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骗 死亡X疯狂X新生

灰衣男子坐在小院中亭里的栏杆上,看着满堂的夏色,表情慵懒而恣意,有一搭没一搭地将一枚散发着水光的珠子随意地向上抛着,似乎在自言自语。

“……亏死了。”洛绎皱着脸,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一定是我攻略的方式不对!这次任务坑了哥多少进度啊……”

洛绎停顿了一下,像是听到什么声音般,又说了下去,他的声言轻快无比。

“接下来啊,当然是准备跑路了,被戳穿的反派不跑路难道还在大本营坐等主角包养吗?”洛绎缩了缩脑袋:“我压一根黄瓜,如果有组团去刷‘洛绎BOSS’的招募,季佩绝绝对是队长,而风锁云绝对是DPS哦……”

冥冥中似乎有声音回应,洛绎挑了挑眉,一脸惊讶。

“耶?过火了?我觉得我的剧本还成啊。”洛绎脸上的表情丰富无比:“一个从异界来的大魔王诱拐了美艳的公主,骑士殿下为了拯救公主做出了伟大的牺牲。最终公主识破了魔王的欺骗,看穿了魔王的真面目。伟大的骑士打败了魔王,拯救了公主。公主殿下在骑士的守护下幸福无比地生活着,多带感的设定啊~”

似乎被洛绎的无耻怔住了,对方良久没有回应。而此时,洛绎的表情变得忡愣,因为他听到了另一个声音。

“……他要恨,”洛绎看着荷花,脸上的表情难测:“那就恨吧,我故意的。”

洛绎停顿了一下,像是在听那个声音的责问。

“他放不开了。”洛绎叹了一口气:“他已经被名为洛绎的网死死束缚住,放不开了。风锁云为自己设置了一个名为洛绎的牢狱,终生与他人无缘。想想看,这个世界,除了他自己,还有谁能让他拥有自由?”洛绎咧开嘴笑着:“所以我要亲手将那层膜撕掉,告诉他这个事实,哪怕将他伤得体无完肤:风锁云从来不应该为一个叫‘洛绎’的人活着,他应该、他只能为自己活着!”

骗人,明明只是不愿接受那种感情,所以才强制地将它扭曲成对立的黑暗情感。

像是说着毫不相关的事,洛绎脸上的笑容由始至终都是温柔而又灿烂的:“所以,他要恨,便恨吧。”

洛绎脸上的笑空灵无比,那个声音似乎被镇住了,没有说话。而在这时,灰衣男子的脸上大彻大悟的神情猛地一扫,眼中似乎闪过一丝狡黠的光:“以上对话出自大悲咒.改,解释版权出自洛绎,如有雷同……一定要告诉我啊!”

仿佛可以感觉到那个声音的气急败坏,洛绎微笑着,眼底是深不见底的红:

“对呀,反正我是个骗子,不是么?”

声音一瞬间的中断,来尾音都被斩去。

噗嗤一声,从右到左,斜向下一刀。快速和精妙绝伦,完全找不出有什么挑剔地地方,然后一道鲜血喷射而起,一个人头飞了起来,洛绎看到了自己的身体还坐在栏杆上。

但是……他已经死了。

失去头颅的身躯似乎忠实着最后主人意识,右手艰难地抓紧了左腕上的黑环。没有支持的躯体晃了晃,向水中倒去,染红了天地。

绝色的少年愣愣地看着那飞至天空的头颅,留下一道血色的痕迹,他的神情似笑又像哭,像是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或者这血色的痕迹又代表了什么。

他……做了什么?

他……干了什么呢?

锁云晃着头,像是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手中的刀上溅上了血,鲜红诡谲的液体顺着刀刃流下,滑到少年的手背上。锁云像被那红色的液体所烫到般,飞速地松了手。

他惊恐地捂住自己的脸,踉跄着,眼睛睁得不能再大,瞳孔却猛地紧缩。他想叫,他想通过大声哀号来发泄心中的疼痛,但是声音却像死了般的不肯从喉咙里出来。他觉得自己心底深处的某些不为人知的重要的东西突然碎裂了,那种疼痛已经不只局限在肉体和心灵上的痛苦了,那种痛就像火焰一样的正在灼烧着他的魂魄,让他无论逃到天涯还是逃到海角,躲都躲不掉……

“咚”一声,却是头颅落地的声音,惊醒了崩溃中的锁云。少年看着那滚动的头颅,大大的丹凤眼中尽是空洞和死灰。像是终于反应过来,锁云踉踉跄跄地跑到那片血色中,将头颅抱起。血色将少年鲜红的衣服染得更红,染得绝望。

锁云将头颅捧在怀中,低垂着头,黑沉沉的发遮住了少年的眼,只能看见少年诡异勾起的唇。

“洛绎,为什么要背叛我呢?”

