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骗 宴会X遇袭X乱性

洛绎眼巴巴地瞅着手中的酒杯,细细碎碎的竹影在酒光中将月影切成碎片。和上次一样,某骗子被打包带到一个地方,迎面就是笑得很温润的魏青和一如既往笑得很狐狸的夏奸商,两人凑在一起,洛绎表示,绵羊的越发绵羊了,狐狸的越发狐狸了。

好吧,洛绎很清楚,那个看上去很纯良的黄衣公子其实是只披着羊皮的老虎。那么,问题来了,老虎为啥突发奇想地想要请客呢?或者说,真难为那位大人物居然记得他这个跑龙套的小人物。

“怎么了,不合心意么?”

“呃,”被当场抓住走神的洛绎打着哈哈:“只是突然感到有些不习惯的安静……”

这里是竹林中的一块空地,铺着木板和毛柔柔的毯子,几道小菜、一壶酒和一熏炉,外加三个人就是这场宴会的所有布场了。不得不说,听着竹叶细细碎碎的声响,时而小饮一番,因为熏炉的缘故也没蚊虫打扰,这真的算是一种内敛的奢华享受。可正是这样,身为宴会仅有的三个主角之一的洛绎才觉得许些不妥,如果是在热热闹闹、即使都是陌生人的酒席上,说不定还会让洛绎更加心安一些。

魏青轻笑了一下,却是看向夏劲草,带着调侃:“劲草,铜板都要被你带坏了。”

夏劲草挑高了眉角,似笑非笑地瞅着洛绎。

洛绎感到毛骨悚然,他刚想讪笑着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发现夏劲草一瞬间扑过来的身影。

哥躺着也中枪——

洛绎在心中哀嚎一声,然后天地一片翻转,回过神来发现此时的情况很是,不妙?

刚刚坐着的地方被钉上数个飞刀,洛绎看到那飞刀嵌入木板程度的时候就发誓他根本不想知道当飞刀钉在人身上时候是啥样的。夏劲草护着洛绎,对面是一群数量众多的蒙面人。

“主子。”数个带有草商标志的护卫从阴影中瞬间出现在夏劲草的面前,夏劲草脸上有些凝重地看向魏青,此时魏青的周围也有数个影卫出现,但已方的人数远远逊于对方。

夏劲草没有丝毫犹豫,他下达指示:“你们打开一个缺口后就去帮他们,不必管我。”

护卫没有丝毫迟疑,沉默地执行了指令。夏劲草将洛绎一把抓住,抗在肩上。即使在这个时候,夏奸商还有心情和肩上的洛绎调侃。

“铜板,喊声‘风扯紧呼’来应应景吧。”

“啥、啥?”因为重心的转移,让洛绎有些昏头涨脑。

“这么快就忘了老本?恩,让我想想,你那个叫什么来着……火车?……火箭队?”

缓过劲来的洛绎终于明白夏劲草想要他做什么,他有些不适地挣扎了一下。

“我、我不混黑道很多年了,上次纯属客串,这年头混黑道的都要高文凭,高考数学只有34分的人表示鸭梨很大……”某骗子义正言辞:“而且抛下BOSS……咳,抛下魏青逃跑是不好的行为,给点力吧哥们。”

“我培养他们就是来吸引仇恨的,我只用跑路就可以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夏奸商一脸理所当然:“你上次不是形容得很好么,他们就是‘恩踢’。”

“……”无意中爆出“MT”一次的洛绎掩面。(注:MT,网游中吸引怪仇恨的肉盾。)

夏劲草一掌拍在洛绎的屁股上。

洛绎立刻老实了,他认命地深吸一口气,开吼:

“好讨厌的感觉哟——”销魂的尾音缭绕在竹林间。

这是洛绎真实想法,夏劲草在洛绎开口的一瞬间就冲出去了。夏劲草没说假话,他的轻功确实很厉害,几个呼吸间就跃出了包围圈。可怜的洛绎被灌了满口的风,他狼狈地咳着,险些咬到舌头,视线中一点银光一闪而过。

“……!”

