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是番外两则~第一篇是D君的同人,第二篇是某颓的=w=


番外

《意难平》是D君送给在下的新年礼物,太感谢D君了TwT,好想一口把你吞掉。

==================================================================

鎖雲番外《意難平》BY:乱花/divination

第一次见到那个人,他八歲。

那時候的他,只能生生受著鑽心的疼痛,一瞬不瞬地,將那些個臭蟲的嘴臉一個個地,烙印在靈魂之上。

他本是貴冑之子,天資過人,容貌無雙,又是家中么子,合該集萬千疼寵於一身而無絲毫悔愧。

然而,殿堂之中,風雲變幻不過朝夕。

風家失敗了,只能止步於此。

他雖心有怨懟,卻並非不能接受。

可緊接著的就是罹患瘺炎,被販異國。

當他知道他被他的生身父母拿來換了五十兩銀子的時候,他掐著自己後頸,感受著扎破皮膚之後溫熱的黏稠,以防自己不慎笑出聲來。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五十兩銀子!

他風家鎖雲,不過五十兩銀子!

…在他自己的父母眼中!

彼時的他已經被蓋上一層黑紗,坐在一輛粗糙的馬車裡,雙手被縛,進食飲水如廁都只能靠旁人相助。

許是內火過旺的關係,在抵達目的地之前,一直潛藏在他身上的瘺炎病發,全身都是坑坑洼窪,原本被無數人贊過俊美無俦的臉上也遍布痘疹——宛如惡鬼。

在揭下黑紗之後緊接著的,就是接連不斷的打罵蹂躪。

他從心底里詛咒那群臭蟲,卻也從心底里感激它們。

如果不是它們,他不會見到那個人。

如果不是它們,那個人的眼裡不會有他。

他存在的唯一意義。

他的生命。

————————————————————————————

那個人有一張很平凡的臉。

笑起來的時候卻很溫暖,溫暖得讓人想用笑容去回應。

那個人說:我叫洛繹。

那個人說:你受傷了,要換藥。

那個人說:這叫七星棋……不會麼。我教你,來,走這一步。

那個人說:GAME OVER。

那個人說……

那個人——應該叫他洛繹——洛繹說的每一句話,從最初相見那時開始,他都記得,甚至於,閉上眼睛還能想起他說話時的神態。

有點遲疑的,有點懦弱的,有點憨厚的。

還有那被藏得深深的,鄙夷。

這就是他的洛繹,為他治病,為他挨罵,為他被打,也為他……奉上一切的洛繹。

這個世界只需要兩個人。

而他的世界則只要洛繹就好。

——他分明是這樣從心裡祈禱\著的。

不管洛繹做了什麼都好。

——他分明也是這樣從心裡發誓的。

然而在那個時刻,十六歲的他還是揮動了那把刀。

將那一片灰色的衣袂,鎖進最珍視的記憶匣子裡。

再然後的日夜裡。

風鎖雲便死了。

只留下一具艷麗的軀殼。

抱著他全部的意義,在這一片大陸上,風流肆意。

『洛繹,你喜歡灰色。

那我便穿這艷極的紅,點亮你目光所及。

洛繹,你喜歡七星棋。

那我便裝笨裝傻,以你勝時的笑容,暖我這殘破軀殼。

洛繹,你喜歡季佩絕。

那我便不讓他死,好好纏著他,這樣你便會在我身邊,不離不棄。

洛繹。

你不喜歡鎖雲,……那也沒有關係。

鎖雲喜歡你。

你不喜歡的那部分,鎖雲去補。

鎖雲可以九十九分地愛你,只要你憐鎖雲一分。

我可以……』

可以…什麼呢?

現在的他,還可以說什麼呢?

洛繹…終究是和他不離不棄了。

卻是冰涼冰涼的。

不管是用手,用唇,用身體,洛繹都暖不起來了。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是他!

是他殺了洛繹!

那他幹什麼還要活在這個世界上!

這個沒有洛繹的世界!

他風鎖雲為什麼還會活著!?

…可是,他去死的話。

還會有誰念著洛繹呢?

戚三娘麼——這個他恨不得殺了的女人?

……這怎麼行呢。

對不起,洛繹。

再等一會兒。

一會兒就好。

人說天上一日,地上一年。

那地下一日,地上怕莫十年百年了。

八年都等過來了的你,一定不會介意的是不是。

對不起,洛繹。

再等一會兒。

等到這世上牽掛你的人只剩了他。

他再去陪你。

好不好?

