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冷莹回到家,就看到各占了沙发一角,面色微恙却沉默不语的姿小涯和林青筠。

把手里带回来的东西放到厨房,她洗了个手,走到沙发上侧卧下,奇怪地问道:“今天这是怎么了,就你们两个在这儿,青筠,小轩人呢?”

见林青筠瘪嘴没回话,姿小涯清了清嗓子,道:“他在楼上和人聊天。”

“嗯?是谁?”冷莹有些好奇,要知道,就连以前和晓轩在一个队里呆过的景炎他都不见不说话,这基地里还会有谁能让这锯了嘴的葫芦单独见面聊天?

“小轩没介绍,但我听那女生说,他们是一家人。”

“我可没看出来他们有哪点像的。”林青筠小声嘀咕了句,心里多是郁闷和难过,看李晓轩在乎那女生的程度就知道他们关系不一般,就算真是亲人,也太过了点儿吧!

冷莹眼波轻荡,忽然开口,“青筠,我刚看到你哥回来了。”

“我哥?!我要先回家了。”林青筠霍然起身,给两人道了别就往门口走,没走两步又停了下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那个……我先上去跟晓轩说一声。”

说罢,蹬蹬蹬上了楼。

……

林青筠先是到李晓轩房间敲了敲门,打开见里面没人,又依次开了其它房间,直到推开其中一道门,见到里面那副你侬我侬暧昧融融的画面时,她怎么看,怎么觉得刺眼。

那个她眼里一直都是冷肃萧萧的人,此刻正侧卧在床上,上半身枕在颜箬竹跪坐的大腿上,紧紧抱着她的腰身,一副依赖又不愿放手的模样。而颜箬竹目光里满是温柔,抬手有一下没一下的顺着李晓轩的发丝,不时启唇跟他说些话。

“你们……你们怎么……”林青筠握紧了门把。

因为两人说的事有些不能外泄,李晓轩在进屋后就用精神力制作了一个防御屏障,以免两人谈话泄露,早在林青筠上楼时他就已经发现。

他没有动,只对颜箬竹说了声“交给我处理”,就那么享受着她的温暖。

直到林青筠开了口,他才从颜箬竹怀里起身,对着她的方向道:“林青筠,我接近你只是为了找你哥哥报仇,他欠了我一场血债,所以我想利用他在乎你来刺激他。先前说的喜欢你,就是为了骗取你的信任,我其实很讨厌你碰我,昨天我们也没做,因为中途我觉得恶心,把你弄晕后到卫生间吐完就下楼了。”

这是林青筠第一次听李晓轩说这么长的话,可每个字都像是一把利刀般,生生刺入她的皮肤骨肉,鲜血淋漓。

她喜欢他,那么那么喜欢,可到头来,竟全是一场欺骗和报复?!

她哭着摇头,如骤雨侵蚀的娇花,脆弱的仿佛不堪一击,“我不信,我不信你说的,你明明只对我是特殊的——!”

颜箬竹见此有些不忍,却被李晓轩扣住手,捏了捏。

“你知道我眼睛是为什么看不见吗?就是因为你哥哥,单凭这一点,就算我眼睛能好,这辈子也不可能喜欢上你。”

“你说什么?!我哥哥不会这样的,不会!”

“是不是问问你哥哥就知道,箬竹不让我报仇,我就没必要再跟你演戏了。”

“你——”林青筠只觉浑身发凉。

“还不走?”李晓轩不耐地皱眉,“你是想看我喜欢在乎的女人是谁?”

听闻这话,颜箬竹立觉不妙。刚想移开身子,就被李晓轩更快的速度抓住胳膊,大力一扯,跌到他的大腿上,面前忽得一暗,唇瓣上传来一道重压。

她瞬间张大眼,只能看到一双没有焦距的眸。

鼻息间都是他身上清新又暖暖的阳光味儿,她不忍伤他便抬手推拒,却发现他身躯比她想像的要坚实许多,就连力量,都更甚从前。

原来,他真的长大了!

