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蕊现在在我那里,我想跟你谈一谈关于她的事。”楚天头一次卸下伪装的温和明星脸,冷然的面孔中透着一股阴鸷和戾气。

宋文浩皱了皱眉,心下蓦地闪过什么,点头,“好,上楼说。”

两人在客厅坐定,楚天直接开门见山说了今天发生的事。他目光如炬,语气坚定道:“现在是末世,我想好好跟诗蕊在一起。你不珍惜她,就让我来守护她!”

宋文浩双手环胸,心底没起一丝波澜。

待听到他最后的话,这才挑唇嗤笑道:“我如何对她关你什么事?那么喜欢接手被男人用过的货色?还是说……”他话锋一转,邪笑道:“还是说你尝到了她独特的滋味,才以什么守护的名义说些冠冕堂皇的话?”

楚天脸色一沉,怒道:“宋文浩,我敬你是看在你救过我的份上,但你不要太过分了!”

“哦,我过分?我的宠物被你上了,我都没说什么,你却来倒打一耙?”

“混蛋——!”楚天怎么能容忍有人把他喜欢的人当作一个宠物。伴着宋文浩的话落,几道风刃毫不留情地袭向他所在的位置。

宋文浩眸子一沉,身子以重力压下沙发向后翻出,指尖瞬间化出金属钢针,疾射出去。

“若是你再挑衅,下回我会直接扎穿你的喉咙!”

楚天神色复杂地抹向脖子上流出的血痕,咬牙,“诗蕊那么好,你却当她是宠物!”

宋文浩冷哼一声,讽刺,“现在是末世,若是混得好点,我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跟她在一起,是因为我现在还没腻,甚至是很难再找个有那么好穴的女人。我既然能爽到自己,又能给她稳定的生活,这么双赢的结果,有什么好抱怨?”

“也就是说,你不会放弃她,是不是!”

“是又如何?”宋文浩靠在门边,慵懒道:“我们现在面对这样一个世界,你觉得你拿着感情之类没点价值的东西,能博到一个什么?”

“你什么意思?”楚天愣了。

“看来你是在演艺圈呆得太久,连人都被潜丧志了。”宋文浩越过翻倒的沙发走上阳台,微扬起头,看向寥寥星辰的天幕。“末世里,强者为尊。之前我们被雨雯挟持的时候,连反抗的能力都没,你觉得那时候你跟别人说感情,谁会理你?只有真正握在手里的力量和权势,才是能让所有人屈服的首要条件。”

楚天跟着他走到窗台边,手扶在栏杆上,听着耳边响起的声音。

“女人,尤其是在进入了末世的女人,如果你想要驾驭,只能获得更强的力量让自己活着,甚至能保护他人活着,不然你没点本事,对方会看中你什么?如果对方真的什么都不图你……”宋文浩睨向楚天冷笑一声,张嘴爆了句粗口,“纯属扯淡!”

“……我会让自己变强。”楚天抿唇。

宋文浩没理会他的话,淡淡道:“我以后想要达到的程度远远不止现在小队长的位置,也许会占领某个基地,也许会联合有能力的人建成自己的势力,到那时,实力才是最终的说话权。所以……你有没有兴趣跟我合作?”

见他不语,他洒然道:“当然,徐诗蕊你想怎么样都行,只不过我想解决生理需求的时候你不能拦着。若是不愿意共享,你放弃,我也没有损失。”

徐诗蕊悄悄从门外离开,眼睛里满是冰霜残雪,仿佛一个眼神,就能冻住周围所有的事物,凉彻入骨。她现在已经把对宋文浩的最后一点爱意连根拔除,自此后,她只会做对自己有利的事,再不会顾虑其它。

他有一句话她也认同,这个世界,唯有强者才能拥有说话权!

垂眸看向自己手心里生出的绿色蔓藤,她唇边漾起一笑。看来老天还是对她不薄,虽不知这新生的木系是否跟之前的药剂有关,但她现在又获得了一项异能是个好事,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还是个能保命的技能。

她也该庆幸自己有个让男人离不开的宝穴,不是吗?

