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箬竹这一觉睡得很沉,展逸辰从外面回来,她还抱着被子没有从梦中醒来。

展逸辰眸底划过一抹怜惜和心疼,带着歉意亲了亲她的额头,起身走进厨房做起饭。

他边切菜,脑海里边闪过那些尸体的模样。

尸体的样子就像邢飞说的,有大面积被利齿啃噬过的痕迹,且头部全部爆烂,身上其他地方虽没有断肢残缺,仍然惨不忍睹。

印象中,他异变时牙齿和指甲都会变得尖锐,从自家女人身上的那些伤痕就可以看出,他虽然不想承认,可那的确是因为他造成的。但他在那些尸体上看到的齿痕明显和箬竹身上的不同,甚至是爆碎的脑袋仅仅凭他的攻击力要做到,似乎有些不太可能。

而且几个事发地都没有留下印记,是最为让他奇怪的地方。

假设人是他杀的,那他来回的过程中,应该会留下足印或者血迹,他出门时刻意留意了来往的路线,就算他在失去意识时没有穿鞋或者回来时已经清理了身子,但行走的过程中也会留下蛛丝马迹。

可据他观察,一点痕迹也没。

这个发现,让他担忧起岳泽基地内部混进了不明生物。

一早上地毯式的搜查没寻到半点儿消息和线索,使所有人的头上都挂了一抹阴云,虽然梁俊第一时间加强了基地的防御,但那抹阴影却深刻在了大家的心头。

没查到什么结果,他嘱咐邢飞配合梁俊,先一步回家看箬竹。

早上发现血衣时,他第一个念头是副作用会让自己在睡眠的无意识情况下,自主控制身体去做些醒来后他不知道的事,再之后便是吓出一身冷汗,不论那些能力者是不是自己杀的,他都怕有一天自己会控制不住对箬竹动手……

切菜的手一顿,展逸辰心痛地皱起眉。

副作用就连邢飞和百里修都没有办法,这次的发作时间又明显比上次更长更猛。

照这样想下去,他是真的怕了!

腰上忽然一紧,展逸辰条件反射地扣住贴近自己的手,扭身斜挥出菜刀架上来人的脖子,待看到颜箬竹惊愕地睁着一双大眼望着自己时,他连忙松了手劲儿放下菜刀,把人拉到身前查看她身上有没有事。

诚恳歉意道:“对不起,刚才我在想事……”

“没事没事,就是吓了一跳。”颜箬竹偷瞄了眼展逸辰紧蹙的眉,试探地问他:“逸辰,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听闻她的话,他心下一软,把人拥入怀中,轻拍着她的背道:“没什么,就是今天基地里发现几个能力者被杀了,目前还没查出来是谁做的,有些担心你的安危。”想到之前的行程,他又道:“我们要再留几天帮梁俊查这事。你放心,不论查不查得到,都不会耽误太久。”

……

依展逸辰所言,接下来几天,一行人暂住在岳泽基地。

“阿辰,你来,给你看样东西。”邢飞这几天一直在解剖尸体,意外发现了一样东西。

“什么?”展逸辰接过他递给自己的手套戴上。

“这是我在一具尸体的胃里发现的。”他把一个类似纽扣一样的东西举到他面前,扬眉,“怎么样,看得眼熟不?”

展逸辰伸手拿过,抿唇道:“这个图章是展逸辉的。”

邢飞点头,表示他也这样认为。“还要谢谢这个变异者,这东西应该是在打斗的过程中留下的证据,他知道自己不敌对方,趁他没注意吞到肚子里,还真是给我们了一个大发现!”

“上次的丧失围剿他就已经耗费了那么多精力,没想到他会亲自跑到这里来。”电光火石间,展逸辰的脑海忽然闪过一个想法,“你说,我在失去意识的那段时候,是不是遇到过他,甚至也跟他动过手?”

……

展逸辰平时不能陪在颜箬竹身边,又常常和邢飞一起商讨些什么,颜箬竹便也不去打搅他们,在一连三天都没有再出现任何袭击事件后,她偶尔会在基地内看看岳泽的青山绿水,倒是把这里当成了度假村。

坐在湖边小亭的颜箬竹刚给颜母和唐鑫他们用通讯器聊完话,身边便坐下一人,带起一阵清风,徐徐荡荡,吹散了一丝热气。

颜箬竹看到来人,笑着冲他点点头,“我刚跟我妈他们通了话,他们说在你们基地过得挺好,虽然没看到你们基地到底是什么样子,但治安管理和那里的人一定不错。”

“没有这里风景好。”秦毅从她的笑脸上移开视线,望向波光潋滟的湖面。

“噗……你总是这么实话实说吗?”颜箬竹笑出了声。

秦毅不解,反问,“不该实话实说吗?”

