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民以食为天。X市作为天下食府之地,坐拥的不止数以百计的粮,还有饮食方面的各种文化和塑造,来往游客一多,连带着这里的旅游也被开发成独树一帜的景色,掌控了整个大陆的经济命脉。

“什么叫做独树一帜的景色?”坐在木兰基地的营地里,颜箬竹好奇地问向白凌菲。

“这就要说一下Z市的地理位置了。Z市整个地域环山而建,有不少著名的餐饮点是直接建在山上的,这里的饮食让许多人愿意不远万里来吃一顿美食,也是因为这里的环境更亲近自然。”白凌菲上下打量了一番身边的人,“听说你家以前还是Z市名门,没听过X市吗?”

颜箬竹耸耸肩,“之前家教严,很少出门,所以很多地方我都不知道。”

这话真假参半,她是个冒牌货,当初除了看书里的肉肉和某些剧情外,谁还会去在意其它东西?她能记住某些人物和情节也多亏了被提及的次数和书里贯连的描写。

白凌菲听罢,眼底带起一抹同情之色,“果然,身处豪门也有很多无奈。”

没想到会被发一张‘可怜卡’,颜箬竹干干笑了几声,戳了戳面前烤火的火堆。

“老郑去了那么久,你猜,最后商谈的结果,我们会和哪个基地合作?”看了眼最大的合营帐篷,白凌菲侧手支腮,语气中多了分好奇。

“应该是谁都想占这天下粮仓的便宜,最开始他们会全部合作在一起,把怎么分配都在行动前算清楚,不然一结束,牵扯到伤亡资源耗损之类的,肯定会闹矛盾。”

从H市基地营帐回来的唐鑫接了嘴,一屁股坐到颜箬竹身边,“这次随行的除了景炎还有李伟和三子,我看他们现在都还不错,这可能就是所谓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吧。”

颜箬竹凝眉,“徐诗蕊没跟来?”

他们最开始到达X市外,刚巧遇到驻扎在外的宋文浩带领的H市基地营地,当时他正和景炎安排事宜,蓦然看到他们亦是一愣,旋即恢复常态,上前一步跟带队的郑诚弘握手聊天,只不过眼睛扫向颜箬竹时,透着鹰隼般的锐利。

“听景炎说,徐诗蕊和楚天负责他们行动的补给和后勤,要等到明天早上才能来。”

补给?后勤?怕是宋文浩想要给他们自己小队补给和添人吧。

“你们说的是H市基地带队的帅哥小队?”见两人点头,白凌菲弹了弹指甲,“那个男人一眼看上去温润谦和、亲切友善,但眼神太过犀利且一看就是那种不容易掌控又让人看不透的,以他现在的情形,应该是个有野心,有抱负的男人!”

颜箬竹举起大拇指,“好眼光!”

白凌菲话锋一转,看向独处一隅,坐姿如钟的人,勾唇道:“所以说,找男人就要找像步奕那样眼神清亮无垢,有型有担当又Man的男人!”如果不是因为身边两人说最近一些事情牵连到步奕,不能在这节骨眼上和他表现的太亲近,她早就过去找他搭讪了。

说实话,她还是挺想看看这位面瘫变脸后的样子。

“……”颜箬竹一看她那种噬人心骨的媚笑,立马和唐鑫待在一旁装木头人。

驻扎的营地分属5个基地,基地有大有小,但并不妨碍每个基地为自己的目的争取最大限度的事后‘好处’。

这次是宋文浩的首发任务,他全力以赴据理力争,到最后,终是保有了九分之三的战后分配权利。但相应的,他带来的队伍也要和另一个得了大头的队伍,负责大方向的对战。

走出营帐,他和郑诚弘相视一笑,皆从对方眼里看到那抹深意。

“到我营地坐坐去,顺便我们也商讨下如何配合行动的事?”郑诚弘出言相约。两个队伍要在接下来的行动中合作,有些事情得好好商量下,就算他想在行动中对某些人下黑手,但大部分的人才还得珍惜才行。

宋文浩顺势颔首,“当然。”

