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行驶在有些坑洼的路上,小小的颠簸,就像坐在摇晃的在小船里,闲逸、舒适。

颜箬竹靠向后座车背,半阖着眼,不时扫过睡在怀里的展逸辰,拿手撩开遮住他睡眼的发丝,检查他是否有可能变异的征兆。

“我给他注射的松弛催眠剂的药效已经过了2个小时,以阿辰现在的状况,应该属于自然睡眠状态。”邢飞透过后视镜看到颜箬竹的动作,边把着方向盘,边小声说着自己的看法。“他现在没发生异变,就表示不是睡觉才会出现那种异变。”

颜箬竹凝着睡得沉沉的人,回道:“我也是这么想,就是不知道他异变到底跟什么有关。”

“只要不是这方面的原因,其他可以慢慢找,总会有线索的。”

“目前也只能这样了……”

邢飞见前面的车停在一处空地,也渐渐放缓车速,打转了方向盘,把车停到一旁。

从前面车里走出一人行到他们车旁,礼貌地轻敲了三下车窗,在邢飞打开后,浅笑道:“现在是午饭时间,我来请三位一起吃饭。”

“不用那么客气,我们可以自己弄吃的。”邢飞单手搭着方向盘,回他。

“并不是客气,如果昨晚不是几位伸出援手,我们小队可能会打一场持久战。”他语气诚恳,含着谢意,“况且你们也要去木兰基地,我们都希望能在这段路上帮你们做些什么表示感谢。”

邢飞挑挑眉,看向后座的颜箬竹,示意她拿主意。

那人见状,也看向颜箬竹,笑容不减道:“颜箬竹,我们在X市搜集物资中一起行动过,昨天你也看到了吧,队里很多人你认识,都是集合了当初祁连和木兰基地合作的队友。”

“徐昂,我们说过的话貌似也没超过十句……”

“就算这样,你在食人花里救了我也是事实啊。”徐昂轻笑几声,并没介意颜箬竹的冷淡,看出她的确不想跟他们接触,便耸肩道:“我是真的想谢谢你,你不愿意那就算了,我们也不会勉强,不过……”

他拖了道长音,突然冲她眨眨眼,“咱们的‘奶爸’想要找你单独~~聊聊,他有些不好意思,就让我帮忙带个话了~~你自己看着办,不想去也无所谓。”冲两人挥了挥手,“我先回去了,你们自便啊。”

见人走远,邢飞突然趴过座背,一脸纠结道:“嫂子,你可千万别被小白脸骗走了啊,这要是趁着阿辰睡觉的时候被人拐跑,他醒来指不定怎么把我给生吞活剥了……”

……

颜箬竹和‘奶爸’两人一路沉默地朝营地不远处的草地走去。

她余光扫过身边这个曾经温和友善,嘴角常常挂着浅笑的人,微蹙了蹙眉。

这人没了往日的笑容,目光幽幽,唇角微沉,她不好奇他出了什么事,却想知道,为什么他在昨天晚上见到她的那一刹,眼睛会出现那么多复杂的情绪——惊喜,欣慰,感叹,释怀,悲戚……

见他停在一处草地,颜箬竹先开了口,“林清华,你想跟我说什么?”

林清华没有看她,只温润的侧颜露出一抹苦笑,他蹲身曲腿坐在草地上,以一副卑微者的姿态仰视颜箬竹,带着祈求的语气道:“可以坐下来说吗?”

颜箬竹睇视那双眼片刻,依言坐下。

林清华轻呼出口气,视线凝向远方,缓声道:“你那时候已经昏迷肯定不知道……但那件事一直压在我的胸口,让我每天噩梦不断,说实话,昨天晚上可能是我睡过的最安稳的一次了。”他自嘲地笑了笑,继续,“我不知道你和郑诚弘有什么恩怨,但那次我们一起出任务时,是我打昏了李晓轩把你扔到泷河里……”

“啪——”不待他说完,颜箬竹就扇了他一巴掌。

林清华转回脸,顶着脸上大大的红色五指印,抿唇看她噙着水泽微红了眼眶的眸子,千言万语,只化成最简单,却是他现在仅能说出的三个字。

“对不起……”

“你TM怎么对付我都行,你为什么要害他——!?”颜箬竹这话几乎是吼出来的,“他失明了你知不知道,他还那么年轻就看不见东西,你知不知道世界全是一片黑暗的痛苦,你TM就是一个混蛋混蛋混蛋——!”

颜箬竹没有用异能,只疯了般对林清华拳打脚踢,让不远处早就听到吼叫的人望了过来,一片诧异和吃惊。

“这……清华没事吧?”队里和林清华关系较好的人站起身,想要过去看看怎么回事,却被徐昂拦住。“这是他们自己的事,阿华连手都没还,说明他是自愿让她打的,该干什么干什么吧,估计一会儿就好了。”

徐昂说完这话也不太确定,但他知道这是林清华自己的选择。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看现在这样子,似乎不是什么好事。

邢飞摩挲着下颚瞄着不远处的动静,完全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用手戳了戳依旧沉睡,却被他抱出来放在绒毯上晒太阳的展逸辰,坏心眼道:“阿辰,不知道如果你醒来见到咱家箬竹这幅模样,会不会把事情想歪呢。”他左扭扭脖子,右扭扭屁股,砸吧砸吧嘴,斜眼,“咱家箬竹这会儿,怎么看怎么像被人那啥后抛弃的泼妇……”

“咔嚓——”邢飞耳里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响声,他愣了一瞬,猝然爆出一声哀嚎,“卧槽,我脖子扭到了!”

