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有话要说:


骗局一:不知所云

第一骗 扶笙X轮回X绝色

湖上的烟雾不知什么时候散开了,原本透着紫色的烟雾被投射的阳光那么一晒,反射着七彩的光化成一缕缕消散开来。扶笙不着痕迹地松了口气,然后才发现手中把玩的玉佩被他紧张地抓开了裂痕。

划船的刘老三见状裂开了嘴,露出参差不齐的几颗黄牙笑道:“萧公子不必紧张,‘轮回丸’已服下,这些毒瘴奈何不了我们。”

扶笙笑了笑,那因紧张而有些苍白的脸一下子亮了起来:“我只是有些不大敢相信,总感觉似做梦般。”他转过头来看向湖中,紫烟散去,一望望不见碧水的尽头,只有前方影绰着树的枝头和鸟的鸣叫——那儿有个巨大的湖中岛,也便是他们这次的最终目的。

“没想到真的能进了轮回教,怕一下子醒来就什么都没了。”

刘老三闻言也感叹道:“这倒是,老刘前半辈子从未想过能进轮回教,如果不是容道主无意中提携了小人……刘老三到死也是漳江边上那个任人宰割的刘老愚。”他啐了一口,然后有些自得地拿起浆拍打着近乎死寂的湖水,惊起了水下偶尔摆尾的金色小鱼。

紫色的雾和深绿的水,它们将湖中岛完美地与外界隔离。

随着船的滑移,湖中岛的轮廓清晰起来,渐渐显现出外貌。扶笙屏息细看,岛的边界是一眼看不尽的桃花林。正值三月,粉色的落英迷了天和地,隐约能看见几条由鹅卵石铺成的小路蜿蜒,消失在粉色的尽头。再远处便是一片逐渐耸起的新绿,却再也望不到什么。

刘老三熟练地将船搁浅,与扶笙一同下了船。于是他们便陷入一片粉红,扶笙看着那漫天满地的桃花,失了神。

“走吧——萧公子喜欢的话下次再来,萧道主怕是等急了。”

刘老三带头走了几步,回头看见扶笙依旧痴痴地看着那姹紫嫣红,催促道。

“这是极乐林,先主在这里布下了迷阵,萧公子可千万要跟好了,您要是有什么闪失,老刘的命就得交代给萧道主了。”

“呵,二哥他不会这么做。”

“怎么不会?您不知道,萧道主他每日里和别人提起得最多的就是您了。”见扶笙跟上,刘老三边走边道:“只是可能得知您来这里却是去饿鬼道而有些不满罢——萧公子,别怪老刘多嘴哈,您为什么偏偏去饿鬼道,而不去萧道主的畜牲道,那里好歹有萧道主的照应。”

扶笙跟着刘老三避开了鹅卵小道,而是踩着泥土向桃花林深处走去。他的脑中自然而然地浮想出二哥那阴沉的脸,笑了笑。

二哥向来最是反对他加入轮回教,所以他使了些小小的手段。

“我略懂些医术,探查和情报收集不是我所擅长。”

“这……”

话语停顿间,他们已经走出了桃花林。一出林子便是一条小河,小河上架着几座白玉的桥。刘老三带着扶笙向其中一座小桥走去,却在桥旁边的一丈处停了下来。

“得罪了。”刘老三将扶笙背起,从桥的旁边水上点起而过,留下细细波纹。小河并不宽,但没有绝顶的轻功是无法一跃而过的,扶笙细细看去,被刘老三踩过的水面扩散开来,隐约看见浅色透明的台柱,如果不事先知道位置的话,再利的眼也无法发现。

过了河,刘老三将扶笙放下,微微喘了口气。他见扶笙望着那座桥,抹了一把脸笑道:“这便是‘奈何桥’。”

紫霞雾,碧玉水,极乐林,奈何桥,须臾山,黄泉,神木,六道,此之谓轮回。

“奈何?”扶笙看着那座不起眼的桥,微微失神。“奈何桥下无情水,那下边便是‘黄泉’了。”

小河清澈见底,水中一群黄色小鱼自在地游动,在细细的阳光下,原本清澈的水因鱼鳞的反射而隐隐呈现黄金色。

刘老三看着它们,神情很是忌讳:“是哩。‘黄泉’和‘碧玉水’是连通的,但是‘黄泉’里的鱼都是幼体,这种噬人鱼幼体的时候才是最凶猛恐怖。”

越过小河便是树林,土地也微微开始向上倾斜。这是“须臾山”,传说中太阳与月光无法到达之处,轮回教的总坛。

他终于来到了这里。扶笙想。这样的话,是不是和那个人又近了些?

隐约看见红色的瓦砖,旁边的刘老三也逐渐放松,步伐越发轻快。

最后一个转弯,入目是大片大片的红色,那是摇曳的罂粟花海,红得惊心刺目,妖艳而诡谲,在阳光的照耀下带着绝望的寒意——扶笙几乎快被那铺天盖地的红色淹没了,当即呆楞在原地。

旁边的刘老三却在看向其中的一点后,惊讶地“咦”了一声。扶笙下意识顺着刘老三的目光望去,眼睛便再也转不开了,满天满地只剩下那唯一的红。

摇曳的罂粟海中,那里站着一红衣的绝色少年。

那是怎样的一副绝世之姿,墨成发,雪作肤,红衣似火,艳色的蝶在眼角翩跹。少年微微垂着头,即使是面无表情,少年绝色的脸也是柔的,左眼角下方的红色蝶形胎记顺着皮肤的纹理而舞动。影绰的光照射下来,为少年绝色的脸铺上一层柔和的金光,细腻地仿佛可以看清楚少年唇角细细的绒毛,璀璨得仿佛快羽化。

