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离开桐镇的颠簸车里,颜箬竹还沉浸在满屏的电光闪烁中不能自拔,脑海里来来回回都是那个被豁亮电光照耀下,唯一的纯黑颜色。

不自觉侧过头,就见坐在身边的人撑着下颚,正透过车窗看向外面的景色,似乎感受到她的目光,转过头,眼里带着询问的意味。

展逸辰见她不做声,似乎想到了什么,醇厚低敛的嗓音缓缓响起,带着份能够安定人心的蛊惑。“别担心,孟姨他们没事,只是因为导电关系晕了,过不了多长时间就会醒。”

一听到这话,颜箬竹没但感激,反而生出股郁闷之情,先前闹得那出她十分想要敲打自己的脑袋,因为她竟然在展逸辰制造的场景中看呆了他,从而疏忽了被电击晕后倒地的颜母几人。

“做什么打自己?”展逸辰瞬间扣住那只作乱的小手,微皱起眉。

对上那双幽怨又纠结的水眸后,立时明白她是在怪自己没注意孟姨的情况,而忍不住自罚呢。

哭笑不得地松开指尖下的细腻,他自然而然地揉了揉她还有些半湿的头发,低声道:“是我的错,刚升上二阶异能还不能很好的控制力度,因为丧尸太多怕伤到你,想到刚好是雷雨天,就试了试新招。”

在前面开车的小六透过后视镜诧异地直抽眼角,只觉今天已经多次闪瞎了他的狗眼,这尼玛还是他们那个对女人不假颜色冷酷无情的老大吗!等到了地方,他一定要告诉其他兄弟自己看到的!

展逸辰斜眼给了小六一个警告的眼神,收回视线,继续道:“不是让你去H市吗?怎么突然跑到这里来了?”

他们坐的是个小型面包车,后座空间很大,但由于颜箬竹不放心颜母三人便要求直接放在这一辆车上方便照看,所以横着的座位除了她和展逸辰坐着的地方,都躺着被安全带定箍住的人,这么一来,空间就显得有几分仄狭。

再加上对方突然靠近的动作,她只觉那吞吐的气息都直入口鼻,让她忍不住往后缩去,却忘记两人坐的地方本就不大,且后面是个断口,这么往后一退,屁股顿时一空,人就往下掉去。

展逸辰眸子一凝,抬手揽住她的腰身往怀里一勾,她便扑入了自己的怀抱。

他眯起眼,突然想到为什么常听人说,美人投怀送抱是种享受,以前他颇为不屑,今天突然来了这么一出,虽不是真的投怀送抱,却自有一番令他舒爽的感觉产生。

还没等他再感受感受温软香体,怀里倏忽一空,小家伙就推搡着他的胸躲开了。

他敛眉看着她在一旁缩着眉眼,还以为会说什么感激的话,却不想,从那张让人又恼又喜的小口里,蓦然爆出一句让他很想叩开她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的冲动!

“展总,展少,您老今天没发烧或者吃错药吧?怎么这么反常和奇怪……”

后面那一句明显是小声的嘀咕,可展逸辰多年的训练如何会听不到她的话?他不动声色的转动眼珠,挑眉道:“你就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算起来末世前我也帮过你一次,加上今天……你总共欠了我两个人情。”

颜箬竹立马警戒,变身刺猬,“你想怎样!”

好笑地看着这个多变的小家伙,展逸辰突然发现逗她的感觉不错,旋即靠到车身,双手环胸淡淡道:“给我做一个月的手下吧。”或者当一辈子的老婆,好像也不错。

“你想得美!”颜箬竹瞪他,“我才不会屈服于你的淫威之下!”

“噗……哈哈哈~~”开车的小六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车子一抖,里面的人跟着一歪,颜箬竹马上扶住颜母的身子,生怕安全带不牢让人掉到地上。

“老大,哈哈哈,我真不是故意的~~实在是这小姑娘太好笑了……”

展逸辰无奈地扫了眼颜箬竹,对小六道:“好好开车!”

经由小六这么一闹,展逸辰也没什么旖旎心思,刚想跟颜箬竹谈谈之情的事,就听她突然惊喜地叫道:“妈,你醒啦!”

展逸辰轻叹口气,暗忖:还是到了地方再说吧。

车子一路驶向归元县,展逸辰的队伍熟门熟路绕过丧尸聚集地,进入一个早已清理干净,没有丧尸侵扰的小区作为驻扎地,在今晚整顿休息。

已经清醒的宋文浩等人都被展逸辰安排了住处,除开晚上在小区巡逻的手下,几乎每个人都分到了一个套房,只不过单元不同罢了。而颜箬竹和颜母被展逸辰分配到和自己同一个单元,面对面的套房里,又鉴于她们放心不下李晓轩,他便让小孩先和自己住在一起。

几天的奔波和疲惫让颜箬竹终于放松了紧绷的弦,虽然不知道展逸辰是怎么把这里弄得有热水又有电,但有便宜不占是傻子,她便舒舒服服在浴室里泡起澡来。

展逸辰让李晓轩在家里先休息,自己则来到对门,见颜箬竹在浴室里洗澡,便和颜母坐在客厅聊了起来。

这段时间展逸辰想得很清楚,自己喜欢颜箬竹,甚至很喜欢很喜欢的那种,虽然不知道这到底算不算爱,但他可以肯定自己对她的感觉不一样。他展逸辰是什么人?既然确定了自己的目标,就会用自己的方式和手段攻破而后得到!

