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楚天的话,宋文浩的眉宇拢了拢。

如果说先前知道徐诗蕊杀人,并获取异能者脑袋里的晶核是为了提升异能的话,他在发现她竟然周旋在不同男人之间时,内心多是不齿和厌恶,因而,找她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他不是那种把女人放在心上的人,大家各取所需,只要对方还有那么点利用价值,他会在自己的掌控内,任其发展。

知道楚天对徐诗蕊的在乎,他不能说得太多,免得两人之间产生间隙。

挑了挑眉,宋文浩不答反问,“庆功宴时……你和那两个小女生一起做的感觉怎么样?”

楚天呼吸一窒,表情出现一道裂痕,“那次是我喝多了。”

宋文浩双手环胸,不置可否地凝着他。“小天,这里是末世,你没必要非把徐诗蕊放在第一位,平时也不一定只能有她一个女人。你看看基地里的男女,只要有实力,男的可以找几个女的,女的也同样可以找几个男人,大家不知道未来会是怎样,不如及时行乐。”

“可我只喜欢诗蕊……”

“那如果我说她已经跟别的男人做了,或者她有了别的男人,你会怎样?”

“杀了他!”楚天直言,对上宋文浩清潋如水的眸子,拧了眉,“除了你外。”

宋文浩微动了动眼珠,眸底划过一丝无奈。也许,以后是该找个机会让他看一看徐诗蕊的真面目,不知道他能不能承受得住。

“如果她找的那个男人比你强呢?”

楚天抿唇蹙眉,不说话了。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宋文浩撇开眼,淡淡道:“她不会有事,她那队伍里的人员几乎都是基地里的高阶能力者,只不过去的地方有些远,会耽误点时间而已。”

两人谈论的主角,此刻却在遥远的暂住小镇的房间内,享受并利用着糜烂的极致。

“啊……好棒……再用力……”

“呼呼……嗯……没想到……我们的野蔷薇……这么骚……操……小-穴真紧!”

室内的温度不断上升,女人的呻-吟,男人的粗喘,交织在一起,奏着一曲淫靡的曲调。

徐诗蕊疯狂摇摆着自己的身形,配合着身上男人的加速进攻,铺撒在床单上的凌乱长发配着一身凝脂和绯色红晕,更添几笔妩媚和动人。

男人扣着她腰身的大手紧了又紧,不停带着她往自己身下撞击。

“啊……”极致的快感,绚烂的白光。徐诗蕊在男人愈发狂野的抽-送中,发出高-潮爆发时的长长淫-叫声。

“该死的骚货,差点被你夹射了!”瞬间收缩的洞穴更加用力地钳住男人的巨物,他立时失声发狂地一边戳刺,一边叫道:“叫你勾引我,搞死你,干死你……”

徐诗蕊不停蠕动的身子没有停下,雾气遮掩的眸底,却倏地闪过一丝阴鸷。

当男人闭眼抖动着健硕的身躯瘫倒在她身上后,她半阖着眼,□一缩一缩吸收着男人释放出的精华,长指拥着男人宽阔的背脊,一点点游走,好似挑逗,又好似抚慰。

全部吸收后,她蓦地推开身上的男人,任由他翻到在一旁,半点反应也无。

徐诗蕊半撑起身子,素手划过身旁人的太阳穴,轻轻按压下去。

男人闷哼一声,再无声响。如果不是对方胸膛还有细微的起伏,那张隐匿在黑暗中,煞白到无色的脸,会让人一度以为这个人已经死掉。

她唇角勾起一抹讽笑,起身走到浴室,挥了挥手,浴缸里便满了一盆清水。泡进水里躺下,她舒缓的闭上眼,享受着难得的清闲时刻。

大雪封路前,她出任务时住在一家民房休息,因着无聊在那满是书籍的房间内,随意抽出一本书打发,没想到却是教习女人怎么吸收阴阳之和的产物变成自己力量的书。

当时她持着怀疑的态度看了,记下几个简单的法子收回书就拿楚天做了试验。

结果证明,力量虽然薄弱却真能从他人身上获得,但次数多了,也会让对方异能停滞或倒退,每次吸收后,对方会变得苍白无力,直接昏死过去。而最重要的一点是,她通过获得力量,开启了和楚天同样的风系异能,只不过这种方法获得的异能不管用晶核还是自然提升,速度都非常缓慢。