给自己手下打了声招呼,他便随郑诚弘来到颜箬竹所在的营地。

此时接近傍晚,因冬季天黑得较早,周围已黑黢黢一片。

视物的话,只能从各个营地亮起的做饭取暖的篝火来看清周围的状况。也因为每个基地都派出了防御巡逻小队在接近X市和营地中间守卫探查,处在营地中休息的人,或三五成群聚众聊天,或闭目养神等待安排。

“哪,披着羊皮的狼来了。”耳边响起白凌菲的调侃,颜箬竹不动如山,只用带着手套的手放在篝火旁取暖,没有回应。

“好了,人已经跟老郑到营帐里了,不过……”

见对方语气悠长,她眉宇一拢,问道:“怎么?”

“那个男人是不是对你有什么想法?我几次看到他看你的目光都透着侵蚀和压迫感。”白凌菲皱了皱眉,“这样的男人太过强势自我,如果真被他看上,怕会很麻烦。”

“别担心,他有自己喜欢的女人。”

“唔……那你自己多注意点吧。我去找我可爱的小瑶瑶了~”

见白凌菲走进余瑶的帐篷,颜箬竹微眯起眼。

相较于比较了解的宋文浩,她此刻更在意今天蓦然在车上扫到余瑶看向白凌菲的眼神,那种满是恨意又夹杂着复杂情绪的强烈意识,虽一闪而逝,却让她本就随时开着的精神力也感觉到了一瞬的突兀,尤为心惊。

当初白凌菲没有加入他们小队,大部分就是因为余瑶。她们两人一起逃到Q市基地,路上经历过什么,白凌菲没有细说,但以她说过的一句“就是我白凌菲有什么事,也再不能让余瑶有任何闪失!”的话,让颜箬竹猜出了些许。

基地训练的时候她就见过这个余瑶,看上去是个相当沉静淡泊的女人,和白凌菲站在一起,一个热情如火烧的玫瑰,一个清雅如水润的兰花。

若不是今天看到那个眼神,她根本不会想到这样一个人,会有这么一面。想要提醒白凌菲,可看着她对余瑶的在乎,又怕她会因为这事恼怒自己或生出什么间隙,只好作罢。

她只能先跟唐鑫说一声,在出任务行动时注意一下余瑶,等安全回了基地,再找个机会让小轩探探这人的心思。

“竹子,想什么那么入神呢?看我带谁过来了!”

唐鑫从不远处走来,看着缩在篝火边耳朵冻得通红的颜箬竹,笑着对身边的人道:“都说变异者和异能者身体素质上来了,没想到竹子还这么怕冷,这天气恨不得把自己裹成粽子!”

“这方面还是因人而异。”来人接了口。

颜箬竹抬头看向来人,收了之前的心思,冲他露出一口白牙,“景炎,听说过得不错哟~”

景炎淡淡一笑,“还好。”

唐鑫哥俩好似地搂住他的脖子,对她道:“竹子,你可不知道这家伙就因为之前你让我送信的事敲诈了我一大笔‘财产’!他可是一个典型的记仇小人小人小人!”

“我觉得有必要把财、产,提高一个百分点!”

“靠,你吃我肉吧!”

“人肉?唔……以后食不果腹时,肯定能卖个好价钱。”

“卧槽,兄弟你也欺负!”

看着两人你来我往的闹腾,颜箬竹由衷为他们高兴。就算这个世界变得腐朽不堪,但总会有那么些人,在岁月的流逝中,懂得珍惜和维护那份自己在乎的情谊。

“对了,这个是送给你的。”景炎和唐鑫笑闹了一阵,从怀里掏出一枚圆润的淡蓝色晶核递给颜箬竹。神色依旧淡淡,说出的话却带着笑意,“如果知道今天能遇到你们,我就带点实用的东西了,不过看样子以后也有机会再见,到时候再送你们一些别的东西吧。”

二阶水系晶核!

颜箬竹不动声色看了眼唐鑫,见对方摇头示意自己不知道后,敛眉道:“这是什么东西?看着有些贵重!再说,我们大家相处那么久,根本不需要客气什么。”

“我也是无意间得的,觉得挺好看就一直带在身边。也因为我们不需要客气,你就当个小玩意玩玩好了。”

“……什么小玩意?”