而他确定颜箬竹就是自己想要的人,那么,不论前方有什么,他都会试着去闯一闯。

所以他想对颜母表明自己的态度,毕竟他看得出,颜箬竹很在乎她的母亲。

颜母诧异地看向直白的展逸辰,张嘴道:“你说你喜欢箬竹,想跟她在一起?”

“孟姨,我知道我这样说有些突然,但我觉得箬竹很好很好,我怕以后会有其他人来跟我抢,就只好先让您接受我,再替我挡挡那些烂桃花。”展逸辰把以后可能出现的情敌比作烂桃花,表明自己的态度,“您可以考验我,可以看我到底适不适合箬竹,如果您真觉得我可以,就请您在箬竹面前多提提我……”

颜母不了解展逸辰,但对他第一印象不错,面上没表现出什么,略一沉吟,道:“不论如何,箬竹的意思才是最重要的。”

展逸辰脸不红心不跳地扯谎,“我不会勉强箬竹任何事,能追到她是我的荣幸,但若是不能,我也会祝福她的幸福。”

其实他心里却想着:这世上,只有我展逸辰能给她最好和她想要的!如果真有那么些个不长眼的人在,我一定想办法收拾掉他们!

听到浴室传来声响,知道颜箬竹要出来了,他从贴身内袋里抽出一张信封,递给颜母,“这是秦叔叔知道我会找你们让我带的一封信,他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忙,不方便亲自来找你们,我中途出任务的时候遇到他,他嘱咐我亲自交到您手上。”

颜母接过信,看到封面上熟悉的字迹,眼神蓦地飘忽起来,似乎回想起了什么。

展逸辰见颜箬竹穿着身干爽的衣服走出来,从座位上起身,道:“箬竹,我有些事想跟你说,出去走走怎么样?”

颜箬竹还不待应答,颜母倒是先出了声,“箬箬,你跟展逸辰出去走走吧。”

说罢,她起身回了自己的卧室。

“你跟我妈说了什么?我怎么感觉我妈神情怪怪的?”颜箬竹蹙眉凝着关上的卧室门,不悦道:“您老没事儿到我家来做什么?”

展逸辰凉凉道:“颜箬竹,你倒是把‘过河拆桥’四个字学得炉火纯青面不改色呢。”

颜箬竹一噎,想到这里的确是展逸辰给找的地方,撇了撇嘴,“你找我干嘛?!”

“先出去说吧,我觉得现在孟姨是想要自己一个人安静下的。”

外面的大雨已经停歇,两人走在小区的路灯下,偶尔听着秋虫躲在草丛里低鸣,有种时空交错的感觉,仿佛现在不是末世,只是一个悠闲无虑的夜晚。

“老大好!”中途巡逻的一小队人见到展逸辰,齐齐笑着叫道。

调侃揶揄的神情在见到对方狠瞪的眼神后,匆匆收敛,立马转身离开到别处巡逻,留下一方宁静给他幽会佳人。

颜箬竹也看到那些人的眼神,不自然地轻咳了咳,以化解有些尴尬的气氛。

“着凉了?”额上瞬间贴上一只温暖的手,让颜箬竹一愣.

对上那双带着关切的墨色眸子,不知怎的,她的脸刷得一红,微扭开头,呐呐道:“我没事儿,刚才只是嗓子有些不舒服。”

她倏地转开话题,问道:“你是想问我什么?”

展逸辰眸子微暗,手指状似不经意的在收回的过程中划过她脸颊上的红晕,收敛于兜内,指尖相互摩挲,感受着刚才美好的触感,声音低沉喑哑道:“你们是怎么去的桐镇?”

他现在不急,对待这种小兔子般的人,要采取徐徐图之的策略。

作者有话要说:两人相处的还算愉快吧……?~~

~~

当然,展少可能要幸苦点。。。

----

几人都晕倒是因为雨水通电的缘故,只有纯水才不导电,雨水里含很多杂质,所以在展少放的大招后,全部导电波及,被电晕了。只有小竹子没晕,是因为本身她的水系异能的关系。(大家也可以看作两个人天作之合……咳咳……)

而且展少的大招是全屏攻击啊啊啊,有木有~~(艾玛,怎么那么像玩网游- -!次奥!展少要是在网游里,一定是个大神!!!抱大腿啊有木有!!!)

章节目录

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逆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尘并收藏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