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人生如同一场血腥的盛宴,唯用鲜血,才能平复我永远孤寂的内心。——池羽

---------------

自我开始记事,耳边每一天都会充斥着老旧床板不堪撞击的“咯吱咯吱”声,和混杂不同男粗言秽语的交-媾声。

不管我躲得多远,那声音总是响在耳边,丢甩不掉,伴随我多年。

“小杂种,看什么看!还不去做饭!”那个我名义上的母亲,扇了我一巴掌后,顶着一张狰狞的浓妆脸,指示我去做事。

我沉默地端着大锅,忍下脸上火辣辣的疼,走进厨房。

她总是以各种带有侮辱性的名词叫我,以拳打脚踢我为乐。我曾经渴望过得到她哪怕一点点的关爱,却都在她一遍遍肉体心灵的凌迟下,嘲讽笑话着我的一厢情愿。

之后的一个雨夜,她把我丢给人口贩子,冷笑着收了对方给的钱后转身离开。

我被那人拖着胳膊走时,一直看着她的背影,没有哭闹没有任何情绪。从那时候开始,我们之间那点儿可以称之为血缘的牵绊,被彻底划上了不可逾越的鸿沟。

晚上在那间破旧的小屋,我看到了三四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孩子。

“哟,这次的货色真不错,花了多少钱?”

领我来的人对屋里看管孩子的人笑了笑,扣住我下巴来回扭了扭,眉飞色舞道:“花了2W,那骚娘们儿连价都没讲直接卖了,啧啧,那妓-女的滋味真不错。”

那人一听立时来了劲儿,“看这小子的样也能想到那娘们儿的长相,身材不错吧?”

把我推到孩子堆里,两人便坐在桌旁聊了起来。

直到睡前他们聊完天,这才把我们几个孩子全部绑起关在一间小黑屋。

那时候我一点儿逃离的想法都没,如同木偶般任他们驱使,没过几日,孩子的数量越来越多,人贩子组织才开始把我们拉到外面倒卖。

“把5到7岁的孩子调出来,先带到曲爷那里让他挑,挑剩下来的我们再卖到别处去。”人贩子组织的头目刚一把话吩咐下来后,包括我在内的将近三十多个男孩女孩,就被带到一辆封闭的车内拉走了。

再次见到阳光,是第二天的清晨,入目处蔚蓝的海水伴随天际飞翔的海燕,让我的瞳色染上一片淡蓝和惊异。

美丽的海景是我从未见过的,就算内心再早熟,却还是保留了孩子的心性。

那一天,我们欣赏了海边别墅的景色,吃了一餐顶级美味儿的饭菜;那一刻,我的心情是这么多年来,从未有过的兴奋和开心。

午后,被称做曲爷的管事来挑人,他穿着一身墨绿迷彩,虎背熊腰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我当时记忆最深的就是他那一双如鹰隼般的利眸,嗜血之下仿佛我们就是他的爪下猎物。

他来回扫了我们一圈,而后在我们身上捏捏看看,又问了些问题,这才留下八个人。

而我,不知该说幸还是不幸,被选中成为其中一员。

“从今天起,你们就是我手下的兵!以后我说什么,你们就做什么,如果有人不听话……”他唇角勾起冷笑,让人拖来一个男人,吐语,“就会像他一样!”

在我们面前毒打了那人,他眼也不眨一下的将已经倒在血泊中的人肢解,在孩子的惊叫哭嚷声中,把那些残肢断臂喂给饲养的猎犬。

他脚下踏着一朵朵血色红花走到我的面前,扫过已经躲开甚至跌坐在地上的孩子们,微弯了弯腰,和唯一站在那里不哭不闹的我对视,目光露出几分好奇,问道:“小子,你是真的不怕,还是吓傻了?”

