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骗 封印X夏草X冬虫

丛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虽然他一向没什么表情,但是洛绎依旧狠狠地打了个寒战。虫子那难以形容的精致无暇很容易让场中的气氛出现停顿,夏劲草似乎因为对方那过于精致的样子而愣了愣,但很快就反应过来。那人虽然很是精致漂亮,但是却像一件完美的艺术品而多于活物。

而且很危险,虽然对方带着如同水晶般的脆弱感。

风声响起,洛绎一阵头晕眼花,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被夏劲草搂在怀中,并且瞬间移动到窗边,他们刚刚待着的位置则是被虫子取代。丛看了看手中抓着的青楼女子,然后如同丢一块破布般将她丢弃。那双无机质的眼睛正对向夏劲草,准确来说是对着被夏劲草抱在怀中的洛绎。然后洛绎惊惧地发现,对面的虫子像是……生气了?

虽然丛依旧是那副面瘫样,但是给人的感觉像是被夺去食物而怒不可遏的凶兽。洛绎觉得他看到世界毁灭的结局了,他用着极限的语速飞速地叫出来:“夏劲草快带我去紫阳草那里否则我们大家集体完蛋啊啊啊——”

夏劲草也不含糊,抱着洛绎撞开窗户就跑路,同时数个黑影向丛掠去,想要阻止丛的脚步。

夏劲草的速度很快,他甚至在飞奔的途中帮洛绎整理了一下着装,用那名青楼女子的外套将洛绎整个裹起来。洛绎的脸木然着,这速度,是开了挂吧吧吧……

像是听到洛绎心中的诽谤,夏劲草笑得像只狐狸,学着某骗子的语气:“虽然其他功夫不行,但是轻功方面在下表示毫无压力。”

打不过就跑,留个退路好走路。这一点很有夏奸商的风格。

“他就是那个人?”

“对、对。”因为奔跑的颠簸和风速,让几天没下床的洛绎两眼有些发黑。

“他很强。”夏劲草总结道。

“必、必须的,”洛绎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因为他不是人……”

最后的尾音夏劲草像是没听见,又似听见了。

几个呼吸间,夏劲草就来到了青楼的后院。此时正有几名下人在打理着马车,见到夏劲草的出现,纷纷露出惊讶的表情。夏劲草的桃花眼也闪过惊异,因为他看到丛已经追了过来。他很清楚自己的速度,即使带上一个人也费不了多大功夫,而对方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解决了他的手下并追上来……夏劲草一向嬉笑的脸绷紧了,桃花眼中一片冷凝。

“你是怎么惹上他的?”夏奸商头疼地看着洛骗子裹着一件粉色外套拱啊拱地钻进马车,迫不及待地寻找着救命草。

“哈哈。”洛绎兴高采烈地抱住一株在黑暗中黯淡地发着光的小草,一副得了难以言喻的病后抱着有着不明广告的电线杆的猥琐状:“呜呜,哥、哥有救了。”

“你要紫阳草来对付他么?”夏劲草若有所思地得出结论:“只要把紫阳草给他,他就会放过你?”

从某意义上来说的确是这样,洛绎无法解释清楚,只好点了点头,然后抱着紫阳草一副“神器在此,尔等受死”的牛逼状,刚想踏出马车的时候——

“咯吱——啪啪啪……”

洛绎目瞪口呆地看着马车四分五裂成一堆堆均匀的木块,这架奢华的马车最终只剩下洛绎刚刚待着的地方是完好的,夏劲草在感到危险的第一时刻就抱着洛绎瞬移——那厮轻功的速度在洛绎的眼中和瞬移无异。洛绎哆哆嗦嗦地从夏劲草的怀中探出头,周围的仆人都跑光了,那个人形凶器此时距离他不到两丈。

丛白皙的皮肤在黑夜中也散发着朦朦胧胧的荧光,让那精致的外表显得更加梦幻和美丽。漂亮的虫子眼中没有别人,有的只是那个缩在他人怀中畏惧地看过来的人。那个人是他的“父”,最近他让他成为了“雌性”。成长到成熟期的虫子开窍了不少,夜虫族的本能和那人传输给他的规矩形成冲突,让丛有些混乱。但是无论是哪一方面,虫子很明确地认知了一件事。丛无机质的眼睛静静地锁住灰衣青年,无意识地舔了舔唇:那是属于他的,独一无二的雌性。

“我怎么觉得。”夏劲草摸着下巴道:“他看你好像在看一道美食,而且是恨不得一口吞掉的那种。”

你真相了,同志。

“他是谁?”