========================================================

额,下面是某颓送给D君的一个番外,感谢D君一直以来的支持~

不过该番外和前面的内容有关,和之后的剧情也有关,看不懂的话……等骗局二完了后再看一次应该会懂的吧= =

Q:以下事情发生在啥时候?

========================================================

番外夏之草

夏劲草很小的时候就明白一件事,他在这个家中是多余的。东魏的夏家只能勉强算一个地方土豪,但是官僚的一切通病夏家都有。家主不算无能,最起码能保住祖业,但他最大的特点就是好色。先不说三房六妾,家中的侍女也不知道被染指了多少,而夏劲草便是其中一个酒后乱性的结果。

这可以说得上幸运吧,在夏劲草诞生之前,夏卿城没有儿子,女儿倒是有了不少。夏劲草的母亲在生了夏劲草后难产而死——事实的真相谁知道呢?夏劲草一直觉得,那些女人在他所谓的父亲赶过来之前没有弄死他,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

虽然是庶出,但是好歹也算是长子,夏卿城把夏劲草随手交给其中一个无子嗣的妻妾代之抚养。因为不知道之后还会不会有孩子出生,所以夏卿城好歹交代清楚了保护好他现在唯一的儿子。

夏劲草知道夏卿城的正妻憎恶他,其余妻妾讨厌他,而他的养母也不拿正眼看他。所以他一直都很小心做人,在之后几个弟弟出世后更是将自己隐藏在不起眼的角落中。弟弟们和他不同,他们都是夏卿城的妻妾名正言顺地生下的,不像他是一个错误的结果。

但是夏劲草的小心的忍让并没有给他的处境带来多大好处,不管他愿不愿意,他始终是夏家这代的第一个男丁。夏卿城的妻妾们看他不顺眼是长久的事情了,虽然不敢真正弄死他,但下绊子的事情一个也不少。她们的态度也影响了孩子们,于是理所当然的,夏劲草成了他们的玩具。

拳打脚踢还算是普通的,孩子们无所不用、想尽一切法子变着花招捉弄和欺负着夏劲草。正因为全是孩子,所以才更加毫无忌惮,也没有尺度。一次寒冬夏劲草被推入湖中,说是要测试湖上冰层的厚度,但将夏劲草推进去的力度完全可以破开任何一道冰层。他们就那样站在岸边,看着在寒水挣扎的夏劲草哄堂大笑。

他不想死,他不想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出生就目睹过一次死亡,少年求生的欲望尤其强烈。正因为这股求生欲望,所以夏劲草才在那次落水中险而又险地活了下来。

夏劲草裹着厚厚的被子发着抖,即使将所有的衣物拿出来裹在身上,那刺骨的寒冷像是烙在身体中,渗入骨髓,直达魂魄。他听到仆人在向夏卿城报道这件事,仆人不愿得罪夏家未来的势力,只是轻描淡写地说夏劲草是因为不慎脚滑而落入水中。夏卿城听了后,哼了两声,一句“叫他下次注意一点!”就将这件事抛到身后。

自那次落水后,夏劲草变得更加沉默寡言了,他越发地稀释自己的存在,像个鬼魂一般飘在阴影中。孩子们并不因险些害死夏劲草而收手,他们变本加厉地作弄着夏劲草,并乐此不疲。

又是一日,孩子们押着夏劲草来到夏侯城外的枫林之中,说是要玩捉迷藏。做鬼的角色理所当然落在夏劲草的头上,他们笑着和夏劲草担保,只要他捉住了他们其中的一个,他们以后就不再找他麻烦。他们将布条蒙住夏劲草的眼睛,用力得几乎将夏劲草的眼睛压碎。

黑暗的世界中,夏劲草只能茫然地站着。他并不相信那些人的承诺,但是如果不合他们的意,他的下场只能更加凄惨。夏劲草随便选了一个声音的方向,张开双手探索着。

来捉我呀~来捉我呀~你这小杂种——

四周都是恶意的哄笑,夏劲草没有反应,他知道只要他稍稍露出一点异样,便会被他们捕捉住。他像个无头的苍蝇一般乱转,仔细地跟随着声音的脚步。对方总是恶意地将他引向障碍物,有几次都让他撞上了树木,或者是被大石头绊倒,然后引起一片哄笑。

夏劲草在再一次爬起之后,他听到不远处一名孩子笑嘻嘻地说。

过来呀,我就在这儿不动,来捉我呀,捉到我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关于你那低贱的母亲的事如何?

