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箬竹看到有些失态的人,立时半弯了眉眼,“原来‘野蔷薇’就是徐诗蕊你啊,这么久没见,没想到你还挺想~~我?”

若说徐诗蕊最恨的人是谁,无疑就是已经死掉的郑诚弘;而若要说她最不想看到的人是谁,那无疑就是现在面前站着,还能跟她巧笑如花的颜箬竹!

从一开始见到颜箬竹,徐诗蕊就厌恶和嫉妒她。凭什么她能得到那么多人的喜欢,凭什么她能那么容易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凭什么她可以有个不论如何都那么坚定不移守在她身边的优秀男人,她明明什么都没做过!

她徐诗蕊现在有了身份有了地位,还有一群效忠自己的人,当真是春风得意风光无限,当她从郑诚弘口中得知颜箬竹死掉时,接连高兴了好几天。可今时今日,当她发现那个讨厌的人竟然没死时,除了震惊,更多的是恨意。

听到颜箬竹的话,徐诗蕊很快调整好情绪,收了脸上的颜色,浅笑道:“之前听闻你有事,和文浩担心了好久,现在见你没事,我们也可以放心了。”

颜箬竹笑睨着徐诗蕊,挑唇,“如果你不说这话,我还以为你不、想、见、我呢。”故意加重了几个字音,让旁人一听都觉出几分不对。

徐诗蕊掩过眼底锋芒,微嘟起嘴,有些委屈道:“怎么会,我们不一直是朋友吗?”

颜箬竹啧啧几声,“不论是同学还是朋友,怕都比不上你和郑队的父女情吧~~想来你爸爸为你做了不少事,怎么样,有个这样的爸爸,是不是觉得特别开心,特别骄傲?”

“你——”徐诗蕊眼睛一红,眸子里霎时积了层水雾。

她骄傲的仰着头不让它流下,声音哽咽道:“你不在木兰基地,所以不知道我爸爸前段时间已经去世,但我希望你不要在这里说这样的话,我听着很难过……”

这声音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反正是让训练场上一部分人都听到了。

不多时,一堆眼针朝颜箬竹刺了过来。

“咳……”用拳抵唇咳了咳掩饰自己的笑意,颜箬竹不着痕迹地看向展逸辰,对上那双洞若明火的眸子时,眨了眨眼,在对方微挑的眉眼中,几步走到徐诗蕊身边,很没诚意地说道:“抱歉抱歉,不知道你老爹死了……”

忽的,她降低了声音,靠近她耳畔轻声道:“和你继父上床的滋味如何?你说,他是不是死在女人身上?那女人……又会是谁?”

趁着徐诗蕊怔愣的空档,颜箬竹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放大声音道:“节哀节哀……”

骤然,风起。

不知为何,徐诗蕊眼睛一红,甩开颜箬竹的手,把人推了出去,与此同时,手中突然出现的藤鞭已朝快要跌倒的人抽去。

伴着邢飞的惊呼,展逸辰目光微沉,下意识的想要动手,却是在抬手间换了方向,拦住邢飞想要上前的步伐,“箬竹有自己的打算,先静观其变,等到出现异样,再出手不迟。”

他这声一出,让一旁想要做点什么的徐昂和林清华,都放下了手。

邢飞止下步子,见颜箬竹折腰后翻躲过攻击,斜眼瞄过外表镇定目光却十分暗沉的人,不着痕迹地小退几步。

但观徐诗蕊有些不对劲儿的模样,他怎么就忘了以颜箬竹的性子,岂会是吃亏的主儿,这眼睛发红的人,明明就是中了可以激化人类情绪导致失控的药剂嘛!

而且这药,还是他亲自给颜箬竹配的……

邢飞抬手摸了摸还有些酸疼的脖子,顿时内流满面。

嫂子嫂子,你要做这事儿也得提前跟我通个气啊,你要是出了什么事儿,到最后被阿辰削一顿的终归是我!!!