理所当然的话,让颜箬竹比之刚才笑得更欢。

银铃般的笑声充斥在小小的座亭,她粉面如桃,眉眼轻绽,小巧的唇瓣在嘴角漾起美丽的弧度,细碎的光斑跳跃在短发上,隐隐泛着金色光芒的丝线,勾勒着她整个人都仿佛一道暖阳般,照进了他的心底。

真是个多变的女人,秦毅如是想。

“我下午要回宏远基地了。”秦毅没说自己先走,存了一丝想让她和他一起走的想法,可心底却又因为冒出这样的想法而郁促。

“呃,这么快?”颜箬竹止了笑声,见他皱眉,问道:“是你们基地出了什么事吗?”

秦毅见她担心,摇头道:“不是,我只是想先回基地多出点任务收集物资,然后把和展逸辰他们定制的具体计划回去告诉父亲,也好部署和安排接下来的应对事宜。”

“原来是这样,早作部署防范还是目前最紧要的事,”颜箬竹笑睨着他,“那我只能在这里祝你一路平安啦,下次再见时,就是在你们基地里咯。”

一丝失落掠过心头,秦毅没再说什么,冲她点了点头。

见时间不早,颜箬竹陪他往回走,打算请他吃顿饭后送他离开基地。行过溪畔的木板路,两人随意聊着天穿过厚厚的落叶地,待要出了树林,正遇到一个人。

“喂,我找你有事!”

颜箬竹看向来人不着痕迹地瞥了瞥嘴,和秦毅对视一眼,往前走去,直接忽略来人行过她身旁,却又被叫住,“喂,没听到我说话吗!”

秦毅见颜箬竹一副不认识来人的模样,暗忖:难道是在叫他?

颜箬竹对上秦毅的视线,耸肩,“我不认识她,肯定是找你。”她才不打算理会这人,窥觑自家男人的女人,她可不会给对方什么面子。

秦毅虽有些奇怪,但出于礼貌,还是转头道:“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

郑娅楠见这两人无视她的举动,气得鼻子都要歪了,指着颜箬竹道:“前几天我们还在湖边见过,你怎么能说不认识我!”

“有吗?没什么印象。”颜箬竹挑眉,“我们还有事,没时间跟你玩了,不过好心提醒你一句,一个人身处野外还是小心点儿为妙。”说罢,看向秦毅,“走吧,中午尝尝我的手艺,据所有吃过的人的说法,味儿道还是不错的~!”

秦毅见她一脸得意的模样,轻掀起唇角,“好。”

再次被无视,郑娅楠抽了抽眼角,“那个谁,我真找你有事,关于逸辰哥的!”

颜箬竹没回头看她,却掏出兜里的钥匙对身边的人道:“我住哪儿你应该知道,你先回去等我,不会太久,估计逸辰也快回去了,你们可以先聊会儿天。”

秦毅星眸微敛,警告般地扫了眼郑娅楠,这才接过钥匙,点头,“我等你。”

见人走远,郑娅楠“嘁”了声,嘀咕,“有了逸辰哥还跟别的男人暧昧,也不知道逸辰哥到底喜欢你什么!”

颜箬竹白她一眼,“有什么事快说,我没那么多时间陪你玩。”

虽然很不爽她的语气,但郑娅楠还是进了正题,“你知道逸辰哥身体……”似乎是为了找一个适当的词表示自己的意思,她顿了下,继续:“他身体出现变异的事你是知道的吧?”

双手插兜,颜箬竹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郑娅楠瞄她一眼,“我就想知道逸辰哥到底出什么事了,我担心他。”

看她表情不像说谎,颜箬竹倒对这人的印象改观了不少,但并不代表她会知无不言,“他的身体你应该去问他,过多的事情我也不清楚。”

“你不是他女朋友吗?怎么能不知道!”

“女朋友就非得什么都知道?更何况这是我跟他之间的事,你是不是管太宽了?”

“我跟逸辰哥从小玩到大,我一直都很喜欢他……”

颜箬竹一头黑线,“打住打住,你叫我来是想跟我说你跟展逸辰历史的?抱歉,我可没你那个闲情逸致,还有,如果你真有什么事儿的话,麻烦直接去找展逸辰,我真不觉得我们有什么共同语言可以聊的!再——见——!”

“喂喂,你跑什么,我只想知道逸辰哥出什么事了,你们一个两个怎么都这样啊!”

郑娅楠跑了几步没追上,撑着大腿儿喘了会儿气,再抬头时,哪儿还有颜箬竹的影子了!“可恶,我又没说我要当破坏者,跑那么快做什么!”