她一定会好好利用自身的优势,未来是谁征服谁,谁依赖谁,全都是未知……

与此同时,送走楚天的宋文浩从冰箱里拿出一瓶红酒,给自己倒了杯,悠悠走到窗台,朝着黑色的虚空举杯,勾唇轻扬地道了声“Cheers~”。

窗外灯火阑珊,月色静谧,另一场宿命轮回悄悄启动。

-----------

在归元县的小区整休了几日后,20号早晨7点,宋文浩等人整装待发。

宋文浩立在一辆装甲前站了半天,始终没见到颜箬竹几人,心头霎时略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其他人的行礼装完后,开车的老三探出个头,冲着外面的人嚷道:“我们准备启程了,你上不上来?”

“我们的队员还没有到齐。”宋文浩皱眉。

景炎坐在车里微微一顿,摸了摸兜里的信纸和录音器,将视线放到车窗外的绿化带,面上保持惯有的静默,心底却在暗忖:到了H市基地才能把这些东西给宋队,鑫子,这可算是个大人情,下回一定要让你请我吃上一顿好吃的东西才能彻底抵消。

曲晓红最是不耐这些人的拖沓,一想到之前相处时,梁建国总喜欢看那个一脸清高模样的孟宛如,心里就来气,脱口道:“每次就她们母女最不合群,搞得就像我们大家得迁就她们一样,大的小的都一脸骚样,专门勾引男人!”

“我说曲姐,你这是羡慕呢,还是嫉妒呢,还是羡慕嫉妒恨呢?”三子调笑道:“不过还别说,你这样倒比他们更风骚一些,最起码叫出来的声音挺刺激啊。”

“闭上你的狗嘴!”

梁建国双手抱胸闭眼靠在车上,根本没理会这两人的吵闹。

另一辆车上的徐诗蕊和楚天有说有笑,默认了三人共处的关系。因为这样,楚天对她的态度多了份怜惜,她肯定会借势好好利用一番。听到外面宋文浩的声音,她眼底闪过一丝嘲讽,男人都是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货色!

对上那个比他略胜一筹的展少,怕是这一次,他也要吃瘪了!

“别等了,赶紧上来,那几个人我们老大会亲自护送。”老三扔掉手里的烟头,“别浪费时间,我们还得在中午前把你们送到地方,你当我们全都闲着没事儿做?”

宋文浩紧了紧拳,强压下心头怒火,笑着对老三道:“既然如此,那就麻烦这位兄弟了。”说罢,转身上了车。

随着车的启动,他告诉自己,现在不急、不急。总有一天,他会以庞大的势力作为基础,和他展逸辰斗上一斗,看看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强者,谁才能得到……

凝着窗外匆匆闪过的景物,他的眸里一片晦暗。

相比于宋文浩几人7点整装,展逸辰让颜箬竹他们睡了个好觉,9点才收拾妥当出发。

Q市比H市远很多,他不打算接触政府的任何基地,但也想亲自把他们送到安全的地方,结果小女人一点儿也不领情,只说把他们送上通畅的大道后自己前往就好。这样一来,他的确轻松了不少,可男人的自尊心让他开车的一路上,怎么想都觉得有些不爽。

“好了,就在那里停了吧。”颜箬竹收回手上的地图和导航,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废弃加油站。“麻烦展少了。”

展逸辰看向那张淡淡的脸,黑眸深邃沉寂,却还是顺着她的话,打转方向盘,将车开了过去。

按照惯例,颜箬竹他们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先清剿干净丧尸,再停顿或者休息。唐鑫和李晓轩从后座下车,就连颜母手里也握着一把长刀跟在他们后面,往加油站行去。

颜箬竹冲身边的人点点头,转身就要去开车门,展逸辰却比她快了一步,直接按下关锁键,让她扶在车门上的手一滞,转过头。

“就要分开了,你就没什么对我说的?”他的声音故意压低了几度,在这本就仄小的空间,产生一股逼迫感。

颜箬竹凝着那双若碎钻般暗涌着狂潮的黑眸,抿唇道:“虽然这么说可能有些低估了你的实力,但末世里难保什么时候就会出现意想不到的意外。所以……如果以后你有解决不了的事,可以找我,我都会尽力帮你。”

展逸辰闻言,轻笑一声,瞬间收了身上的气势。

“我可从来没小看过你,你这话我也记下了。”他略有深意地说道:“希望到了某个时候,你不会反悔今天的话。”

颜箬竹心头一跳,忙补充道:“你要求的事不能触及我的底线!”

