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骗 魏青X骑马X支线

洛绎看着对面那只对他龇牙咧嘴的生物,囧囧有神,这、这就是传说中的私奔。

阳光很明媚,青草很香,对面的黑马很销魂。这里是郊外不知哪处的平原,夏劲草在某骗子完全不知情(昏睡中)的情况将他打包到这里,若大的平原中只存在着三人三马在互相瞪着眼睛。

“劲草,这就是你提到的有趣家伙?”

对面一温润如玉的黄衣男子很感兴趣地打量着洛绎,夏劲草在一旁扇着扇子笑,莫名地带上一丝展示珍宝的得意感:“魏青,不许打他注意,他是我的。”

黄衣男子好脾气地笑了,只是掠过夏劲草的目光微微带上点诧异和深究。眼见好友似乎没有要介绍他的意愿,黄衣男子温和地对洛绎道:“我是魏青,初次见面,铜板。”

“你好,”洛绎的笑容很是灿烂和纠结:“话说我的名字绝不是那个所谓的一般等价物。我叫洛绎,性别男,爱好女。”

魏青闻言笑得很开心,他的眉毛很是细长,带着温润的感觉。夏劲草将马牵了过来,将其中一匹的绳子交到洛绎手上:“会骑马罢?”

“小跑倒是没问题,但是如果它彪悍了,那你就可以看见我去突破天际了……”

旁边的魏青别过脸,看他微微颤抖的身体很明显在笑。夏劲草则毫不掩饰他的笑意,他抓了抓洛绎的头发,让它们在风中飘荡:“没关系,我会等你回来的。”

我了个去,这算是承诺和安抚吗!?洛绎骑在马上诽谤着,他看了看前方跑得潇洒的二人。夏劲草笑得恣意,长袍被风鼓起,在他的风采之下,神骏无比的宝马也只能沦为陪衬,衬托出白衣公子的绝代风华。魏青脸上依旧是淡淡的温和笑容,但即使在夏劲草的光辉下也绝不会让人忽视,那是一种内敛的神采。

——突然觉得他快要被前方的高富帅二人组闪瞎了钛合金狗眼了,矮穷挫伤不起。

最开始是慢走,到小跑,越来越快。被束缚的神骑嘶叫着,渴望着更激烈的奔驰。洛绎在颠簸的马上稍稍松开了右手,左手用力收紧缰绳,对着前面大喊:“你们先去跑,我休息一下。”

夏劲草回头,拉紧缰绳让白马放松脚步,直到与洛绎并肩。他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洛绎一鞭子打断了所有的话语。被打倒的白马受惊地向前狂奔,洛绎无辜状地对着惊讶的魏青摊了摊手,一副加油吧爷也给你点动力的表情对着魏青的马做出同样不齿的行为,于是乎,第二匹马泪奔而去。

洛绎控制着棕马逐渐停了下来,马儿有些不满地打了个噗鼻。灰衣的青年只是呆坐在马背上,过了一会儿,他灿烂地笑起来,左手轻轻地握住不住颤抖的右臂:“哎呀呀,都忘了,哥已经不再年轻了……”

夏劲草的骑术很是了得,只在片刻就控制好了身体,然而飞奔的神骑已经将一切远远抛在后方了——除了赶上来的魏青。

“劲草,好久没赛过马了,要来一场吗?”

因风充斥在耳朵里和嘴巴中,魏青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但很明确地传到了夏劲草的耳朵中。不待夏劲草回答,魏青已经提鞭向前冲了,夏劲草微眯起桃花眼,也开始驱赶□的神骑。

“——哈!”