“怕,但我并没有做错。”害怕是肯定的,但既然他能够留下我们,就表示只要听话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就算手段再残忍,我从小的那些受虐也早就练就了现如今的淡漠。

……

那年我六岁,成了曲爷重点培养的对象。

他让我们天天训练,习一些格斗杀人的技巧,他告诉我们这个世界的肮脏和黑暗,然我们一点点手染上鲜血。

第一次杀人,是在我八岁那年。

被鲜血喷了满脸满头,只是抬手漠然擦掉,毫无表情。

曲爷说我是天生的杀手,我内心冷笑却没有回话,杀人与否又能怎样,我只知道,不管训练如何痛苦难忍,都能有温暖的被窝睡,美味的佳肴吃。

而跟我同时进来的另外七个孩子,期间死了三个,剩下的自然而然成了朋友。

直到来这里五年后,我们被曲爷转移到一座私人岛,加入了那里的训练队。

头一天,就切身体会到何谓魔窟的概念。

之后的泥沼,蛇洞,雨林,海淹,拼杀斗殴……

这些训练让我们意外的开始改变了心性,就像之前看似无谓的我,也在一天天变化着,我们常会没有觉睡,没有食物吃,而集训后的自相残杀,更是让每个人的头顶都笼罩着阴影,不知道是否还能看到翌日的天明。

然而,我们面对的最危险的东西,不是死亡之林不是猛兽毒物,而是一起生活的人。

当我们五人小队里的小四叛变,在一次外出行动中让另一组的人找到机会偷袭后,被围在一群人中的我,只能眼睁睁看着队里唯一的女孩儿被那群人撕扯掉蔽体的衣物,当着我们的面,一个个轮流贯穿她的身体。

我挥舞着刺刀疯了般的想要冲出人群,换来的却是猛烈的群攻。

鲜血染满全身,视线已经模糊,嘶吼的叫喊让嗓子沙哑不堪,同伴们倒下的尸体渐渐冰冷,最后的最后,我也在一刀毙命的胸口刺杀下,倒在了血泊里。

再次醒来时,我以为到了地狱,救我回来的女孩儿却笑着告诉我,这里是她的家。

原来我的心脏异于常人,生在右边,那一刀捅刺并没有对我造成最终的伤害。最开始养伤的时候我全身戒备,却在对方认真又纯净的眸子下渐渐放松下来。之后我知道,她叫雨然,正在附近的一家医院做护士。

雨然是个很温柔的姐姐,她的说话声音是我听过最动听最温柔的,我不爱说话,却喜欢听她娓娓动听的声音。

她会给我做饭,给我买衣服,问我的身体状况。

十五年来从没有体会过亲情温暖的我,在那一段时间,过得很舒服。

可那样的日子总是短暂的,当一个叫雨雯的人出现在她的家时,我明显感觉到她看我的目光很肆意,让人心生不快。

我从来知道自己的长相有多么吸引人,当初在训练的时候,不乏被年长的人调戏,可我胜在势力很强又有曲爷关照,所以很少人感在我面前挑衅,可那次外出,如果不是我奋力拼杀不顾死活,恐怕最后也会被那群人玩弄到死!

“你是谁?怎么会在我姐姐家里?”“你长得真好看!”“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好不好?”

她总是跟只麻雀似的缠在我身边,让我不胜其烦。可我不想离开雨然姐的家,因为我贪恋这里的温暖和她的关照,所以一一忍下,只当她空气,唯对着雨然姐,我才露出笑意。

如果当时我知道雨雯小小年纪就有那么狠的心思,我是不是会早点离开或者不对雨然姐的态度那么好,就不会出现之后的事?

当神志有些混乱的雨然姐回到家,我一眼就发现她的走姿和精神不对,加之她身上明显被留下的痕迹,说明她回来之前曾被人强-奸过!