之后因大雪所有人被困在基地,她物色了一个特殊系别的能力者将其勾引,哄骗了楚天后,她几乎每天都会跟那人苟合。当她吸收了对方的能力,甚至让他失去了自身的能力后,利用获得的异能,把他和自己相处的经历封印。

随后的一段时间,她和不少相中的异能者暧昧,外人看来也许没什么,但其实他们早已是她的囊中之物。

她知道宋文浩对自己有戒心,平时只会在出任务的时候,开启一层空间隔绝防御再跟那些男人交欢。然而一回到基地,她还是那个冷厉风行的野蔷薇,更是楚天心疼的掌中宝。

“嘭咚——”“啪啦——”

住房外骤然响起的声音让徐诗蕊猛地从浴池坐起身,她从空间取出件风衣束腰,跑到窗台朝外看去,就见离他们小队休息的不远处聚集了一群丧尸,恰好推翻了一辆军卡,制造出了之前的噪音和声响。

望着翻倒的军卡和一群训练有素的军人,她眯了眯眼。

一般基地出来寻找物资都会开着军卡,这也是代表己方有基地的标志。再加上军卡上还会贴有代表基地名称的标识,一般两个基地在外相遇,并不会给对方为难,都会相互配合。除非遇到一些野队强抢,他们也不会客气。

眼见外面已经开打,炫耀的异能技能和枪击弹药声铺天盖地袭来,就算徐诗蕊这个小队的人员睡得再死,也被吵醒了。

她眸光一闪,瞬移到自己的房内,没过会儿,就听到门外的敲门声。

“队长,外面好像有别的基地遇袭……”

徐诗蕊打开房门就看到三三两两站在门口随便套了件衣服出来的队员,轻声道:“我刚看了下,外面的情况有些棘手,我们小队只出来了一个车队,那群丧尸数量不在少数,明天我们就要回基地了,不惹这个麻烦。”

大家自然都没有意见,末世谁还会管他人死活。

听闻队长的话便都告别回了自己的卧房,只队里的一个员小声嘀咕了句,“外面那么吵,怎么袁亮还能睡得那么死?”

徐诗蕊敛着眼睫目送大家离开,回身关上门的瞬间,迅速换上一套干净利落的衣服,配上军刀枪弹,贴靠在窗台上,屏气凝神一眨不眨地注视着外面的情况。

从刚才一股脑的技能光照下,她看到军卡上的贴着是S市宏远基地的标识。

如果说整个大陆上最为可靠或者安全又有保障的基地,要数B、S、C市的三大基地——B市隶属国家军队,军政机构完善又有最先进的技术;S市是有四代传承下来的秦家军一手创立下来具有军队体制体系的基地,因为亲民,不少人都前往投奔;C市是一股新生力量,具体是哪方操控不得知,但听说里面全是能力者,每次出任务都是最小伤亡的几率。

她现在虽在H市基地能够有自己的人脉和实力,但始终受制于宋文浩的辖制,更何况等她回去就要到木兰基地,那里还有个如狼似虎的郑诚弘等着她,她不得不为自己的以后的路做一番打算。

…………

安浩靠在墙壁上粗喘着口气,心底暗骂这一路真是倒霉。

本来已经做好任务准备返回基地,却不想在路经这个小镇外的郊区准备休息时,遇到了闻火儿而来的变异植物,那蔓延长成了一片片的场景,随着它不时从茎叶里喷出毒雾和酸水而更加可怖。小队原本还想拼着对付,可在发现它们有再生能力一直打不死还会成倍增长后,只得调派几个人用火引开它们暂时的注意力,撤离原地进入小镇。

之后,植物是没再跟来,可因为天已黑沉,四下的丧尸都溜达出来享受黑夜的狂欢,但见一辆军车驶过,吸引了一片片丧尸,最后还吸引了几只高阶变异丧尸,便出现了之前徐诗蕊看到的场景。

“康哥,我们现在怎么办?”