岔神的功夫,他的舌竟勾进她的唇内,没有章法的翻搅捣弄,呼吸渐渐粗重,大手从扣着她的腰部缓缓上移……

瞬间上演的激情让一旁看着的林青筠再也受不住刺激,“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懵懂的初恋就这样碎了一地。她丢下句“李晓轩我恨你!”跑出房间,下楼也没理会冷莹两人,“嘭”的关上大门跑了出去。

不及颜箬竹动手,李晓轩在林青筠跑出房间的刹那,离开她的唇,像做错了事的孩子般,跪坐在她身边低垂着头,不敢看她。

“箬竹姐,我是为了彻底断绝她的心思才那样……我们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不会再有交际,我只能下重药让她死心……”

“你——!”颜箬竹打不是骂不是,结果只气闷到自己。

一声不吭的下床,没理会还跪坐的人就要往外走。她还没走几步,就被后面的人抓住手腕,止住了步子。

“我怕,别再丢下我一个人……”

那声音暗沉又喑哑,似幽似怨仿佛还带着颤抖的音调,顷刻间便击溃了颜箬竹本打算晾晾他的心思,松软了心房,无奈转身,“还敢不敢再做刚才那样的事?”

“不敢了……”像是为了讨好,他拉住她的手晃了晃。

颜箬竹彻底对这家伙没办法,“好了好了,下去见见照顾你这么长时间的莹姐吧。”

……

当初李晓轩加入冷莹小队无非是合作的互利互惠关系,但颜箬竹从他口中知道,冷莹他们对他一直都很照顾,便取出十枚4阶晶核送给她,权当这段时间对他的照顾。

冷莹知道留不住晓轩,大方收下颜箬竹的赠礼,目送他们离开。

“小轩就这么走了……”姿小涯叹口气,心底有些失落。

冷莹悠悠吐了口烟圈,道:“他总会离开的。他不过是一只受了伤的雄鹰,伤好了,自然会重新飞回到属于他的天空。”扣了扣烟灰,她夹着烟深吸一口,“更何况,只有在她的身边,他才会发出他真正的实力。”

……

回到暂住的别墅,颜箬竹让晓轩和展逸辰他们呆在客厅聊天,自己跑到厨房,利用空间里的食材,捣腾一个多小时,做了顿丰盛的晚餐。

本来还想把景炎找过来,但听到展逸辰说他们一直在忙着巡逻,便打消了念头。

吃过饭,几人在大厅聊了会儿,便各自回到卧房休息。

……

颜箬竹洗完澡出来,发现展逸辰不在屋内,估摸着他可能跟邢飞在一起,便自顾擦了擦头发坐到床上,取出一枚4阶水系晶核,慢慢用异能吸收里面的能量。

经过和徐诗蕊的一站,她发现自己存在许多问题,但唯有一点,却是所有对战中,不变的定律——异能等阶越高越占优势。

徐诗蕊这次输掉其实归根结底是她异能太多,没有合理利用,甚至在对战的时候还犹豫不决,导致在攻击和防守中都出现了很大的纰漏,如果她不依赖那些等阶不高的异能,单独运用木系和空间瞬移的异能,也许这一战到最后都是未可知的。

不知过了多久,“咔嗒”一声轻响,让颜箬竹停下吸收异能的动作,睁开眼。

“还是打扰到你了……”展逸辰刚从外面回来,手扶在门把上,歉意一笑。

“没关系,我现在已经能随时调整吸收的过程,不算打扰。”颜箬竹站起身,蹦到他身前,帮他脱掉外套,嬉笑道:“你去找邢飞了?两个大男人说什么悄悄话呢?”

展逸辰俯身亲了亲她的脸颊,笑道:“先去找小轩聊了聊这段时间木兰基地的事,之后才去找邢飞讨论了下这次闯入基地的人到底是谁的问题。”

“哦,有结果了吗?”

