泷水市外,木兰基地营地。

要说营地,其实就是5、6个帐篷加上几辆改装军卡组成的小包围圈。

在泷水市里发生的突然事件,带出去的百人死了大约一半的人数,军卡上的位置一下子便空出不少。大部分人选择直接在有供暖设施的军卡上休息,而像领头的郑诚弘和小队队长便在帐篷里休息,在商讨和计划完第二天收集物资的行动后,几人聊了起来。

“薇薇,你怎么会知道那两只异能怕什么?还有,为什么丧尸都不会攻击你?”郑诚弘几人坐在营地的帐篷内,靠着包围在帐篷外的军卡上散发的热气,倒没觉得冷。

“我是精神系异能者,拥有和丧尸一样的脑电波,站在他们面前,也只以为我是他们同类。而我也能感受到丧尸脑电波发出的一些信号,例如对什么比较害怕之类的,但这些感应仅限于丧尸,我现在异能才一阶中期,在一定时间内,能让我周围半米内的人都拥有和我一样的脑电波而不受丧尸侵扰,但发动这些对我的耗损很大,所以时间坚持的并不会太久。”

龙薇薇就是先前先锋小队在泷水市内遇到的,被丧尸围攻的小队一员。

因为他们遇到丧尸时间太长,到最后她根本维持不了身边同伴的脑电波,在遇到郑诚弘带的小队时,她也失去了最后一个同伴,又因为异能损耗过多而倒地休克了几分钟,后来清醒时才立马给他们了提示。

郑诚弘眸子微眯,问道:“你能知道所有丧尸的弱点?”

龙薇薇摇摇头,“脑电波的感应也有一定的局限性,我现在还没发现到底是因为什么,但有些丧尸我感受不到他们的弱点。”

“既然如此,你就先休息吧,雅琴和你在一个帐篷……”

“哐啷,噔——”

近旁倏然发出的一阵响动中断了郑诚弘的话,其他人一惊,发现是似乎是旁边的帐篷里发出的声音后,面面相觑不知怎么回事,唯有郑诚弘皱缩起瞳孔,神情中带着一丝不悦和杀气。

林清华看向已经被自己蔓藤捆缚住的李晓轩,抬手覆上被他打破的嘴角,轻叹口气,“你如果还想要在这样的情况下继续闹,吃亏的只会是你自己。我不介意你来替你姐姐报仇,但你现在肯定是不可能成功的。”

对上那双瞪大的带着恨意的眼眸,他心底微抽,别开眼。

“他醒了?”郑诚弘掀开营帐帘,扫了眼里面的两人,皱眉,“早让你处理掉他,我不想给自己平添麻烦!”

林清华抿唇道:“你当初只说要颜箬竹的命,他现在还不到16岁。”

“呵呵,林清华,你现在是不是还太天真了?你把他姐姐杀了现在却维护他,你以为他会感念你的不杀之恩?像这种狼崽子,就该在他弱小的时候赶尽杀绝,不然我可不保证会不会有一天他来反噬我一口。”

“他杀我是应该的,只要他能杀死我,我没有任何怨言。”

郑诚弘挑挑眉,从林清华身上划过视线,看向被封了嘴,但眸光染着血色凶光的人,嗤笑一声,转身。“那这一路你就给我看好他,收集任务完成后,回程的路上把他丢到302国道随他自便。”

如果不是看在林清华还有用的份上,他是不会给这个明面上的面子。可他郑诚弘怎么能容忍在之后给自己留下一个后患?

他走出帐篷冷冷一笑,眼底一片深沉。

随着对方离开时的话,李晓轩反倒冷静下来。

闭上那双带着仇视的眼眸,他强迫自己分析现在的情况和之后的策略。有些事情不是靠愤怒就能做的,目前敌众我寡实力悬殊,就算他拼上全部异能,却杀不死所有人!

对,所有人!

他恨他们所有人,不论这些人是有意还是无意,都是间接造成箬竹姐死亡的凶手,他恨不得将这些人碎尸万段以解心头之恨!那是他最喜欢的箬竹姐啊,给予他新奇和关爱,一路上走来,他早就把她当作亲人一般,想这么一辈子和大家开开心心在一起。

可是,大家千算万算,却没想到那个混蛋会卑鄙的利用他人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如果他的异能再强大些,就算郑诚弘再意志坚定,也许他也能窥测到一些信息。

可恶……可恶!