行动比话语来得更加迅速,洛绎几乎是反射性地用手帮夏劲草挡住,手心传来一阵剧痛。

“……妈的!”

洛绎震惊了,他第一次听到风度翩翩的夏劲草爆粗口,连贯穿掌心的箭都忘了取出来。即使看不见夏劲草的表情,洛绎连表示“他只是个受害者、所以千万不要迁怒于他、所以麻烦大佬稍稍松开你那简直可以腰斩他的力度可以吗”的勇气都没有了,老老实实地趴在夏劲草的后背上挺尸。

蒙面人有数个分出来追这边,夏劲草的速度很快,而且相当有经验的样子,左拐右拐马上就将那些人抛开老远。不知道是被甩开了,还是见追上无望,洛绎颠簸的视野中再没有见到那群蒙面人了。

夏劲草不放心地又跑了一刻钟,就马上寻了个隐蔽地方将洛绎放下,仔细查看洛绎的手心。

小小的箭将洛绎的整个手心贯穿,穿透的伤口处有灼烧的痕迹。洛绎只感到掌心火辣辣的痛,并且这种痛好像沿着手掌向手臂、身体蔓延。洛绎很是庆幸这箭的主人没有使用倒钩什么的变态装饰,很普通的一支箭,而夏劲草的脸色却越来越沉,那双总是笑得春光灿烂的桃花眼中闪过一丝愤怒、疑惑还有复杂,最终,夏劲草平板着一张俊脸,开始阴沉沉地处理洛绎的伤口。

洛绎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夏劲草的脸色,准备开导一下对方——开玩笑,夏劲草此时完全一幅“我很不爽我很想发泄谢谢”的表情,此时荒山野岭孤男寡男的除了他就剩他,也就是说,某骗子是迁怒对象的完全的、现成的不二人选。

“啊哈哈,伤疤可是纯爷们的证明,区区一支箭是浮云来着。”

夏劲草瞥了一眼洛绎,阴测测地抛出一句:“箭上有毒。”

洛绎瞬间当机。

夏劲草依旧用那阴冷的声音不紧不慢地道:“焰落花汁,遇血促燃。如果让焰落花的汁液进入体内,无百年寒冰解毒的话,半个时辰内自燃,尸骨无存。别名为阎罗花。”

“……请问你现在有百年寒冰吗?”

“没有。”

“……不是必需品,我懂。请问我们离开这里要多久?”

“不知。”

“……迷路,我懂。”洛绎深吸一口气,悲怅地道:“也就是说,我只有不到一小时的时间来写遗书吗?”

“没错。”夏劲草停止了动作,看着洛绎的眼神复杂无比:“……你后悔吗?”

——你后悔吗?

夏劲草的声音很轻,轻得完全感受不到里面的情感。洛绎笑笑,无所谓般地说道。

“为什么要后悔?我当初就说了,我可以为你死。”你可是与30%进度等值的呐。洛绎笑意深沉:“别看我这样啊,我可算不上好东西,地狱的第十八层说不定……哇啊——!!!”

洛绎凄厉的惨叫响透林彻,夏劲草毫不留情地——应该说是野蛮地将箭从洛绎的掌心中□。面对洛绎泪汪汪的无声控诉,夏劲草只是低头继续将红得不正常的血野蛮地从伤口挤出来,长长的刘海遮住了夏劲草表情,洛绎根本不敢轻举妄动。挤弄了一会儿,洛绎眼睁睁地看着夏劲草俯下头开始吮吸伤口,如同一只优美的血兽。洛绎甚至可以很清晰地感受到掌心传来的柔软触感,一种异样的感觉从掌心处向全身蔓延,洛绎甚至有点忍不住想颤抖。

“洛绎。”