比赛完后,魏青不复最初的平和,笑得淋漓尽致。他喘着气,与夏劲草一齐缓缓驱马回走。

“还是赢不了你啊。”魏青叹了口气:“明明你应该一直坐在马车美人怀中花天酒地,为什么骑术一点都不见你落下。”

夏劲草只是微笑,并没有说什么。

“……劲草,你很在意他吗?”魏青淡淡的声音在风中摇曳,却清晰无比:“刚刚的比赛,你并不专心。”

夏劲草依旧沉默着,唇角的笑丝毫没变。

“也好。”魏青看着空中被秋风卷起的草屑:“劲草,有时候我觉得你并不活着。你四处玩乐,却像是寻找着能让你活着的理由和代入感。除了过去那个虚幻的影子,能有这样一个人也不错。”

“……魏青,你有听过有人愿意为你去死吗?”夏劲草的声音在风中显得虚渺:“呵……对于你来说,应该多得数不清罢。”

“那个家伙。”夏劲草没有在意魏青的表情,只是看着远方:“其实我一直没懂过他。仿佛欺骗,却又让人觉得真诚;好像刻意,却又让人感觉出真心。他说可以为名为夏劲草的人死的时候,用着最无所谓的表情。”夏劲草低垂着眸子。“我并不会为那句可以为你死而感动,只是觉得……”觉得那人脸上的笑容和所说的话太过碍眼了,碍眼得让他想要发泄,带着不知名的急躁和惶恐。

说完以上的话,两人间就一直是静寂了,直到他们望见了青草与蓝天交界处的一点明显的棕灰色,这种沉默才被打破。夏劲草勾起笑容,提绳加快了步伐。魏青跟在后面,几乎被风吹散的语句传入了夏劲草的耳中。

——劲草,让他成为你的人吧,你会懂了。

夏劲草与魏青来到近前,发现洛绎正在与棕马深情对望——准确来说,是某骗子含情脉脉地盯着棕马,而棕马的马脸拉得不能再长了。

“你在干什么?”

闻言,洛绎抬头瞅了一眼夏劲草和魏青,然后又接着盯向棕马。棕马刨着蹄子,大有一副将某祸害踹飞这个时空的架势。良久,洛绎失望地摇头。

“没有,完全没有那种韵味啊。明明都是马,怎么差别就这么大呢……”感叹完后,洛绎向下马的两人挥了挥手:“唷,回来啦。”

“你看它做什么?”

“找影子呀……”洛绎又瞥了一眼棕马,显得有些伤心:“果然只有它才有那种韵味么……”

“谁的影子?”魏青收拾好鞭子,也凑了过来。

“当然是我等伟大的天朝神兽的影子!”洛绎一脸激动愤昂:“草泥马,学名羊驼,身为十大神兽之首的它除了天朝河蟹以外无人能敌,中指是它的象征,喜好卧槽,以卧草为食。它有着无与伦比的身姿,啊,那忧郁眼神曾令多少人为之倾倒……”洛绎看着对面投过来迷茫的眼神越发伤心:“果然只有亲自见过才能领会草泥马的精髓和魅力啊……”

“咳。”魏青很明智地打断洛绎滔滔不绝的话语,他直觉那绝对不是什么好话,却完全挑不出一丝不妥:“天色也不早了,就此别过罢。”

“后会有期。”

“咕噜白~”

截然不同的道别语让魏青终于忍不住大笑了,他愉快地与夏劲草和洛二货分手,消失在暮色之中。

秋天的夜幕降临得飞快,一眨眼就繁星密布了。夏劲草并不急着赶回去,洛绎也就陪着饲主慢慢走。

“你知道魏青是谁吗?”夏劲草像是扯着家常般突然冒出一句。

“当然知道哦,我不是说过了吗?你的一切我都知道。”洛绎的回答也很是散漫,他有些狡猾地眨了眨眼:“既然知道了那位大主的身份,那肯定要装作不知道。我可不想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一直高呼V5慢睡(注:威武万岁)。”

听到“你的一切我都知道”的时候,夏劲草的眼中兴起一丝温度。在听到最后的时候,某奸商笑得很是开怀,赞扬道:“做得好。”

“不客气……哦,流星啊,追妹子最给力的道具之一……我擦咧!”