蓦地睁大眼,李晓轩的身体因为脑中不断闪现的‘变强,异能,恨意’而颤抖起来,一开始明明想要控制的情绪再次爆发,他的冷静和沉稳顷刻间消失殆尽。

待林清华发现他的不对劲儿看过去时,心头一骇,只觉遍体发凉。

这孩子,竟然流出了血泪!

一刹那的松动,让林清华的蔓藤出现了漏洞。李晓轩早已絮乱的精神力猝然爆发,让还在惊异中的人瞬间被封了视觉、听觉、触觉,而后,以李晓轩为中心,这一暴涨的异能散发的波长,如同海浪般向外扩散了千里!

原本2阶中期的精神系异能被他瞬间突破两阶,到达了3阶初期!

“啊——!”

脱困后的李晓轩冲出营帐,仰天发出一声悲绝的大叫,染血的眸子根本没有一丝焦距。不知什么原因,除了他的眼睛,就连他的耳朵和鼻子都流出鲜血,溅染了他的衣服。叫完后,他直接跑出营地,融入了白雪皑皑的世界,转瞬消失了踪影。

随着他的离开,原本被瞬间封了三觉的营地里的人又恢复原样,一点也没发现之前有过什么不同,该做什么做什么。

一时间,除了离得最近受到精神力波及已经倒地的林清华,和同为精神系的龙薇薇知道发生了什么,也只有不是精神力却比常人更为敏锐的郑诚弘,感觉到刚才一瞬似乎被控制了。

…………

木兰基地,凌晨3点。

“2号线路没有问题,Over。”

“B区防护已做好准备,Over!”

“3号区域准备完毕,Over。”

所有地方准备完毕,唐鑫半敛眉目,对着对讲机低声下令道:“行动!”

一时间,分布在木兰基地几个地方人全部开始行动起来。

当唐鑫带着几个士兵上到关押步奕的房间打开门时,躺在里面休息的步奕瞬间从床上弹跳起身,摆起防御架势。待看清是谁时,他眸光闪过一霎的惊异又恢复平静,冲来人点点头,接过唐鑫丢给自己的枪握在手里,随他们一起离开了监房。

外面的监控器爆出了‘嘀嘀嘀’的响声,白凌菲带着一些人在楼道下看到下来的人后,和唐鑫打了个手势,开启了自己的特殊系异能——烟雾。

此时本就是晚上,加上外面的大雪,一被烟雾笼罩了整个空间后,前来逮捕的人一时也陷入看不清现状的局面,但又不可能在此时随便发动异能和开枪,无奈下只能联络其他地方的人加派人手过来阻截。

白凌菲则在烟雾里穿行无阻,带着众人边走边躲开巡逻。

另一边的李蝶一组,带着颜母和弟弟爷爷趁乱从计划好的特殊路线,潜出了基地。

再次相聚在邻水镇已经被众人清理干净后的茶园内,已经是早晨9点多了。

“都没事吧?”唐鑫看向在场的人,见面色都有些不好,蹙了蹙眉,“发电机刚修理好,室内的温度还没有起来,大家再忍忍,等到温度起来了,好好休息休息。”

直到内部的温度上升到零上20度后,除了唐鑫和步奕,众人都散去休息了。

“谢谢你们。”步奕虽有千言万语,但此时只能说出这几个字。

“谢什么,大家不都是一个小组的吗,反正我们也计划离开木兰基地。”忙活了一阵终于放松,唐鑫笑着调侃起来,“之前我还担心你死脑筋不跟我们走呢,竹子可是交代过的,如果你不跟我们一起走,就直接把你打晕了再带走,哈哈。”

步奕的唇角微提了一度,“在监房的那段时间,我想了很多事,自己也看开了不少,唐叔叔刚走的那几天如果你们来救我,我肯定不会跟你们走……但是……”

“没有关系,想通了就好。”唐鑫拍着他肩安慰。

“在我没那个实力前我都不会贸然行动,总有天,我会替唐叔叔报了这仇!”

唐鑫睨向面容沉肃的人,没再说话,一时间,屋里针落可闻。

最后,还是步奕先开了口,问道:“颜箬竹他们大概什么时候能过来跟我们汇合?”

“不知道,也许三天星期,也许一个星期……”

“那我们明天就要储备物些物资了?”

