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骗 真实X彼岸X绝望

“风锁云!不要——!”

看着那个血色的身影迅速接近墓碑,戚三娘惊恐地尖叫,却没有让那个身影有丝毫停顿。

“不要!风锁云!你会后悔的!”

红色的身影顿住了,停在墓碑一步之遥。他垂着头,铅直的发洒落,遮住了绝色青年的表情。

“你、你会后悔的……”戚三娘泣不成声,她无力地垂下了头,哽咽着:“所以……不、不要破坏他好么……”

“我会后悔,恩?”

明明是反问,却听不出丝毫情感。那声音没有血色,没有感情,没有灵魂,像是被人硬生生挖空的行尸走肉。

“洛……”戚三娘声音戛然而止,她按着自己的喉咙,感觉快要窒息了。于是戚三娘知道了,对于那个散发血腥味的身影来说,那个名字是禁忌,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迟缓地伸出手,轻轻地触摸墓碑上的禁忌。

“不说么?”风锁云喑哑地笑着:“说啊,我等着呢。”

戚三娘的身体带着颤抖,发红的杏眼复杂地看着那个飘渺得快要消散的身影。

“请风公子随三娘来,三娘带风公子去一个地方。”她开口道,声音依旧带着些哭腔:“到时三娘会和风公子说明一切。之后,随风公子怎么做。”

风锁云偏头看了一眼戚三娘,眼睛依旧是血煞的颜色,却是令人心碎。

“好。”

***

风锁云打量周围,这是一个随处可见的茶棚的后院,却弥漫着记忆中依稀的芬芳,那味道是在哪里闻过呢?

……不知道,不记得了。那就不要想,不去想。否则又会失去控制,又会头痛,又会……心痛。

风锁云慢慢地走向后院的门,还未等他敲门,里头就传来哒哒哒的脚步声,门被呼啦一声打开。

一名十二岁上下的少年欢快地打开门,等他看清楚了对面不是所想的身影后,少年的眼中闪过失望,随即被眼前的人所惊艳。

风锁云看着眼前的少年:常见的农家打扮,脸被晒得黝黑,却依稀能见到许些眼熟的地方——那与他二分相似的脸,足以说明很多。

风锁云当即愣在原地。

“您、您好。”少年有些结巴地开口,显得有些局促。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人,比镇里最漂亮的小青还要漂亮无数倍——虽然空洞得像是个精致的傀儡。“请问您、您找谁?”

“……不。”风锁云终于回过神来,他微微垂下了眼,似乎不敢去再看那张陌生而又熟悉的脸:“我只是受人所托,把这个给你。”

风锁云将那张奇异的画拿了出来,少年一看到那张画眼睛就亮了。

“这是我画的!”少年接过画,显得很是兴奋,他抬起头,眼睛亮晶晶的:“把这个交给你的是洛绎叔吗?他现在还好吗?他现在在哪里呢?怎么这么长时间没来看我们了……”

像是发现自己兴奋过头,少年涨红了脸,结结巴巴地道:“抱、抱歉,我太兴奋了。”

“没事。”风锁云柔和地笑了,眼中闪过复杂的温柔,他羊脂玉般的手指划过那幅画:“能和我说说你画的这些是谁么?”

“恩!”少年很是高兴地答应,眼前的人让他有种莫名的亲切感,让他不由自主地想要倾诉,少年指向画中挨得极近的四个人:“这是我父亲和母亲,还有我大哥。”然后指着中央的小孩:“这是我,那时候我大约五岁哩。”最后移到带着一名小孩的大人上,眼中闪过怀念及期待:“这是洛绎叔,还有这是我二哥哦。”少年的眼微微黯淡了些:“我二哥之前被人贩子带走了,在我很小的时候。我想去找二哥,但是他们不容许……但是洛绎叔答应过我,他会将二哥带回来。”

“你……很崇敬他呢。”

“对。”少年露出明媚的笑:“洛绎叔是天底下最厉害的人,什么都知道,什么都会。”少年指着茶棚:“闻到了么?这是远近最有名的云莱茶,正是洛绎叔教会我们的,这幅画也是洛绎叔教我画的哦。”

“那,”葱白的指尖触及画上方一个奇特的符号:“这是什么?”

“那个呀,是星星啊。”少年的目光里溢满了怀念:“洛绎叔说过,它们都在引导回家的路哩。”

[娘说过,它们都在引导回家的路哩。]

是谁曾在耳边这样告诉他……不知道,不记得了。那就不要去想,不能想。但接下来的话却自发地浮现。

……家,你想要回家么?……

“请问,”少年小心翼翼地询问,眼前漂亮得不似人的红衣青年似乎陷入思绪中:“能不能……告诉我洛绎叔的情况?”

“他……我不知道。”

“哦,这样啊。”少年似乎有些失望。

“……你相信他会带着你二哥回来?”

