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近夏初,天气还带着几分春日的明媚和刚下过小雨的凉爽,微湿的地面缀缀落落些许院外的黄色花蕊,铺散在住院部外的蜿蜒小道上,娴静又柔美。

颜箬竹和展逸辰都不清楚为什么会突然从末世来到现世,但经由颜箬竹这段时间的讲述,展逸辰知道了大概,便也顺其自然发展,毕竟在末世他还是那副丧尸的模样,就算他舍不得箬竹,心里也不忍以那副模样跟她在一起,所以就算最后下落时她说再也不要分开,他也没有答应。

就像箬竹说的,许是上天对他们的厚待。

好在,他能恢复正常;好在,他可以陪她一辈子。

不离不弃……

展逸辰目光濯濯,眸含宠溺地睨着身边不停说话的人,抬手覆上她浸在日光下,泛着一层层光晕的墨色长发,神色满足。

以前他从不信神佛,就算末世爆发后产生的异能,也被他归类于人体机能转变和人体异常的开发,但自家女人的到来和自己穿越时空的事,却让他不得不信这天地间也有用言语诉说不清的事和物,就像他从来没想过,他竟然会来自于一本书。

“你们东西都收拾好了没?”病房的房门被颜母从外打开,看到已经打包好的东西,她笑着道:“收拾好了咱们就走吧,我已经叫了出租车。”

“伯母好,麻烦您跑一趟了。”展逸辰提起几个包,冲颜母温雅一笑,语气中带着对长辈的尊爱。颜母见状笑着点点头,又见他摇头拒绝颜箬竹的帮忙只自己替两人拿着东西,心底给他加了几分。

坐车回到颜箬竹的房子,吃过早已备好的汤饭,颜母便道了辞行的话。

“来了就别回去了,那边的房子租出去或者卖掉算啦,你一个人呆在那边多无聊!”颜箬竹舍不得母亲,自己在这里打拼不就是为了能让颜母过上好日子吗,但过去这么多年,颜母却始终不愿意离开最初的家,她也有些无奈。

“不啊,你小姨舅舅他们都在,我到处串门还能不时照看下你外甥外甥女!”颜母喜欢古镇里的安逸松闲,不大喜欢城市里的忙碌和繁华,那么多年过来,也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只盼着女儿能好好的,自己便也知足。

她横了颜箬竹一眼,有些无奈又有些温暖道:“再说,你每个星期都要回来看我一趟,节假日放假又陪着我,我怎么会无聊?”来回扫了两人一眼,笑出几道眼纹,“你快三十的人了,以前你忙妈劝不过你,现在既然……什么时候也让我抱个孙子孙女,到那时候就是你不说,我也会替你照看!”

“妈……”颜箬竹脸上一红,不知是羞还是恼。

展逸辰眸光微动,想到这段时间颜母对自己各方面的询问,又想到箬竹对她的说辞,开口道:“伯母放心,我会照顾好箬竹,等我这段时间上手了工作上的事,会亲自回家向您提亲!”

这话自然不是随便说说,这里的科技比他那个时代倒退了很多,不少东西这里都没有开发和施行,他自小耳濡目染又自己开创了事业,对于在这里工作的事倒不会担心什么,甚至身份证件也不是大问题。

“好好好,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两人住院时,颜母对展逸辰观察了不少,从他平时的细节和态度来评价,觉得他是真的在乎女儿,盼了多少年的事终于有了着落,心底一喜,脸上的气色好了不少。

……

在车站送走颜母,两人手牵着手走在回家的路上。

月色清辉,照在花园的青石板上,草丛里不时传来虫鸣,让这初夏的天,显得静谧又祥和。

“你跟我妈那样说……”颜箬竹是没想过结婚的事儿,可在现世她也二十有七,不怪她妈总是催着让她带个男朋友回家,可是展逸辰才到这里,工作上面怕是会……

“我心里有数,你不用担心这些。”

展逸辰收了收握着她的手,脸上倏忽挂上一抹带有深意的笑,他低头凑到她的耳边,轻呼出口气,语气暧昧道:“你现在要做的事,就是满足你男人的欲望——”

