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调查的事颜箬竹并没有细说,只让步奕先把李雪的爷爷和弟弟接到他家暂住,再继续去找宁飞等人干扰他们的视线。步奕没有答应加入他们小队,跟白凌菲一样,在对方没确定进入小队之前,她不打算把自家老底全部揭开。

颜箬竹见步奕离开,看向另外两人,缓缓开口,“跟宁杰接触过的人就那么几个,你们俩等下一起出去探探情况,应该能找到线索。”

她习惯性地拍了拍李晓轩的肩,这才发现对方这段时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吃得好睡得好的缘故,竟长得比她还高,心底多了几分感慨,凝着他的眼不自觉柔了许多。

“你刚融合异兽晶核进入二阶,多了控制六觉的能力,探知范围也随之扩大了不少,但掌控力度有待加强。现在还不能确定到底有没有超过你的精神系异能者存在,却也难保不会遇到特殊探知系对你放出的精神力产生感知,所以,行动的时候万事小心!”

“如果找到地方,我们怎么行动?”唐鑫问道。

颜箬竹想了想,回他,“先查到地方再做决定,如果不行,就找凌菲帮忙。”

除了步奕还在军事基地外,再次聚首时,已是下午3点。

颜箬竹将李晓轩打探到的消息结合当初遇到李雪得知的情况,总结出了她被抓的可能——宁杰就是当初他们在木兰镇外被小轩先一步发现的几个异能者之一,也可能是抓了李雪甚至是在小楼里搞了那么多丧尸的罪魁祸首。

“没想到会是那个变态!”唐鑫拧眉道:“这么说,李雪已经凶多吉少了?”

李晓轩摇头,“变态有安排人给李雪送吃的,她今天应该还活着,之后会出现什么样的状况,我就不知道了。”

“当初在外面变态没舍得杀李雪,在这里也不会轻易杀她,不过以他扭曲的性格来看,李雪这段时间会受些皮肉之苦。”颜箬竹蜷腿靠向沙发,叹了口气,“我原本想让步奕帮忙弄出李雪,没想到失算了。现在也不知道要不要去救她,再加上一区的器械库外从早到晚一直有重兵把守,如果真要去,我们还得想个万全之策。”

唐鑫和李晓轩对视一眼,同时道:“听你的!”

颜箬竹闻言,顿时哭笑不得。

入夜,天空浓黑一片,已是过了熄灯时间。整个基地的光源,只来自于守卫塔上的探照灯和穿梭在大街小巷巡逻的士兵举着的手电筒。

躲在暗角穿着黑色运动服带着口罩鬼鬼祟祟的三人,在躲过一队巡逻后,朝黑暗深处蹿去。

“竹子,你你你……你确定没记错桑海跟你说的地方?!”唐鑫瞪大眼睛指着面前墙壁下方开着的狗洞,差点惊叫出声,“尼玛,早之前你可没说要钻狗洞!”

“小声点!”颜箬竹踹了他一脚,对探风的李晓轩使了个眼色,见对方点头后,踮脚按下唐鑫的脑袋,拍了拍他的后背,道:“废话少说,赶紧过去!”

唐鑫纠结着一张脸回头,“……打个商量,能不能爬墙?”

“爬泥煤!三米带尖刺的防护墙,你给我爬过去看看!”见不惯这家伙唠叨,颜箬竹朝他小腿肚上一踢,就让他来了个狗啃屎。

进退两难之下,唐鑫哭丧着脸,爬过狗洞,结果……

“草,劳资被卡住了——!”

“……”颜箬竹无语地看着被卡在洞口的‘翘臀’,很想抚额叹一声草泥马啊有木有!为什么明明是很紧张的救人行动,被唐鑫这家伙一捣乱,她就想要挠墙啊有木有!

到最后还是李晓轩看不下去,直接上脚踹向唐鑫卡住的丰臀。

因为李雪一家都生长于木兰镇,所以哪儿有通路,哪儿有隐秘点,桑海都知道不少。颜箬竹下午拿出一张木兰镇的地形图,让小家伙标出了几个可以躲过哨兵的小道,才有了晚上的行动。

虽说目前看来比较顺利,但她心里总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姐,箬竹姐?”晓轩叫了几声见没人应,扯了扯对方的袖子。

“竹子,你怎么了?”唐鑫侧头问道。

颜箬竹回过神,忙道:“没,刚才在想些事儿,你们之前说了什么?”