王康是秦毅专门派到安浩身边的随护参军,曾跟秦毅一同为军,还是秦老的弟子,所以对待秦家人很衷心。安浩的这个小队一般出什么事都是他出主意,现在的状况安浩心底直发凉,根本没了判断能力。

王康粗略算了下丧尸的数量,又观察了下变异丧尸的类别,沉声道:“目前的情况不乐观,二少带着小伍小侯逃到安全的地方,我们留下来掩护。”

安浩就算是个花花公子,但自小在军人世家下长大,骨子里自有那么一股军人的刚毅,也不可能看着队友遇难,而自己逃跑,遂拧起眉道:“我安浩就算再不济也不可能撇下你们不管,如果我当了那个临阵脱逃的人,就算能回到基地,也没脸去见我家那几个去啊!”

“好小子,康哥没看错你!”王康锤了锤他的肩,道:“那我们就誓死一搏吧!”

丧尸的数量上百,他们能力者却只有二十人不到,一场硬仗着实做了很大的牺牲。眼见伤残到最后十人不到时只有三十多个进阶丧尸和4个变异丧尸,他们这方已经消耗了不少支撑能量的药剂了,但凭着一股咬牙的狠劲,虽处于弱势却还是顽强抵抗。

要说安浩不动容那是假的,以前他受不了拘束不想听老爸的话去当兵,每次见到自家哥哥那副正经的模样就觉得好在自己没去当兵,但现在看着身边誓死护着自己的人,他觉得,自己以前真是错过了许多。

“啊——!都去死吧!”他嘶吼一声,不顾全身血色,朝着不远处的变异丧尸放出了大范围的冰锥坠落技能,歪打正着刺穿了两只的脑袋。

其他人还来不及欣喜,安浩却因为消耗掉最后的能量而跌坐在地上,被一只激怒的丧尸举着钢针般的五指直袭面门。

“二少——!”

“嘭——”丧尸的五指直插入地,爪下却没有本该爆掉的脑袋。

众人一颗悬着的心回落,知道有人帮忙,连忙继续发动攻击,拼上了吃奶的劲头。

安浩本在生死一刻间,却突然发现自己没死,心下起伏后微颤了颤,却闻道身旁好闻的花香味儿。他转过头,就见明灭的技能光亮下,身旁环着自己腰身的女子,眉黛如画,眼波潋滟,温婉如玉的笑脸下,是春波旖旎的风情。

“你没有事吧?”声音软糯轻柔,动听婉转如三月春莺。

她鬓发被风过撩起,扫过他的唇瓣和脸颊,就像一粒石子,忽的投入了他的心湖,撩拨起层层涟漪,让他在那一瞬为之心动——

颜箬竹这方前往S市的路途,的确如百里修断言那般,‘不会有人身死,但灾祸不断。’

每天行路都被-干扰一下,让人实在疲惫不堪。再加上队伍里还有几个普通人,晓晓和绵绵的年纪又小,比起平时出任务,颜箬竹这些异能者也有些苦不堪言了。

戳了戳篝火,颜箬竹无语望天,真是意志和信念的考验啊。

“竹子姐姐,竹子姐姐,你看我找到了什么?”蹦蹦跳跳的绵绵跑到颜箬竹面前,背着小手笑嘻嘻弯腰,顶着一张可爱又招人疼的小脸,眨巴眨巴眼,道:“阿修哥哥带我们找到了一个好玩的东西,你猜猜是什么?”

颜箬竹抬头看向牵着晓晓‘飘’来的百里修,挑眉,对上那张噙着浅笑的脸,抽了抽嘴角,回头揉了揉绵绵的小脑袋,歪头道:“树叶?”

“不对~~”绵绵摇头。

“石头?”

