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骗 一阕X莲花XA级

闹市上,一名七八岁的小孩将手中的冰糖葫芦递给一位灰衣青年,向青年欢乐地挥了挥手后,蹦蹦跳跳地消失在人流中。

灰衣青年微笑地目送着小孩离去,下一秒,某骗子的笑容就跨了。洛绎盯着手中的冰糖葫芦,上面还残留着小孩的几许牙印。

“已确认,攻略物品[冰糖葫芦]到手,D级任务完成,获得0.1%的进度,现有进度为4.1%……”

什么样的形容词也无法表达洛绎此时的心情,唯有无语凝咽。

“……我想知道,”洛绎□着:“你择物的标准是什么……”

“此次问题为B级权限所有,你现在的权限为D,无法告之。”

伤不起啊亲!所以他必须伪装成怪叔叔去骗小毛孩的糖这究竟是为啥呀!好吧,选择最简单的D难度的他本身就是个错误!

洛绎看着眼前川流不息的古装长袍,叹了口气:“为什么是古穿呢,我比较向往异界魔法啊。没有电视没有网络没有娱乐的古代整一个茶几,上面摆满了宫廷江湖阴谋武力的杯具,哥就是这一堆的杯具中的餐具。如果是异界的话,好歹可以去调戏精灵软妹子的说……”

某骗子很不满地看向左腕的黑环:“你好歹也算个神器,怎么不能把哥变成一个世外高人,要不武林高手也行啊,最不济给哥来个九阳神功吧?”

“查找数据库,与第八文明资料同步,我表示该存在叫金手指,不叫攻略。攻略只能提供信息类帮助,player是否需要武功秘籍,是/否,请确认。”

“……否,我只是在吐槽而已。”洛绎颓了,之前兴高采烈地通过攻略拿到一堆武功秘籍,但,仅仅是“秘籍”,而已。这个世界所有武功都能摆在洛绎面前任君采用,但某骗子可悲地发现秘籍是有了,但练功还是自身的事。他必须照着秘籍天天蹲马步、寻找那传说中“一股热流涌出”的丹田……这不是坑爹么!洛绎沧桑远目,与其花时间练武功,还不如直接去攻略目标回老家结婚来得有前途。

洛绎握住左腕的黑环:“不扯淡了。开始吧,新一轮的任务。”

“player,请选择攻略难度。”

“唔……A级吧。”洛绎看着手中的冰糖葫芦,嘴角有些扭曲。

“A级任务将获得10%的进度。player,请选择攻略模式:信息模式/路线模式。”

洛绎想了想,信息模式已经试过了。信息模式就像是在看一部攻略人物的成长传记,详细到攻略人物的每一天每一秒做了什么都列了出来。至于吗,他只不过是去做一回怪蜀骗一个小娃娃的糖,他不想要知道小屁孩尿了多少次床啊摔!

信息模式那海量的资料让洛绎感觉自己快被淹没溺死,太恐怖了。洛绎心有余悸,于是他果断地尝试另一种模式:“我选路线模式。”

“已受理。本次攻略人物为[秦一阕],攻略物品为[莲花图],从现在起直至遇见攻略人物默认为攻略开始。”攻略一丝不苟地执行着,声音冰冷机械:“开始提供无偿帮助,player选择路线模式,以下为攻略路线:一、花费进度4%设定如下资料……二、前往朱雀城湖亭观莲……”

洛绎认真地听着,记着,一旦攻略开始,攻略将不会提供任何帮助。路线模式如同记忆中的游戏攻略流程一样,省略了剧情,把分支的选项列出来告诉玩家选哪个,玩家只用照做便能获得True End了。唯一的不同便是现实中没有选项,只有不同的行为模式。只是越听到后面,洛绎越发觉得有些不对。

“等、等等,你说要那样做?”洛绎有些结巴:“为什么我总有种不妙的预感……”

“……以上,为这次攻略提供的无偿帮助。”攻略无视了某骗子的话语:“因player选择的是路线模式,信息帮助将被禁止,直至本次攻略结束。”

“……太虐了!”