“对。”

“……你、还记不记得你二哥的样子。”

“不太记得了。”少年皱起了眉头,随即放松:“不过,洛绎叔教过我应该怎么认出二哥哦。”少年的眼亮晶晶的,似乎带着无尽的期待:“他说,二哥是这天下最好看的人。”

“……”

“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人。”少年好奇地看向风锁云:“我二哥他有你好看吗?”

“……恩。”风锁云闭上眼又睁开,对少年露出了微笑,刹那间夺取了天地间的所有色彩:“你二哥比我好看,绝对。”

少年愣愣地看着那微笑,被迷了神思,只能沉醉在那近乎绝望的罂粟芬芳之中。

“小雨,怎么了?”一个声音打断了少年的失神。

“……啊?”少年清醒过来,下意识地望向对面,那里一片空地,好像他刚刚做了一个不切实际的梦。

“你发什么楞呢!”一名青衣男子走了过来,看似用力,实际轻轻地拍向少年的头:“今天的功课做完了没?”

“啊……哦。”少年的眼神开始游移,青衣男子一看就怒了。

“风锁雨!赶紧给我滚去做功课!”

***

“你想告诉我什么?”艳色的青年低声道,声线诡谲喑哑。

戚三娘不自觉地颤了颤,她将手中的茶壶放下。

“三娘不知道您们去了轮回教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洛公子究竟和您说了什么。”即使年近四十,戚三娘保养得完好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三娘只知道,洛公子很重视您。”

“先不要打断三娘。”戚三娘见那美丽无比的蝶煽起,轻轻地说着:“三娘只能说一些三娘知道的事情。”

“第一次见到洛公子,是天庆四十七年。三娘之前的心思只在麟儿身上,楼中楼的事是不大去管的。直到洛公子找上三娘,三娘才知道洛公子和您的存在。”戚三娘目光转移到不愿处的一个男子身上,男子正在玩耍木头,似乎感觉到娘亲的目光,回过头来对戚三娘露出一个傻兮兮的笑容,是个痴儿。风锁云却注意到了,那名男子用力的时候,会不自觉带上霸道的内力。

“如同阁下所见,麟儿是三娘与巧手先生的挚爱。阿炎的身子一向不大好,那是祖上留下的绝症,阿炎也是因为它而不在了。阿炎不在后,麟儿便是三娘活下去的唯一理由,但是、但是那个病,同样也出现在麟儿身上,麟儿又是痴儿,活不过二十岁……”戚三娘的声音不自觉地带上哽咽:“……这时候,洛公子找上了我们,给予了三娘希望。他答应救治麟儿,只是需要三娘在适合的时候帮助他。其中一点,就是要保护您,满足您所有的要求,但不得暴露他的事情。”

——我告诉你一个事实好了。楼中楼的主宰由始至终都是我,你是被我买来的,一切的一切都是假象。

风锁云放在扶手上的手看似轻盈,却深深陷入到木头里。

“三娘答应了洛公子,洛公子也履行了承诺,他给麟儿服用了一粒药。您也注意到了,麟儿他有一身雄厚的内力,那只是那药的效果之一。”

为什么听起来这么熟悉呢?风锁云突然感到一阵害怕,如果继续听下去,一直以来的坚持就会支离破碎,然后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戚三娘盈盈地望过来:“这是三娘与洛公子的第一次见面,那时候洛公子身上带了点伤,后来三娘才知道,那是被主管打的。”

——那个所谓的主管早就是我的一条狗,而你只不过是被蒙在鼓里的一条可怜虫而已。

“洛公子一直很在意您的情况,只要您想要的,洛公子一直都尽量悄悄地满足您。您开心的时候洛公子来这里时的心情也很好,您不高兴的时候,洛公子都会愁眉苦脸地想办法哄您开心。”

——有什么好在意的?只不过是一枚用得比较顺手的棋子罢了。

“您的父母,在之前的生活并不好。洛公子找上了他们……您已经看到了,想必不用三娘多说什么。”

“……不……”

“之后,您找上了三娘,那时候洛公子正好在外地。三娘无法拒绝您,所以才答应了您的要求。洛公子回来后发了好大一顿火,三娘第一次见到洛公子那样愤怒的神情。”

“……不、不要再……”

“即使那样,洛公子很尊重你的选择。所有的客人都是他选的,不让你抛头露面,不许客人过夜。在红尘中,洛公子将您保护得很好呢……”

“不要再说了!”风锁云的眼殷红得仿佛可以流出血,他用力地撑着自己的额角,狂暴的内力夹杂着血煞开始破坏着周围,卷起丝丝木屑。戚三娘纹丝不动地坐在原地,像是什么也没发生,木屑在她美丽的脸上留下一道细细的长痕,她依旧平静或者说冷漠地说下去。

“那次之后,洛公子似乎很是自责。后来洛公子给了三娘一本书。”戚三娘将那包裹摊开,露出那本黑皮的书:“就是这本,洛公子他……”

“……呵。”周围的风暴摹地静止了,风锁云垂着头,头发散乱着,发出低低沉沉的笑,空荡荡地在胸脯回响:“你想说,我的一切都是他给予的,对吧?”