“嘿嘿,那倒不用,这里就是我们之前专门调查过的地方,这里有个小粮仓,够我们等竹子他们回来了。”

一听这样,步奕笑了笑,侧头看向唐鑫一直抱在怀里的蛋,想了想,道:“你怀里的这个,就是上次在木兰山上颜箬竹带回来的那个鹰蛋?”

唐鑫低头看向怀里的蛋,笑道:“是啊,平时竹子跟宝贝似的一直捂着,就盼着生出小鹰来玩,不过这么久了还没出来,我也不能不管,走的时候就让李蝶也一起带上了,现在天气这么冷,我就用火系天天给它捂捂,说不定等孵出小鹰,还要叫我一声‘爸爸’~!”

7天后……

“怎么样,有没有箬箬和小轩的消息?!”颜母一看到开门进来的唐鑫几人,忙从沙发上站起,追问。

“孟姨,竹子他们……”

唐鑫张了张嘴,脸上的表情因为压抑却要强装着笑脸,而显得扭曲异常。

还是他身边的白凌菲眼疾手快,将人踹了一脚踢到一边儿,自己上前跟颜母笑着道:“孟姨,我在基地‘打听’到竹子他们早在任务中就脱离了队伍,后来不放心又偷偷用基地的信号联络了一下她,她告诉我们,外面天气虽有回暖但回来会耽误时间,就和小轩先前往S市,让我们也做下准备,到时候在S市基地见。她还说让您注意身体,别担心她,她现在很好。”

颜母扫过一众,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要她没事就好,那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动身?”

“我们现在没有可行走那么远的交通工具,最近会计划抢夺一下基地里的改装车,大概会在3天后出发。”

搪塞过颜母,白凌菲等人集到唐鑫的卧房,沉默起来。

“我信竹子他们没事,但你们打算这么一直瞒着孟姨?”

唐鑫在刚一得知颜箬竹和小轩出事时,没控制好力道打死了被他们抓出基地审讯的人。到后来在确定了这个消息后,根本无法相信这是真的,还是步奕最为冷静,让大家收了情绪,想他们现在最该做的是什么,又联络了展逸辰。

李蝶道:“展少说他在竹子上安装了追踪器,一定能找到她。目前我们联系不上她,但我信她的确没事。就像步少将和展少说的,我们现在最该做的,是把大家安置到安全的地方,在我们有了足够的物资和装备后,慢慢寻她。”

白凌菲握了握李蝶的手,点头,“说得对,先把情绪调整好,我不想让孟姨担心。”

“那就3天后出发,也许到时候还可以借助颜箬竹秦伯伯的力量找她。”

…………

H市基地,徐诗蕊房间内。

空气中弥漫了浓浓的麝香味儿,凌乱的衣服毫无章法的乱丢在床上床下,两具胴白的身体还呈现着交叠的姿态做着最原始的律动,直到最后的喘息和呻-吟越发凌乱到厚重,两人终于到达极致的巅峰,让动态归于平静。

“诗蕊,你好棒,做了那么多还那么紧,我好喜欢~”楚天两手抓着徐诗蕊的白团,依旧将疲软下的小楚天放在她紧致的身体里,感受那里面的温暖,舒服的眯起眼。

徐诗蕊抬手画着他胸前的茱萸,勾唇笑道:“难道你不只喜欢那里,就不喜欢我了吗?”

“怎么会,就是因为是诗蕊的,我才更喜欢!”楚天这话说的不假,最开始他就是因为喜欢徐诗蕊才想跟他在一起,只不过没想到会有一个宋文浩在里头。虽然现在是二人共享,但这是末世,这么随心所欲的自由对他来说也多了份不一样的体验和激情。

“就你油嘴滑舌的。”

“我只对你!”

徐诗蕊眯眯眼,小手划过他的脊背,慢慢摩挲,“阿天,你现在的异能突破三阶了吗?”