夏劲草一把将摔向地面的洛绎拉回来:“注意点。”

“……哈、哈,天黑得很给力哈……”

两人再次向前走,这次夏劲草并没有松开洛绎的手。两人谁也没有反对,夏劲草沉默着,而洛绎则是走神了,思绪依旧被刚刚的一句话震撼着。

刚刚绊倒洛绎的并不是石头,而是攻略的一句话,彪悍无比的话。

[Player,SS支线任务触发,任务成功将获取50%的进度,失败则将所有进度清零。是否接受,是/否,请选择。]

回到夏家后,洛绎终于有机会找神器算账了。他忧郁地盯着左手腕:“我没听错吧,是支线的支、支线的线?”

攻略无视某骗子的冷笑话:“查找数据库,与第八文明资料同步,支线的定义是在不妨碍主线任务的情况下可选的任务。”

“你的意思是我不用放弃现在的任务,也可以去做那个支线任务?”

“理解正确。”

“……能不能问个问题,就算是那个所谓的支线,任务流程该不会也和主线任务一样的吧?要去谁谁谁那里拿到什么什么东西?”

“无误。”

“可是攻略不是只在准备阶段提供帮助吗!?我现在在攻略任务中,你该不会让哥果奔去做那支线任务,那是SS级啊亲!”

“player,同意开启支线任务后,你可以有一天的时间开启攻略帮助,选择攻略无偿和有偿帮助,使用条件和主线任务规则一致。一天后穿越将会把你送去支线任务地点,同时关闭攻略帮助。”攻略的声音冷冷清清,公式化地回答:“player,任务成功将获取50%的进度,失败则将所有进度清零。是否接受SS支线任务,是/否,请选择。”

“……能不能稍稍透露下任务啊,对于双S级,哥表示略凶残……”

“player,任务成功将获取50%的进度,失败则将所有进度清零。是否接受SS支线任务,是/否,请选择。”

“……”

仿佛又回到最初那次较量,那次每每让洛绎想起就想泪奔的“从良”。攻略完全不管你在说啥,一板一眼只重复着那句话,却正好将洛绎的所有退路堵死,将某骗子逼得内牛满面。

是选择、选择、还是选择呢?请选择。

“player,任务成功将获取50%的进度,失败则将所有进度清零。是否接受SS支线任务,是/否,请选择。”

次奥,究竟是哪个混蛋制造出这样混蛋的东西丫的!事到如此,洛绎也不得不认真思索了一番,50%的进度很有诱惑力,但是那双S级的难度和失败的惩罚也同样很给力……

“……如果我支线任务失败了,但是马上又完成了这次的主线任务,那这次主线任务获得的30%进度也会被抹去吗?”洛绎有些不抱期望地开口,出乎意料的攻略这次却回答了。

“我表示不会,抹去的只会是支线任务结束前获得的进度。”

洛绎衡量了一下,最后深深吸一口气。

“player,任务成功将获取50%的进度,失败则将所有进度清零。是否接受SS支线任务,是/否,请选择。”

“是!”

***

“你要离开?”没有人注意到,夏劲草放在膝盖上的手微微一颤。

“呃。”洛绎抓了抓头发:“有些事儿。”

夏劲草没有说话,他似乎有些失神,迷离的桃花眼散了焦距。洛绎莫名地觉得些别扭,然后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夏劲草的脸上没了笑容,那像面具一般整日挂在脸上的笑容。

但那只是一瞬间,漆黑的眸子就对上了他的。

“我记得你之前说过。”夏劲草摇着扇子,眼眸黑不见底:“你不会离开。”

“所以我还会回来,只是离开一段时间罢了,到时您老大不赶人的话——”

夏劲草看了洛绎一会儿,然后有些突然地开口:“什么事?”

“嗳,也没啥可说的,你就当我回老家结婚吧……”冷笑话。

夏劲草眨了眨眼,挂上了笑容,从洛绎的角度看过去,正好望见一片深邃。

“你去结婚啊……”夏劲草笑得很好看,好看得有些不真切:“是上次你说的那个姑娘?”

好吧,忘了古人是无法理解那句话的真谛。洛绎反应了好半天才记起夏劲草所说的姑娘是谁:是那次在楼中楼无意扯出来的玩笑般的话语,却没想到夏劲草会一直记着。

“唔……”洛绎含糊而过,气氛莫名地有些尴尬了,不清不明的情绪缭绕在空中。一阵静默中,夏劲草若无其事地说下去:“去哪?我遣人送你。”

洛绎不知为什么松了口气:“没事没事,我自己可以去。”因为哥也不知道要去哪!洛绎在心中对着某个神器咆哮着。

“什么时候回来?”