“老规矩,训练场上一旦异能出手,除非一方认输,否则血战到底!木系在一旁准备,其他人都散开,划出大场地给她们。”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观战的众人纷纷回神,远离战圈,以免被波及。

“宋指挥——”众人冲来人打了招呼。他点头示意,看了眼对战的人,带着两个卫兵走向展逸辰几人。“许久不见,展少依旧风采如故。”

“宋少也是志得意满,两个基地管理的有条不紊。”展逸辰回他一笑。

要比谁更稳更能忍,两人各有千秋。展逸辰不羁中透着沉稳,挥洒谈笑间引人入局,宋文浩儒雅中善于隐忍,蛰伏百日求一击毙命。

如今再见,强强相碰,气场十足。

两人身边的人都不禁后退几步,远离这个男人之间没有硝烟的战场,再观另外两个女人的战场,怎么看,怎么觉得有些诡异。

颜箬竹在得知郑诚弘陷害自己后,就知道这背后多半儿是徐诗蕊吹的枕边风,在来木兰基地前,她从邢飞那里了解了不少事,甚至制作的药剂和一些工具她都一一准备好,就是为了今天这一场对打的计划。

徐诗蕊这人很会装,到现在她依然喜欢随时利用现有条件博取众人同情,如果真要找她打一架,她肯定不可能同意,但颜箬竹不出这个口气就不畅快,便有了引她入局的计划。

拍上她肩的那一瞬,染了药剂的小针头从袖子里托到手心,刺入了她的肩膀,只要那么一点点计量,逼她先一步发狂动手,她这个不算木兰基地的人便可以有理由对她反击,就算她此刻已经恢复了过来,也是骑虎难下的局面。

“颜、箬、竹——!”徐诗蕊眼中的红色渐渐消退,原本狂躁的怒火却在看到现在的局面时,更胜之前,咬牙切齿之际,再也不管不顾得下了狠手。

这时候,什么隐藏异能,什么保持形象,通通去特吗的九霄天外!

两个女人都是如此想着,一时间,训练场地板石翻滚,温度骤降。

从地里长出几根胳膊粗的蔓藤,朝颜箬竹攀缠而去,却在还没接近时,被结成冰定住了身形,倒成了场地上的冰晶树干和天然屏障横亘在对战两人之间。

一方世界被冻成冰,颜箬竹略占优势,因着脚底和冰晶的粘合度可以随心调节,她想滑的时候滑,想稳住的时候便粘黏,比起徐诗蕊站在原地都半天扭扭抖抖更显自如。

几道冰锥,簌簌袭向徐诗蕊的肩胛和四肢。

眼见攻击已经逼近,勉强站稳的徐诗蕊因之前对颜箬竹拥有这么高阶的异能而震惊不已的心情渐渐平息,她磨了磨后牙槽,目光轻转,瞬间消失在原地。

这一幕实在出乎颜箬竹的意料,愣了一刹再开启范围精神力的探测,只来得及扑捉到斜侧方的一道攻击,反手向探测到的目标方向掷出冰刀,同时躲向反方位,堪堪躲开致命攻击,却还是被伤到了右胳膊,且瞬间将衣袖染上了血色。

“啊——”在颜箬竹闷哼出声时,后方传来一声痛呼。

想来那一刀还是刺中了徐诗蕊!

多亏了跟展逸辰学得一手变位飞刀,这一局,勉强算是平手。

颜箬竹捂住胳膊躲到一处树干后,喘了口粗气,死掉几乎成了碎片的衣袖,看到胳膊上血肉模糊的样子时,微蹙了蹙眉,没想到徐诗蕊这么狠毒,木系藤条上竟然生出倒刺,她胳膊上的皮都被扯掉大半。

如果不是她曾经承受过虫入骨肉的痛楚,想来这一击,她也是要痛叫出声的。

冰面上滴落的血色晕开一朵朵红花,配着冰晶银白煞是好看,用水系将胳膊表面治好,胳膊又恢复了嫩白无垢,可只有她自己知道,皮下的血肉还没有全部修复好,一动之下,还是会顿顿的疼。

这一次,颜箬竹不敢再掉以轻心,虽然精神力耗费能量她怕支撑不到最后,但现在已经知道徐诗蕊会瞬移,她不得不更加小心,想着攻击的对策。

颜箬竹的攻击全是远攻,徐诗蕊在瞬移的当口就近给了她一鞭子,没想到对方反应会那么快,还反击了自己,那一刀直直插在她大腿上,力道还十分猛,让她惊叫的同时不能继续攻击,结果让人躲了开去。

暗咬了咬牙,她把冰刀抽出,立马给自己治疗。

这一场对局,场外的人看得心惊胆颤。展逸辰在颜箬竹受伤的时候甚至想要上前一道雷劈死那个敢伤了他女人的人,可他明白她眼底的倔强和坚持,忍下自己的冲动,只紧攥着拳头,一眨不眨盯着现场。