没有人能够逃过那红色的俘获。扶笙想闭上眼睛以免自己露出丑态,可是又舍不得少看一秒。他也曾自负过,也曾见过无数佳丽,却没有哪怕一人比得上远处的少年分毫,那种倾世之容不应在凡间出现。

在扶笙呆怔的时候,刘老三也回过了神。他的脸色变了变,转过身来竟是不敢再看去,拉起扶笙就要往远处走。

“快!快走!让那个祖宗看见了可没好果子吃……”

扶笙被拉回了神志,他有些踉跄地被刘老三拖着走。

“那、那个人是、是谁……?”

“他是锁云……少爷。”刘老三似乎有些难以启齿,但手上毫不含糊:“是教主的……呃、情人……”

扶笙僵住了,他无措地抓住刘老三的衣服,哑声追问:“他、他是教主的……”

“对啊!萧公子你就别为难老刘了,快点离开罢!让那位爷看见了可就——!”

扶笙刚想再追问下去,却见刘老三猛地变了脸色。他转头望去,那名绝色少年正看着他们,开始向这边走来。

刘老三神色灰败,只得松开了手,趁那名少年还未过来时,飞快地低声交代。

“他原先是东魏国青荆城楼中楼的一名小倌,在灯会上正好救了教主。后来教主把他收为男宠,这期间他又以身救过教主一次,教主很喜欢他。他……”刘老三顿了顿,然后义无反顾地道:“他的性子不大好,仗着教主的宠爱无法无天,把轮回教大大小小的人都得罪了遍……等下你好自为之,千万不要——”

刘老三的话戛然而止,扶笙抬眼看去,发现那名少年已走得十分近了。随着距离的拉近,少年那惊心动魄的美丽越发炫目,而神色中那毫无掩饰的高傲也看得真切,但是在那绝色的粉饰下,却不会让人有丝毫不悦和不满。

名为锁云的绝色少年大约十五岁上下,神色倨傲地站在他们面前。扶笙下意识地偏过了头,他不喜欢对方的目光,即使这样他依旧会沉迷在少年绝色的容貌中不可自拔,这让扶笙感到难以形容的愤怒和难堪。

“那个谁……”少年的声音也软软的,扣着化不开的香甜,却透着一股盛气凌人。他指着刘老三,似乎为难地想不起刘老三的名字。

刘老三谄媚地笑,眼神左飘右飘就是不敢落在对面少年的脸上:“锁云公子,小的是……”

“管你是谁了。”锁云不耐地打断了刘老三的话,他指着扶笙:“喂,他是谁?”

刘老三噎住,听到锁云的问话后脸色变白,笑容开始僵硬。

“这、这个是……”刘老三结结巴巴,然后心一横猛地道:“这位是萧扶笙萧公子,他是萧风炙道主的弟弟。”“萧风炙”这三个字被刘老三有意无意咬得很重。

“行了行了,就是那个阿猫阿狗道的小疯子整天夸得上天入地的弟弟吧。”锁云很不耐烦地打断,斜着眼瞅着扶笙:“也不怎么样啊,传言果然不可信。”

扶笙不着痕迹地握紧了拳,刘老三看势不妙,连忙点头唯诺。

“那是那是。萧公子最近才加入轮回教,小的正要带萧公子去萧道主那里,望少爷……”

“新来的?”锁云又看了几眼扶笙,然后像是想到什么有趣的主意般很开心地笑了:“这样吧,我那正好缺一名小厮,你让他过来。”

刘老三愣了很久才反应过来,然后大惊失色:“这不可!这不可,这……”在对方的瞪视下声音又小了下去,刘老三讨好地笑着:“可是萧道主他……”

“小疯子又怎么了,他那阿猫阿狗呆的地方哪有我这好。”

刘老三几乎快昏厥了,轮回教六道之一的畜牲道被说成阿猫阿狗呆的地方——他只求现在怎么不真昏过去一了百了,到时候畜牲道主找他算账的时候也好有个说辞。在这时,一直没开口的扶笙说话了,声音不卑不亢。

“承蒙锁云少爷厚爱,在下不才,受单道主的提携才能在饿鬼道……”

“你要去饿鬼道?”锁云睁大了他那双漂亮的眼,打断了扶笙的话,似乎更加起劲了:“你会医理?”

“略懂一二。”

“我有一个叫洛绎的小厮,他也会一点儿医术。”锁云笑开了眼,眼角的蝶似乎在翩跹:“他老是会去饿鬼道看书,有时候老找不到他呢。所以我才想再找个小厮,你过来后,我可以准许你寻空去饿鬼道。”

“原来是这样啊。”刘老三见状赶紧插上来:“我马上去禀报教主为您增添一群新小厮。”

“不用了。”锁云连眼角都吝啬于刘老三,霸道地指着扶笙:“我就要他。”

说完打了个哈欠,少年眯起了他那漂亮的丹凤眼,绝色上是一副慵懒的妩媚。

“你叫人教完他规矩后送到我那里,我明天要见到人。”

语毕后,锁云不管沉默不语的扶笙和哭丧着脸的刘老三,懒懒地向罂粟花海的另一端走去,很快消失在绯色之中。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