“我怀疑是逸辉。”

“他之前不是还在岳泽,现在又跑到木兰了?他到底想干什么?”

“大方面应该是为了探查这几个基地的情况,找到可以攻破的地方好一举进攻。”

展逸辰把衣服脱到只剩一条内裤,见颜箬竹穿着真丝吊带睡裙亦步亦趋跟在身侧想要探听更多的消息,瞳眸微敛,目光灼灼凝着她因走动而有些歪斜的领口处,露出了大半儿白皙的浑圆。

原本清冽的眼眸忽得燃起了几簇火苗,他开阖眼睫遮住眸里流转的精光,道:“我要去洗个澡,你帮我擦擦背吧,你想听什么我慢慢讲给你听。”

颜箬竹想听消息,没做多想,跟进了浴室。

待看到展逸辰当着她面,脱掉内裤站到花洒下冲凉时,她才突然发现此刻的处境有点小尴尬,小羞涩。也不是没看过他的身体,却是第一次见到他沐浴的模样。

此时,他正双手插在自己发间浸湿冲洗,胸部因锻炼显现的肌肉倏忽收紧凸起,他半仰着头任由水流冲洗着眉目疏朗分明的脸,从上蜿蜒而下,流过坚实的肌理,汇聚到胸口,小腹,再到隐现在黑色丛里就算是睡着却也颇为壮观的小辰辰上。

不知怎的,小辰辰渐渐苏醒,从半软到挺立,直到高高矗立在丛林上,长度直达小腹。

颜箬竹仲愣无措的瞪圆眼睛,脸上突飞了几朵粉色,匆遽移开视线,却正对上凝着自己,目光深邃若漩涡的人。

她忙转过身,骂道:“流氓!”

展逸辰愉悦的笑出声,洗了遍头,走到浴池里坐下,对背着自己的人道:“箬儿,你有没有注意岳泽,木兰这几个基地在大陆上的分布?”

“分布?”颜箬竹转身看他。

“过来,帮我擦背,我给你分析。”展逸辰朝他招招手,背过身坐在浴池里。

见他的确没对自己做什么,颜箬竹悻悻瞪他后脑勺一眼,拿了毛巾蹲在浴池外替他擦背。“说吧,我听着呢。”

“整个大陆的地形图你已经熟悉,W市的岳泽、Q市的木兰、Y市的陇塔和S市的宏远基地你应该比较清楚它们的地里位置,你想想看,它们处在地图的什么地方?”

想了片刻,颜箬竹道:“岳泽在西方,陇塔在南方,宏远在东方,木兰大概处在中间……”替他擦背的手一顿,她讶道:“再加上B市的方位,这几个地方和建立的基地几乎可以说笼盖了整个大陆,所以他是想……”

展逸辰转过身,抱住还处在震惊中的人,拉进浴池让她坐到自己腿上。

“他想方设法的攻占岳泽又在木兰出现,是为了在之后的全面攻击中扫清阻力。”他大手不同声色地拉下她的睡裙,在她认真听的时候,小动作不断,却用言语转移她的注意力。

“这几个基地除了方位的先决条件让他看重外,更多的是因为这几个基地都是大型基地,武装和人口比其他小型基地要强数倍。”

“也就是说,Y市的陇塔基地是被他占的!”想当初她漂到Y市,本想到陇塔找信号源,先遇到王教后又听池羽说了些情况才知道些末世的事,当时不知道末世是展逸辉搞出来的鬼也没想到占领那里的会是他,现在一看,他似乎都是有依有据的计划着所有。

“他是你堂弟,那你知不知道,他到底是为了什么目的弄出的末世?”颜箬竹趴在展逸辰的胸口,抬起水汪汪的大眼看他,“权势?女人?还是因为得不到满足的欲望?”

