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骗 反派X轮回X终结

那天是熊孩子十六岁的生日,对于洛绎来说,也是闭幕式的开始。

风锁云在喝酒,他似乎在呢喃着什么,然后望见了他。

少年嘿嘿地笑着,没有一丝瑕疵的脸被酒熏成绯色,艳丽得不可方物。洛绎的呼吸顿了一拍,即使看得再多,依然会被那绝色所惊艳。

“洛绎。”风锁云划上大大的笑容,说话时好像因为喝得太多而有些大舌头,显得可爱和娇憨:“为什么呢?”

洛绎没有说话。他的沉默似乎惹来风锁云的不满,少年摇摇晃晃地向这边倒来,洛绎下意识地扶住他,而风锁云也趁机抓住了他的衣襟,露出得意满足的笑。

“我很努力了。”风锁云愣愣地抓着洛绎的衣襟,喃喃地自言自语;“但是为什么所有人都不放过我呢?”

“你可以放过你自己。”洛绎喑哑的声音在亭中响起:“只要……”你放弃洛绎。

“不要。”似乎知道洛绎暗指什么,风锁云猛地摇头,像个任性的小孩死死揪住洛绎的衣襟:“我不会放弃。”

模模糊糊地意识到不妥,少年抬起头对上洛绎的眼睛,黑色的眸子里带着慌张和不安:“你不会离开我的罢。”纠住衣襟的手指用力地透出青白的颜色,近乎偏执:“我不会放开你。”

洛绎闭上了眼,又睁开,笑得灿烂。

“不会。”

“真好。”风锁云猫一般地蜷在洛绎的怀里,伸出双手揽过洛绎的脖颈,宽大的袍服铺散开来。他轻磕着眼睫,满足地嗅着那带着药味熟悉的气息。

“即使我再怎么无可救药,只有你,不会离开我,不可以离开我。是吧?洛绎。”

“恩。”洛绎脸上依旧是一副灿烂的笑容,在黑暗中显得异样的刺眼。

“今日是我的生辰呢,我刚向老天许了个愿,洛绎就出现了。”锁云蹭了蹭洛绎的衣服:“……真好。”

“……风锁云。”洛绎看着怀中的少年,眼睛黑得不透一丝光:“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风锁云呓语着:“力量,我想要有力量啊……能杀人弑神的力量……”

“……好。”洛绎轻轻地说着,眼前由他一手带大的孩子已经十六岁了,他终于等到今天了。

风锁云嘟嘟喃喃地嘀咕着要酒,洛绎应着。一只手揽着锁云,另一只手伸向了酒杯,一颗蓝色的药从他手落入酒中。透明的酒水在一霎那变成了通透的红色,如血一般。他将酒杯递给风锁云,风锁云没有看杯子,只是呆呆地盯着虚空中的一点。

“洛绎,你觉得我像什么?”风锁云喃喃地道,然后咯咯地笑着:“季佩绝说我如同罂粟一样,总是带着毒和诱惑,将所有人扯入深渊,是这样吗?是这样吧。”

洛绎不置可否,将酒杯塞到风锁云的手中,风锁云只是愣愣地接过,却没有喝,执拗地问着:“真的如罂粟么?”

“曼珠沙华。”洛绎轻轻地道:“你很像它。”

“这样啊。既然洛绎这样说,那就是哩。”

风锁云眨了眨眼,纤长的睫毛扇动着,笑道,然后一口饮下杯中的酒水。

“嗯。”洛绎挂着灿烂的笑,温柔地看着风锁云。红衣的绝色少年如同记忆中那鲜明的绯色花朵,拥有着绝望纯洁的死亡之美的、彼岸花。

风锁云似乎醉到极处,眼中的光渐渐扩散。洛绎看着他堕入梦乡,眼角的蝶静静栖息。他俯下身来,温柔地耳语着:“累了么?好好休息罢。”

风锁云似乎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却没有睁眼。

直起身,洛绎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快得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灿烂地笑着,握住了左腕。

“很快了,名为洛绎的囚牢便会消失。风锁云,你要力量,我便给你力量。”