“不对~~”

“吃的?”

“嘁,就是几只破萤火虫,有什么好高兴的!”从几人身后溜达过的颜博瀚撇了撇嘴,不屑地睨着讨好颜箬竹的小屁孩儿。

被人提前说了出来,还出言嫌弃,绵绵一怒,把手上装着萤火虫的袋子扔向颜博瀚,“博瀚哥哥,绵绵最讨厌你最讨厌你了——!”

“小屁孩儿一个!”颜博瀚上前一步,唬眼瞪她。

“不许你欺负绵绵!”晓晓挣脱百里修的手,挡在绵绵身前。

“哈哈,就算你俩一起上,还不够给我……”

“颜博瀚,你怎么那么幼稚,跟小孩子闹什么闹!”颜箬竹阻了他的话,拾起地上的袋子,白了一眼没长大的男生,拉着两个孩子往一边走去。

颜博瀚挫牙,“颜箬竹,你——你——你真可恶!”

“明明在乎,为什么不让她看到你的心意?”百里修凝着闹别扭的颜博瀚,眉眼浅淡,“你这样的方法不好,只会让别人觉得你虚浮,不如真情实感,卸掉伪装。”

颜博瀚半晌才从鼻子里喷出一个“哼”音,丢下句“不用你管!”,转身跑走。

“啧啧啧,让我来看看,这是谁惹我们的小帅哥生气了?”邢飞拽住撞了自己还闷头要跑的人的后脖领,拉到自己面前,用土系困住他的双脚,环胸站定在原地,对上他那双怒瞪的眼,笑得一脸灿烂,“怎么,你小子又惹竹子生气了?”

“你眼睛歪了?!明明是她惹了我!”

“根据我以往的经验推断,你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对不对?”

“切~”颜博瀚扭头装酷。

邢飞故意气他,“傻小子,要不要让哥教你几招泡妞手段?”

“你在说什么东西!她是我姐!”颜博瀚瞪大眼睛一副‘你发什么神经’的表情。

“哦~~原来在你心中把人家当姐姐了啊~~~~”

颜博瀚白他一眼,闭嘴。

“小瀚瀚~~~你其实可以……”邢飞一句话还未说完,猛地转头看向驻扎不远处的某个地方,挥手解开了对颜博瀚的束缚,大步朝营帐中心走去,点下耳垂上的对讲系统,道:“全员警戒,10点方向有情况。”

因精神系异能上了3阶后会多少带着些范围感知,颜箬竹和伟明同样发觉异样,各自处理掉正在做的事,跑到了邢飞身边。

“怎么回事?”“出了什么事?”

邢飞扶着鼻梁上的单片眼镜,蹙眉道:“前方三百米处有个土堆在迅速拢起,我猜测里面有不明生物。”

两人神情霍然一凛。

又听他对着部下吩咐道:“土系金系迅速在营地制造外扩十米范围的壁垒,着重脚下土石,把10点方向空出1米宽,4点方向空出3米宽的位置。黑子,把车给弄出来,叫醒大家,让普通人先到车上躲着,一旦出现问题,你和你们小队的护送他们离开。变异近攻者迅速靠前10点方向,远程异能者靠后自行分布。”

交代完,他关了麦,对身边的颜箬竹道:“嫂子,正前方的位置留给你,我们一筑起防御壁垒,你就立马用冰晶封上,这样一来,等到那它过来我们也能看清到底是什么。”