……

夏去秋来,转眼间绿意盎然的景色,变成了枯叶飒飒的凋零。

周围的大环境似乎从来没有发生什么改变,可在潜移默化中,又有那么些小小的变动。

例如颜箬竹因为在末世的经历,在职场上处理了几件大案升职当了部门经理;例如展逸辰和人合伙开了一家科技智能公司,目前发展的趋势很好;例如颜箬竹的容貌经过床上‘滋润’变得越来越漂亮,而那模样却越来越像末世时的样子;例如展逸辰的身体素质比一般人强上许多,例如……

他们遇到了意想不到,却又觉得在情理之中的人。

“百里修——!”原以为再也不会见到那些曾经相处且并肩作战过的人,可这么突然的相遇,让两人心底百感交集。

“吱吱,吱吱吱!”似乎是不想被人忽略,那只黑白分明的小脑袋从百里修的长衫衣口中探出,伸出爪子在空中挥了挥,连叫好几声表明自己的存在。

“太极!”颜箬竹眼睛一亮,刚伸出手想要摸它,就见它极聪明的窜出,跳到了她的怀里,在那本就丰满的胸口,贪婪的蹭了蹭,一脸餍足。

展逸辰眸光一沉,感慨瞬间抛诸脑后,揪起小家伙后脖子提起,扔回到百里修怀里,大手霸道的揽住自家女人的腰身,在她有些郁促地看向他时没有半分尴尬道:“箬竹,这里还是外面不方便说话,先回家再说。”说罢,转向百里修,笑得意味深长,“好久不见,百里你看起来过得不错,我们也有许多问题想要知道……想来,你应该不忙?”

百里修神情淡淡,唇角始终勾着那抹不变弧度的笑意,“自然。”

直到几人坐在家里,吃了晚饭,才相互道出了一些事。

“你的意思是说,你师父为成全我们,才让我们在最后回到这里?”展逸辰脸色古怪地盯着百里修,总觉得像是被人耍了一样。

百里修凝着有些薄怒的展逸辰,解释道:“师父当年欠了箬竹外祖母一个人情,修道之人又讲究因果报应,所以在算出她们三代寡情独身后,布下一个异世局,只要箬竹能够在那里守得本心寻到真爱,就成全你们在一起。”

还有些话他没有说出,当年师父曾说,破天改命有碍修为,但他觉得颜箬竹有慧根,早些时候其实是想收她为徒的,只不过到异世里的一切也算是试练,让他跟在身边一是为了在旁协助,一是为了试探。

但最终她找到了值得她爱的人,师父便也成全了他们。

两人听完神色各异,相互对视一眼后,又倏地笑了起来。

不管他们如何相遇,不管他们曾经经历过什么,只要此时此刻,他们能够平平安安又幸福美满的在一起,什么都无所谓了。

“对了,百里,我的样貌为什么会……越来越像那里的颜箬竹?”颜箬竹现在每天照镜子后会有些纠结,同事们天天见面只说她越来越漂亮,可她对自己的容貌再熟悉不过,这么变化虽然展逸辰也宽慰她,可怎么都有点不安。

百里修微讶,这才打量了她一番,“我以为你就是这样。”

颜箬竹:“……”

展逸辰蹙眉:“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百里修摇头,“当年师父走时并未说过这事。”又端详起颜箬竹的容貌,他思忖片刻,道:“你们之前说,来到这边时两个人都受了伤?”见他们点头,他抚过太极的绒毛,道:“应该是那边的身躯和这边相互融合产生的效果,你身体并没有问题,所以不用为此担心。”

听了百里修的话,颜箬竹这段时间的担心才终于落了地,瞧着百里修的淡然,她又想起了在末世里的那群朋友和相处了一段时间的颜母。“百里……你说书里也是一个世界,那现在他们……还好吗?”

“我这次来寻你,便是解这最后一个局。”百里修指了指她的右手,示意她伸出展平,虚空在上画了几道,不一会儿,便有纹路蜿蜒而出显现在她的食指上。

看到熟悉的纹路,颜箬竹惊诧道:“这是……空间纹路?!”

