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乡遇故知,也算人生一大喜事。

当初在Z市,颜箬竹没少得王教练的提点和照顾,如今能在末世爆发后再见到活着的人,心中除了感慨,更多的是对故人还活着的高兴。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Y市是我家乡,当初出事以后,就回来了。”王教感觉到胳膊上的疼痛正在一点点消减,心中微诧,却没有问,只道:“Z市附近应该也有基地,你怎么会跑到这里?”

颜箬竹苦笑一声,“一言难尽,总归就这么来了。”

王教看出她的涩然,拍了拍她的头,“只要还活着就好。”

“这个人怎么处理?”颜箬竹不问他们为什么会起内杠,她不是涉世未深的懵懂孩童,有些事情,心里明白就好。

王教闻言,原本温和的眸子霎时如镶利剑,直刺被冻住身形的强子。

“杀了!”“杀了他!”

两重声音同时响起,一沉冷,一愤恨。

另一个说话的人,是那个被强子整得有些崩溃的少年,大概跟李晓轩一般大,此刻从缩着的角落站起身,背逆着窗台射进来的阳光,身形高挑却略显羸弱。

“杀了他、杀了他……”他一边念念有词,一边抄起房内的椅子,踉踉跄跄走近强子,劈头盖脸就是一阵猛打。

“打死你,我打死你——”

也许是因为本来就消耗了能量和体力,他打的过程中,椅子还掉了几次,但这不妨碍他此刻想要发泄的心理,捡起来继续打。

颜箬竹见状皱起眉,她宁愿一刀毙命,也不想这么折磨人。

“随他发泄。”看出她的想法,王教神色淡淡。

“默哥,你没事吧!”苗灵从混乱中走到王教身边,看了看他的伤口,转头对颜箬竹诚心道:“谢谢……”待看清她的容颜,她话语一顿,讶道:“是你——!”

颜箬竹眨眨眼,“你认识我?”

“当初我带着儿子在Z市游玩,是你在马路上救了他一命。说来很有些不好意思,因为当时有很重要的事,我们没能等到你醒来就离开了。之后一直想找个机会再去看你,结果却爆发了末世……”

…………

颜箬竹收集了一些可以用的药,和几人离开大楼。

寻到池羽时,他正靠坐在墙角眯眼沉思,见到多出的几人并没表示诧异,只点了点头,便随着众人离开医院。

从王教的口中颜箬竹知道,他有自己的小队,没有加入基地。驻扎的地方在离三水县100多公里外的漠河镇。这次他们主要是趁天气回暖到这里收集物资,出来了2个小队,共10人。

寻到王教另一队同伴,分别坐上他们的车,往漠河镇方向开去。

“你说的地方我知道,那里还有点儿远,开车从我们驻地过去,需要花3小时左右。我看你朋友腿上也不太方便,绵绵也常把你挂在嘴边念叨,不如今天你在我们那里休息一晚,第二天我再开车送你们过去。”

池羽见颜箬竹看向自己,似乎在征求意见,咧嘴笑道:“我们三个一切听从指挥!”

颜箬竹乜他一眼,看向王教的胳膊,“那就麻烦了,不过明天我们自己走就行。”

“别担心这个,我们队里有木系治疗,这次因为有事才没跟出来。”王教拿手摸了摸断臂,脸上挂着朗笑,“她等阶挺高,可以给我恢复如初。”——

“好在伤口及时止血冻住,你该庆幸当时有人帮了你。”

替王教治疗的木系看起来不过二十五六,带着一架黑框眼镜,长发盘在脑后一丝不苟,从说话和行动上看去,很像一位知性美女。

她处理完王默的胳膊,又替其他人看了看伤势,这才正眼望向立在一旁的颜箬竹和池羽,伸出素白修长的手,露出嘴角一丝浅笑。

“你们好,我叫苏瑾萱,是这里的队长。”

颜箬竹伸出的手蓦地僵在半空,直到对方握上她的手,她才慢半拍的反应过来回握住,上下晃了晃,却没有说话。

苏瑾萱挑了挑眉,手就被另一边的池羽接了过去,“美女你好,我叫池羽,我身边这位叫颜箬竹,还有我兄弟幽狼和太极。今天打扰了,我们住一晚,明天就离开。”

抽回自己的手,苏瑾萱来回看了看两人,又扫过跟在他们身边的变异狼和松鼠,回道:“本就是个小地方,你们又是老王的朋友,算不上打扰不打扰。如果你们想在这里住下,我们也是欢迎的。”

两人客套了一番,苏瑾萱做了个请的手势,领着众人进入驻地。

平时她都会跟小队外出寻找物资,这次因为队里出了急事,便耽搁下来。算着时间点,她一直等在驻地口,就怕队里的人出现意外抢救不及时,毕竟他们小队要养活那么多人,已经再经不起失去更多的能力者了。

驻地其实就是一个小村落,比起一般的茅屋草房,这里是一片洋楼群,忽视掉远山近野的田地和山林,看着奔跑在楼前的孩子和忙活着的老人,这里的环境倒也幽静舒适。

“女人,怎么了?”池羽早就发现颜箬竹有些异样,见她连地上的路都没注意,伸出胳膊揽着她饿腰往自己这边带了一下,低声询问。

颜箬竹身子一晃,下意识抓住他的衣摆,摇头,“没什么。”

她怎么可能跟他说,她见到了这本书里的头号女配!

哦买雷迪嘎嘎!!!

她现在真得很想惊叫出声!