头颅上依旧保留着主人最后的表情,那是温柔而又死寂的表情,渐渐没了鲜活。锁云死死的抱着它,像是要将它融入自己的身体般用力。

“为什么呢?”唇角的弧度越发扩大,被映成诡谲的血色。

“为什么不要锁云……了呢……”

“洛绎洛绎,这样你就不能再抛弃我了呀。”少年捧起头颅,像是祭献般虔诚。血从头颅上留下,滴在少年白皙的脸上,点缀了那颤抖的蝶:“这样……就能一直将你留在我身边了呢。”

“我很高兴呢,你呢?”少年笑得兴高采烈,却仿佛一碰就碎:“永远在一起了呢,洛绎……”

一滴水打在了血泊中,泛起点点波澜。“为什么要哭呢?明明这么高兴呀……”少年微皱着眉头,似乎对于大片大片从眼睛中流出的液体感到不解。泪水顺着脸蛋留下,将之前沾水的血迹冲洗着,在眼角栖息的蝶仿佛也被打湿了翅膀般,奄奄一息。

“洛绎……”

大片大片的云将最后一丝阳光也遮住了,留下了一地的阴影。

远处的竹林中,将一切收在眼底的季佩绝像是为了毁灭什么般死死握着拳头,却在下一秒放松了身子,嘴角上挑的是满意的弧度。

***

锁云疯了。

这是轮回教所达成的共识。绝色的少年现在整日痴痴傻傻地坐在那里,吃饭洗澡如厕全部需要他人来牵引才会做下去,抱着一颗头颅不肯松手。直到季佩绝无法忍受,打昏了少年将那颗已经腐烂的头颅从少年死死扒住的手中抢过去扔掉。然后,在醒过来的锁云疯疯癫癫的哭闹绝食后,季佩绝不得不又派人将那颗该死的人头找回来,将清理得只剩下白骨的头颅还给少年,少年才得以安歇。

春天过去了,夏天来了,秋天到了,冬天又是一个轮回。

容扬看着满天满地的雪,叹息了一声。

“放弃吧。”他轻轻地说。“已经三年了,他已经不行了。所以……”

“阿容,你不懂得。”季佩绝打断容扬未完的语句,同样看着漫山遍野的雪,黑不见底的眸子倒影着无暇的白:“我不甘心……很不甘心……”

容扬只是叹气,面对幼时玩伴的执拗感到无力。

“他体内的内力的来历已经有了些眉目。”容扬错开了话题:“这种无缘无故出现的内力,我在饿鬼道及畜牲道的书阁中找了一些资料。”

自从那天起,那名绝色的少年疯了,同时也莫名地出现雄厚的内力。

“我排除了一些,剩下最有可能的就是它了。”容扬缓缓吐出一个词:“逢生,又名绝处。”

“一种传说中的药物,据说能起死回生。对于我们来说,服用便可获得庞大的内力。但是它之所以又名‘绝处’,据说唯有有缘之人才能食得此异宝,其余人服之不是发了疯,便是即死。”容扬看着季佩绝:“我认为那个人极有可能喂食了‘绝处逢生’给……”

“不要再提到那个人了。”季佩绝声音低沉,眼睛微微眯起。虽然他的唇角带着笑,但是容扬知道这是他发怒的征兆。于是容扬缄了口,然后就是一片死寂。季佩绝默默地看着雪,再次开口:“明天你就要下山了,最起码一个星转后才能回来。”

“恩。”

“阿容,好好保重罢。”

“好。”

这一别,却是永别。

容扬飞快地奔驰着,用尽了力奔驰着。他已经跑死了三匹马,才一日之间从北楚国赶回来,却依然迟了。没有精力去维持一贯的风度,容扬站在红白的殿堂上,愤怒地喘息着。

“风、锁、云!”每一个字几乎都要在牙齿里。

“唷。”妖异美丽的少年,皮肤白净得像无暇的白玉一般,将红衣映得越发血色,在满堂的尸体中带着致命诡谲的诱惑。

“这一切都是你做的。”没有用反问句,满堂的尸体和寥寥无几的活人已经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大殿里是浓郁得化不开的血腥味:“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掉教主……”