而雨雯在那时露出的笑,却让我攥紧了拳。

不堪受辱的雨然姐,终是过不了自己的那一关,在我以为她正常而放松警惕的时候,跳楼自杀了,立在那一片血泊中,我久久不曾离开。

就算杀掉了强-奸她的人,可罪魁祸首我却不能解决,因为雨然姐说过,让我对雨雯好点,她希望她的妹妹能够好好的活着。

离开是必然的选择,没了五人小队,没了雨然姐,我已经没什么好留恋的东西,之前一直留在雨然姐身边是我贪恋她的温柔和照顾,可同伴之死的仇,我一直记在心底没有忘记,所以该是我为之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曲爷的势力是一个暗杀组织,专门高价接手不同地域的暗杀行动,范围面很广,人员配置也很先进,我知道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所以花了足足五年的时间,我暗中积攒自己的势力,打出自己的名号,组建了独属于自己的雇佣兵团。

以死亡命名,让我时刻谨记这不曾安逸又动荡的人生。

杀人越货,贩卖消息,收集情报,倒卖军火……

我们雇佣兵团会做许多的事,我的身边也渐渐聚集了一批死忠的护卫。

五年的时间,我查了许多关于曲爷和当年害我的人的资料,后来我才知道,当年我们被追杀的事,有曲爷的默认,我一直看不懂他,却也不能原谅他的作为,终于在制定了详细的计划后,将其一一逮捕行刑虐杀。

我喜欢看他们痛苦的模样,扭曲狰狞,可怖骇人。

看着这样一张张悲痛的脸,我空虚的心会稍稍填补上一些养料,不至于那么快死寂。

“老大,这次赚了不少钱,兄弟们准备出去乐一乐,给你挑个什么样的回来?”

我们雇佣兵都是一群铁血男儿,过得是刀口上舔舐的日子,也许就是有今天没明天,所以我从来不拘着他们作乐,“找个干净点儿的雏。”

我也有生理上的需求,但自小被名义上的母亲的毒害、朋友背叛下的那一次亲见的凌-辱,再加上雨然姐的被害,致使我心理上产生了一种洁癖,不喜欢那些不知道被多少人插过的女人,那种被人调-教出来的身体,让我觉得恶心。

之后的几年,雇佣兵的知名度越来越大,就连ZF也找过我们几次。

我挥霍着金钱、时间、生命,只觉得这样的人生越来越没有意思,后来无意中接到展逸辉调查几个化工厂和他家老爷子信息的任务,这让我终于找到了点儿有意思的事儿。

生化研究?人体实验?

如果可以,让这个世界来个天翻地覆又如何!

我和展逸辉之间的合作只是在帮他处理一些鸡毛蒜皮的事,但因为先前他说的那些话,我也让自己的人跟进他的情况,查看他到底要做些什么,也正因为这番调查,我才知道原来雨雯和她父亲竟然是他化工厂科研组的重要负责人。

一时间,几年前雨然姐的死,让我心情变糟,随后跑到Z市,随手接了个小任务散心。

如果说,雨然姐是出现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如亲人间温暖点亮的一盏明灯,那颜箬竹的出现,便是我前世三百次回眸,求得这一生的最美丽的邂逅。

我一直记得第一次见到她时,她正躲过我手下的抓捕准备逃跑,原以为他们几个抓两个小姑娘根本不会费什么事儿,却没想到还要我这个做老大的出手。揪住这女人的衣领,在她还要反抗的时候直接拿枪抵住她后腰,果然老实了。

我被黑色口罩罩住的唇角扬起一笑,带着她进入小巷上了等候的车辆。

一路上她都很安静,和她朋友比起来,沉默的有点不太像一个被人劫持的人质。

我默默观察了她一路,随后到了地点开始我们的任务。污言秽语的调笑中,我余光还在瞄着她的动静,待发现手下的女人不是处女后,果断交给了其他人玩去。

后来和她的对话,让我莫名想笑,那么多家世和背景砸下来,让我突然觉得这女人还有点儿头脑,不过她不知道,那些东西在我眼里,根本连个屁都不是。

原计划中本来就没有她,我破天荒的什么也没做就把她放走了。

之后的一段时间,我时常会想起她暗夜中,晶亮如星辰的眸子,没有丝毫杂质和污染,在那样的情况下,同样没有怯懦与退缩。

只不过我本就是一个四海为家的人,那一段在我看来就是一个小插曲。

而后,末世爆发了。

第一时间我想到展逸辉,那个把自己爷爷的势力渐渐变成自己的人。

我没去探究他所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只知道他亦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人,与我而言,末世不末世并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一个把人性掩藏在深处,一个把人性抛在阳光下。