***

朱雀城,湖亭。

朱雀为南方之神,朱雀城便是南秦的国都。朱湖位于朱雀城的西南方,此时正为夏时,朱湖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金色的光辉,朵朵夏荷在湖面铺展开来。数个学子仕人结伴出行,折扇轻摇,吟诗作赋,尽显风采。

位于偏僻角落的亭中,一人正作着画,他的样子并不大,最多十五六岁上下。作画的少年认真地凝视眼前连成一片的莲,然后垂首勾勒着,像是这一笔一划构架的是他的整个世界。

一阵风吹来,莲花开始摇曳。少年将要下笔的手颤了颤,他不由自主地抬起了头。不远处的湖堤上,一名紫红色衣服的青年随意地坐在石头上,完全不在意这会弄脏那华美张扬的衣裳。

他来了……

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次在湖边遇见了紫衣青年,那人来这里唯一所作的便是观莲。紫红的衣服如莲般,灼烧着所有人的视线。秦一阕有些闪神,所以他也不由自主地将目光投到了那人身上,或许是因为有着同样喜爱莲的共鸣吧。

秦一阕一开始并不习惯,然而他发现那人并不将哪怕一丝注意力分散到周围。由始至终,紫衣青年是一成不变的专注,变的人却是自己。秦一阕微有些自嘲,同时感到迷茫。他从一开始的不习惯,然后到可以自在地作画,再到现在情不自禁地关注那人——秦一阕甚至有些隐隐的期盼,期盼着那人注意到他,哪怕只是扫视一眼。

那个如同莲一般的紫红身影。

夕阳斜斜地照射下来,为所有事物镀上了一层金边。秦一阕收拾好画具,扫了一眼旁边。紫衣青年依旧专注地凝视莲花,夕阳勾勒的轮廓将那人和莲更为完美地融合一体,耀眼的几乎让人想要落泪。

带着莫名的心绪,秦一阕离开了湖亭。

夕阳将最后一缕余晖收了回去,紫红色的身影在降临的夜幕中动了动。洛绎大大伸了个懒腰,有些无奈地看着身上的紫红,这让他想起复活节吃的火鸡一般明艳娇媚。如果不是因为这颜色能最大限度地吸引他人的注意,打死他都不想这样光辉灿烂。

洛绎活动着手脚,他看向秦一阕离去的方向,嘴角勾起灿烂的笑。

[……二、前往湖亭观莲,持续二周……]

***

红色的染料在雪白的宣纸上扩散着,渲染着。笔尖在纸上划过,留下了最后一笔勾勒。秦一阕微微呼出一口气,看着终于完成的一副莲花图,这是最近最让他满意的一副画,只剩下题字和盖章了。

秦一阕放下了笔,抬起了眼,这只是一个下意识的习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的目光会自发地追寻着那人。然而,这次秦一阕却对上了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

秦一阕愣住了,他总是不经意地想着——如果有一日那人会转头稍稍看上一眼周围,注意到他——却没想到来得这般突兀,突然到完全不知道应该有什么反应。

深色的眸子盛满了笑意和放荡不羁,秦一阕无端地觉得对方像是在嘲笑他的失态,他感到不堪,更多的是不知所措。紫红的身影起身,那人慢慢地向他走来,可是直到对方走到了他的面前,看着他的画,秦一阕依旧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只能保持着面无表情。

“唷,这是你画的?”与想象中完全不符的轻浮声音,秦一阕微微睁大了眼。

洛绎笑眯眯地看着眼前的少年,然后在少年惊异的目光下拿起了放在一旁的笔。

“画是不错,但少了一种韵味和乐趣。”洛绎刷刷在另一张白纸上描绘着什么,少年只能呆呆地看着。洛绎的半边身子遮住了画,看不到他画的究竟是什么,只能看到他那晃动的左手和那有些奇特的握笔手法。

