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说话的语气太过平淡,根本看不出任何急切或想要见对方的感觉。

卫兵面无表情的回她,“苏小姐,抱歉,没有命令我们不能放行。”

徐诗蕊望了过去,见那人着一身绿色碎花连衣裙,面容秀美端庄,立在通道口,就像一朵清晨里点缀着朝露的茉莉,不动而自发清香。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际,都有了一刹的仲愣。

苏瑾萱在想:展逸辉这混蛋又找了新女人……

徐诗蕊在想:原来展逸辉也有不少桃花,也许可以利用……

两人错身而过时,唇边都挂了一抹笑,只不过一嘲讽,一算计。

……

苏瑾萱来这里找展逸辉,本没想过他会见自己,被卫兵拒绝后,便回去了。却不想,没过多久,展逸辉竟然来找她了。

对上苏瑾萱略显诧异的眼,展逸辉提了提唇角,随性坐到沙发上,胳膊搭在沙发背,声音暗沉邪肆,“嗯,找我什么事?”

苏瑾萱坐到单人沙发上,抬头挺胸,用在商场上谈判时惯有的姿态,对他道:“辉少,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把我弄到这里,但我不想被你一直关着。你想利用我什么你可以直说,如果可以互利互惠,我说不定会好好配合。”

“苏瑾萱,别把我当成你在商场上对付的那些白痴。”

“你——”苏瑾萱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我想要做什么还轮不到你来置喙!”展逸辉轻嗤一声,道:“你在我这里有吃有喝,又不用到末世里摸爬滚打,怎么,你还想出去给别的男人暖床?”

苏瑾萱气急,“你嘴巴放干净点!”

展逸辉动了动手指,一团黑色雾气爬上苏瑾萱的身体,瞬间缠绕上了她的四肢,把人捆缚住动不了身形。

走到她身边坐下,他抬手勾住她的下颚转到自己的方向,对上那双怒气肆意却萤光异彩的眸子时,眼神暗了暗,压下想要亲她一口的冲动,毒舌道:“啧啧啧,说到你痛处了?可惜你现在就是给我暖床的骚货呢,你床上的样子多浪你知……哭什么——!”

突然看到她眼角的晶莹,展逸辉皱起眉。

不耐烦地甩开她的下颚站起身,他冷冷道:“别想着离开我,这辈子你苏瑾萱就只能呆在我展逸辉身边,不论是暖床还是其它!”

走到门口时,展逸辉收掉捆缚她的黑雾,突然转头,“萱萱,你还记得分手后的事吗?”

那一声亲密的称呼,让苏瑾萱止了泪水抬头望他。

他黑眸沉沉锋芒内敛,根本看不出他想要表达什么样的意思和想法,却让她在那一刹顿滞住呼吸,忆起了当初分手后,她伤痛欲绝穿过马路出了车祸昏迷三年的事。

唇角勾起自嘲的笑,苏瑾萱收回视线垂眸,“你想说什么?嘲笑我因为分手后得了失心疯跑到大街上被车撞了然后昏迷了整整三年的事吗?还是说,你想在我面前炫耀你在分手后,交了多少个女朋友的事?”

展逸辉目光灼灼凝着她,紧攥的拳骨节泛白,手背青筋暴起。

一秒,两秒……

忽然,他松开了拳,转身,背对着她。

“很好,既然你知道我想说什么,那就给我老老实实呆在这里别想着离开。我没有限制你的自由,你还是可以随意在基地走动,一旦你想逃……”他的声音霎时变得阴沉冷佞,“我会让你尝到痛不欲生的滋味!”

大门猛地被他关上,苏瑾萱埋首在腿间,哭了出来。

……

展逸辉一路上阴沉着脸,但凡见到他的人,都战战兢兢不敢造次。

行到雨雯的实验室,他直接敲了敲玻璃窗,把人叫到一旁的休息间。

“一个月内,我要得到徐诗蕊身上的异能。”没有任何铺垫和询问,展逸辉直接说出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雨雯瞪大眼惊呼,“一个月——?!不行,太快了!”

“你是在质疑我的话吗?”展逸辉冷沉着脸,一双修长邪鸷的眸子睇向雨雯,让她在燥热的环境中,竟不断冒出冷汗。

可那么短的时间内,就算她父亲还在,也不一定保证的了。

“你们身体融合度为45%,如果我不计算精确和反复实验的话,你身体很可能承受不了任何突发异变。我还要激发她现在根本进阶不了的异能,不然,就算换到你身体里,那些异能也只能保持在1阶巅峰无进展可能。”

展逸辉蹙了蹙眉,“我来并不是想听你找任何借口,如果你在得到那么多信息后还不能做出我想要的东西,我很怀疑你现在是否还有价值可言。”

雨雯眼皮跳了跳,抿唇,“那我需要再对徐诗蕊做几次深度催眠。”

“可以,我给你特权,可以调用医A组的人员。”

“辉少……”

展逸辉睨她一眼。

雨雯组织了下言语,开口道:“虽然知道徐诗蕊可以通过交欢获取异能,但苏瑾萱的异能本就特殊,我不能保证你在得到徐诗蕊的异能和方法后,能在不伤害苏瑾萱身体的条件下,去除她的吞噬异能。”

这一大段话有些饶舌,但展逸辉听懂了。

“那你能确保之前我直接换取瑾萱异能,她能没有生命危险?”