但千算万算没料到我看在雨然的面子上没去寻雨雯的麻烦,她会在查到我的消息后,压下了我一个队的兄弟在化工厂里,甚至放出消息要拿他们做人体实验逼我前往。

我曾经不在乎身边的人,可雇佣兵里的兄弟从最初到现在一直跟着我出生入死许多回,任由他们被拿来当试验品侮辱,她雨雯的确触了我的逆鳞!

她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很了解,说到就能做到,连亲姐姐都能残害的人,还有什么做不出来?怕她对我手下做些什么,我孤身前往桐镇的化工厂,被雨雯在身体里注射了肌肉松软剂和控制异能的药剂后,关押了起来。

她只答应放走了一部分,留下一部说是陪我,天天拿迷幻药折磨我,我只在心底更加痛恨这个女人,然而她的某次失言,让我下定决心出去后杀了她!

她竟然不是雨然的亲妹妹,或者说,雨然只是他们雨家收养的孩子。

那一瞬,我替雨然姐不值,她那么疼爱在乎的妹妹,根本从来没把她当过姐姐看,如今还当着他的面诋毁侮辱,如何能够再原谅?!

当时我不知道原来颜箬竹他们也被雨雯抓来基地,准备拿他们做实验,而后展逸辰的部队来这里清剿导致整个化工厂被平。

混乱中,我被几个穿着军装的人抓走。

再次醒来,我身处在一个基地内,依旧没逃脱雨雯的手。

这次没了人质的制约,我慢慢放松身心陪她玩,迎合她的心情和想法,暗中观察这里的情况和地形,又用手段让雨雯放下戒心解除每天对我的药剂注射,才让我寻了个机会,带着一只科研所里的实验狼逃出了那里。

之后的追捕让我受了些伤,但好在有幽狼的帮助,带我进入食人环境的垭口密林,终于甩掉了尾随的人。

也多亏了那几天的天气逐渐转暖,不至于让我们一人一狼冻死在外,在洞穴里修养了三天,我开始外出寻找回大本营的出路,没想到,第二次遇到了那么特殊出现的女人。

如果不是因为幽狼,在那种情况下我不会选择麻烦的带上一个人,后来我也很庆幸那时候听了幽狼的话带她一起回来,才有了后来那么好玩又特别的相处。

第一次搂着一个外人睡觉,第一次被人抵上脖子的要害,第一次被女人照顾保护……

那么多那么多的第一次凑在一起,我看着她鲜活地渲染了我的世界我的生命,意外的获得了许多不曾有的惊喜和感悟。

原来自己的世界也可以那么宁静又安逸,原来自己的世界也可以享受无垢的纯白。

我喜欢看她被我气得炸毛时的模样,我喜欢看她奋战时一身凌厉的身姿,我喜欢看她在月色静谧下安静的守望,我喜欢她舒服地微眯着眼听我唱歌,我喜欢……她。

曾经的我以为我的世界只有黑红二色,直到跟雨然姐的相处,我才体会到一点点来自于她的温暖浅黄,可我终是不能染上分毫,却在女人这里,头一次体会到色彩斑斓的世界,如同一副单一的化作,一下子变成了构图新颖的模样。

我喜欢这种感觉,很喜欢很喜欢。

可是,她有喜欢的人。

和展逸辰第一次见面很不愉快,他给的那一拳我一直记忆犹新,后来的拳脚相向他分毫不让,我看出来他实力并不差却因为训练的时间没有我长,没有我出手狠戾而落了下成,但后来他眼睛出现的丧尸化模样,却让我心惊。