“我感应到李雪在里面,不过……”李晓轩毕竟是处在青春期的少年,同时探到宁杰和李雪的状态,脸上立时火烧般的红了,好在是黑夜,另两人看不到他脸上的颜色,嗫喏了下唇,他道:“她的状态……不是很好。”

颜箬竹大致猜到一些没再多问,躲在楼缝间,眯眼看向守在器械库门口的士兵和巡逻的卫兵。

垂眸对着手表算了算时间和他们走动的规律,对身边的人道:“守在门口有4个人,巡逻小队每隔3分钟会在门口相汇一次,在他们背对离开相错的时候,就是我们要寻的契机。”

“小轩,等下我一给你打手势,你马上控制门口4人的听觉和视觉,稳定后给元宝打招呼,坚持到他进入仓库就好。”

她又转头看向唐鑫,“元宝,你趁机加速冲过去,在器械库找到他们后,用麻醉剂把宁杰弄晕,之后用通讯器联络我,我们对好时间后,这边一给你打信号,你即刻带李雪出来,我会用意念控制突发事件!”

几人合作过多次,点头应下后,只待时机到来。

3分钟刚过,卫兵相错离开后到了第20步距离,颜箬竹立马给李晓轩打了手势。此刻,他已收了探测,只专心控制仓库门口4人的两觉,待稳定后,抬手对唐鑫比了个‘OK’。

唐鑫没有耽搁,运用进阶的变异速度如一阵风般冲了过去,进入仓库不过眨眼的事。

见没有被发现,蹲在暗角的两人松了口气,可呼出的气还没过嘴,仓库内突然传来一声巨响,让他们心底咯噔了一下。

“小轩!”两人默契起身,在巡逻小队跑近仓库后,猛然大开精神力,一个将人定住,一个把人的两觉封住,与此同时,颜箬竹飞快按下手中的通讯按钮,通知不知在仓库内如何了的唐鑫,让他回应自己。

仓库门霍然打开,背着个人的唐鑫从里面飞奔而出。

“宁杰死了!”

从唐鑫喘着粗气的嘴里听到这么一则消息,颜箬竹的心霎时跌入谷底。再观身边的李晓轩已经控制到了极限,来不及多问什么,她打了个‘你们先走’的手势,示意自己断后。

唐鑫明白这时候的紧迫,只能按照她之前制定的突发意外计划行事。见她不停往嘴里塞晶核强撑的模样,咬了咬牙,拉住有些站立不稳的李晓轩跑离了这里。

颜箬竹余光瞄见他们跑远,心底默念着秒钟“1、2、3……”

按照他们来时的路况加上唐鑫带人的速度,从一区到E区公共区再回到三区大概需要10分钟,为了躲开巡逻的卫兵,说不定还要更久,好在这些人第一时间就被她和小轩控制住没发出警报,给他们制造了时间。

只不过现在就剩她一个人的力量,撑不了太久。

从空间里取出枚催泪弹,颜箬竹在撤掉异能的最后一刻朝士兵扔了过去。没有看身后的景象,她调头跑向与唐鑫几人离开时相反的另一条路。

没过多久,基地里响起警戒铃和一队队巡逻卫兵的搜查声。

精神系异能者除了探知系能感应到其他的生物外,别的系别在不同程度上也能感应到一部分蕴含了强烈情绪的脑波,所以没有小轩带路,颜箬竹在这一番动静中反而利用对方抓人和紧张的心理打开了精神异能的感应。

蹿入E区后,她原本存着侥幸想通过捷径回家的计划,在见到已经加强的防卫和巡逻队后,彻底打消,只迅速蹿入一条暗巷,默默等待接应的人到来。

这一番动静自然惊醒了不少人,值班的宁飞在接到消息后,第一时间赶到一区的器械库。

当他在仓库的某一处,看到胸口被大面积腐蚀洞穿,且残缺不全的宁杰尸体后,顿时目眦欲裂,怒意滔天起来。

抖动的身躯诉说着他隐忍下的失控,直到那双握在身侧的拳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后,他才红着一双眼对身边的下士切齿道:“给我地毯式的搜!就算把基地翻个个儿,也TM给我找到杀了我弟弟的人!不论如何,我都要让他碎、尸、万、段!”

