绽放的布景板,让坐在另一边的年轻男人们看得心里特别不爽。三子瘪瘪嘴,抱怨了句,“小白脸。”

宋文浩倒不在意这些,只疑惑问道:“你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我们剧组要拍新戏,这附近有座玉龙山,我们准备到那里取景,没想到会爆发末世。事出突然,我被变成丧尸的同事弄伤后独自躲在一户人家就开始发起烧,再醒来时已是三天后了。还没等我升起劫后余生的念头,就从窗口看到几个拿枪的人来到村子里,杀了不少丧尸又搬走了很多粮食,我不想一直呆在村里,就尾随着车跑了出来。”

“你身上是不是多了点什么能力?”宋文浩挑眉。

楚天点头,“之前听你们说异能就恍悟,我大概是得了风系。”

几个女生闻言,热情度更大了,原本还有些抱怨的三子却直接蔫了,暗忖:NND,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吃完早饭,大家收拾东西继续赶路,昨晚被救的女人趁着空档单独找到了宋文浩。

“宋先生,不知道能不能带上我一起……只要到了H市基地,我就不会再麻烦你们了,这一路上,我还可以和你们一起对付丧尸!”

队里多了个有异能的楚天,他倒是不介意再多一个人,因她的表现和现在的识趣,便道:“我不会因为雨小姐是女人就产生同情心,平时该分配什么就分配什么,如果你不能做,我也不会客气。

众人开车上了路,没过多久,却遇到一个问题。

“应该是下雨的缘故导致山体滑坡才这样的。路障堆堵了这么高,就算我们想搬,一时半刻也忙不完。”李伟从高堵的路障上下来,对大家摇了摇头。

“看来只能换道。”

宋文浩摊开地图,标出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和众人商量如何走时,旁边突然传来一道女音。“我老家在桐镇,那里离这里不远,虽然路况不太好,但那里有可以转到归元县的路,从归元县出去的话,就有很多条路可以通往H市。”

几人重新在地图上查看起路况,果然找到如她所说的地方。

徐诗蕊笑着挽住身边女子的胳膊,道:“好在有雨雯姐,不然就要浪费好多天啦!”

楚天闻言回头,就看到那张笑颜如花的脸,心底某个地方怦然坍塌,陷入一片柔软。刚醒来时他雾眼朦胧,只在晨曦透进车里的浅光中,看到温柔替他擦脸的徐诗蕊。那一瞬,他似乎看到带着洁白羽翼的天使,蓦地触动了心底的情弦,只觉这就是他要的人。

颜箬竹胳膊搭在车上,侧头刚好看到楚天钦慕的目光,啧啧了几声。想着剧情虽然早已拐到十万八千里外某个不着调的地方,但遇到肉文男主和他们会被肉文女主吸引,却仍旧屹立不倒,顽强而坚定的走着剧情大神铺好的路线。

“箬竹姐。”李晓轩拽了拽她的衣袖,面容有些严肃。

颜箬竹低声问道:“小轩,怎么了?”

“我一直感觉不到雨雯的想法,可她的情绪波动很大,让我不用特别感受就能发觉。”

“既然感觉不到,就别费神了。”颜箬竹从空间舀了把晶核,递给他,“这些你先放到糖盒里,身体不舒服就吃两颗,我会注意她的。”

精神力的感知对付精神力异能者布下的防御会受到阻碍,虽然她同样是精神力控制者,但之前并不知道,所以没有防备这一说,如今她也会随时对自己的大脑进行精神力的控制和防御,以免中途遇到同样拥有精神力的异能者。

而小轩说的话,又让她不得不重视。猜想这个雨雯是不是也是精神力异能者,如果是的话,为什么之前她还会被那几个逃犯抓住强|奸呢?

颜箬竹抬眸看向正和徐诗蕊有所有笑的人,微蹙起眉。这里许多人都在剧情之外,她不知道雨雯到底是好是坏,但她之前也看过路线,这条路被堵后,附近的确除了桐镇能转到归元县去H市,再没其它路了。

“嘿,你们俩,在这里偷吃什么东西呢!”唐鑫刚把东西装上车,就看到颜箬竹两人在这边说悄悄话,瞥见李晓轩手里的糖盒,笑着道:“竹子,你就对这小子偏心。”

颜箬竹见到来人,略去他的调侃,蓦然开口,“元宝,我有些话要跟你说。”

作者有话要说:好吧,本文末世的宗旨:可以杀戮但不是滥杀,可以无情但不能失心。

这句话就能胜似千言万语,就不做过多解释了。

接下来的内容算是一个大转折。

PS:二更晚点发出来,目前还没码完QAQ~~太多东西要在下一章出现……大家可以10点后来看,或者明天再看~~-9-~

今天端午节~祝大家吃粽子吃得开心~~~哦耶~~

下章貌似会出现展少,我计划是这样的,不过如果没出,那就是下下章。。。(─.─|||

章节目录

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逆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尘并收藏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