“就差一点了,晶核有限,最近还因为外面的天气不能出什么任务,得到的晶核太少。”楚天被徐诗蕊撩拨的又起了一层电流,埋在她体内的疲软渐渐胀大。“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

“我在想,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到底有多少,那个木兰基地的人,又有多少是上了三阶的。最近他不是联络了你们,过几天就可以开始行动了吗。”

“呵呵,不管有多少,我们现在也在突飞猛进,总不会太差。”他捏了捏她胸前的两朵红梅,动了动下面已经硬如铁杵的物什,坏笑道:“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就不要想了,我们应该想想如何更舒服些……”

不待她反应,他已猛烈撞击起来。

不知做了几次,两人都睡了过去。

翌日,徐诗蕊先一步醒来,看向身边抱着自己的男人,敛下眼睫,轻推开他搭在自己胸口的手,起身下床,就那么光裸着身躯,走到另一间客房的沙发上坐下,从空间里取出几枚菱形的彩色晶核,对着窗户看向从它里面折射出的异彩,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

当初在X市出任务收集物资时,她在一个死掉的队员的半个脑袋里取出的晶核,还以为是什么变异种或者丧尸留下的奇怪物体,因为颜色的原因,特意收到了空间,却没想到……

原来人的脑袋里竟然也会有晶核啊,而且,同样能够让人类的异能升阶,甚至比起丧尸体内的不纯,人类的晶核更加纯正且……美味儿。

舔了舔唇角,她举起一个送到嘴里,享受似的眯起眼,吞咽下。

一时间,慢慢的甘甜和带着一丝丝血腥味儿的感觉就溢满了口腔,让她徐徐舒了口气。

感受到体内那股温热的气后,她闭眼享受起那东西在自己体内不停的游走蔓延,直至融入到自己的身体里,成为自己的一部分。

再试探自己的木系和空间异能时,徐诗蕊愉悦的发现,自己的木系已跃至4阶,而拥有的空间已有一千平的大小,甚至她微微动手,就能感觉到一定空间的气流波动,产生一个小范围内的自我操控空间区域。

她半眯着眼,瞄向屋内桌子上的一个果盘,动了动手指,一道小型空间便罩住了它,当果盘依照她的指示在里面动起来时,徐诗蕊的唇角便溢出一道掩饰不住的欢快笑意。

看来,这末世还是挺有趣的,不是吗……?

…………

“清扬,还是没有信号吗?!”

自从接到唐鑫的电话,展逸辰就直接找到还在研制枪械的夏清扬,让他放下手头上的事,帮自己寻找颜箬竹的下落。但过去了几个小时,连一盏报告的信号灯都没有亮起,让他的这份焦急转化为躁动,心底愈发不安起来。

他不信,不信自己的女人会出事!

那双墨色的瞳眸此刻溢满了复杂的情绪,正一眨不眨凝着操控着器械室仪器的人。

夏清扬的眼睛始终盯着与视线平齐的十几个屏幕,手指飞快的敲击在键盘和仪器上,面色无波无澜,连一个眼色都没有施舍给焦躁不安的人,淡淡道:“有什么东西干扰了接收,连卫星信号都探测不到。”

“有没有别的办法!”展逸辰紧了紧拳。

室内因他的话突然陷入死寂。邢飞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识趣的没有开口,倒是在心里佩服嫂子的厉害,每次不管出大事还是小事,都会让自家兄弟着急。

夏清扬敲下最后一个按键,这才缓缓开口:“……有一个办法。”

“卧槽,有你耽误半天,这不让人着急吗!”邢飞最看不惯的就是夏清扬这种清冷性子,见对方冷瞥过来,不甘示弱的瞪了过去。

“什么办法!?”展逸辰哪里还会管这两个人的眼神对杀,他此刻只关心自家女人的安危!

“只要你带着这个仪器走到离她1里的距离内,我这里就能确定她的具体位置了。”

邢飞蹙眉,“现在这种天气?!阿辰的身体状况现在还没稳定下来呢!”

“好,我去,一旦有任何消息,第一时间跟我联络。”展逸辰没理会邢飞不好的脸色,快步走到夏清扬的桌前,拿起那个巴掌大的仪器,“我回来的时间不定,但也肯定这种天气他不会有什么动静,你们抓紧时间在雪融前,把那些东西完成。”

夏清扬眨了眨蓝色的眼,幽幽启唇,“友情提示,外面温度虽有回暖,但仪器也需保暖,冻坏了就找不到你老婆了。”

邢飞看向面色没什么变化的展逸辰,抽了抽嘴角。

“嗯,我记下了。”没再废话,展逸辰转身就要离开。

“阿辰——!”

邢飞抓住他的胳膊,抿唇道:“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如果去的话,很有可能中途引发你的病变,我的药剂都只能在一定温度下保存,外面的天气根本不适合,你这样去,如果人没找到,还搭上自己进去,你有没有想过后果?!”