下士跟在宁飞身边有段时间了,这还是头一次见到他出现这样狰狞的表情,但一想到他死了弟弟心情自然不会太好,连忙应下,走出仓库去安排事宜去了。

宁飞忍着心痛将尸体用手下递过来的干净布单盖上,着令两名士兵将其抬回自己的住处,站在原地静静沉默了许久。就算这个弟弟总喜欢惹事,总有些异于常人的表现,但自小到大的感情摆在那里,他就算平日里凶他,却也是为了他好。

经过一段时间的冷静思考,宁飞的思路渐渐清晰起来。

似想到了什么,他倏然转身,冷着一张脸对手下吩咐,“去联络步奕少将,看看他现在在哪儿,又在做什么。问过后,再查一下他今天跟谁见过面!”

另一头的颜箬竹也在同时想着步奕,毕竟来接应她的就是他。

颜箬竹他们在行动前制定了好几个应对各种突发情况的方案,对于这次出现的意外,他们采取的应对是:唐鑫先带人离开,颜箬竹断后,随后联络上步奕让他趁乱带着自己的兵一起巡查,以巡逻的身份间接掩护她离开。

可左等右等都没有等来接应的人,眼见不远处亮起了刺目的灯光,连带着巡逻小队也已朝她这边的街道搜查起来,颜箬竹淡然着一张脸贴靠在冰冷的墙面,微扬起头,看向了幽暗浓黑,没有一颗星星的苍穹。

为什么会来救李雪,她自己都有些弄不清楚。

也许是因为见到了李雪爷爷那张沧桑中布满皱纹的老脸上满是难过的泪水时,想起了现世中母亲的心酸眼泪;也许是在见到年幼的桑海眼眶里,满是红痕却故作坚强的安慰着自己爷爷时,想起了在睡梦中喃喃唤着‘爸爸’,少年老成却懂事听话的李晓轩。

她可以笑看不相干的人死去,也会在某些人置自己于死地时杀了对方,可她却不能忽视掉心底的那一份净土。就如她曾和小轩说过的话一样,“我们可以杀戮,但不是滥杀;我们可以无情,但不能失心。”

闭眼缓了缓呼吸,她霍然再睁时,眼里的净澈和坚定如同暗夜里的流星,转瞬即逝。

探过墙壁目测了下对方的人数,颜箬竹掏出几颗晶核吃掉后,微眯着眼,感受起那群人身体里的水份,缓缓调动精神力的意念。

抬起带了手套的右手,朝着虚空一点点收紧五指。

还没释放出意念,肩上促然传来的压力让她浑身一僵,慢半拍的想要反击之时,却被对方箍进怀里,带着她跃过暗巷尽头处的三米高墙,躲过了进入小巷探查的巡逻兵。

“步奕?”发现自己是被对方救了后,她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步奕依着下午唐鑫给他的那个信号连接器,找到了她所在的位置。

腰身的禁锢蓦地一紧,让她不自觉皱了皱眉。对于两人的亲近有些不太适应,她拍了拍揽在自己腰身上的手臂,道:“我自己可以走,先回家里再说。宁杰死了,宁飞一定不会善罢甘休,我们还得处理下接下来的事情。”

身上的力道没有松开,却在她头顶倏地响起一道喑哑中透着分沉肆的低音,“步、奕?步战廷的儿子?木兰基地的外出作战指挥官?”

听到熟悉的声音,颜箬竹身子一滞。

随着对方将她转正到面对面,愕然对上那双深邃无边的墨瞳后,她张了张嘴,好半天才蹦出句话。“……怎么是你?!”

章节目录

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逆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尘并收藏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