正当颜箬竹还在想着如何跟景炎说时,不远处传来宋文浩的声音。她眼疾手快取走晶核,低道了声“我先收下。”,这才在景炎微讶的表情中扯了个笑,和他们顺着声音看向不断走近的人。

“郑队,宋队。”三个人分别叫了走过来的两人。

“咦,你是文浩的副队。原来你们认识啊!”郑诚弘别有深意地看了眼宋文浩,对几个人说道:“刚好,明天下午的行动我们两个基地要一起合作,既然你们早前认识,那就把你们派在一起行动好了。”

说了些话,他留下句“你们聊”,就去安排事了。

“箬竹,唐鑫,好久不见。”宋文浩看向两人,唇角带起一抹俊朗的笑。“能在这次出任务的时候跟着,想来你们在木兰基地过得还好。”

颜箬竹点头,“的确不错。”便没了下音儿。

唐鑫见状,忙使用自己插科打诨的手段,解了有些僵硬的气氛。

宋文浩看在眼里,面上好脾气的和他聊着,只在扫过颜箬竹时,原本温和平静的瞳眸忽的如针芒般收缩。

待唐鑫再找不出什么话题时,他适时收结,转头看向坐在火堆边的人。

“箬竹,孟姨他们现在还好吗?”见对方轻“嗯”了声,他的笑容因为心底的郁结愈发扩大,“我现在在H市基地也算有了自己的势力,你们不若过来和我一起,我也好方便照顾你们。”

“那就不用,我们过得挺好。”

宋文浩浅色眸子轻转,淡淡道:“箬竹,我们能单独谈谈吗?”这话虽是对颜箬竹所说,却也是示意另两个人先避一避。

唐鑫有些不太放心,犹豫着顿了顿,却被景炎扯了扯袖子。

“这里是你们基地。”,言外之意就是就算有什么也有这么多人在,没有关系。

颜箬竹自然知道宋文浩不会对自己做什么,便对唐鑫点点头。

两人一离开,宋文浩便道:“箬竹,和孟姨来我这里吧,有我的庇护,你们最起码能不用这么幸苦的出来冒险。”

“我没觉得幸苦,靠自己双手挣的,值了。”

“你如果出了事,让孟姨一个人怎么办?”

“我会努力让自己活着,如果真死了,那也是命。”颜箬竹斜睨向宋文浩,直言道:“我佩服你能在短时间内,凭借能力跃升至外出作战的指挥官,也猜出你要的不止这些。但我只是个小人物,只想过平淡的生活,想的最多的就是好好活下来,并期盼早一些迎来光明……我们这个时候的相遇,纯属意外,你可以直接把我们无视,对你对我都好。”

宋文浩深深望了她许久,原本还要说的话在对方倔强坚持的眼神中收了回去。他蓦地起身,嘴边噙着淡笑,“照顾好自己和孟姨吧。”,没等她的回应,直接转身离开。

看着他逐渐融入黑夜的身影,颜箬竹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身子。好在那股迫人的压力消失,她呼出口气,搓了搓有些发冷的手臂,抬头看向夜幕。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下这冬日里的第一场雪。

脚边蓦地发出一声轻响,让她低头看去。

见一小瓶子滚在脚边,心底一诧,感觉瓶子的模样有些眼熟后,她从地上捡起,拿在手上敲了敲。在发现瓶身的一角印有一道浅色的‘飞’字时,嗤嗤一笑,取掉瓶盖,抽出里面裹着的纸条。

[我在你的7点钟方向。——YC]

看到最后的落款和纸条背面的识别印记,她依言离开驻扎区,往7点方向直走过去。

因她所在的这一处位置较偏,本就靠在营地外层边缘,还没走多远,就被从草丛里蹿出的人抱住,瞬间离开了原先的位置。

来到一处无人的小树林,他才将人放下。

“你怎么……”

颜箬竹的话还没全部出口,唇上一热,就被对方以强势的姿势扣住脑袋,封了话音。

章节目录

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逆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尘并收藏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