解释不能的洛绎无语凝噎:“一个叛逆期的人形凶器,难以沟通。”

夏劲草似乎被噎住了:“……你是怎么惹上他的?”夏劲草突地顿了下,声音转沉:“或者说,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饲主与宠物的关系?夫子和学子的关系?捕食者与被捕食者的关系?□与被强……洛绎沉默了,夏劲草也沉默了。

两人的对话只是在一瞬间,这时候洛绎瞥到丛微微倾斜了身子,黑色的发斜斜地流泻下来。洛绎猛地紧缩了瞳孔,他反射性地举起了手中的紫阳草,像是想要用这株脆弱的草挡住对方的攻击。下一刻,丛由极静到极动,身为普通人的洛绎根本看不清虫子的动作。只是在一瞬间,丛就消失在原地,这一次连夏劲草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

但是极动到极静也是一霎那,丛在距洛绎不到半丈的时候硬生生地停住了,极动带起的风将洛绎的发和衣袂吹得向后翻起,洛绎心惊胆寒地看着手中的盆栽,生怕看起来病恹恹的脆弱小草就这样一命呜呼。然而,那本来显得有气无力的紫阳草却像是吃了伟哥般开始雄起,点点光清晰地沿着茎脉向上蜿蜒,变得挺拔。

丛困惑地看了看洛绎,又看了看他手上弱不禁风的小草。他想要夺回自己的雌性,狠狠地绑在身边,不再让他人染指,但是本能告诉他那人手中拿着的正是他的天敌,很是危险。

攻略穿越大神保佑!真的有效!

劫后余生的洛绎此时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他已经紧张得屏住了好久的呼吸。有了底气的洛绎终于敢面对丛,那个一直由他带起的漂亮、而又危险的生物。

“丛。”洛绎叫出了这个由他负担起的名字:“我说过,你是人类。”

这是骗人的。

“还记得吗?在最初的时候,我说过的话。”洛绎笑了笑,一字一顿地道:“当你不再是人的时候,我会解决你。”

这都是借口,不是吗?

“我害怕你,却不得不带着你;我巴不得离你一个天涯海角的距离,却不得不忍受你。我教过你,这就是讨厌。”洛绎灿烂地笑着:“我讨厌你。知道为什么这么讨厌你我还要带着你吗?”

骗子。华丽却机械的声音如此声控着。

丛依旧是一副困惑而又迷惑的表情看着洛绎,懵懵懂懂像个拼命想要理解父母的话的孩子。他张开那形状优美的唇,有些吃力地叫着:[洛]“绎……”

这是洛绎第一次听到丛叫他的名字,声音还是有些错位和笨拙,带着一种无所适从和依恋。

“是为了拿到你身上的一样东西。”

[洛]、“洛绎……”

“是为了利用你。”

“洛[绎]……”漂亮的虫子似乎感到危险,但他依旧执着而又急切地叫着洛绎的名字。不顾身体对那株草本能的抗拒,伸出手想要抓住对方。

“现在东西拿到了,你没用了……”洛绎一字一顿地道:“我不要你了。”

丛漂亮的指尖终是没有碰到他想要触碰的人,紫阳草在接触到夜虫族的一霎那迅速生长。延长的根茎如同光纤缭绕在那莹白的皮肤上,最后变成冰一样的晶莹物质将那美丽的生物整个裹起来。丛的动作静止在伸手的那一刻,连最后的话语都被冻结。

洛绎……

洛绎一直凝视着这美丽而又梦幻的场景,脸上至始至终都是灿烂的笑。那是错觉罢,透过那晶莹的冰体可以清晰地看到丛眼中的那一点哀求。虫子没有感情,有的只是本能。

洛绎停顿了一下,最后回过头来对身边的夏劲草傻笑:“呵呵……”

夏劲草面不改色地看着那美丽的结晶,又看向洛绎那似乎没心没肺的笑,白衣公子用着他那一贯懒散的口气道:“我不在乎他是什么人,又或者是什么东西。”

他摸着下巴笑:“或许你可以给我一个解释,我的‘基友’抛下我将近一个多月,为什么会出现在青楼而又如此风光呢?”

“……”

于是乎,某骗子就这样被夏劲草拎回去了。洛绎最终还是没做出什么解释,夏劲草主动将话题切断了,似回避又似忌惮。

封印虫族的晶体漂亮无比,给手的触感是无比温润软和的。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怎么也无法想象如此脆弱的光草竟能桎梏那般恐怖的存在。之前就知道了,光草无法杀死虫族,只能封印它。也就是说,只要稍不慎,那只文明的毁灭者就会再次“破蛹而出”。夏劲草沉默地帮忙处理了它,没有提出有关它的任何问题,甚至在之后也没有提起相关的话题——像是在拒绝它的存在,拒绝这种魑魅魍魉的“非人”存在。洛绎有些不解,草商的主人不是一向对这种“有趣”的事情感兴趣?