因为颜箬竹太过震惊,此刻和池羽相贴的近距离接触,甚至是他醴红的薄唇轻碰上了她的耳朵,都兀自不知,只被他牵引着带路,错过了对方凤眸里,勾挑出的璀璨星光。

其他人见状,只以为两人是男女朋友关系,面上带笑,并未多言。

直到来到一栋青草绿的小洋楼,身边只剩下王教这一小组的三人。

“好了,今天你们就在我家休息,晚上让苗灵给你们做顿好吃的。”王教笑抬了抬手,瞥见颜博瀚还跟在他们身后,不禁一愣,“博瀚你也在?要不要晚上叫你爸妈也到叔家里吃顿饭?”

颜箬竹此时也算恢复了神色,随着大家的目光朝少年看去。

池羽算计的很准,在王教一开口说话时就松了颜箬竹,装出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细细打量起对面站着的少年。

少年似乎也在愣神,猛然被点名,身形一震,飞快的看了颜箬竹一眼,这才摇头,“不了,王叔。我在家吃就好。”

说完,一个转身跑走。

那几个小动作别人没发现,细心的池羽却看出些端倪,蹙了蹙眉。

王教虽奇怪颜博瀚今天是怎么了,却没多在意,招呼几人进屋,“丫头,见见绵绵吧,她见到你肯定会高兴!”

想到绵绵的可爱,颜箬竹点点头,“好啊。”

…………

颜博瀚一溜烟跑回家,直到“嘭”的关上大门,都有些止不住躁动的心跳。

“博瀚回来了,有没有受伤?”林茜从厨房走出来,扯着儿子的衣服仔细瞧了瞧。

“我没事!”颜博瀚有些烦躁的推开她,见到从楼上下来的父亲,抿唇一言不发跑回自己卧室。

“这孩子,今天这是怎么了?!”林茜呐呐看着儿子跑走,有些没回过神。

“可能是在外面遇到什么了,让他自己静静吧。”男人走到她身边,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比起关心儿子,作为老婆,是不是该更关心下自己的老公?”

“阿邵~~!”林茜嗔了眼环着自己的男人,风情无限。

男人最经不住的就是挑逗,更何况还是一个风韵犹存的美人,他大手一捞,将人抱起,直接回到卧房,不多会儿,便从房门内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

下午,颜博瀚从卧室窗台看见父亲去参加每日一次的集会,犹豫了片刻,下楼找到母亲。

“妈,爸是不是还有个老婆和女儿?”

林茜原本含笑的脸瞬间黑下,她看向五官随了自己的儿子,厉喝道:“你听谁说的!?你爸爸只有我一个妻子,也只有你一个儿子!”

“那你告诉我,这是什么!”颜博瀚甩了张照片,丢到林茜的面前。

只见照片上一张年轻的一家三口坐在沙发上,男人搂着女人,笑看着她怀里的女孩儿,一副幸福美满的样子。

而那个男人,赫然就是自己的父亲。

而照片的背面写着‘祝宝贝箬竹生日快乐!’的字样。

“你从哪里得来的!”林茜这一生最痛恨的就是孟宛如,她本来就是和颜邵相恋在先,却因为本不当户不对,被他父母嫌弃而成了他的地下老婆,好在每年颜邵都会来Y市见她,这么过了16年,她的儿子也长大了。

看到母亲的样子,颜博瀚就知道了事实,以前他还可以骗骗自己那是假的,甚至末世爆发他在心底还想着让那母女就这么死掉。但今天,他蓦然听到那个名字时,他只觉有什么改变了,本来崇拜的人成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

这感觉,真TM差。

埋头坐在沙发上,颜博瀚闷闷的话语自他臂弯间传出,“今天出任务时,我们组被颜箬竹救了,她也跟着回来了……”

另一边的颜箬竹自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面对另一番的场景,让她心中除了难过外,更多的是无法言语的悲凉。

原来绵绵的妈妈在末世时被丧尸咬死了,如今只剩下父女两人相依,后来他们在辗转中遇到了苗灵和她的儿子,为了两个孩子,两人就这么互搭着成了一对儿。

“竹子姐姐~你给我唱歌好不好~~我老喜欢听你唱歌了~”绵绵扯了扯面前人的手,一双星亮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瞬间让颜箬竹的心软得一塌糊涂。

“我也要听,我也要听~姐姐也唱给晓晓听好不好!~”

苗灵的儿子晓晓从幽狼背上滑溜下来,几步跑到两人身边,抱住颜箬竹的胳膊,撒娇道:“姐姐,我总听绵绵说起你唱歌好听,但一直没听过,晓晓好想听~~”

颜箬竹向来喜欢小孩,也对孩子最无奈,见他们如此,投降道:“好好好,别晃我。”

抬眼瞥见笑得眼睛都成了一条缝的池羽,她动了动眉,打了个响指,“其实哥哥唱得比姐姐唱得好听,哥哥还会变魔术,还会讲故事……”

孩子就是孩子,一听这样,两人立马转移了目标。

“哥哥哥哥,我要看变魔术。”“我要听故事!”

池羽微垂下黑色的睫羽看向抱着自己腿儿的两只,狭长的凤眸澄澈清亮,没了往日的狡黠疏懒。揉了揉两个孩子的小脑袋,他蓦地抬头,冲颜箬竹勾起一抹邪魅的笑。

伸出一根手指覆向自己的薄唇,比了个口型。

一个要求,一个吻。

章节目录

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逆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尘并收藏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