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文浩从没听徐诗蕊提起过关于她人的事,但见对方竟是木兰基地的指挥负责人,心思回转过几道弯只想着自己的事,反倒错过了徐诗蕊看向那人时眼底的惊惶失措。

“难得能在末世父女重聚,这里的空间留给你们,我先去安排下队里的事宜。”

徐诗蕊见宋文浩要走,仓惶唤了声,“文浩——!我……”

“蕊蕊,爸爸这么久一直没睡过好觉,都在想你到底还活着没有。我派人去过Z市,却没找到你的踪迹,好在这段时间的努力终于没有白费,让我看到你了!”郑诚弘一阵声情并茂的打断,让宋文浩停下的步子又走了起来,他回头丢给徐诗蕊一笑,转身出了营帐。

本想追出去的身子被人从后面抓住,徐诗蕊此刻忘记需要隐藏的实力,化出蔓藤缠住郑诚弘的手臂,一路蜿蜒而上,准备将他绑住。

却没想,他能在木兰基地混到如今的位置,除了他贡献大批的物资外,更多的是他有那个能力。在徐诗蕊放出蔓藤时,他眸底依旧笑意不减,身上却浮动起一层黑色的浓雾将蔓藤包裹在其中,不消片刻,就将其化为乌有。

“你放开我!混蛋!禽兽!”她在他怀里挣扎撕扯,像一只困笼的惊兽。

每到深夜,她的脑海里都会自发闪现一幕幕被他欺辱的画面。惊痛、大叫、发狂,多年来,曾经不止一次让她从噩梦中惊醒。原本以为这个梦总有一天会结束,可到了现在,她才发现,想法终究只是想法……

郑诚弘箍住徐诗蕊的身体,空出一只手捂上她的嘴巴,俯身在耳边轻声道:“蕊蕊,如果你再大叫,我就在这里要了你!让大家看看,你是怎么和自己的继父上演活春-宫的!”

感受到手指上的湿痕和她已经放弃的挣扎,他松开手,用唇瓣亲了亲他渴望了许久的她的肌肤,一边呼吸沉重地吻着她的脸颊脖颈,一边哄道:“我们就像以前那样生活,我现在有势力有能力,就算在末世,也没人能欺负到你。”

“以前那样——!”徐诗蕊虽不想外人知道,但一听他说的话,还是忍不住拔高了声音,“你是想让我像禁-脔一样只供你发泄和玩弄吗!我现在有自己的男人!”

郑诚弘眼睛一眯,森然开口,“你的男人?你的男人是我!”

徐诗蕊抹掉眼泪,嘲讽笑道:“你以为你现在很厉害吗?我现在有2个男人,就是你之前见到的宋文浩和今天跟我一起来的楚天,你以为你一个人的力量能抵得过两个上了1阶巅峰的异能者吗!”

他瞳孔一缩,表情出现一丝扭曲,抬手将人扇到地上,骂道:“果然是个骚货,是不是下面不插根棍子你就不能活了!”上前抓住她的头发提到自己面前,居高临下道:“想跟我耍小心思?还记得你第一次想逃离时,我怎么惩罚你的吗?”

徐诗蕊捂着半边脸,眼神凄楚,瑟瑟发抖起来。

“那两人能同时和你一起,还不是看上了你的B,你真当他们会为了你跟我在这时候闹矛盾?呵~”松开手里的头发,他抬起她的下颚,“蕊蕊,你只要乖乖听话,爸爸就会好好疼爱你,如果你不乖,我也会有更多方法惩罚你。”

说完,拍了拍她的脸,站起身。

“现在我也不禁着你做什么,但你要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既然让我找到了你,我就不会再放你一个人离开,这次结束后,你就跟我一起回木兰基地。”

“我要留在H市!”

坚定又不妥协的语气让郑诚弘多看了她一眼,“等这次任务结束了再说,你先呆在营地。”扫过白皙脸上刺目的巴掌印,他眸光微闪,“自己把脸上的肿消了。”

见她乖乖动作,他把人从地上抱起。

怀念似地摸了摸她身上的丰满,又从裤腰探进她的身下,用灵活的手指勾近小裤裤,窜进让他舒爽了几年都忘不掉的紧致,一抽一送起来。

徐诗蕊扶着他的肩头,咬住唇瓣压下呻-吟,脑海里却想着如何能逃脱他的掌控。

“这么多年,我就知道这里怎么操都不会松,果然是个极品!”郑诚弘喟叹一声,看着怀里人抿唇泫然欲泣的模样,本就挺立起的灼热一下子又涨大了不少。敛下眼睫,他亲上她的唇,哑着声音道:“晚上我去找你。”

郑诚弘也不是没有女人,但最中意和喜欢的还是徐诗蕊,这时候虽不能真枪实弹的上,却也让她用手帮了一次。

因着下午的行动,他舒爽过后就带着徐诗蕊过去找宋文浩,做出发前的准备。

步奕和景炎把临时组建的冲锋一队的人合集到一起,交代完一些细节后,将武器分发下去。

毕竟现在升到二阶的异能者寥寥无几,一旦运用起异能,耗费的能量过大,在面对丧尸时就会陷入困境。所以几乎每个基地都提倡体质方面的训练,也是为了能够在突发事件中保住性命,所以枪支刀具一类的武器也算是第二‘能力’。

透过人群看向正在检查自己枪支的人,步奕对景炎交代了一句,往她的方向行去。

看到面前一大块儿黑影,颜箬竹愕然抬头,就见步奕高大的身躯遮住了本就微弱的日光,一言不发挡在她身前。“有事?”