宋文浩的反应没他强烈,内心却也波涛汹涌,没想到这两个女人的异能都已经到了4阶以上,甚至两人身上的异能都不止一种,他眸底带过精光,双手背后静心观战。

颜箬竹擦了擦额头的虚汗,精神力一直锁定徐诗蕊的方位,深吁一口气,她眸光微暗,抬手扶住身旁的冰柱。

只一刹,原本平整的冰面,像雨后春笋般冒出了笋尖,尖头冰亮尖锐,铺满了整个地域。

伴着又一声尖叫,颜箬竹瞅准时机,跳上笋尖显出身形,如履平地般迅捷动身,放出冰锥,飞射向徐诗蕊所在的地方。

徐诗蕊因脚下突然冒出的冰锥而刺穿了脚掌,本想瞬移到别的地方,却方向周围地上全都是冒出的‘暗器’,她勉强在两平米的范围内盖上一层金板坐了上去,内心暗骂颜箬竹卑鄙,用木系给自己疗伤。

却没想,破空几道冰锥已袭近自己。

徐诗蕊连忙掷出风刃想要挡掉冰锥,却发现等阶的限制让风刃在触到冰锥时直接消散,连半点改变它运行轨迹的作用都没出现,她不知道接下来是该用瞬移还是蔓藤,眼见攻击已近眼前,这才慌不择法挥舞蔓藤。

虽挡开一些,却始终慢了半拍,让几根手指粗细的冰锥穿透了身躯,疾射入地上。

徐诗蕊吐了口血,抬手想要覆上伤口,就被已经到了眼前的人制住动作。

那一刹,她分明看到两人周围瞬间竖起了冰墙,遮盖在天下间。她抬眸看去,就见银白色的世界里,颜箬竹一身冷肃凛然,半蹲在自己身前,以迫人的姿势居高临下垂睫睨着自,仿若她就是这冰雪天地间的女王,俯览众生。

“徐诗蕊,你一直想我死,你觉得,我该怎么对你?”

徐诗蕊因失血,脸色愈发变白,听到颜箬竹的话,她就算恨不得生啖其肉,也放软了自己的姿态,流着眼泪道:“你误会了,我并没有想你死,我只是嫉妒你,嫉妒你什么都没有做却可以得到文浩的喜爱,明明我都把身子给他了,可他心底惦记的人,甚至□的时候还叫着你的名字,你让我能怎么样想啊……”

颜箬竹闻言一抖,像是吃了苍蝇般恶心得很。

冻住她的手,她抬手扣住徐诗蕊的脑袋,往上提了提,“别装出一副小白花的样子了,你在男人面前还能装装博取可怜,在女人面前装,只会让别人觉得做作!”

徐诗蕊咬住下唇,目露凄迷,“我认输了,你能不能放过我……”

“我放过你,你以后就不会找我麻烦?这话说出来连你自己也不会相信的吧。”

颜箬竹微眯了眯眼,手指下聚在徐诗蕊脑袋里的水份渐渐加速转动,慢慢蒸腾起来。“虽然不知道你怎么会突然得了那么多异能,但难保放了你之后你给我添堵,这场仗本就是不论生死,我既然开出,就只会跟你血战到底。”

看着徐诗蕊缓缓变红的头部,颜箬竹移开视线,“没人愿意给自己留个祸害,更何况是你这样有心机的人……”

“颜箬竹,就算我死……我也会诅咒你……一直诅咒你……”

脑部被蒸发,徐诗蕊的眼睛都已经开始皱缩,她声音断续沙哑,眼底的恨意和不甘印着布满血丝的瞳眸仿若滴血。

颜箬竹收回手,看着徐诗蕊痛苦倒地,微蹙了蹙眉,这是她第一次运用蒸发作用在人类的头部,效用发作时间比丧尸要持久,异能等阶越高的人,抵抗力越强,而且她身体内似乎还有力量在帮她抵御。

“啪啦——”碎冰的声音倏忽响起。

眼前人影一闪,颜箬竹未及看清什么,徐诗蕊和那人已消失在原地。

“箬竹,你有没有事?”看向从破冰处跑进来的展逸辰,颜箬竹摇了摇头。

“徐诗蕊人呢?”接着进来的宋文浩带着一干人等走到颜箬竹身边,开口问道。

颜箬竹一愣,心底升起一股不太好的预感。

如果不是宋文浩派人救走的徐诗蕊,那那个人到底是谁?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徐肉肉没死成。。节哀节哀……

章节目录

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逆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尘并收藏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