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末已是秋冬季节,气温开始降低,空气干燥又焦闷。

将近傍晚的时间,太阳已经渐沉,夕阳的残辉照射在屋内的景象,让人不寒而栗。

末世爆发后,唐鑫也算杀过丧尸杀过人,可当真看到眼前这样的场景,喉头还是涌出股想要作呕的感觉。

四十坪的房间,没有家具点缀,密密麻麻绑着二十多个丧尸。

原本见惯了普通丧尸也没所谓的恶心与否,可这些丧尸……

有一部分被砍掉了下颚让其不能撕咬。其中有些被砍掉的时间可能不久,他们在见到新鲜血肉时习惯性动了动仅剩的上颚,伴着从腐肌上流下的血,能够从大开的洞口看到里面蠕动的食道。

而剩下的丧尸全是女性。变成青色肌肤的光裸身躯前,本该有乳-房的地方却开着两个大洞,身体上染着或鲜红或干涸的血渍,她们的脸部几乎每个器官都有不同程度上的损破,或没了鼻子,或掉了耳朵,有些可能是才变成丧尸,肌肤还能看出原先的白皙,只不过毁容程度惨不忍睹。

除了被集中困在最角落的这些丧尸,离门口较近的地面上还散落着一些人类的残肢和器官,血色腥黄交织遍染,本就干燥的空气随着门的打开,瞬间散出一股浓烈的血腥和腐臭味。

心底的震撼让唐鑫失了平日里的冷静,屋内已有好几个丧尸挣脱了束缚,挥着利爪扑向它们渴望已久的新鲜血肉。

唐鑫一瞬间的怔愣,让最开始出来的丧尸贴着他促然躲开的胳膊划了空,随后跑出的丧尸蜂拥而上,想要将他撕扯吞入腹中。他开枪近距离崩掉两个,没顾上飞散的血液,拿脚踹飞从门里出来的丧尸,大叫一声“竹子,有情况!”,矮身就地一滚,拔腿朝楼下跑去。

遇到颜箬竹,他沉声道:“楼上房内约有二十只丧尸,一部分被捆着,逃出几只……”

颜箬竹举枪朝着从楼道拐角下来的丧尸,“砰砰砰”连番爆头,换上散弹枪正要上楼,就被唐鑫抓住了衣袖。疑惑地回头,问道:“怎么了,不是说上面还有吗?”

一想到那样的场景不适合一个女孩子看,他便道:“枪给我,我上去处理。”

虽不知他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颜箬竹还是把枪递给了他,“那你负责解决屋内的丧尸,我跟在你身后掩护。”

唐鑫没让颜箬竹看屋内的场景,单独把里面处理完后关上门。

“剩下的一栋我们一起去检查吧。”颜箬竹见唐鑫已经弄好,转身往楼下走去。

唐鑫没了以往的宝气,跟在她身边默默不语,仿佛回到了两人第一次相识,他也是这么安静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不动声色,就把一切看入眼底。

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她倏然转头看向身边的人,“元宝,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被丧尸伤到后,潜伏期是3个小时,趁着我还能当个廉价劳动力的时候,再和你巡查最后一次吧。”他之前躲避的时候小腿上一痛,就知道还是被丧尸的爪子刮到了,现在虽然没事,却难保3个小时候后的事。

他用惯有的自嘲式调侃,掩饰内心的波澜,脸上挂着笑,却隐隐透着苦涩。

颜箬竹心底一滞,停了步子,看向眼前这个浑身透着不羁又俊朗帅气的男人。

当初想要让唐鑫加入自己的队伍,她看重的是他的人品和原则,在末世,这东西根本不能保证生存,有时候还会添乱,但经由原著里的事,她就是愿意交这么一个朋友。

原著中,唐鑫因为一直感念宋文浩的救助,在之后几次对付丧尸和跟其他异能者发生冲突时,利用进阶的‘瞬移’,救了他好几次。后来因为不赞成宋队将原主扔给其他人当性-奴找他谈过话,被拒绝后,他试图救她却惹怒了其他队员反而受了伤,到最后,独自离开了小队。

两人相熟后,颜箬竹曾问过他如果发生这样的事他会怎么办。

当时他说的一句话,深深印在了她的脑海。

“如果是个旁人,我没工夫管她,但发生在身边相处过的人,我有我的原则和底线。”

经由这段时间的相处和经历,唐鑫是个什么样的人一眼就能看出。

生死之交,不过如此!

