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箬竹缩在副驾,翻手负手来回转动,就有一层薄薄的霜花浮动在离手几公分的距离,漂荡旋转,好似戴了一双白纱冰晶手套。<

><

>这段时间一直不停赶路,她都没有怎么好好熟练异能,稳定度不够,如果跟厉害的人或者丧尸对上,她这似乎有些花架子了。再加上池羽提过的那层覆盖在她身上固若金汤的‘绝对防御’,她到现在,都在不停实验,想在清醒的状态下弄出那样的冰晶。<

><

>而且……除了化水为冰的水系形态,另一种改变的形态,除了她掉在水里对付那只水母用过外,她还想找点别的东西来试一试最近衍化的效果。<

><

>池羽胳膊横搭在车窗上,单手把着方向盘,偶尔扫一眼身边的人,浑身透着股疏懒的劲儿。<

><

>两人离开漠河镇驻地时,拒绝了王教的亲自护送,毕竟让人来回跑中途还不知道会出什么岔子,再加上他还有绵绵要照顾,两人找了个破旧的轿车,在王教的帮助下灌了足够4小时车程的汽油,才往他们的目的地开去。<

><

>颜箬竹抬起手,在掌心化了一朵冰雕玫瑰花,往车后一丢,道:“小幽,再试试。”<

><

>幽狼张嘴接住,“咔嚓咔嚓”嚼碎,咽进肚子里。吃得不过瘾,它从后座坐起身,一边摇着尾巴,一边眼巴巴望着颜箬竹,期盼她再送点给自己吃。<

><

>“又失败了——”<

><

>颜箬竹叹口气,抬手化了一大块儿冰放到幽狼面前,见它不客气抱住就啃,有气无力的缩回座位上。<

><

>池羽见状,撑着下颚,摩挲,“比前一个进步了三下。”<

><

>“???”<

><

>“你上次做的它咬了5下才碎,刚才那一个,它足足咬了8下。”<

><

>颜箬竹只想着会不会碎的问题,倒真没把注意力放在咬了几下上面,经由池羽一说,又继续打起精神,“虽然只是小小的进步,不过总算让我看到点希望了!”<

><

>池羽看着她继续奋战,笑了笑,无意瞥见后车镜里出现一抹车影,正以风驰电掣的速度朝他们全速开来,不免心生警惕。<

><

>“后面有人!”<

><

>——<

><

>再次回到驻地的村落,颜箬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

><

>他们离开不过半个钟头,这里却从闲逸田园,变成了……变成了人间炼狱的另一番模样。<

><

>“爸——妈——!!!”颜博瀚目眦欲裂看着驻地里正被丧尸攻击而血流成河的场景,嘶吼一声便要往里面冲去。<

><

>池羽眼疾手快扯住他的胳膊,拧眉骂道:“你丫直接过去,是给丧尸添肥料吗!”<

><

>颜博瀚此刻怎么可能冷静下来,他离开时这里还没有数量这么多的丧尸,现在看来,村里大部分人都被丧尸化了,他不知道他的爸爸妈妈现在到底出没出事,他只要一想到这些,脑袋就开始发热。<

><

>“我爸和苏姐让我找你们,是来帮大家忙而不是看戏的!!!”他咆哮一声,反手成抓划破池羽的手,跟只疯狗一样挣脱他的牵固,跑了出去。<

><

>“该死——!”池羽捂住流血的手,低喝,“小幽,把他抓回来!”<

><

>幽狼一声令下,头顶着太极冲了出去。<

><

>手上蓦地一轻,那只流血的手就被一只嫩白的柔荑捧起,片刻,血痕消失干净。<

><

>见她侧头看向驻地,池羽顺着她目光一齐望着那片混乱,眉目深沉,“不止有丧尸,还有变异植物和动物。”<

><

>“嗯,我见过那些东西。”颜箬竹半敛的瞳眸幽深似海,串联起一些东西,想到了许多事情。<

><

>这些变异蝴蝶和土木双系的食人花,她怎么会忘记,当初在清泉山上的那一次行动,他们几乎灭团。那时她就听展逸辰说是人为,而如今再次见到同样的东西,便不是巧合,虽不知道这人的目的是什么,但此刻,她却倏然想到一个人名。<