“好了,给你观赏一下本公子的大作。”洛绎得意洋洋地将他画好的图摆到秦一阕面前,待秦一阕看清上面画的是什么后,白皙的皮肤摹地变的通红,少年不可置信地瞪着洛绎:“你、你竟然画、画这种东西……”

雪白的宣纸上,一男一女抱在一起,虽然身子被被子遮住,根据被子起伏的波折,画中人所做的事不言而喻。

“有什么好羞涩的,不过是一个春宫图嘛,而且本公子还加了码……咳……我是说,一看你小子就是雏的。”洛绎将手中的春宫图叠了起来,然后用砚压住,吊儿郎当地道:“这算是本公子给你的见面礼好了。画嘛,主要就是让人感到某种乐趣的嘿嘿……”

秦一阕依旧是瞪着洛绎说不出话来,现实与想象的巨大反差让他感到无所适从。不是没有想象过对方究竟是怎样的人,但那样认真注视着莲的人怎么也不会像对面的那般无赖。

洛绎没有再看秦一阕,他将注意力集中在秦一阕的莲花图上,露出邪邪的笑。

“只有画太单调了,本公子今天就破例给你题个字罢。”洛绎拿起笔,笑得像个痞子:“要好好感激我哦。”

等秦一阕反应过来想要阻止的时候,却已经迟了。洛绎将笔放下,他这次没有将画递过去,而是让过身子将画展现在秦一阕的面前。

秦一阕有些绝望地看过去,不知为何他却兴不起半点怒火。看到那黑白分明的字在画中特意空出的位置出现时,秦一阕彻底愣住了。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秦一阕低声默念着,内心深处却为这两句而颤抖着,战栗着。他几乎想要哭泣,再也没有比这更能描绘出那清傲的莲了,秦一阕这样确信着。比起他的画,这文字更能勾勒出一个莲的灵魂,他甚至觉得拥有这段文字的画是对莲的一种亵渎。

“感到自卑吗?”低沉喑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秦一阕被引导般点了点头。

紫红衣袍的青年笑了,带着莲的诱惑,他缓缓将画提起来,撕开。一副上好的莲花图就这样散成碎片,只有墨香如故。

“你……!”

“既然配不上,那就不要了。”洛绎嘴角的笑依旧,歪着头调侃道:“不对吗?”

秦一阕白皙的脸透着通红,原本就不擅于言语的他已经愤怒得说不出话来。即使再怎么比不上那题字,但那是他的画呀,那人怎么能、怎么能就这样当着他的面毁掉它。

洛绎看着愤怒的秦一阕,然后再次挂上一个歪歪的笑,痞子味十足。

“这样吧,我们来打个赌如何?”他摊开手,上面只剩下一张纸条,正是那题字:“什么时候你能作出配得上这题字的画,我就什么时候将这题字赠予你。”洛绎伸出一根指头,晃了晃:“一个星转内哦,如果你不能作出那样的画,就将你之前所有的莲花图都交给我,如何?”

“好。”在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之前,秦一阕已经一口答应下来。或许是过于愤怒,又或许看不过眼对方挑衅的嘴脸,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原因,他已经无从去寻找了。

真是毫无自觉的猎物呀……

洛绎的笑意更深了,他在制造一个假象。明知道少年绝对会被行为怪异的他所吸引,更会幻想着他的一切,所以他越是不堪和放荡,形成的反差越会吸引住对方的注意,对方也就会越来越接近他所设下的套。洛绎看着手上的题字有些皆笑啼非,这算不算终于满足一个穿越人士必做的十大事项之一呢。

洛绎瞥向那有些倔强地仰着头的少年,近乎叹息地道:“好好努力吧,小鬼!”

[……三、引起攻略人物的注意,为其题字,参考书籍:《爱莲说》。四、激怒攻略人物并邀之打赌,以题字为资本,赌注为莲花图。……]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