夏劲草明明知道不对,却像被诱惑般向那边走去,直到他蓦地一脚踏空时,已经太晚了。

一声凄厉的尖叫响遍了山林。那是一个陷阱,或许是山林周围的猎户为捕捉大型猎物而做的,陷阱不仅深,而且底下布置了数个捕兽夹。而现在,那尖锐的捕兽夹狠狠地咬进了少年的肉中,其中一只在双手上,还有一只几乎将夏劲草的小腿折断。

夏劲草几乎痛晕过去,蒙住眼的黑布早已被泪水湿透。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惨叫流泪,他的意识早已被那无边的痛楚淹没。

待到那痛楚稍稍褪去些——又或者他已经痛得麻木了,他朦朦胧胧地听到上方孩子们传来的嬉笑。

——哈哈哈~我就说嘛,他绝对会掉下去的,那叫声太好玩了。

——没错儿,不枉我当初一发现这个陷阱就跑过来找他。

嬉笑了一阵子,孩子们开始安静下来。

——哎,我累了,回家吧。

——恩,天也快黑了……这家伙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放在那里呗,难道你还想跳下去抱他上来?

——呸!别恶心我了,我要回去了。

——回去吧回去吧……喂,小子,我们回去了,你乖乖呆着啊。回去后我们什么时候想起你,就叫人来拉你。

——嘿,听说晚上这里的野兽还是挺多的。要保护好自己啊,别到时我们来了只能看到一堆白骨。

——怎么可能还剩白骨,我听说那些野兽连骨头都吃……

——不会吧……

上方的声音逐渐微弱和远去,陷阱里的少年不顾身上的剧痛大声叫着:“别丢下我——求求你们不要丢下我——不要——”声音因恐惧和剧痛而颤抖着。

他的叫喊只能引起远去的孩子们又一波的哄笑,夏劲草绝望地重复着:“不要丢下我啊……呜……求求你们……我不想死……”

即使隔着布,夏劲草依旧能感觉到逐渐昏暗下来的天色。听着隐约传来的兽吼,他发着抖,开始哭泣。他知道,如果没有人特意提出他的存在,就算他几日不出现,夏家也不会在意。因哭泣而震动的身体带来了又一波的痛苦,但是他完全无法停止,到了这种地步,他连哭泣的权利都没有了么?

好痛……母亲……陷阱好可怕……好冷……母亲……湖水好冷啊……好讨厌……他们都好讨厌……好痛苦……是不是死了,就可以不必再忍受这样的痛苦了?

——是啊,他为什么要执着于生呢?为什么要忍受那群人?为什么要对这种生活抱有留念呢?

他开始安静下来,蒙着的眼睛看不到,所以他开始安静地倾听着。他听到那越发嘹亮的兽吼,他听到风击打在树叶上的声音,他听到血液流失的声音。身体随着血液的流失变得冰冷麻木,正因为那点点麻木,让那恐怖的疼痛稍稍减轻了许多。少年笑了,唇角勾勒出一个残败的弧度。

从未想过,死亡也许是如此甘美。

很快,名为夏劲草的人就要死亡。这也许是他最好的结局。

然后他听见了。

他听见脚踩在草地上悉悉索索的声响,并不大,却把那嘹亮的兽吼完全取代;他听见一个人似乎半夹着疑惑和调侃地说:“哎?刚刚明明听到有小孩在哭的……哥不会这么倒霉吧,难得一次走夜路都撞鬼……”

然后那个声音顿了顿,似乎有人和他说了什么,语气变得无奈:“……我知道了,麻烦你让我对玄幻抱有点幻想好么,比起科幻哥比较喜欢玄幻啊……”

那个人的声音听起来大约是三十来岁的男子,声音带着莫名的沙哑,甚至可以说得上难听。他已经混沌的脑子完全无法分析那人所说话的含义。

那人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突然猛地一顿,然后又加快了,最后停在上方。

“!”

***

洛绎将手中的药物收拾好,有些敬佩地看向对面的少年。刚刚他费了一番功夫才将那两只狰狞的捕兽夹取下来,那血肉模糊的场面看起来就很痛,少年却不哭不闹,只是绷紧了皮肤。

“好了,我只能暂时将你的伤口处理一下,待会到医馆后再找大夫罢。”洛绎看着那神色有些空洞的少年,不自觉地皱起眉头。少年的模样让他想起他在楼中楼养的熊孩子,之前也是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洛绎表示理解,任谁被蒙着眼睛扔到陷阱里被夹得遍体鳞伤都不会好受,更何况一个半大的孩子。如果不是正碰上他,眼前的少年此时已经是一具尸体了。这时,洛绎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因为刚刚全部精力都放在处理伤口上,他还没给孩子取下眼布。

洛绎边伸出手边说道:“等下我背你去医馆。你叫什么名字,家在哪里,我好去通报一声。”

听到他的话,少年终于有了点反应,他有些机械地说,更像是自言自语:“我叫什么?恩……夏劲草?不对,夏劲草应该死了,就在刚刚。”少年笑起来了:“那么,我该叫什么?”