><

>“你说的制造了末世的人,是不是……展、逸、辉?”<

><

>池羽一怔,“你认识他?”<

><

>“我有办法对付动植物,但不清楚丧尸等阶能力,到时需要你和小幽协助我。”<

><

>颜箬竹没有作答,眼见幽狼拖着被他冻住的颜博瀚往这边跑来,解说道:“蝴蝶以血为攻击目标,如果身上没有血它不会主动攻击;食人花见土就窜,我会在脚下制造十米范围的冰面,务必不要超出这道壁垒;丧尸……大家见机行事!”<

><

>当务之急是帮忙,池羽心中记下疑虑,和幽狼护在她身边,开始行动。<

><

>“阿……阿阿切——”被丢在角落的颜博瀚狠狠打了个喷嚏,鼻子上挂着喷出的黏液,怒视抓着自己大尾巴贼笑的松鼠,咬牙,“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宠!”<

><

>太极抬起尖细的小爪子,弹了弹尾巴上的毛,淡淡瞥了眼他,扭起根本看不出腰身的肥身子,把屁股对着对方,“噗……”一声,放出一串儿声响,随后便有淡淡的灰色烟雾弥漫而起。<

><

>“呕——”过期腐烂加上酸呕的臭味儿,一股脑袭向颜博瀚。<

><

>他发誓,颜箬竹一定是故意留下这只畜生整他的!<

><

>池羽感受着脚下的坚实冰面和每跑一下都似乎被什么东西啮合住的感觉,心底惊异竟然不会滑倒,目光却观察着村落里现如今的状况。<

><

>只有不到三十个数的能力者,却要面对数倍的丧尸,他对是否还存活着人不抱希望,但身边的人很在乎那两个孩子,他也由心希冀孩子能够没事,微微抬手,使用起异能。<

><

>沙砾漫天席卷向丧尸群,窜入它们的口、鼻、耳中,封锁了所谓的嗅觉听觉感官,配合黏附在丧尸周身和从他们身体里溢出的水份混合,一点点吸收抽干,直至将它们化成一具具灰黑腐败,干瘪的丧尸。<

><

>两人第一次协作,同为沙、水四阶,颜箬竹操作的范围要比池羽大上一些,在他没有触及的范围,采用水爆,杀死了不少丧尸。<

><

>而幽狼,护在两人身边,不时利用冰火双系,对付攻上来的丧尸。<

><

>两人一兽边移动,边往王教家的小洋楼赶去。路上早已干尸遍地,除了还在朝他们涌来的普通丧尸,连个活人影子和变异丧尸都没见到。<

><

>霍然见到小洋楼前,熟悉又陌生的女体干尸,颜箬竹心头一紧,嗓口升起股涩涩的感觉。<

><

>池羽揽住她的肩头带入怀里,开着精神力定箍住突袭到面前的两只丧尸,暗色沙粒一裹,将他们包围在中间,手掌用里,“嘭”的一声,沙子里的东西已然成了碎末。<

><

>平时他从来不会用‘沙暴’异能,因为这个技能用出来后不止浪费能量,更会让他在接下来的3分钟内使用不了沙系异能,但刚才的情况让他来不及多想,就那么顺应心中所想地用了……<

><

>他垂头看向蹙眉的人,出口道:“先别难过,去看看绵绵和晓晓有没有事再说!”<

><

>颜箬竹点点头,掷出冰锥刺入几只丧尸的头部,和池羽幽狼进到楼里,瞬间用冰封住了大门和窗户。<

><

>上楼没有看到人,两人对视一眼,同时道:“他们躲起来了。”<

><

>“之前一直没看到人和变异丧尸,可能是因为对付不过来这些东西,异能者便带着一部分人躲到别处去了。”<

><

>“外面剩下的普通丧尸数量不多,先解决了它们,我们再找。”<

><

>解决完普通丧尸,两人寻着一些线索,穿过一幢幢楼层,往一条山间小道追去。<

><

>同为精神系异能者,两人虽不是探知系,却也能在一定范围内感受到人类强烈波动的情绪,沿着山路追踪,没一会儿,就听到些异样的声音。<

><

>脚下淌冰,跑过渐开的树木,就见王默和几个异能者正与丧尸对战,不远处四散着死掉的人类和丧尸,而他们身后,由土系异能者铸造加固的壁垒,正圈出一个大型空间将普通人保护在里面。<