……

当天下午,颜箬竹和展逸辰几人送秦毅离开岳泽。

之后的几天再没出现袭击事件,梁俊对展逸辰说自己这边已经没什么问题,再加上有了可以提升异能的方法,便让他忙自己的事就好。

展逸辰让小队收整一番后,吩咐老三带队先行一步离开岳泽回自家驻地。

“逸辰哥,为什么不带我一起,就因为我没有异能吗!”郑娅楠嘟嘴。

“B市比其他地方安全,你早点回去,免得让长辈担心。”展逸辰微蹙了蹙眉,“而且你什么能力都没,的确很容易给我造成困扰。”

听到最后一句,颜箬竹和邢飞很不给面子的笑了出来,就连梁琦都背过身去闷笑起来。

见大家笑出来,郑娅楠瞪了眼颜箬竹,郁闷道:“我担心你。”

“没必要担心,末世里每天生死那么多人,你就当我已经死了好了。”

“噗哧——”邢飞眼见郑娅楠要哭出来,拍了拍展逸辰的肩膀,调侃,“兄弟,虽然你不喜欢她,但说话也别这么毒啊,你这是给自己添堵呢,还是给咱们嫂子添堵啊!”

展逸辰一愣,回头看颜箬竹,发现她表情是有些不好,想到之前的话,忙把人带到怀里哄,“我刚才只是随口说说,怎么会有事,我还打算陪你一辈子,直到儿孙满堂,到时候你想甩掉我都不行……”

郑娅楠看着平时稳重成熟的人手忙脚乱的哄别的女人,真哭了出来,没掉几滴泪,她又呼啦啦自己擦干净,她才不是为了还没有开花就萎了的恋情,她只是眼睛被沙迷了!

颜箬竹接下来打算去木兰基地接李晓轩跟大家汇合,所以和展逸辰邢飞三人开上直升机准备飞往木兰。

离开的当天,郑娅楠单独找到她,十分严肃的告诉她,让她好好照顾逸辰哥,不然以后不会放过她,倒让她有点点喜欢上这个真性情姑娘了。

“嫂子,娅楠跟你说什么了?”见颜箬竹上了直升机,邢飞从后座趴到前座,八卦。

主驾的展逸辰瞪他一眼,就听到颜箬竹笑眯眯地伸出一根手指头在空中摆了摆,道:“不能说不能说,这是我们女人之间的秘密~~”

“坐稳了。”

展逸辰笑着嘱咐,开启设备,指控微微下压,直升机便飞了起来。

“嗡嗡嗡”的轰鸣声响彻在空地上,迎着清晨第一缕阳光,朝木兰基地飞去。

------

木兰基地,F区黑铁匣监房内。

宋文浩坐在唯一一张椅子上,神情淡定闲毓,没有一丝焦躁和急切。

躺在木板床上一脸胡子拉碴看不清本来面貌的男人许久没听见声音,掀开眼皮看了眼坐在不远处的人又闭上眼,转过身背对着他。

宋文浩唇角轻扬,对站在门口的人道:“小伍,去弄些茶点过来。”

“是。”扫过床上的人,小伍开门走了出去。

待小伍捧着托盘进到房内,看到正在聊天的两人时,眼底的诧异之情一闪而过。他没想到一直不开口,甚至被审讯长达半个月之久都让人拿他没办法的人,在宋指挥什么都没说只呆了几个小时后就说话了!

“东西放下,你先出去。”宋文浩指了指床,示意他把托盘放在那里。

见大门关上,坐在床上的宁飞再次开口,“我知道你想知道什么,但当初一直都是郑诚弘跟他联系,我顶多知道一些呆在明面上的人。”

“这些也够了。”宋文浩给两人倒了茶,递给他一杯,“昨天他的人还主动和我联系合作的事,我没有答应。”

宁飞扬了扬眉尾,唇角轻掀,“哦?为什么?”

宋文浩浅笑,不答反问,“你愿意屈居人下,听人调遣?”

“哈哈哈——当然不!”

宁飞放声大笑,当初他不择手段杀死基地里那么多老一辈的人,可不就是为了独占木兰基地吗。虽然最后被郑诚弘摆了一道,可他已经死了自己还活着,说明自己还是略胜他一筹,毕竟活着才有希望不是?

宁飞看向比他小了几岁的宋文浩,喝了口茶,眼前这个男人,倒真合了他的胃口。

宋文浩眸光微动,“既然如此,不知道宁上校有没有兴趣和我合作分管木兰基地?当然,前提是一同查出基地里那人的势力,抵御他有可能对我们造成的危害。”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阿久和小梦的地雷!!!!

抱住,亲个~~最近很少能回评,但我尽量保证之后日更。

接小轩回S市的基地,基本就要到了最后的大战了。

章节目录

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逆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尘并收藏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