“你说错了哦。”妖媚惑人的少年微笑着,他的手早已被鲜血染得看不出原来的样子。少年的手掌向上,摊开,一颗水色的珠子散发着寒光,被血映成紫色。“现在轮回教的教主,可是我呢。”

容扬的瞳孔猛地紧缩。弱肉强食一向是而魔教的至理,轮回教则是将“强者为尊”发挥得淋漓至尽。容扬不可置信地看着上方的人,然后将目光转移在在场中鲜少的活人。

“萧风炙,狄修,单要离,还有……天界道。”容扬惨笑着:“你们都背叛了他么……”

除了萧风炙垂下了头,其余的人都是理所当然的样子。或许还是有些不自在吧,身为修罗道主的龙凤胎之一的狄上前,弟弟修沉默地扶着姐姐。

“阿容。”狄一如既往地娇媚地笑着,只是苍白的脸色和腰腹的血迹说明她的情况并不好:“我们没有办法呀,打不过就是打不过呢。为了不让修罗道的姐妹们去送死,这是最好的选择呀。”

修在她身后沉默地扫视了容扬一眼,也微微点了点头,他的嘴角挂着一丝血迹。容扬即使在愤怒中也感到诧异,除了不知深浅的天界道,轮回教当今武学最高的便是修罗道的修,季佩绝也是凭借着其他方面打败他当上教主。

连修都打不赢那名少年了吗……似乎感受到容扬的惊讶,狄的媚笑中也染上兔死狐悲的凄哀。

“地狱道……全军覆没。”

掌管着影卫及刑罚的地狱道是极特殊的一道,如果当代教主不是地狱道出身,地狱道的道主立即会被抹杀,然后由教主直接掌控地狱道的所有力量。因此,地狱道对于教主是绝对的忠诚。

容扬当即愣在原地,大堂中浓郁得化不开的血腥味像是在嘲讽,但随即,容扬愤怒地看向那群沉默的白袍,冷声质问:“为什么?教主明明服用过鸿果,天界道居然视神木的化身于危险不顾了!?”

天界道依旧一片死寂,一名白袍走了出来。

“吾等遵循神木的意志,无法干涉神木化身的对决。”

“什……么……?”容扬几乎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你是说他、他也是……”

“吾等遵循神木的意志,风锁云同是神木的化身。”

容扬愣在原地,他直勾勾地看向天界道。这时候一个温柔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与此同来是浓郁的血腥味:“道完别了么?”

回头,绝色的少年笑吟吟地看着他,滟开了眉目的妩媚,蝶像是铺天盖地地扇来。

“那么,”风锁云看似缓慢地将剑抬起,容扬却发现他无论如何都躲不过那一剑:“上路罢。”

“……风……锁云……你疯了……”

“疯了?”魅惑的少年歪着头,然后勾起一抹绝艳的笑:“对呀,我疯了。”

大口大口的血涌出来,淹没了容扬的话语。他死死地看着那如同罂粟散发着诱惑的少年,突地大笑。

“风锁云!你会永远活在痛苦中!你不知道吧,你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你亲手杀掉的洛……”

容扬再也说不出话来,因为他的喉咙已经断开,在他吐出那个名字的那一刻,刚才还笑容满面的少年一瞬间用手撕裂了他的喉咙。

风锁云站在血中,他的世界一片红色,就连思维也变成黏腥得化不开来的红色。他好像很久没有用脑子思考了,对过去也只是朦朦胧胧地知道,却再也没有去细想。他成为了轮回教的教主,这一直不是他的目标么?他现在有权利了,更有力量了。

……再然后呢?他爬到当今的位置,就算想去毁灭武林都只在他的一念之差,但是然后呢?他为什么要这么样地追求力量?

……不知道、不记得了。对,他不记得了呢……

人果然是最会适应环境的生物,轮回教在最初的混乱后,一切都趋于平静。死去的人得以埋葬,人间道及地狱道也重新有人掌控。

风锁云就这样活着,日复一日,不知道为什么而活着。

直到有一天,他看见那满堂的夏色,不知道为什么感到异样的刺眼,刺得他几乎流下了泪,刺得他要捂住心口才能压住心痛而呼吸着。身体深处隐约有个声音,轻轻地呼唤着。

回去吧,回到最初的地方。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