颜箬竹攥起拳,抿唇点点头。

一声令下,所有人都有条不紊的动了起来。

1秒,2秒,3秒……

当时间滴答蹿过半分钟,被稳固的脚下土地突然一震,好似有什么东西想要破土而出般,搅得人心陡然不安起来。

邢飞拉住晃动的颜箬竹,蹙眉再次在脚底加固了一层土防。

地下的东西也许是发现了人所立的脚下路不通,壁垒外的土地上“噗噗噗”冒出一连串儿之前邢飞看到的小土丘,不多会儿,便从里面爬出密密麻麻大小如鸡蛋般的变异蚂蚁。

铺天盖地之势,宛如黑河波澜。

“啊——”林茜担心自家儿子和老公,从车上下来的一霎,就通过壁垒内的灯光看到了冰晶外黑压压的蚂蚁,惊叫一声,昏了过去,颜博瀚和颜邵见状立时跑到她身边。

待她幽幽转醒时,呜呜之音哭得人心底生烦。

邢飞看出颜箬竹的不悦,对后面人挥了挥手,就有人上前把林茜带回到车上,见她有些闹腾,直接手刀下去,让世界安静下来。

此时颜博瀚就算不忍,却也知道不能让他-妈在这时候闹腾。瘪瘪嘴,他走回到自己的位置。

当众人等了半个多小时,见变异蚂蚁还没有离开,反而在他们的壁垒外啃咬得越来越起劲儿时,邢飞的眉,拧得更紧了。

他观察到这群变异蚂蚁的等阶不高,应该是被派遣出来觅食的工蚁,可由于数量太过庞大,他们的壁垒被蚂蚁毫无间断的攻击,让队伍里土系金系换了几波,浪费掉不少晶核和药剂,再这么不眠不休下去,恐怕到最后,他们就真要成这蚂蚁的口中食了!

早知道是这么多的变异动物,就该让车里的人先走!

颜箬竹看到眉目紧锁的人,道:“先杀出一条路让车先走。”

邢飞“嗯”了声,打定主意,道:“全员准备,1分钟后开杀!土系金系继续防御,其他人把攻击控制在10点方向冰晶消掉后的方位,不要乱套,注意安全。当我说可以开4点方向的冰晶时,2小队的成员把涌进的蚂蚁清剿掉,车子瞅准时机离开。”

当黑暗如潮的蚂蚁从10点方向涌进时,各色异能轰得炸开在堆叠的蚂蚁上,爆出了一股怪异的焦糊味儿。

队伍里的人没有手下留情,进来一批处理掉一批,当蚂蚁的尸体都快把空出的位置堵上后,火系一烧,又消干净一片,但蚂蚁还是锲而不舍的前仆后继,没有被死掉的同类的数量吓掉,就那么消失、出现、出现、消失。

眼见外面的蚂蚁根本看不到尽头,邢飞又见蚂蚁几乎都涌在10点方向,朝开车的人道:“2队准备换位,黑子的小队上车,准备开路!”

见车上人准备就绪,他对放着冰锥的颜箬竹点点头,就打开了4点方向的冰晶屏障。

车子“轰”得一声开跑,2队人员立时清剿掉4点方向不算太多的蚂蚁,又连续干掉大片想要追出去的蚂蚁。

“飞哥,咱们现在怎么办?”照这样下去,迟早得交代在这里。

“分批走吧,好在蚂蚁的等阶不高,三阶下的成员先走。”邢飞指着黑子留下的车,道:“集合地点还是在6公里外的金德镇。”说着,他又对颜箬竹道:“嫂子,你跟他们一起先走吧。”

颜箬竹眸子一闪,摇头,“我留下。”

邢飞见她语气坚定,想到曾经展逸辰跟自己说过‘不管她想要做什么,都随她,不要拘束她,不论什么时候,她都知道自己要做的是什么。’的话,一时感慨万千,却没再劝说。

就这样,剩下的人数越来越少。

“我不走,我要留下!”颜博瀚其实三阶没到,但他不想颜箬竹没走,而自己走掉。颜邵虽然不赞同,此刻却没说话。

颜箬竹扫他一眼,冷道:“你留在这里又帮不上,还想拖我们后腿吗。”

“你——”颜博瀚气愤的指了指颜箬竹,终是没有叫骂出声,黑沉着脸甩头进了车内。

颜邵看着冷冰冰的女儿,知道她是为了博瀚好,神情划过一丝难过,沉默半天,道:“箬竹,你自己注意安全,爸爸……我们在金德镇等你平安回来。”