洛绎愣住,这应该是记忆中对方第一次叫他的名字,以往夏劲草都是铜板铜板地调笑着。夏劲草依旧伏在他的掌上,唇随着话语若有若无地触着他的掌心,痒到心底,带着莫名的暧昧:“就算你到了十八地狱,我也会用金钱把你给堆出来。”

“所以,别想逃,也不许死。”

——不可以哦,不许你死。

你得遵守规则,代替我,活下去——

“……啊哈哈,真意外我居然有人身意外保险。”洛绎挂上灿烂的笑,埋着头的夏劲草没有看见那笑容中的颤抖:“你马上就可以试验用钱淹没地狱的方案……”

“我有解药。”夏劲草淡定地说。

“……噢。”洛绎噎住了好一会儿才接上。浪费他感情和表情啊擦,洛绎显得很是懊恼。他本来就不担心会丧命什么的,有穿越和攻略大神保佑,他甚至可以选择放弃任务使用“重生”服务。于是无良的骗子正打算好好利用这码事,使用苦肉计之类的来骗取攻略物品。最好的情况是夏劲草当场感动地给他铜板了,然后他马上信攻略、原地满状态复活。但是没想到夏劲草一句话堵死了他所有的台词和设想。洛绎伤心了,悲愤了,内牛满面了。

“你欺骗我感情。”血淋淋的指控。

“恩。”夏劲草继续淡定地应着,将挂在脖子上的一个小瓶子打开,倒出一粒乌丸捏碎,细细涂抹在洛绎的掌心上。

面对夏劲草的无动于衷,洛绎涌起一股蛋蛋的忧伤,某骗子忧伤地问:“……我可不可以讨要一铜板的精神损失费?”

夏劲草的眼睛中终于泛起点笑意。

“不可以。”

更加火辣的感觉从伤口处蔓延到全身,然后便是一片清凉。洛绎舒适地发出一句□,清凉的深处包含着一股暖流,渐渐化开至全身,隐隐带着些不明的燥热。洛绎开始对着帮他处理伤口的夏劲草发呆,从他的角度看去,夏劲草低垂着眼睫时不时地煽起,那双漂亮的桃花眼竟有种勾人的味道。洛绎咽了口口水,视线不受控制地移到夏劲草微微抿起的唇,骨干分明的喉结,隐入衣襟下的细致锁骨……

洛绎想,真特么的狗血,他完了……

夏劲草不算利落地将伤口包扎起来,抬起了头。

“你……”

未完的话消失在两人封闭的唇中。

洛绎紧紧贴着夏劲草,他用唇舌草草勾勒了一番夏劲草的唇形,便迫不及待地伸进去。夏劲草只是忡愣了一下便反应过来,他大约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让夏劲草感到意外的是,洛绎的吻技相当不错,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熟练,这让他享受的同时却又涌上一股不明的愤怒。于是夏劲草反客为主,像两头撕咬的野兽般搏斗回去。

没有内力支持的现代人表示他怎么也玩不过作弊的古代人,洛绎的下场就是整个人瘫在夏劲草身上气喘吁吁地回复着刚刚缺失的氧气,弱爆了。

夏劲草的表情很复杂,他似欣喜又似愤恼,似迷茫又似疑惑,带着丝了悟和犹豫,最终化成一句叹息:“焰落花性阳,具有强烈的催情作用……”

洛绎泄露一丝呜咽,已经逐渐被本能支配的思维居然还时不时地闪过“穿越者必遇十大场景”“坑爹呢怎么不是一个软妹子”“这不科学”等等无厘头的怨念。

“快……哈、快打……昏我!”