“我觉得你脖子应该放在你屁股底下坐着最好。”

身边蓦然传来一道冷淡中透着嘲讽的声音,让邢飞止住了痛叫,他不敢乱动脖子,只一脸扭曲地小心移动着身躯,转到能看见展逸辰的方向,嚷道:“你干嘛把我脖子拧脱臼,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如果不是因为我脖子柔韧性比较好,说不定现在已经跟你说拜拜了!”

见他都这样了还能插科打诨,展逸辰皱眉,“你废话太多!”

从地上跃起身,他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俯视动不了脖子看他的邢飞,冷哼一声,“没经过我同意就给我打了松弛催眠剂,我觉得你是越来越欠收拾了!等回去后,我会让清扬帮你制几个‘实验项目’,保证你HIGH到爽!”

“喂喂,打个商量,千万别找清扬,大不了我帮嫂子做点美容护肤品之类的东西啊!”

“你以为箬竹需要那些?”展逸辰乜他一眼。

邢飞撇嘴,“那可说不准,女人不都爱美的吗……”

展逸辰语气加重,“你这是犯了错的态度?”

“……”见他突然走远,邢飞忙叫住他,“我的脖子脖子,你先给我弄好再说啊,你当我不叫疼,它就不会疼的吗,我现在告诉,真TM疼死我了……喂喂,混蛋展逸辰,你丫给劳资站住——!”

“忍着……”空中飘着清淡的一句话,让邢飞捏碎了用土系制作的展逸辰小泥人。

——诅咒你进洞就软,三个月吃不到肉!

……

展逸辰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颜箬竹身边,抓住她挥舞的拳头,包在自己大手里。

见她脸色微红,眸里闪烁着泪光,他面色倏忽一沉,如黑洞暗夜般深邃幽远的墨色眸子扫过林清华,只一眼,就让自己周身凛冽的气势化成铺天盖地的猛兽,扑向它的猎物,直袭入林清华的心底,让他不自觉颤抖起来。

“箬竹,累了吗?”展逸辰把颜箬竹搂住,从地上带起身,以随意的口吻道:“要不要我来帮你打他,直到你满意为止,嗯?”

颜箬竹打了一通其实心里已经舒畅了大半,看着静默无声的林清华,她总觉得就是一拳头打在棉花上,让她消气的同时又升起一股憋闷。

之前在木兰基地相处那么久,林清华的为人品质真没话说,她现在想了一通也算明白郑诚弘当初选他的原因,只因他这个老好先生一旦出手,不会有任何人怀疑,而能迫使他来对付自己,肯定是有把柄落在郑诚弘手上。

“不用理他,我们回去。”

颜箬竹没再看林清华一眼,拉着展逸辰就走,“你身体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现在感觉怎么样?你睡得时间不长,等下午到了木兰基地,晚上再好好睡上一觉吧,这几天你太累了。”

展逸辰听着她对自己的关心,没问一句她和林清华之间的事,点头,声音轻软醇厚,悦耳动听,“好,都听你的。”

……

邢飞的脖子在颜箬竹的求情下,终于在队伍准备启程后,让展逸辰给他扭回了原位,只不过一路上这家伙再没多说一个字,让坐在副驾的颜箬竹不时瞅他一眼。

再次进入木兰基地,颜箬竹仿若隔世。

外围的防御建筑加强了不少,巡逻兵的数量和质量也相应提升了许多,进入第一层区域,原本的大片空地有不少地方排放着车辆和作战工具,倒是以前用来让能力者训练的场地一直保留着,此时此刻,上面还有不少人在做训练。

展逸辰按照徐昂车队的停法,把车停放在车区位。

下了车,除了徐昂和林清华还在,其他人都各自回到住所,为连日来的奔波洗尘休息。

“我带你们去见宋指挥吧。”徐昂笑着在前面领路,身边跟着依旧沉默的林清华,“颜箬竹,听说你以前跟宋指挥是一个小队的,关系还不错,我从景炎那里听了不少。”

“哦,是吗?景炎还好吗?”忽视掉宋文浩的名字,颜箬竹还是比较关心老朋友的。

见颜箬竹愿意说话,徐昂来了点儿兴致,“挺好,他现在是我们基地的副指挥官,权利挺大,是宋指挥的左膀右臂啊,不过就是人有点闷,除非你问他,不然半天吐不出一个字来。”

想到景炎的性格,颜箬竹笑了笑。

快要经过训练场时,像是想到了什么,徐昂道:“对了,‘野蔷薇’以前也是你们一个队的,她现在正在训练场上,我带你们去见见吧。”

颜箬竹一怔,道:“谁是野蔷……”

“嘿,野蔷薇,你有朋友来了。”颜箬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徐昂高声掩埋,他挥手朝训练场地摆了摆,那边就有一圈人看了过来。

当那个被唤作‘野蔷薇’的女人走近,看到跟在徐昂身后的人时,突然发出一声惊呼。

“你怎么没死——?!”

场面因为‘野蔷薇’的话一瞬间降到冰点,徐昂和林清华微感诧异,来回看了看两个当事人,展逸辰和邢飞却一个蹙起眉,面容冷凝,一个嘴上挂着笑,诡异莫测。

作者有话要说:前面还有一章是昨天忘记标时间发出来了。今天两章一起发。

-------

下一章,竹子VS徐肉肉。(嗯嗯,是打起来了的……)

章节目录

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逆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尘并收藏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