“你想说,我之前一直误解他了,对吗?”

“那是他活该哦、活该!”风锁云极轻极轻地说着,宛如情人间的柔言蜜语。他笑着,却笑得比哭还令人悲伤:“明明都是他的错啊……他以为他是谁啊……呵……他凭什么为我做一切的决定呢……告诉我,他凭什么——”

戚三娘看着这样歇斯底里的风锁云,恍惚中忆起那人最后的话语,那时候的她同样在质问,而那人却露出一种难以言喻的神情。

[要不起……]那人低低地笑着:[我要不起,那孩子给予的感情。与其让他……我,我会让他恨我。]

“恨……?”

风锁云怔怔地看着戚三娘,戚三娘眉尖颤了颤,她刚刚说了出来吗?

“是吗……是这样啊……”风锁云在笑,嘴角上挑,眼角眯起,蝶却是陨落的弧度:“他达到了他的目的不是么……你看,砍下他的头的人是我呀、是我呀……”

血滴划过白腻的皮肤,留下血色的痕迹。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好骗,这么死心眼的傻瓜。

“……为什……么呢……果然……我还是最恨他了……”

戚三娘默然无语,她看着那个如同血水晶般的人在破碎,褪下腐朽的外壳,剩下绝望的内在。

“洛绎……”第一次,自从那天起的第一次,他叫出了他的名字:“你是个骗子。”

***

风锁云在疯狂地翻着,破坏着,寻找着那人留在世上唯一的依凭。他已经混混沌沌地过日子好久了,却依稀记得,那件东西自他杀掉季佩绝后便扔到一旁不管。只是,一旦有人去触碰,他依旧会下意识地杀掉所有碰过它的人。自那以后,便无人再去管理。

风锁云的手指顿住了,他看着那一点灰白,然后飞快地将它抱在怀中。那是一个灰白的头骨,因为被扔在角落中久许,头骨上不可避免地染上灰尘。

“洛绎。”风锁云死死地抱着那头骨,脸碰着脸般地抱着:“洛绎……”

他将头骨捧在对面,对上那黑沉沉的眼眶,眼中不时地闪着红光又变成正常的。

他轻轻地呼唤着,温柔地,虔诚地,小心地,幸福地,绝望地,如同一个小孩般撒着娇。

“洛绎洛绎,我知道了哦,你果然不会背叛我呢……”

“洛绎洛绎,你已经睡了这么久,该起来了罢……”

“洛绎洛绎,你看,我现在是教主了哦,我有力量保护你了呢……”

“洛绎洛绎,我今天去看小雨他们了,他们在等你,所以起来罢,我们一起去见他们好么……”

“洛绎洛绎,你说我最像曼珠沙华,你看我将那些罂粟拔掉了哦,全部种上了曼珠沙华,很漂亮,你睁开眼看看好么……”

“洛绎洛绎,还在生我的气么?原谅我好不好,我以后绝对不会不相信你了,我会把那些妨碍我们的人都杀掉哦……”

“洛绎洛绎,我这么努力了,你对我笑一笑好吗……”

“洛绎洛绎,你张开眼好么,看看我好么?”

“洛绎洛绎,……”

……

“……洛绎……我、爱你呀……”

……

***

戚三娘看着手中的纸条,上面记载着轮回教魔头所谓的疯狂。所有人都说,轮回教的教主疯了。但是她知道,风锁云只不过死了,在那人被他亲手杀死后就死了,留下的只不过是一副名为风锁云的行尸走肉。戚三娘将目光转移到旁边的墓碑上,风吹过来,墓碑上的草沙沙作响,似乎在诉说着什么。

“您……知道会变成这样……吗?”

一阵大风吹过,树叶也开始婆娑作响,像是在回应。戚三娘目光复杂地看向手中另外一封信,这是最后她没有告诉风锁云的。她想起了那人在离开前将这封信递给她时的话:

[……这封信呢,先放在你这里吧,如果我没传来消息,这封信你就当柴火烧了……否则的话……唔……稍稍有些不爽了……总之,十年后你在楼中楼遇见一个风流倜傥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白衣公子……的小跟班,把这封信直接给他吧……怎么认?很简单,最帅的那个就……咳咳……好吧不开玩笑了……其实我知道你绝对能认出他,那人左腕带着一个黑铁圈似的玩意儿……对,就像我左手腕上面那个……还有,他最讨厌的呢,就是香蕉……香蕉不知道是什么你不用在意……关于他的名字呀……]

那人似乎狡黠地笑了笑,笑容中带着无奈:

[他叫……洛绎。]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