展逸辰挑挑眉,墨色的眼瞳沉如雾霭,睨着她,翘起唇角,“我虽然不知道他的最终目的是什么,但我知道,我现在想要什么……”

在颜箬竹愕然中,他扣着她的腰往上提了提,又倏忽放下,那早已憋了多时的硬物就那么夹携着水流,直冲入她体内温热的嫩肉里。

“呀——展逸辰!你个混……唔……”

剩下的话被展逸辰全数吞咽在两人的唇齿间,他撕掉碍眼地落在她腰间的睡裙,扔到浴池外,大手一抬一放着她的腰臀,让巨物进出在她的柔软里,享受着内里如丝如滑的包裹和攀缠。

因为是坐姿,那东西埋入的很深,却一下下都撞击在了顶出的凸起上,让她浑身似触电般颤抖起来,原本还干涩的甬道没一会儿便因进出的水流和她分泌出的液体而沾满,更方便了他对她的肆虐和伐挞,。

黑白分明的水眸氤氲了一层雾气,迷迷蒙蒙地随着他一起沉浮,已经被放出的粉嫩唇瓣娇吟不断,除了断续叫着‘逸辰’,再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展逸辰看着她动情时的模样,呼吸愈发粗重。

他略低下头,用嘴钳住晃动到让他心痒难耐的挺翘红梅上,大口吞咽,生着一层剥茧的大手攀上她的浑圆箍住,好让自己能够更容易品尝到她的芳香。

动情时,不用他的助力,她自己便开始舞动娇软的身躯吞吐着他的硕大,那种渐渐濒临极致绚烂的高-潮,让她的速度越来越快,甬道越来越紧,而她喉头里涌现的破碎呻-吟也随之愈发娇媚,让听着的人更想要狠狠凌虐她的所有。

“宝贝……你好棒……”展逸辰吐出她的花朵,忽得把人在浴池里转了个圈背对着自己,从后面深深地进入了她。

握住她晃动的白团,他俯身贴在她后背,啃噬她敏感的耳垂奋力挺动。

长夜漫漫,星光璀璨。

室内淫靡的肉-体交缠声,一直持续到后半夜。

次日一早,展逸辰先一步醒来。

刚睁开眼,就看到缩在怀里睡得一脸沉沉却又可爱的小东西。

没了醒来时的灵动和偶尔的张牙舞爪,此刻她安安静静呆在自己怀里,那么宁静又安详,让他顿时觉得,这一方天地,这一个怀抱,就是他们的一生一世。

指尖擦过女孩嫩的仿佛能掐出水来的柔滑脸蛋,他目光划过她半张檀香小口,眼波轻漾,意随心动地低下头,吻上了让他百般喜爱的地方,轻捻慢啄,极尽宠溺的缠绵。

待发现她有醒来的迹象,他才依依不舍的松口,轻轻抽出被她枕在头下的胳膊,替她盖好被子下床换上衣服,留了张字条在床头柜上,走出房间。

下到客厅,餐桌上已经摆上了餐点。

“起得挺早。”展逸辰坐下,拿起一块儿面包,就着稀饭喝了起来。

“啧啧啧,不是我早,是你晚了。”邢飞白他一眼,有些抱怨道:“你们昨天晚上也太激烈了点儿吧,再怎么样也考虑下我这个单身的生理和心理啊!每次都要让我家的五指姑娘操劳,我会很不好意思的!”

“我会把这话转告给清扬。”

邢飞立时满头黑线,“我的性取向很正常好不好。”

“我也没说什么,不是?”展逸辰快速吃完东西,收拾了一番后起身,“走吧,我们现在去找宋文浩。”

邢飞跟着起身,走在他身边,“你有几分把握他会跟我们合作对付展逸辉?”

“宋文浩是聪明人,取舍利弊,他懂的。”

作者有话要说:嗯嗯,展少的节操是用来吃的。。

章节目录

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逆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尘并收藏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