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微浓,凉气飒飒。

碎色的辰光下,眼前的景色与黑暗融为一体,唯有篝火燃出一片光亮。

颜箬竹双手搭在后脑靠向树干,微仰起头,呼出一口白团。

“……现在几点了?”唐鑫的声音倏地响起。

“凌晨3点左右。”看向坐下来的人,颜箬竹问道:“身体感觉怎么样?不再休息会儿?”

他斜睨她一眼,学着她的样子靠到树干上,“没昏迷前被你淋了那么多水,昏迷后又给我填鸭式硬塞了不下二十枚晶核,我到现在都觉得肚子胀胀,里面滚烫着难受,你说怎么睡?”

颜箬竹抬爪,讪讪道:“我那不是看你一直喊疼才用水系给你止止吗,再说,你昏过去一直没醒,我又瞅着你那样跟宋文浩得异能时挺像,就死马当活马医,喂了你晶核……其实,你可以趁现在用那些能量提升下异能……”

唐鑫无语地瞪她几眼,叹气道:“你去睡吧,下半夜我来看,明天白天靠你开车。”

“行,那我去睡了。”颜箬竹也不强撑,拍拍屁股站起身,朝帐篷走去。

夜露微澜,一夜好眠。

翌日一早,他们按李雪指出的路线进发,穿过不少的偏僻林地。虽说路况不好,但的确不用穿过市区就进了邻水县。

耗时45分钟,终于到达木兰镇外。

唐鑫吹着口哨,目送一辆军卡从他们车旁驶过,悠悠道:“看来这里不错嘛,几公里外都能见到军哥哥,怕是整个木兰镇方圆百里都会慢慢被整肃干净哟。”敲了敲车壁,他探头举起望远镜,边观察边道:“一溜串儿等着排队进基地的人,我们是现在还是之后?”

“收拾下再去。”颜箬竹扭头,对李雪道:“接下来的路你自己走。”早上她让小轩探查了李雪的心思,她想依附他们活下去,没什么歪念头,只不过报仇的想法太强,让她在意她以后可能会带来的麻烦。

李雪见的确到了自己老家附近,也没强求,点头道谢下了车。

见人走远,颜箬竹对唐鑫比划了两人的位置,对方二话没说下车转到驾座,她则从车上直接跨到副驾坐下,待他打转方向盘启动车后,转头看向后座的小轩。

几人经历了许多,彼此间早有了默契,一个手势,唐鑫便知道她的意思,一个眼神,小轩也知道她的想法,立时开口道:“应该是回到家了,她心里很高兴,离开时内心也很平静,没有对我们产生负面情绪,不过猜到我们有事要做。”

“箬箬想找李雪入队?”一番问答,颜母猜测。

颜箬竹点头,“我们队伍人太少,如果选择单独出基地任务,对我们不利。若是跟其他小队合作,总会有些小麻烦,还不如让自己的人多起来。可人一多起来,难保会有心思不正的人,所以我现在想对某些看重的人试探试探,如果可以,就加他们进来。”

“只不过这个李雪,我们还要再观察段时间。”

唐鑫把车开到一处较为隐蔽的地方后,颜箬竹将这辆经由展逸辰改装过的越野收回,取出最早开的那辆车,将藏在暗仓里的东西弄了一部分到空间。她目前还不想让基地的人注意到他们队伍的真正实力和状况,让大家把身上弄得脏乱些,又拿土灰涂抹在外露的皮肤上,这才重新上车开往木兰镇基地。

等待进入木兰镇的车辆和人的确很多,从早上等到下午,才临到他们。

“进入基地,车辆全部充公,食物用品我们要收取五分之四。”门口带枪的士兵一板一眼的讲述每天重复不下千遍的话,却也总会碰上些不配合的人。

“凭什么我们累死累活花了大代价弄得食物要给你们!你们这是敲诈,明抢!”

和他们同时接受排查的另一辆车的人明显不同意,指着刚刚连队都没有排就能进去的一辆轿车道:“还有他们,大家都排队等着呢,凭嘛他们能直接进,连查都不查!”

颜箬竹瞥向那辆车后牌上鲜红夺目的军区号,默默为这人哀悼。

因这番闹腾,旁边监控室走出一个肩上挂着两杠一星的少校。见那人还在唧唧歪歪不停,他眸色微暗,沉声道:“不想进基地可以立刻走人,若想进,一切必须听从指挥和安排!如果有人想在这里闹事……那就看看我们的枪答不答应!”