“至少六个星转吧……”这是洛绎根据攻略提供的资料分析后,得出的理论结果。

夏劲草摇扇子的手极其微弱地顿了顿,他放下扇子,从怀中掏出一个令牌,上面雕刻着草商的标志,有些眼熟。

“回来直接到任一处草商,把这个给他们看,他们会带你找到我。”

洛绎欢天喜地地接过,这令牌代表他一直以来的努力并没有白费,夏劲草至少不讨厌他,成为朋友有望。洛绎有些惋惜地瞅了一眼夏劲草,如果不是突如其来的支线任务,他应该离成功不远了。

“时候不早了,我得走了。”

夏劲草似乎没有料到洛绎说走就走,顿了好一会儿,半垂下眼睫,没有多说什么。

“后会有期。”

“拜~”

洛绎转身离开,身后似乎响起些微弱的声响。直到洛绎离开夏家的时候,也不确定夏劲草是不是在他转身后说了些什么。他看着天色,急冲冲地向郊外走去。

时间不多了,穿越将在半个小时后将他转移到支线任务那里,他必须在这之前找到一个没人的地方。

夏侯城外是一片茂密的枫树林,就算是夏侯城的居民也时常会迷失在其中,而它正是洛绎的理想地点。红色的枫叶仿佛连天边一起灼烧,映得整个世界都是红的。已经深入枫林相当一段距离的洛绎此时也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被那片红色所炫目。

在二十一世纪的地球上,已经很少存在这样一片茂密的野生枫林。洛绎为数不多的记忆中,正好也有这样一片茂盛的枫林。只是那时候并不是秋天,枫林也只是一片普通的葱绿,他的同伴曾笑着对他说要在秋天的时候再来一次,最后……

洛绎的瞳孔猛地紧缩,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连枫林也染上一层血色的不祥。

洛绎并不想多事,他寻着血腥味稍淡的方向匆匆走去,穿越的时间即将来临。在他越过一个树干后,蓦地一阵风将枫叶吹得漫天遍地,红色布满了视线,洛绎不由自主地用手遮住了眼,直至风停了。洛绎放下手,蓦地整个人像是被雷劈中般僵硬在原地。

对面的那颗枫树下,睡着一个人——至少看上去是睡着了。微风抚起那人的发,露出那张妖孽无比的脸,斜长的丹凤眼安静地闭着,长长的睫毛打下扇形的阴影。那人的嘴角微微地翘起,像是沉迷在美梦中无法自拔。左眼角下有片红色的阴影,似乎是一片小小的枫叶停在那里。那人和着红衣,身体放松地靠在树干,环抱着什么,只能看到一个灰白的突起。一切都安宁无比,如果不注意那越发浓厚的血腥味。

洛绎有些不受控制地走近,明明理智在说远离,但是完全控制不了情感。他像是被海妖诱惑的水手,舍不得离开视线,沉迷在那片美色中无法自拔。周围的声音像是远去了,整个世界只有那片红色,那如同妖孽的男子的每一处弧度都像是有一种诱惑的魔性一样,散发着无言诱惑与邀请。

走得很近了,近的可以看清楚那片红色的阴影并不是什么枫叶,而是一只形如红蝶的胎记。洛绎的手不由自主地伸出,指尖缓缓地靠近蝶形,像是想确认那究竟是不是活生生的。

“……4、3、2、1,空间坐标34X11X693,时间节点同步,传送开始,咪嗦。”

指尖在触碰到脸蛋的那一瞬间消失了,化为无数光点。

他睁开了眼睛,身体懒洋洋的,一如既往。阳光从枫叶间撒下来,驱散了些血色。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始笑起来,妖媚的脸却绽放着纯净的笑容。他垂着头,抱起怀中的头骨靠在脸上,轻蹭着。

“……洛绎,我刚刚梦见你了呢,你就在我前面……”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