还没回她的话,百里修忽然感受到某地千里传音的话语,原本一直风轻云淡的面色微变,第一次在他们面前露出慌张又紧急的模样。他从袖袋里抛出两枚戒指,“这是在特定环境能够开启你们原本异能的戒指,提前送你们的结婚礼物。”急急起身道:“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百里……”颜箬竹握着戒指看他疾步到阳台。

百里修轻身跃到阳台的栏杆上,蓦然回头一笑,那笑很淡,却在看向两人时,噙着发自内心的温暖和祝福,“有缘自会再见……”

他迎风飞出,如仙鹤展翅而扬,在暮霭月色的映衬下,风姿卓越,美轮美奂。

“这家伙,还真是……”展逸辰搂着颜箬竹望向已经没有踪影的景物,有些坏心眼地说道:“真难见他一次变脸,他就是太仙了,这样反而更好。”

颜箬竹嗔他一眼,喃喃,“只希望不会有什么大事……”

……

送走了百里修,两人洗漱一番上了床,因为今天的事情勾起了回忆,便也没什么心思去做运动,展逸辰抱着颜箬竹在怀,感受着彼此的呼吸。

窗外有月光洒下,伴着虫鸣声声入耳。

“睡不着?在想末世里的那些人吧……”展逸辰低沉如大提琴般的嗓音流泄而出,晕染在空气里,层层叠叠,激荡在她的心湖里。

压下骤跳的心脏,颜箬竹抬手戳了戳他坚实光裸的胸膛,“难道你没想吗?”

一把抓住作乱的小手,展逸辰对上她微瞪的眼,含笑轻咬了咬她的指尖,用舌尖舔了舔,在她想要动手后及时松开,圈住她不让她动弹,这才说道:“我会想,但我知道他们会照顾好自己,而我们现在也很好,这样就足够了。”

“唔……”颜箬竹应了一声。

展逸辰见此,深邃墨瞳微眯,突然开口,“百里修不是无缘无故出现,他给你开了空间,你有没有看过里面?”

颜箬竹闻言一愣,之前因为心情不好一直在想事,也没去注意才开的空间,听他这么一说,想到百里修之前说的话,不自觉就闭眼采用早已习惯的方法探到空间内。

当她看到里面焕然一新的场景和突然多出来的一个东西时,震惊地睁大眼。

“怎么?”

“空间里……变样了……里面……里面……”

“没关系,慢慢说……”展逸辰轻抚她的背,目光柔柔。

颜箬竹抿了抿唇,调整了下语言,道:“以前的空间是混沌的,什么都没,但刚才我看到里面竟然出现了田园山野之类的东西,就像一方世界装在其中,范围很大,我原本的东西竟然也还在里面摆放着,而且……我在某处看到了一个银蓝色的漩涡,那里面……”

她忽而一笑,调皮地冲展逸辰眨眨眼,“你猜猜,在那里面是什么?”

……

当晚,颜箬竹带展逸辰进入了空间,通过那个银蓝色的漩涡,来到了她曾经呆过半年之久的末世,在那里,他们见到了曾经陪伴过的朋友,亲人,在那里,他们也拥有了另一段的人生……

就如同他们在现世,也已经拥有了一段美妙的人生。

白驹过隙,岁月无痕。

这一世,他们涓涓的爱恋,入了彼此的心,入了彼此的眼,自此后,不论冬雷夏雪,不论天地交合,只为彼此眼中,不变的情深。

……

远山苍翠,倦鸟归巢。

展逸辰心中感慨,忽而出声:“箬竹……”

颜箬竹抬头看他,询问:“嗯?”

展逸辰眸色深深,有流光碎钻溢于其中,“我爱你。”

颜箬竹翘唇而笑,踮脚在他唇畔印下一吻,“我也爱你。”

一句简单的话语,如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只记得,此生,我们是彼此的唯一。

夕阳西下,岁月静好。

作者有话要说:这算是给他们最好的交代了。

能够来去自由在现世和末世之间,不计较什么,只要他们深爱对方,这一切都显得无足重要,所有美好的生活,都不过化成四个字——岁月静好。

----

接下来是番外。

章节目录

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逆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尘并收藏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