他话一出,所有士兵全部拔枪,那动作整齐划一,看得颜箬竹暗赞一声漂亮!

那些人就算心底还有不满,但碍于对方人多势众没敢再吭声,加上这里是他们费劲儿到的基地,只好忍痛交了拿命换来的食物。

少校目光冷扫过他们,看向颜箬竹几人,“你们有没有意见?”

唐鑫上前一步,笑着道:“当然没有,这些要求并不算过分,毕竟是我们入驻的‘门票’。车在那里,后备箱里有些食物和日用,你们直接分出我们的那一份就好。”

少校冷峻的脸松动些许,颔首行以军礼,“谢谢配合。”

接下来是一场悄无声息的排查,后面还有不满或者异议的人,在见到刚才那样的场面也都歇了心思,只老老实实上缴和进行检查。

颜箬竹几人被带进木兰镇内的第一层区域,除了几个营房和大型平房外,几乎都是平地,上面有许多穿着统一服饰的人做着训练,不时还有一队配枪的士兵巡逻而过,看起来有几分军事化的模样。

被带到一个平房前,领头的人道:“男左女右,进房间去清理干净,里面会有专门人查看你们身上是否携带丧尸病毒。”

颜箬竹对唐鑫点点头,与颜母一同进了女室。

里面的装饰简洁干净,她们这一队进去时,刚好有几人检查完走出来,为首那人漂亮又御姐的气质让颜箬竹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似乎察觉有人在看自己,那人匆遽回首,对上颜箬竹的视线后,无限风情地扬了扬头,抛出一个媚眼,这才转身离开。

打了个寒颤,颜箬竹暗忖:肉文里的男女,连路人甲都是极品。

检查不外乎就是洗干净脱光光让人看身上有没有被丧尸弄伤过的痕迹,她和颜母很快搞定,只不过食指上的两道痕迹还是被人问起,她答曰“荧光纹身”,好在上面没有伤口,对方便也没说什么。

和他们一起进来的都是年轻的女孩儿,沐浴后,只有一个拖拖拉拉,被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拽了出来。还没说什么,那女孩儿就扯着嗓子哭道:“我身上不是丧尸抓的,是不小心划的,我不想死……”

那女医生哭笑不得,只一旁的女军官皱起眉,厉喝出声,“哭什么哭,这种东西是靠你嘴上说什么就是什么的?!”说罢,对身边两个女兵道:“带她去观察室,出现状况就地解决!”

“是!”

那女生一听立时死命挣扎,被不胜其烦的女军官用木系藤条捆住,又堵了嘴。

“带下去!”

跟女孩儿一起的其她几人或冷眼旁观,或嘲讽一笑,没有一人对其表示同情。

女军官从桌上拿起几张表单,道:“在这里填上你们的相关信息,里面的是否为异能者/变异者关系到之后对你们的分配,如果你们有自己的小组,我们会统一调配。”

出了女室,唐鑫小轩已等在外面。

领队收了表单,效率地分配了住址,同时给异能和变异的人发了记录了各自身份讯息的红、蓝两种识别器戒指。

在基地,拥有这两种戒指的人,比普通人拥有更多更好的待遇权。

通过一层区域门卫进入第二层区域后,人口明显多了起来,甚至这样看起来才像个小镇的样子,一部分普通人被分到这里,他们继续往前,直到进入第三区域,颜箬竹才明白原来这里还划分了这么明显的等级制度。

尼玛,这第三区别墅小楼林立环境优雅,不明摆着让普通人各种羡慕嫉妒恨吗!

似是想到了什么,颜箬竹蓦地开口,“请问,这里有类似交易市场的地方吗?”

带队的兵哥哥见问话的是一个漂亮女孩儿,脸上表情柔了些,点头道:“有,这里只是住宅区,从A-D区都是住的地方。而从E开始,之后的地方都是公共场合,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地方,就跟平时生活的市区没什么区别。”

进入木兰镇前,颜箬竹交代队里的情况只填写自己和唐鑫,让小轩装作普通人,毕竟他的异能特殊,可以当作小队的秘密武器使用,所以单表上显示的是四个人小组,2异能者,2普通人。

本以为分配的地方不会很好,没想到还能得到一间复式楼。

“我靠,这么大的房子,以前我是做梦都不敢想啊!”唐鑫从楼上下来,坐到沙发上感叹,“我现在都不知道这末世来得好,还是不好了……”

“傻孩子,不论如何,只要大家能好好活着,都是好的。”颜母笑拍了拍他的头,“在外面呆了一天,也没吃什么东西,我现在去给你们做顿好吃的,你们自己玩会儿。”

“你妈是不是把我也当孩子了……?”