***

洛绎看着手中的水色珠子,小小的珠子在他手中散发着寒光。这便是传说中的轮回珠,轮回教的至宝。他欺骗了所有人,一开始他的目标便是这颗珠子。对呀,所有人,风锁云只不过是被他利用的工具罢了。

洛绎勾起笑容,灿烂的。

“……作为本次最大的反派,心情如何?咪嗦。”一个忧伤的声音缓缓在洛绎耳边响起,那声音与之前那个机械生硬的声音有着极大的不同。同样是优美和华丽,声线中却弥漫着一股忧郁味道,加上那个可爱的尾音显得不伦不类。

“很好啊,真稀奇是你出现。”洛绎得意洋洋地挑着眉:“怎么样~反派的步骤我一步步完成了哦,包括逼迫蹂躏正义方,在正义方面前高调大坦白。被蒙骗的人醒悟,接下来就等正义方大爆发,然后干掉反派BOSS保护了世界的和平哦耶!怎么没人告诉哥可以向好莱坞方面发展……不得不说,这真的是为骗子量身打造的角色!”

“……伤心了……咪嗦。”

那个带着忧郁的声音并没有明确地指出对象,却让洛绎的笑越发灿烂。

“又不是没见过,之前不是还有个被我骗得更惨的例子。那孩子伤心就伤心呗,哥这是亲自教导他如何面对世界的黑暗。”

“……骗子,咪嗦。”

不知是否被那忧郁的声音感染了,洛绎的笑容上似乎带着忧伤。

“是啊,我是个骗子。”

所以他欺骗了所有人,所有人。

***

洛绎看着昏睡的那人,发呆。蓝药的效果很显著,等药性被完全吸收后,一夕之间造就一个绝世高手不再是传说。现在的洛绎并不知道,他后来真的制造出了一个绝世高手,疯狂而凄凉。

融合调解素已经给风锁云服下,接下来只用定期使用愈合维生素调理一年便可以了。

因为细胞被激素刺激得兴奋过度,少年的脸被烧得通红,微微扬起的唇似乎在做着什么美梦。洛绎收回目光,起身准备离开,站起来的那一刹那却对上一双烧得通红的眼。洛绎定住了。

这是他们在那天后的第一次对面。

洛绎看着那人的眼中闪过迷茫,闪过受伤,闪过恨意和欣喜,闪过脆弱和坚定,所有矛盾的感情溶郁一起,最后沉淀成化不开的偏执。像是为了逃避那样的目光,洛绎转移了话题,强迫那人吃下骗过来的鸿果。即使是在吃着果实,那人的目光也没有离开他哪怕分毫。

洛绎看着这样的少年,突地就问出了口,怎么样也阻挡不了。

“如果再要你选择一次的话,你是否还愿意遇见我?”

“……愿意……即使全是假的,我也愿意。”

那人眼中的执着刺痛了他的双眼,反正已经撕下面具了,所以洛绎微笑着,亲手斩开两人之间的最后的链锁,鲜血淋漓。

然后转身离开。

***

洛绎看着手中的信,目光复杂。一个平板没有丝毫起伏的声音响起:“我表示你在犹豫。”

“为什么那个死孩子偏偏选择的是‘愿意’啊!果然不该对没有心理辅导的古代抱有期望,一个个不是向左拐变成鬼畜,就是向右拐变成抖M!”洛绎很头疼地用手抵住太阳穴,□道:“明明知道会被骗了还是选择‘愿意’,难道我伪装得RP还不够低么,节操早没下限了喂,再低下去我就要变成芙蓉姐姐了……”

他倒在桌上不起:“一个两个都是这样,上次是三无,这次是抖M,难道我的教育就是这么失败么。少年你醒醒啊少年,被哥骗是没有前途的喂……”

“从数据库查找,我表示风锁云的这种行为在第八文明里有种称呼,叫圣母。”

“圣母个屁!”洛绎内牛满面地咆哮:“他要是圣母我就是白莲花了亲!那个熊孩子只不过是在人生最坎坷的时候遇上了我,然后不顾一切地将感情全部倾注到我身上。这种行为我们那里也有个称呼,叫铭印现象(注:动物与生俱来对某一特殊对象的认定),也就是那该死的雏鸟行为。哥就是鸟他妈……”