离开的瞬间,他突然凑到我耳边,说了句更让我吃惊的话。

“如果我有什么事,箬竹就交给你了……”

明明第一次见面,明明才打过一架,他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我在被雨雯关住的时候在基地内部见到过一些被做了实验的人的模样,情况有许多跟他一样,后来想想,他应该是怕自己变成失控后没有理性的丧尸,才把他在乎的人托付给我。

可我看得出,女人对他的感情,那是他人根本无法介入的。

之后的分别到再见,我只是站在旁观者的姿态,了解了展逸辰的行事为人,我也不得不承认他是个很有人格魅力的家伙,虽然有时候看起来真得很欠扁。

其实当初他找我合作对付展逸辉的时候,我并不想接受,一是我对展逸辉的作为并不在乎,二是我觉得这个世界变成什么样都无所谓。他以为拿出我兄弟的信息来做底钱,是我答应的关键,但其实是因为我想给箬竹一个安稳的环境才应了下来。

接触到其他基地的负责人,商量了最终的对策,我便让雇佣兵的手下们着手处理掉当初我知道的关于展逸辉的几个化工厂。

既然答应了全面反奸,当然得做出点成绩才行。

后来从邢飞那里知道展逸辰的情况并不太好时,我就觉得去找雨雯。因为我觉得自己没有资格站在箬竹的身边,哪怕展逸辰自己都说了那样的话。

潜入展逸辉的地下基地,杀死雨雯,带出苏瑾萱,遇到展逸辰和女人,最后的大战……

那时候我做什么事,都是凭着自己的感觉,不像之前的浑噩,只要为钱不管喜恶。

我喜欢颜箬竹,但我知道她的幸福不是我能给予的,所以我不论如何都想让展逸辰恢复,让他陪在她的身边。

地下基地被炸开的时候,我看到丧尸化的展逸辰从一堆废墟里抱出她时,没有惊讶和嫉妒,唯有淡淡的喜悦和丝丝的感伤。

他没出一声,却在大家出来后,把人交到我的手里,转身离开。

那一霎,我知道,不论我如何努力,始终做不到展逸辰这样。

可人心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在我明明知道自己要死的时候,还是对才苏醒过来的人问出了一直埋藏在心底的话语,“箬竹,我有机会吗?”

看到她的表情,我就知道答案,所以在她说出第一个字的时候我就阻止了她接下去要说的话,我怕自己听到后,会更加心疼,或许就当作这是一个根本没有答案的默认吧,我希望自己的心中留存着一丝自欺欺人的念想。

直到我死……

那天晚上,躺在女人的怀里,我回到了当初在漠河镇的安静时光。

听着那首温暖如初的童谣,我在心底祈愿下一世,能够让我出生在一个平凡的地方,以一个干净的灵魂和身躯,再次遇见她……

……

生命渐渐消逝,那一刻,没来由觉得幸福。

不能给你幸福,那么给你这条命,是我仅仅能为你付出的。

女人,不要再为我哭泣,我这一生就是为了杀戮和血腥而生,死,是最好的结局。

但如果我们能够在另一个地方相遇,我一定不会对你放手。

因为我爱你,想亲自给你幸福……

那时,我会为你续起一个梦,把所有婉转的流年和日月……都给你。

作者有话要说:池羽是我喜欢的角色之一,虽然便当是在他一出现就既定的结局,出场也并不算多,但他这个人也算是贯穿了全文和末世整个经过的一个人,我喜欢他的各种各样,不论任何一面,虽然没有得到竹子的爱,但他死的时候,却是幸福的。

----

文文终于全部完结,感谢一直陪着走到今天的朋友,谢谢大家的支持。

这几天要出去旅游,咳咳……回来后开新篇,现言奇异都市类,带点玄幻色彩,名字定为《水仙,你别跑!》目前搜不到,我大概七天后回家,到时候开文了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哈哈~~在此再次谢谢支持正版的读者们。(>^w^<)谢谢大家!

章节目录

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逆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尘并收藏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