“吃饭后,你有些不在状况。”步奕垂眼看向愣住的人,开口,“我们作为冲锋,任务时会承受大部分危险,如果你在出发前还是现在这样的状况,我要求你立刻离开一队!”

颜箬竹张了张嘴,还真不能反驳这人,毕竟他是关心自己,也说的没错。

自嘲一番自己的不淡定,她刷得起身,在对方诧异的目光中,朝他行了个标准军礼,“报告步少校,我现在没有问题了!”

步奕眸底轻澜,回她一个军礼,“任务时注意安全。”

“是!”颜箬竹咧嘴一笑,刚想问下任务的问题,就听不远处传来一道叫嚷。

“石然,你今天怎么回事儿?能别在当个柱子成吗!等下就要出任务了,到时候你可别给劳资们拖后腿!”崔胖子推了推面前的人,“命都不知道还在不在,看什么女人!”

两人都是今天上午从H市基地来的人,被突然加入冲锋队,崔胖子心底有些郁气,谁不知道冲锋队危险,虽然能给更多的物资,但保不准到最后还有没有命去拿,看到身边这个跟自己分在一组,沉默寡言什么都不说的人就一肚子气!

被叫做石然的人岿然不动,淡淡朝说话的人投去一瞥,便让对方因自身上散出的森然冷冽气势,生生僵在原地,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还在一旁看戏的人被冷气一袭,纷纷散开。

石然再次扫了眼颜箬竹和步奕所在的位置,唇角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冲两人点了点头,利落的将手里油光锃亮的短刀插到左手肘处,洒然转身,没有一丝拖沓。

看着挺拔如松却有几分熟悉的身影,颜箬竹还不觉得有什么,但对上那双深邃的眸,她倏地睁大眼,差点把手里的狙击枪掉地上。

这人……这人是展逸辰?!

就算知道现在的世界科技先进,但没想到易容这东西也能弄得这么完美,刚才他那一笑没有半分不自然,就像是他本来的脸一样!

“好了,准备准备,该出发了!”

“哦。”颜箬竹低头调整起自己携带的物品,抽空扫了眼那人所在的位置,见对方敏锐的回看过来,飞快地冲自己眨眨眼,又低头换上子弹,这才确定,这人真的是展逸辰。

兀自轻笑一声,她的心情莫名好了起来。

下午1点整,坐在军卡上的先驱部队和冲锋一队先一步出发,前往X市市内。

他们将要肃清的地方是X市的主干道,因为人流较为集中,所以大部分丧尸聚集在这里,而他们的任务就是替收集物资的人员扫清大部分障碍,将危险降低到最小。

一个多月的末世时间,没有建立基地的地方几乎都成了丧尸的天下,以前繁华热闹的城市没了往日的光鲜,只余下死气沉沉的腐朽气息,到处都是废墟和荒芜,四周随处可见骇人的血腥和残肢,偶尔风过,能听到残破的广告牌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

路上遇到些较为零散的丧尸,军卡没有一丝停顿的由着坐在车上枪法较好的人爆头,如此行了段距离,直到堵塞的路再不能通过,众人才从车上下来,按各自分成的小组,配合起行动。

第一个目标是离得最近的世纪花苑广场。

因广场处于X市的门面,所以广场上有许多大型的餐饮业和娱乐场所,他们此次就是冲着各个酒店饭店的食材库存去的。而受到了X市地理位置的影响,几乎每家餐饮店都备有自己的冷藏库,且是随着规模的越大,越大。

避开沉睡或躲在阴暗角落的丧尸,众人一路潜行到广场,遇到一小波丧尸群,集合大家的力量很快将其消灭。

“TMD,这可是劳资头一次杀丧尸这么爽快的!”

“你不看看这队伍里集结了多少厉害人物!”

“哈哈,等下来多少咱们都杀它个片甲不留~”

“你们男人就是那么血腥,搞得一身脏兮兮的恶心死了。”

似乎因为没遇到特别状况,队里不时窜出一两声低低的说话声,让紧张的气氛轻松了不少。

步奕看了下时间,用通讯器对众人道:“六组分头行动,按照先前安排好的负责区域扫荡,以45分钟为限。提前完成任务,原地待命;中途出现情况,第一时间汇报!”

颜箬竹这组负责广场东南区,由景炎带队共八人,朝目的地行进。

白天出现的丧尸虽少,但并不是没有,尤其是一些高楼里,多的是被困到现在都没能走出来的丧尸。好在他们的任务只是负责把行动区域的干道清理干净就好,被关住的那一部分没必要浪费时间。

杀掉被关在厨房里的丧尸,景炎四人转过小道,进入酒店的冷藏库,看到里面的食物后,在门口按上一个信号发送器,便迅速撤离,和厨房外守卫的颜箬竹四人汇合。

经过原先布满血腥的超大厨房,崔胖子无意间瞟见蒸柜下的地板上似乎有个闪亮亮的东西。因着心底好奇,想到这里已经安全,他便趁着其他几人没注意时,脚步一错,留到最后,往那里跑去。

蹲□子伸手抓像那个闪亮亮的东西,刚碰上一抹冰凉,手腕一紧,他瞬间被拉入蒸柜下。

当看到抓住自己的是个什么东西时,瞳孔瞬间睁大,在他还来不及惊叫,就被对方一口咬上脖子,掐住了他的呼唤。

没死透前,崔胖子的身体反射性的挣扎,撞掉了蒸柜上的厨具。

“嘭嘭咚咚”的声音让跑出厨房的人一滞,在发现少了一个人后,猝然转身赶了回去。

章节目录

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逆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尘并收藏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