雨雯摇头,“虽然暂时没有,但她应该活不过三十岁。”

展逸辉冷冷一笑,眸底渐渐燃起仇恨滔天的焚焚赤火。

雨雯看得分明,却不知道他心底的那份仇恨到底是因为谁,还在想着,就听他冷声道:“那就用目前的方法实行,最起码还有一半的机会延续她的命!”

“给你两个月时间,把所有事情准备得当,不要让徐诗蕊知道真相。”展逸辉最后还是宽限了时间,离去时,嘱咐道:“瑾萱的身体一个星期检查一次,出现任何状况都要马上向我报告。”

---------

颜箬竹四人坐直升机飞往S市宏远基地的这一趟天空之行没再发生意外,很顺利的,在3小时后,到达了目的地。

一下直升机,她就看见等在空地上的几张熟悉面孔。

“竹子,晓轩!”“箬竹,臭小子!”“小竹,小轩!”

夕阳柔和的余辉照射在大地上,每个人的脚下都印下了一抹美丽的剪影,仿佛在这一刻,相见的喜悦全部印刻在上面,让大家时间停滞,欢笑永存。

颜箬竹朝着大家跑去,直奔展开双臂走在最前面的唐鑫。

风起,人影掠过.

唐鑫愣了片刻,眼见颜箬竹抱了一个又一个,却始终没有他的份儿,彻底爆怒。

“颜小猪,你丫别太过分了,劳资累死累活帮你养着那个产不出个屁的鸟蛋,你不慰劳就算了,连个抱抱都不给,我要跟你绝交!”

众人闻言,哄然大笑。

颜箬竹上前抱住唐鑫,眨眨眼道:“笨蛋,不知道最后的才是最好的吗?”

这话瞬间安抚了唐鑫,他哼哼几声回抱住怀里的人,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

“幼稚!”不远不近的声音僵住了唐鑫的脸,他猝然回头看向李晓轩,松开颜箬竹,撸袖咬牙,“臭小子,回来就找茬,让你鑫哥教育教育你,什么叫做尊老爱幼!”

“笨蛋就是笨蛋。”

笑闹声渐渐远去,空地上,大家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到最后,全部融合在一起,就像本就是一个整体,不可摧毁、分离。

……

小队在宏远基地的家是一栋三层小别墅,回去时,颜母已经做了一大桌子的菜。

眼见女儿终于回来,她笑着拍了拍在怀里撒娇的人,念叨着“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松开怀抱,颜母上下打量了颜箬竹一遍,见一切安好也没有受伤,擦了擦眼泪,这才招呼众人开始吃饭庆祝。

这一晚上,大家疯疯闹闹,就连平时冷面的步奕、中规中矩的秦毅和神怡气静的百里修,都被众人哄闹,拉着唱了几首歌,喝了数不清的酒水。

颜母见他们开心,不时送些水果饮料,听着孩子们叽叽喳喳,自己也跟着开心。

“伯母,时间不早了,我估计他们还要闹一阵子。”展逸辰接过颜母的果盘,听到客厅传来几声叫唤,又从冰箱里拿了几瓶冰冻啤酒出来。

“您先上去休息吧,我看着他们就好。”

颜母对展逸辰是越看越喜欢,想着孩子们才见估计要闹腾到很晚,自己早点睡明天早点起来还能照顾他们,便笑着点头,“你看着他们我也放心,我熬了点醒酒汤,睡前给他们灌着喝了,免得早上起来头疼。”

想到这两个孩子也处了段时间,她随口道:“你跟箬箬要不要办个婚礼?”

展逸辰一愣,黝黑的眸底匆遽闪过一抹异色,回头望向大厅里笑闹着的人,浅笑道:“伯母,我希望能给箬竹一个安定的生活环境,其他的等到局面稳定之后再说也不迟。”

颜母自来了宏远基地,一直受发小秦绍钧的照顾,从他那里听说了不少事,见展逸辰这样说,也没觉得不好,点点头,道:“你是有主见的,只要好好对我家箬箬,我就放心。”

正在客厅里成伙儿玩闹的一群人,有说有笑,玩牌的还不时叫几声。

白凌菲有些喝高了,揽着颜箬竹的脖子凑在她耳边直吹气,“臭丫头,你们是不是做了,嗯?”她抬手捏了捏那张嫩滑的小脸儿,“哼哼,越来越漂亮了,被滋润的女人就是不一样,我各种羡慕嫉妒恨!”说着,甩开她,冲到步奕面前,吼道:“从今天开始,我决定正面追求你,追到你从了我为止!”