洛绎想要发泄,想要原始的交合,男人的本能让他想要冲入某个□的地方狠狠抽动。洛绎仅残的一丝理智在摇摇欲坠,他知道身边的不是女人。夏劲草的眼瞳深沉,他看着眼睛已经开始染上兽性的洛绎,似乎放下了、又或者承认了什么,上挑起唇角,桃花眼勾起一个漂亮的弧度。

“洛绎。”夏劲草不容置疑地抬起起洛绎的下巴,声音低沉喑哑:“我要抱你。”

狠狠地将灰衣青年压在身底,开始侵略。

***

河蟹撸过

***

“快、快一点……呜……”

不知道折腾了多久,从树上到树下,洛绎整个思维都是滚烫的。在这荒唐的一夜当中,夏劲草那从头至尾的低吟刻入他的体内,深入骨髓。

“别离开我。”

***

夏劲草背着无力动弹的洛绎走在路上。至于洛绎无力的原因,某骗子一想到那荒唐的一夜就各种斯巴达,整个脸木然成浮云状。他木木地趴在夏劲草的背上一动不动,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攻略目标兼昨夜419对象。

清晨的阳光打在两人身上,带着温暖的触感。洛绎安静地趴在夏劲草的背上,细细听着夏劲草踩断树枝的脚步声。

“铜板。”夏劲草轻轻唤着:“突然想起,很久以前,我也同样被一个人这样背着走呢。”

洛绎沉默地听着。

“我和你说过一个玩具的故事吧?故事中的玩具被一个路过的人小心修好。你曾经说过,你知道我的一切,却不知道‘他’。呵,那么我和你说说‘他’的事,如何?”

洛绎继续沉默,得知那个“不在权限范围之内”的神秘人也是他接近夏劲草的目标之一,不是么。

“在九岁之前,我一直是个玩物。然后有一天,作为玩物的我和他们在树林中玩捉迷藏,那时候我掉到陷阱里去了,再然后,等死。”夏劲草的声音很轻,轻得让人感受不到他说的话语中的残酷:“于是夏劲草死了。”

“其实我很感激他们的所作所为,如果不是他们,‘夏劲草’不会死;如果‘夏劲草’不死,那我又要如何遇见那人。”洛绎第一次听到夏劲草那带着些颤抖的声音,脆弱而又狂热:“他说夏劲草应该是一个恣意妄为的人,他说夏劲草会成为天下最有钱的人,他说我是劲草……于是我做到了,我已成为天下最富有的人,我已经让所有人都无法将我踩在脚下,可是,有件事我却失败了:我想找到他,却完全找不到他——我已经快要记不清他的声音和说过的话了。由始至终,那人都没有让我见到他的相貌。如果不是无意中寻到与他身上味道相似的云莱茶,我恐怕连他的味道都会忘却。”

夏劲草的声音中彷徨一闪而过,洛绎静默不语,他感到莫名的战栗,却不知道为什么。

“紫阳草。呵,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把它捧为草商的圣物,如果可以,我早应该在得到它的时刻就毁掉它。很奇怪?紫阳草不是我的,它只是在我十四岁的时候,一个戴着面具的白袍人送上门来的。”

“我讨厌那个家伙,完全像个提线的木偶,最让我讨厌他的是他的话。他说,那株草本来不是给我的,但是要给的‘那人’已经死了,所以只能给‘那人’唯一提起过的我代为保管。”

夏劲草的声音透着落寞和不甘:“所有人的可能性都被我排除了,我很不想承认,或许那家伙所说的‘那人’有百万分之一的可能是他……”

原来如此,难怪当初夏劲草给紫阳草给得如此潇洒。洛绎想,如果承认那株草的存在,就要承认“他”的死。如果毁去那株草的话,却又可能会辜负“他”的意志。

“和你说这些的缘故。”

夏劲草背着他的手似乎紧了很多,语气是不容置疑的。洛绎涌起强烈的不安感,事情似乎又开始向他无法掌控的方向发展了。

“是我要告诉你。”夏劲草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笑,胸腔的丝丝震动如弦般挑起暧昧的悸动:“过去的我没有能力掌控,现在的我拥有力量。”

“所以洛绎,我不会让你像他一样离开的。”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