“我表示,你毁不掉那封信。”

一时间的停顿,洛绎愣愣地看着空中飞舞的纤维。

“是啊。”低低沉沉的声线,喑哑的声音不像是这个世界的:“就算我再怎么挣扎,命运早就被决定了好了,不是么?”洛绎嘿嘿地笑着:“所谓的历史,早就安排好了罢。”

于是洛绎会见了戚三娘,下达了最后的指示。

***

洛绎扶着鲜红的木栏一用力,跃上而坐,顺手从怀里掏出轮回珠,有一搭没一搭地将那价值连城的珠子随意地向上抛着。

“……亏死了。”洛绎皱着脸,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一定是我攻略的方式不对!这次任务坑了哥多少进度啊……”

“接下来的计划?”机械的声音响起。

“接下来啊,当然是准备跑路了,被戳穿的反派不跑路难道还在大本营坐等主角包养吗?”洛绎缩了缩脑袋:“我压一根黄瓜,如果有组团去刷‘洛绎BOSS’的招募,季佩绝绝对是队长,而风锁云绝对是DPS哦……”

“我表示你做过火了。”

“耶?过火了?我觉得我的剧本还成啊。”洛绎脸上的表情丰富无比:“一个从异界来的大魔王诱拐了美艳的公主,骑士殿下为了拯救公主做出了伟大的牺牲。最终公主识破了魔王的欺骗,看穿了魔王的真面目。伟大的骑士打败了魔王,拯救了公主。公主殿下在骑士的守护下幸福无比地生活着,多带感的设定啊~”

似乎被洛绎的无耻怔住了,对方良久没有回应。洛绎刚想得意地说下去,却听到另一个略显忧郁的声音。

“风锁云恨你……咪嗦。”顿了顿,又加上一个形容词:“永远地。”

“……他要恨,”洛绎看着荷花,脸上的表情难测:“那就恨吧,我故意的。”

“为什么,你明明……”机械的声音又回来了,却第一次带上一些烦躁和不稳。

“他放不开了。”洛绎叹了一口气:“他已经被名为洛绎的网死死束缚住,放不开了。风锁云为自己设置了一个名为洛绎的牢狱,终生与他人无缘。想想看,这个世界,除了他自己,还有谁能让他拥有自由?”洛绎咧开嘴笑着:“所以我要亲手将那层膜撕掉,告诉他这个事实,哪怕将他伤得体无完肤。风锁云从来不应该为一个叫‘洛绎’的人活着,他应该,他只能为自己活着!”

骗人,明明只是不愿接受那种感情,所以才强制地将它扭曲成对立的黑暗情感。

像是说着毫不相关的事,洛绎脸上的笑容由始至终都是温柔而又灿烂的:“所以,他要恨,便恨吧。”

洛绎脸上的笑空灵无比,两个声音似乎被镇住了,没有说话。而在这时,灰衣男子的脸上大彻大悟的神情猛地一扫,眼中似乎闪过一丝狡黠的光:“以上对话出自大悲咒.改,解释版权出自洛绎,如有雷同……一定要告诉我啊!”

“……”一瞬间的停顿,机械声音冷冷地陈述着,只是不知为何总有一丝气急败坏的感觉:“你这个骗子。”

洛绎微笑着,眼底是深不见底的红:

“对呀,反正我是个骗子,不是么?”

……、……

没有丝毫声音,洛绎看着天空越来越近。他没有看见砍下自己脑袋的少年那近乎疯狂的眼,洛绎只是在想,原来血涌出来的时候,是没有声音的呢。

绝色的少年愣愣地看着那飞至天空的头颅,留下一道血色的痕迹。他的神情似笑又像哭,像是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或者这血色的痕迹又代表了什么。

失去头颅的身躯似乎忠实着最后主人意识,右手艰难地抓紧了左腕上的黑环。没有支持的躯体晃了晃,向水中倒去,染红了天地。

落下的头颅上,依旧是温柔而又灿烂的笑。

呐,攻略呀,果然人的情感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复杂而又有趣的东西呢……

最后的最后,他听到了这辈子永远忘不了的一个灵魂的悲鸣。

——————“不知所云”实更为“不知锁云”,至此,骗局一终——————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