展逸辰没有回头,但那身释放出的寒气和决绝的气息,却让邢飞自动放了手。

他整个眼珠因激动和快要压抑不下的情绪,渐渐聚成浅黑,几乎和他墨色的瞳仁成为一体,而后,随着他的话音,那浅浅的黑色又悄悄散去,没有一人发现,就好像它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

“当你爱上一个人时,你才能体会到我那种无法控制自己的感觉。”

“嘭——”大门随着展逸辰的离开而闭合。

邢飞愣愣看着那扇关闭的大门,久久不语。

“阿辰有自己的分寸,就算他出事,还有我们。”夏清扬拍了拍邢飞的背,递给他一个圆形小扣,“替我拿给阿辰,这东西也许会在以后有用。”

…………

“少爷,这是这次的报告。”

展逸辉接过手下呈递上来到报表,随手翻了几页,一边看,一边问道:“他们有没有预测出这次的天气会到什么时候开始转暖?”

“M博士说,天气的异变大部分因为动植物的异变,造成的影响预测会在半个月左右消失,不过依照目前的情况看,可能会推迟4到7天不等。”

“嗯……”展逸辉抬手揉了揉太阳穴,“那几个基地的情况都排布好了吗?”

“在报表的最下面几章就是各个基地的主事发来的消息,大部分已经明确下来了。”

“那些人怎么样了?”

“雨雯小姐将他们分成三种在试验,成效不错,已经有3个5阶,20个4阶,和百名3阶不等,其余的就是已经异变的人,已经直接拿去喂它了。”

“之前的那个……”

“嘭——”大门猛地被人从外面推开,跑进来一个内里穿着白大褂的女人。“辉少——!你当初答应我的怎么能说话不算数!”

展逸辉皱了皱眉,抬手挥退报告的手下,一双晦暗阴鸷的眸子乜向闯进来的人,翘起唇角,开口问道:“哦,我当初答应你什么了?”

那笑意只定固在脸上未达眼底,让突然进来的雨雯生怔在原地,不知怎么回答。

过了半晌,才喏喏开口,没了原先半分气势,“你明明说过这里的安全措施有保障,为什么我的人还会逃掉?!”

“哦?原来雨雯小姐的禁脔跑掉了?”展逸辉道:“我之前曾经说过,每天要定时给他打针,难道是因为雨雯小姐太喜欢他,导致忘了该做的事情?还有,我的部下并不是你的手下,他们有自己要做的事,不要把什么责任都推卸到他们头上!”

雨雯虽然讨厌他那样说,但却无从反驳,最近她见池羽对自己的态度好转,以为他想通了,一时高兴竟然没再给他打松软剂,结果今天科研结束她回到屋子里,就发现人不见了。

她找遍整个地方都没发现,一气之下想找展逸辉质问,没想到反被对方说。

“好,这次是我自己的问题,我会加紧最近的实验,所以目前没多少时间,那能不能麻烦辉少找人替我四处寻寻?”雨雯放低了姿态,她知道展逸辉是个什么样的人,只能屈服。

“既然雨雯小姐是替我办事,我自然不会不答应这么个小小要求。”展逸辉点开桌边上的通讯器,吩咐,“调查监控录像查出今天是否有异常情况,让基地的巡逻大范围搜索,派2队和3队外出寻找池羽的下落。”

挂掉电话,展逸辉看向雨雯,问道:“这样,雨雯小姐满意了吗?”

…………

5日后……

一条蜿蜒的小河静静流淌,两岸的积雪还有部分未曾消融,大片的灌木和林木抖抖飒飒在风中,浅细的阳光下,有小小的花朵依阳绽放。

“嗷嗷嗷~~~”

一声狼啸蓦地响在林间,瞬间打破了现有的宁静。

“幽狼,今天这么兴奋?”

一道慵懒中透着风风韵韵的嗓音响起,让被叫做幽狼的狼,欢快的来回在人和河边跑动。

“嗯,你发现了什么?”那人撑着根木棍支着自己的身体,缓步朝河边走去,待看到被一旁横斜的木条挡住的类似人形的水晶棺后,微动了动眉。

低头看向冲自己讨好地吐着舌头的幽狼,他轻笑道:“你可真是越来越像一条狗了……”

章节目录

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逆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尘并收藏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