><

>两人见状,二话不说加入对战。<

><

>所剩的人和丧尸已经不多,看到回来的两人,王默并其他六人对付两只,颜箬竹和池羽对付两只,幽狼随它行动。<

><

>冰封百米的层面厚度不够,一击即碎,有了土系护住脚下防止食人花突袭,颜箬竹直接小范围凝结密度强韧的冰,配合池羽攻击金系和火系两只丧尸。<

><

>金系这只丧尸主近战,池羽伸手接过颜箬竹扔来的,每天都加固一层的冰剑和它硬碰硬。本就是雇佣兵头头的他,自然身手了得,对上一个智商并不高的三阶丧尸,不时利用异能缠缚,和着颜箬竹的偷袭,也占了上风。<

><

>眼见金系丧尸被池羽凝力于脚的一踢向后退出几步,踉跄在那里露出个破绽,颜箬竹眼睛一亮,立时抓紧时机,挥出五根坚硬的冰锥,一股脑刺向它的脑袋。此时的池羽也进入嗜血拼命的状态,在那丧尸抬起钢甲手臂想要继续攻击他时,不避不退,反而大开精神力,运起沙粒全力灌入丧尸张大的嘴里采取吸附,沙暴。<

><

>破碎爆裂的脑袋伴着一股腥黄液体喷溅而出,池羽抬手挡了一下,却没注意另一边夹挟着劲风的红色火球,正朝着他的太阳穴袭来。<

><

>颜箬竹眼皮一跳,第一时间化拳为掌,沿着火球的轨迹想要速冻住它,却因为时间上慢了半拍,只减缓了一小部分速度和力道。<

><

>好在池羽反应不慢,利用最后那一秒的时间,堪堪向旁边扑去躲过致命一击,被击中了肩胛骨的衣领燃起一片火苗焦黑,被赶过来的颜箬竹浇了冰水而后冻住。<

><

>“你先休息下。”<

><

>丢下这句话,颜箬竹反手携着冰刃,直接化出冰盾挡掉火系丧尸的攻击,蹿到它身边,同样打起近身战。<

><

>这只火系丧尸的火球攻击属于大范围的攻击,若是被近身受制,它只能让手上燃着火焰,没功夫再放出火球,颜箬竹观察到这一点,又明白此刻池羽有三分钟不能使用沙系的情况,直接自己上前,近身攻击。<

><

>两种属性刚好相克,它的火系碰上她贴覆在小臂上的冰系根本造不成伤害,偶尔相碰,还能带出一簇蓝色或者红色的火焰。<

><

>颜箬竹一边攻击一边瞅准时机,待刺中它的咽喉时,猛然顿力,用一部分冰冻住它迟疑了半秒的□,开启精神力的同时,采用了她一直想要用的另一种水系形态——蒸汽。<

><

>相较于水爆,这种能力没有限制和使用手段,同样以水为摹本,手上的那道红色线络便是加热状态,蓝色的那道线络便是冻结状态。<

><

>现如今她还在摸索状态,第一次实验的水母在水里还有太极的捣乱没看清效果,如今对付这只丧尸,她清清楚楚看见它灰黑的脸瞬间爆红,而后皮化冒出一缕缕白色烟气,眼见就要乍裂,她忙退出几步让开,就听“嘭”的一声,那棵头颅随着爆出的烟气化成粒子消失,而残留的身躯却因为她的冰冻,直直立在原地。<

><

>王默那边少了两只速度也快了不少,虽没有达到颜箬竹和池羽这么高的等阶,但加上幽狼的冰火攻击,也能抵抗对战。<

><

>颜箬竹让池羽不用帮忙,自己上前,加入其中。<

><

>待全部消灭干净,她才松了口气,看了看已经脱力的众人,抬脚朝池羽走去。<

><

>“你怎么样?”<

><

>当时他被攻击的地方她没看仔细,现在看着他肩头明显焦糊了大半的样子,皱了皱眉,再一次用水系替他清理干净,解掉冰看了过去,就见他肩膀焦烂了一大块儿肉,她的水系只能勉强修复一些,却起不到什么作用。<

><

>“我没看到苏瑾萱,不知道她是不是也……”<

><

>“没事儿,只不过烂了块儿肉,我是男人,以前没少经历过。”池羽抬手碰了碰破损的地方,立在颜箬竹面前,勾起了狐狸笑,“不过如果你愿意再陪我重温一次咱们在洞穴里的肌肤相亲,我就算再疼,也能……”<

><

>他的话还未说完,脸上就被打了一拳。<

><

>那力道极重,让他的头歪向一边的同时,还被打破了唇角。又一道劲风袭来,他本能抬手抵挡,抬眼看去,就见一个浑身散发着冰冷气息,黑色碎瞳里满是几若滔天的怒火的男人

章节目录

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逆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尘并收藏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