“唐鑫,剩下的3个小时,我会陪着你!”她目光坚定,不容拒绝。

“啊……”发出一声叹音,他朗目耀耀地凝着她,嘴角勾着怡悦的笑。不知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情和高兴,他扒拉扒拉有些凌乱的发丝,蓦地上前狠狠抱住对方,又拿下巴蹭了蹭她的发顶,低声哝语,“竹子,谢谢你……”

不知道之后会发展成什么样,颜箬竹抿唇回抱住他,轻拍了拍。

松开后,唐鑫突然坏笑道:“阿辰如果知道我占了你便宜,会不会直接杀过来揍我?”

见他自己放松下来,她也收了收心,无视掉那句揶揄,道:“这里有些古怪,你觉得在什么情况下会有这么多丧尸被人弄在屋里?我检查过其他房间,之前是有人住过的。也就是说,有两种可能。一是这里是某些人的暂住基地,白天出去做事,晚上回来居住。二是……”

“……是得知附近有基地后,直接离开前往了基地。”唐鑫接着道:“我观察到那些丧尸的伤口有新有旧,新的还在流血,所以按时间推算,住在这里的人离开的时间应该没多久。”

他一说完,两人对视一眼,同时道:“下午没碰上的那些人!”

“先离开这里再说!”颜箬竹立时沉目收了枪,“一直觉得不对劲儿的地方原来是这个,之前小轩说他们的情绪起伏较大,看来是跟他们有关。”

“嗯。”唐鑫跟上她脚步下了楼。他现在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3小时候后如果发觉自己有成为丧尸的迹象,他会用枪自裁。

“救……救命……有人吗……救命……”

两人刚出了小楼,就听到一阵女人的呼声,面面相觑后,唐鑫蹙眉道:“可能是被人抓到这里的,我去看看情况,你先开车准备。”

知道他有自己的分寸,颜箬竹点点头。

坐到驾驶室把车启动,简单的跟颜母说了声屋里的情况,她便将车停在出声的楼前等唐鑫。等了段时间见人没出来,颜箬竹准备下车去看看,就见他抱着个用床单包裹住的赤-裸女人蹿上了车。

没多话,她猛踩油门,将车子窜了出去。

附近多是田地,颜箬竹不打算再找村落房屋进驻,干脆停在一处小树林。和唐鑫下车巡视了一番后,回到营地从后车厢取出帐篷搭建起来。

“如果有什么我能帮上的,也让我做点吧。”略带沙哑的女音里,带着点刻意的讨好。

颜箬竹看了眼冲自己耸肩摊手的唐鑫,淡淡道:“如果你真想做点什么,就在周围多捡点柴禾,晚上我们要用。”

女人笑着点头,“我现在就去。”

帐篷搭建完,唐鑫摸着下巴道:“如果我跟她说,我随时可能会变成丧尸,你猜她还会不会高兴咱带她离开?”

“说不准,被人轮-奸和被丧尸咬死这个选择题,要看选择的人是谁。”

唐鑫颔首表示赞成,随口道:“你猜那些人到底是干什么的?行为那么变态,不会是从什么乱七八糟的地方逃出来的吧?”之前他进小楼里并不是去救人而是看那里还有没有其它情况,在他看到被绑在床上的裸女时,直接选择转身就走,却被那女人叫住说自己知道前往木兰镇的小路,不用通过市区。

他当时想着如果自己不在了,以竹子一个人的能力带着两人的确难以通过市区,便把她带出来了,一路上她把自己的遭遇和那些人的行为都说了出来,末了表示只要把她送到基地就不会再打扰他们,就有了之前的那一幕。

“不管那些人是从哪里来,以他们没去基地反而在这里抓女人玩弄,就该是有实力的一群人。我们目前还不能随意跟人发生冲突,明天一早就按李雪指的路线赶路。”

“说到李雪,她倒是个聪明的。在那样的环境下能瞬间调整自己的心态,甚至猜出我们要前往木兰镇基地,说出了我最为在意的话,让我救下她。而她能比那些惨死的女人活得更久,也说明是个有心机的。总得来说,还要防她一手,如果明天小轩恢复,让他试着探探她的想法。”

“嗯。”颜箬竹应了声,看向捡了柴禾坐在颜母身边帮忙的人,微闪了闪眼。

缘分果然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他们遇到的李雪,就是之前她在末世爆发前入住的酒店里,把宋文浩和徐诗蕊开到她旁边房间的那个前台小姐。

从空间拿出一盒晶核,扔到唐鑫怀里,她道:“虽然不知道吃晶核对你身体里的丧尸病毒有没有抑制作用,但我希望你能和我们一起看到现世安稳的那一天。”

他敛起眼睫举着糖盒看了半天,这才淡笑道:“我不知道能不能挺过去,但建议你在我还有意识时,把我绑起来。”

章节目录

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逆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尘并收藏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