…………

直到最后,还剩下8人必须撤掉壁垒,众人心情莫名沉重时,颜箬竹突然开口,“如果可以的话,大家不妨一起坐上车,趁着这些没开化的变异动物攻击时,立刻逃掉,尾随上来的蚂蚁,漏网之鱼靠大家,我想试试冰系的冰封万里能不能成功。

因为我以前的冰封范围很小,也没试过大面积的,所以也有一定的危险性。”

“好,就这样。”邢飞没犹豫一秒就答应下来。

其他几个只是面熟的部下也均点头应下。

“呃……啊?你不再考虑考虑?我不一定能成功。”颜箬竹没聊到他们会这样,一时有些惊愕,虽说这段时间百里修给她讲了不少异能方面的事,她也似乎摸出点门道,但真不敢保证会万无一失,这关系到几条人命啊!

“竹子,大家都信你!”邢飞表情难得一正,露出一个温暖的笑颜。

颜箬竹放出冰锥的手微颤,收掌成拳,目光瞬间坚定下来。

“好,我把壁垒先封上,大家上车!”

待大家坐好,颜箬竹却还在车下,邢飞蹙眉道:“嫂子,你不上车?”

“我要到车顶上坐着发动。”说着,就从小面包的后梯爬到顶部,坐下,做出一个可以从她所在的地方垂到地面的冰棍,默默发动起水系。

她的两个衍变能力皆来自于水系,触发先决条件必定是有水的情况下,想要到达冰封万里的局面自然不太可能,但借由自然界里的物质衍变转化,也许可以达到她要的效果。

凝神屏气,感受着召唤出来的水,感受着来自大自然中的水份。

坐在车里的人都没有出声打扰她的静坐,对于颜箬竹这人,大家理所当然的在她前面加了一个‘老大’的前缀,老大的女人、老大的老婆,但这么多天,一些默契和信任,在逐渐生成,那是源自于她自己的,独特的魅力。

“你们有没有发现空气好像变得有些潮湿了……”

“你丫不会才发现吧?没看到地上那块儿都有积水了吗!”

“哈,哥以为是你撒的尿呢!”

“滚——!”

邢飞看着大家并没有多少紧张的气氛,勾起唇角,靠坐在驾驶座,静静等待。

“咚咚咚。我准备好了,你们也坐下准备,我要撤掉屏障了。”头顶上传来闷闷的声音,让大家瞬间恢复满状态,严阵以待。

邢飞敲了敲车壁,道:“竹子,我们好了。你在上面小心别掉下去了。”

“嗯,我没事。倒计时,3、2、1——!”

当壁垒上的冰晶碎掉的一刹,邢飞握着方向盘踩下油门,瞬间把车开了出去。

风刃,火蛇,土崩,金针,雷击……

拼着一股气,车上异能者发动自己最强的技能攻击,清掉道旁蚂蚁和一群想要掩埋了他们的蚁群,邢飞转动着方向盘,把一辆面包开得跟辆赛车一样。

颜箬竹虽用冰先封了自己的腿和车连接在一起,但被邢飞这么一弄,还是有点头晕,好不容易缓和过来,看着黑压压的尾随的蚂蚁,她的心,突然加速跳动起来。

胜败一念间!

她单手撑在一侧,将之前做的长棒冰棍点在地上,心念同启。

一刹那,面包车的夹克被覆了一层冰晶,而本来燥热的天,忽得飘起雪花,越接近地面,空气中就仿佛漂浮着一朵朵冰晶样的结晶层,带着漂亮的花纹一点点展开蔓延,在车子经过时,粉碎成一片片纷飞的银白色冰晶。

而木棍相接的地面,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冷凝,冻结,成冰。

放眼望去,身后的蚁群,已成了一个个冰雕,被封存在百里的景色中。

颜箬竹眯起眼,轻轻一笑。

原来……自己竟然真的成功了……

“颜箬竹——!”当邢飞从后视镜看到那个被甩到车下,掉入一个土丘里,瞬间消失不见的人时,惊叫出声。

章节目录

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逆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尘并收藏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