“身在福中不知福!”颜箬竹翻他一眼,继续道:“生活的环境虽然有了保障,但这是建立在我们要付出贡献的基础上,之前从展逸辰那里得到的消息也不全,我打算明天到处逛逛探探这里的情况和小道消息,顺便看看这里能不能联系到其他的基地找到我外公他们的讯息。”

唐鑫懒懒缩到沙发里,“我本是孤家寡人一个,明天就我负责探听基地的消息吧。”

小轩表态,“我和元宝哥一起。”

“也行。只是关于晶核的事绝不能暴露,这点你们一定要小心。”说罢,似是想到了什么,颜箬竹抽出一枚晶核放在手里,坐到两人对面,“现在,我要告诉你们另一种直接用异能吸收晶核能量的方法。”

唐鑫听颜箬竹讲解完,回到自己选的卧室,冲了个澡后,取出兜里展逸辰留给自己的通讯器,“嘀嘀嘀”按了几下,发出去一条讯息。

远在千里之外的一间卧房内的床柜上,蓦地响起了“嘟嘟——”的声音。

坐在沙发上的邢飞起身走到床柜前,拿起通讯器点开,只见上面不过寥寥数字‘我们已安全到达Q市基地’。他正奇怪阿辰什么时候认识了一个叫做元宝的新朋友,就见老三从门外探进个头。

见展逸辰还没有醒,老三有些失望,刚准备退出去,就被邢飞叫住。

两人落座在客厅,邢飞开口问道:“你找阿辰有事?”

“也不算什么大事儿,就是之前老大让我搜集一些Q市基地的基本资料,又让我把他们近期发布的任务整理出来,交给他。”老三知道邢飞与展逸辰的关系,实话实说。

“哦?我们什么时候跟Q市基地有联系了?”

老三挠了挠头,“好像是老大喜欢的人在那里,所以他想随时注意到那边的情况……”

“阿辰有喜欢的人啦!”邢飞瞪大眼睛,“不会是那个叫元宝的吧?”

“呃……不是,好像是叫颜箬竹的女孩儿。”老三眨眨眼,暗忖:老大,你没说不能把这告诉别人吧?

邢飞摸了摸下巴,“你去忙你的吧,等阿辰醒了,我帮你把资料交给他。”

边看着手里的资料边走进卧房,见资料里夹杂着几张H市基地的任务分布表,他挑了挑眉,十分好奇对方到底想要做什么。

悠悠走到床边坐下,邢飞对着昏迷不醒的人道:“原来你小子有喜欢的女生了,不过可惜啊,刚才接到那什么元宝来的讯息,说他们在Q市遇到大规模丧尸攻击,箬竹受了伤,到现在都还没好,也不知道没有注射抗毒药剂,她能不能抗过……”

猝然对上一双黑沉的眼,邢飞的心脏骤然剧烈跳动了几下。

“……你……刚才说什么?!”

“阿辰,你终于醒了!”没想到自己刺激的话语真能激发对方醒来,可又怕他追究自己刚才的话语,忙扑到他身上哀呼,打算蒙混过关,“你知不知道我担心死你了啊,你要是不醒,我可怎么活啊,你外公,你妈妈,你爸爸,你三百部下……你是不是想我死,想我死啊!!!”

展逸辰狠拧起眉,怒视扑在自己身上嚎叫的人,只觉脑壳发疼。

“给我闭嘴!”

哀嚎戛然而止。

“刚才怎么回事?”他深呼口气,从床上坐起,“你说谁受伤了,嗯?”那声‘嗯’透着股寒栗的冷气,直刺入邢飞的皮肤扎到肉里,生疼生疼。

“我……呵呵……我刚才什么也没说过啊~呵呵呵……”

邢飞立时恭恭敬敬双手捧上资料和通讯器,“这是老三送过来的资料,还有刚才你通讯器响了,我替你接收了讯息。”见对方看过讯息,面色好了许多,他这才松口气,小心翼翼道:“你的身体要一个星期才能完全恢复,最近先在家里好好修养,如果身体有任何不适,就通知我。”

展逸辰知道他之前的话语是为了什么,也没再追究,只淡淡道:“下次不要拿她的安全开我玩笑。”见对方点头,继续道:“把老三给我叫来,你就可以走了。”

邢飞暗骂一声‘有异性没人性’,点头离开卧室。

章节目录

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逆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尘并收藏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