“呵呵……”一阵愉悦的笑声从展逸辰唇瓣里流泄而出,他捂唇压下笑意,道:“这话都还没凉下去,你现在就开始反悔了,那如果再过段时间,你不就把今天的话全都忘了吗。”

被对方这么一揶揄,颜箬竹脸上一红,呐呐,“不会忘记。”

看着她略显不自在的泛红小脸,展逸辰心头一痒,眸子瞬间流转过异彩。他几不可闻地调整了身形,倾斜过身子,唤道:“箬竹……”

低沉磁缓的嗓音如同醇酒佳酿,让她只是听到,就已然沉醉。

条件反射的抬头,眼前霍得出现一张放大的俊脸,再然后……唇上一重,鼻息间窜入一股浓烈的男性气息和轻轻浅浅的薄荷味儿。

唇瓣上湿濡的舔舐触感和啃咬酥麻,让颜箬竹瞬间回神,想要推开他时,才发现自已被对方禁锢在了他坚实的胸口和座椅间的窄小空间内。

“唔……”

唇上一痛,展逸辰微仰起头,却没放开怀中怒视自己的人。

“小野猫。”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唇,待尝到一丝血腥后,笑着道:“知道我喜欢你吧。”

“喜欢我就能强迫我吗!这是我的初吻!”颜箬竹没想到这人会有这么厚脸皮,压下那一刻触电般的感觉,瞪他。

“初吻吗?”展逸辰惬意地勾唇,“我也是呢,所以也算公平。”

“你——!”

逗人的感觉不错,但不能太过,展逸辰俯身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道:“原本我还想采取一步步攻陷的策略,只是唐鑫说,男人只有直接点,才能让对方印象更深。所以……刚才那个就算是离别的福利吧,别生气了。”

怎么能不气,她现在是连唐鑫都气上了!

腕上的通讯器蓦地响起几道不规则的音阶后,展逸辰松开对她的禁锢,指着刚才趁她不注意时给她套上的细丝手镯,道:“这是个小型卫星电波仪,你带着它拨通电话,就能跟同样拥有讯号的人通话,以后有事了就打我电话,之前我打给你的号记下了没?”

颜箬竹本来想取掉它的手顿住,见对方开始整理东西,想是刚才的通讯传输了什么讯息,让他现在就要离开,随即也收了心。“记着。你现在要走?”

“嗯,我那里出了点事儿,要早点赶过去。”展逸辰眸光深邃地看着她,想到之后还有好长一段时间不见,沉声道:“要记得想我!”

见他毫不犹豫的下车,她唤了声,“展逸辰!”

待他回头,她静默片刻,清声道:“我不想因为你的喜欢就让你刻意保护,但如果有一天我们大家都活着生存在一个安稳的环境,到那时,如果你还喜欢着我,我们可以试着在一起生活看看。”

她不否认对展逸辰产生了别样的感觉,那是与宋文浩、唐鑫在一起时不一样的触动。唐鑫说过,末世里最难得的就是那种纯粹的喜欢,既然她也有心,那么就放任一下自己,与他做个约定。

没有期限,没有保障。

之后的之后,就看这份感情能否长久的坚持下去。如果他还能如一的坚守,她便相信一次爱情,为了他眼中浓烈又深沉到让她产生心灵触动的刹那芳华。

这是展逸辰有生以来听到的最美好的话语,他深深地凝着她,压下激动地心情,没有用过多的辞藻诉说什么,只回她最平凡朴实的话语。

“好好活着,等我!”

章节目录

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逆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尘并收藏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