再接下来他们风风火火地赶去青龙城,东魏的京都。那辆奢华的马车被肢解了,于是洛绎只能杯具地骑着那不熟悉的马,然后半死不活。

夏劲草一到青龙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像是在处理着什么事情。洛绎表示正好,他现在陷入一种“曾经一无所有而又负债一百万的时候突然中了八十万”的茫然怠倦期。想想不久前还在为0.1%的进度在挣扎,此时一下子获得超过一半的进度,一下子失去重心似的。在极度的空闲中,洛绎总是不可避免地想到不久前的某只生物,带着哀求地唤着他的名字。

洛绎……

“尼玛。”洛绎躺在草地上,用手遮住了眼睛,像是为了遮挡那过于强烈的阳光:“虫族都是这样一根筋的单细胞生物吗!?”

“根据激素及脑波分析,player此时为64.3%的愤慨,53.5%的无奈,57.9%的郁闷,24.7%的悲伤……我表示,player此时的情绪过于复杂,无法理解。”攻略机械地分析着,然后毫无感情地提出问题,却感觉像是在质问:“player的感情中并没有后悔,你对自身使用光草并不质疑,为什么?”

“我是那种人吗?哥一向对自己的决定不后悔。”

“可是,我表示你心软了。”攻略一针见血。

“你拿到光草的第一时刻不是对夜虫族使用哦,而是在拖延时间地说话和恐吓,就像是在说‘你再不跑我就用了哟真的用了哟’咪嗦。”后面的话被难得出现的穿越补了上去。

“综上所述,我表示,你心软了。”攻略再次冷冷地接过话题:“既然你心软了,为什么使用光草后不后悔,我表示好奇和疑惑。”

“……后悔个毛啊,那核武器放出来不是他死就是大家一起完蛋!”洛绎张了张口,一脸大义禀然。

攻略无视洛绎的回避,依旧是平板地说下去:“我表示不会,虫族在这里的破坏力只有它们的千万分之一不到。形象举例,它所能发挥的破坏力与本文明的绝顶高手无异。这些资料在最初就交给player了。”

是啊,所以那些危险什么的都是骗人的,都是……借口,为了让自己能够心安理得地控制他、利用他、欺骗他乃至逃脱他的借口。这或许是他给那只美丽的虫子上的最后一课:识人很重要,绝对不要相信一个骗子。

“上次都没告诉我,为什么会发生这种被限制的情况?”

攻略很老实地回答了,完全没发现话题的转移。

“因为受到约束,历史的指标的约束。”

“历史的指标……?”

“铜板。”

洛绎回头,失踪几日的夏劲草站在不远处向他招手,白衣公子明媚的微笑在阳光下很是耀眼。洛绎站起来小跑到夏劲草面前,夏劲草不等洛绎站稳就伸手拉住他的手腕,带起向院外走去。

“过来,我有东西给你。”

夏劲草的声音一向带着丝上挑的轻浮,此时稍稍压低就显得磁性好听无比,其中夹杂着愉悦、兴奋和急切。洛绎有些踉跄地被拖着,满头问号:“要给我啥东……”

洛绎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看到了那只生物。

啊啊~那熟悉而又忧郁的眼神~那明媚而又忧伤的氛围~那柔顺无比的毛发~没错了,是它,就是它!

“草泥马神兽大人——”

忧郁的白色羊驼不屑地嗤了一声,扭头藐视。

“因为和你说的名字有些偏差,所以这时候才弄到手。”夏劲草微笑地看着某骗子凑上去巴结那只模样怪异的马:“如何?是不是和你当初说的一摸一样?”

洛绎的声音都是颤抖的:“没、没错,太给力了哥们!”

“呵……”

兴奋的洛绎满脸感动地偏过头来,正好望进了那片深邃的□。夏劲草比洛绎高,所以他这样微笑地垂头看过来的时候,有种洛绎仿佛是他最珍贵的宝物的错觉。

夏……劲草?

注意到吗?注意到没有?只是当初无心提起的一个话题,竟然被对方铭记在心。呐,注意到了吧?

洛绎的喉结滚动了一番,然后挂上灿烂的笑:“真的要给我啊?”

“恩?你不喜欢?”

“喜欢啊……”洛绎嘴角的笑越发地没心没肺:“但是如果你给的是铜板我会更高兴哦。”

明知道这会让对方不高兴,但这正是他所需要的。

夏劲草的脸色丝毫没变,或许有过一瞬间的变幻,没被他捕捉到罢了。白衣公子就摆着那样的笑脸一直对着洛绎,某骗子僵硬了,身后的草泥马原本忧郁的脸皱得更厉害了,整个身子都缩了起来。

洛绎退却了:“嘛,开个玩笑、玩笑而已。”

“这样啊,是个玩笑啊……”

夏劲草盯着整个人都斯巴达的洛绎童鞋好一会儿,才慢悠悠地拎起洛狼崽子往回走。

“回去打理一下,晚上魏青请客。”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