洛绎在听到“夏劲草”这三个字的时候就惊得一身冷汗,他不动声色地收回了手,内心中一万匹草泥马咆哮而过。

“夏……劲草。”洛绎艰难地憋出这个名字,只见少年有些茫然地“看”向这边。“上来罢,我背你去医馆。”

“可是你叫的是夏劲草啊,夏劲草已经死了。”少年咯咯地笑起来,又重复了一遍,像是在欢呼:“已经死了。”

洛绎内心复杂地将少年拖到背上,小心翼翼地避开伤口:“夏劲草已经死了,那你就是劲草吧。”

少年似乎有些茫然地伏在洛绎的背上,喃喃地念着:“夏劲草死了,那我是……劲草?”

“没错。”洛绎小心翼翼地避开路上的石头,避免颠簸。他的声音轻柔,像是在哄小孩:“你可是劲草呀,‘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深’的劲草啊。”

少年趴在洛绎的背上,身体接触的地方很是温暖。那人的身上带着一股似药似茶的香味,让人不由自主地放松下去,然后沉沦。

“我只是自言自语哦……”那人的声音连动着胸膛震动,贴在背上可以很清晰地感觉到。少年默默地趴着,听着那沙哑的声音在黑暗中回荡。

“我认识一个人,恩,他叫夏劲草。他是一个很牛……咳,很厉害的家伙,有多厉害呢?他是天底下最有钱的人,没有之一。所以他很放浪,呃,应该说是玩世不恭、风流倜傥——丫的我怎么开始称赞他了——他很随心所欲,因为他很有资本。他常常穿着一袭白衣,然后拿着一把扇子无论春夏秋冬随时随地地扇着,反正怎么暴发户他就怎么打扮,但是他偏偏又没有那种气质,然后就显得该死的洒脱。他身边总有绝色美女相伴,四处驾着他那辆豪华马车游玩,以青楼为宿,活得逍遥自在。那家伙很喜欢笑,那笑和狐狸似的,眯起眼来就很危险了……”

背上的少年安静地听着,像是被内容吸引住了。

“……我所认识的夏劲草,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我能成为那个夏劲草吗?”少年的声音很是微弱,一不留神就会被风吹跑了。

“那就先成为天下最富有的人罢。”洛绎抬头,已经能看到不远处的夏侯城了。夏侯城外点点火把,洛绎认出那是夏家的人,怕是夏家出动人手来寻人了。

少年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他用双臂搂紧了洛绎的脖子。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洛绎沉默,他小心翼翼地将少年放在一颗树下明显的位置,夏家的人过来后能一眼看到。

“告诉我,好吗?”少年哀求道:“就算是假名也行。”

不行啊,洛绎是他唯一的名字,他只会使用这个名字。

“那能不能将我的眼布取下?我看不见,很害怕。”少年换了个请求,他的双手被捕兽夹夹伤,动一下都是让人眼前发黑的痛楚。

洛绎看着他,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他们很快就会找到你,不用担心。对了,”洛绎顿了顿,然后有些难以启齿地道:“你……以后遇到向你要铜板的……呃,乞丐,赶紧拿出铜板去打发他!千万不要对他抱有好感,他们都是社会的残渣,恩,残渣……”

他究竟在说啥啊摔!对面那个□版本的夏劲草让他感到压力好大,他难道要告诉对方:嘿小哥,你长大后会被一个伪装成乞丐的骗子骗得很惨。哦,对了,那个骗子正是曾经的我,请多指教哈。

随着火把的接近,洛绎郁闷地又看了一眼树下的少年,然后匆匆忙忙地逃开了。

听到那人离去的脚步,少年开始慌张,他不顾一切地将眼布扯下来,双手传来几乎让人昏厥的痛楚。猛然见光的眼睛被刺激得满是泪水,他只来得及看到一个灰色的影子,下一刻便消失得无影无踪,迎面向他跑来的是夏家的仆人。

“找到他了,在这里……”

“夏……劲草少爷,你没事吗?”

少年面对那群隐隐有些不耐的仆人,然后,他缓缓地勾起了唇,桃花眼微微眯起。一个漂亮且无懈可击的笑容,几乎让所有仆人呆愣住了。

“我没事……”

而此时的洛绎正往青荆城的方向赶去,他完全没有想到,另一名呆在楼中楼的少年将会给他一个怎样的“惊喜”。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