颜箬竹喷出一口饮料,笑看着步奕冷峻面瘫的脸慢慢变红,挪到百里修身边。

摸了摸吃零食吃得欢实的松鼠脑袋,她歪头道:“怎么想着给太极解禁了?”

“我觉得你可能会喜欢。”百里修笑若春风。

颜箬竹回他一笑,扫过大厅里的众人,“没想到你让大家的异能提升的那么快,看来只要有你在,我们就能鏖战群雄所向无敌了!”

百里修笑着摇头,“是大家努力的结果,我只是给了建议。”

“丫的,臭小子你肯定用异能偷窥了!抗议,这是耍赖行为!”玩牌的唐鑫突然爆出叫嚷,指着下家李晓轩摔牌,“你们作弊,这局不算!”

“元宝哥,你输不起?”

“我也觉得他输不起,老找我们茬!”小轩的对家邢飞搓了搓下巴。

“谁说劳资输不起!再来!小蝶,咱这把让他们输得脱掉裤子!”

“如果输了就脱衣服,你现在已经裸奔了。”李晓轩再度吐槽。

颜箬竹见又吵又闹玩了起来,轻声问身边的人,“小轩的眼睛,你真没办法了?”

百里修沉默片刻,道:“你不觉得,看不见他反而看得更清吗?”

“你是说……”

“他一直都在用心看,用心感受。”百里修眼中满是祥和的笑意,“何况他还开发了精神透视,就算眼睛看不到,他的脑海里也会出现以自身为中心360°范围的画面。”

“百里修说得对,晓轩这样其实并没有坏处。”

带来了水果啤酒的展逸辰把东西放到桌上,坐到颜箬竹身边,递了杯热牛奶给她,“以后你们小队肯定还要出不少任务,晓轩这样反更安全,这段时间你们还要多配合着练练默契和协作。”

这一玩一闹,就捣腾到凌晨三点。

颜箬竹给还有点意识的人灌了醒酒汤,展逸辰和百里修对视一眼,便一人一个,或抱或抗,把横七竖八的人送回了各自的卧房。

……

翌日一早,没喝醉的三人起的最早。

颜箬竹帮颜母在厨房忙活,展逸辰则和百里修讨论着关于异能方面的事情。

没聊多会儿,楼梯上传来一连串儿哒哒哒的下楼声,待看到出现在楼梯口神色有些慌张的唐鑫时,两人同时开口,“元宝,怎么了?”

“我……我……”唐鑫扒拉了下头发,有些丧气的走到两人身边坐下,见没别人,开口道:“我昨天酒后乱性了……”

展逸辰动了动眉,“和谁?”

“……李蝶。”

“你在哪儿乱的性?”

“当然是我房间里了!”唐鑫郁促地看了眼追问的展逸辰,没好气道:“阿辰,你不安慰就算了,怎么一连串儿的问题,我现在很烦好不好!”

展逸辉挑挑眉,看向百里修,见他点了点头,笑着道:“李蝶长得不错,性子也温顺坚强,我觉得你们挺配啊~”

“可我……我对她没那种感觉!”

唐鑫懊恼地垂着头,“但发生了这样的事,我又不可能不管她!”

“既来之则安之。”百里修摸摸松鼠的脑袋。

展逸辰拍了拍他的肩膀,建议道:“既然你想负责,那还是上去看着她吧,不然等人醒来发现……也说不过去。”

等唐鑫上了楼,展逸辰问百里修,“是李蝶自己跑到唐鑫的房间的?”

百里修点头,“应该是,昨天我们把他们都送回到自己的房间,不过我知道李蝶早就中意唐鑫,只不过唐鑫迟钝没感觉到,他们两人是有缘的。”

展逸辰哂笑,“这事儿闹的……”

渐近中午,大家一一起床。

吃了早饭加午饭,又是精神饱满的一群人。

“虽然不太想扫大家的兴,但介于目前每个基地的情况都很紧张的缘故,今天下午你们小队最好就开始出搜集物资的任务。”

秦毅看向坐在大厅的人,正色道:“过几天的联合会议一结束,我们基地的部署就会有所变化,你们也会被安排到最终战役的部队小组里,我会尽量让你们都在一起,但你们也需要做好相应的准备。”

章节目录

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逆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尘并收藏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