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骗 代价X眼睛X相处

蛇在舔舐着他,蛇在缭绕着他,蛇在入侵着他。

洛绎无力地仰着头,细细地喘息着。白诩翊整个身子都贴在他身上,□更是密不可分。那人银色的长发纠缠在洛绎的身上,让他痒得难受,更有种被银丝锁住的胸闷感。但是洛绎连摆动一下头部都做不到,自从见到白诩翊以后,他不是惨无人道地被洗涤被摧残,就是处于昏迷当中,洛绎根本不知道他有多少天没有吃过饭了。

洛绎抖了一下,因为白诩翊正顶着他的敏感处磨蹭着。白诩翊总是喜欢细嚼慢咽地品尝着洛绎,缓慢地抽出,缓慢地将自己送入洛绎的体内。一寸一寸的,有条不紊的,带着强势,像是想要洛绎记住他的每一处脉路地入侵洛绎。或是顶着洛绎的敏感点,暧昧亲昵地磨蹭着。他喜欢洛绎那颤抖无助的神情,喜欢洛绎那被逼到极处的无力感。

被那样厮磨着,洛绎自然难受万分。全身上下被硬生生逼出一层薄汗,皮肤透着红色。白诩翊最喜欢抱着这样的洛绎了,比起自身终日偏凉的体质,那种温润的颤抖简直快让他融化。

眼看着洛绎几乎快被逼晕过去,白诩翊总是恰到好处地停下来,让身下被逼到极致的人喘口气回过神来。洛绎双眼有些溃散地看着上方的鸟笼顶,从来没有如此感到绝望过。

被抓住了,被锁住了,攻略没了,穿越没了,他逃不掉了。

洛绎现在才发现,他对攻略和穿越的依赖性有多强。之前他就像一个玩家,毫无顾忌地带着攻略和穿越游戏着整个天下——对于过去的洛绎来说,这个世界就像是一场游戏,他所面对的人就像网游中的NPC。因为洛绎总是记得的,身为过客的他终会离开这里。一旦将攻略和穿越夺去,洛绎就像是没了羽衣的仙人,真真切切地被扯到入这个世界之中,这让洛绎感到惶恐和不知所措。

白诩翊趴在洛绎身上,磨蹭亲吻着洛绎的肩窝。洛绎可以很清晰地感觉到,白诩翊那冰凉滑腻的皮肤正死死贴在他身上。稍稍粗糙一点的触感是那人蒙着眼睛的白布,此时顺着主人的动作蹭过洛绎的下巴。蛇凑了上来,开始亲吻洛绎那没了血色的唇。

洛绎不知哪来的力气,用力扇向上方的人,他不知道他居然还能挥得出手。等洛绎意识到的时候,他的手已经用力划过白诩翊的脸颊——白诩翊稍稍避开了脸,使得洛绎的手最终没有砸在他的脸上。

洛绎的手尖划过白诩翊的左脸,一直到额角,挑起那白色的眼布。一时间两人都定住了,唯有白布条悠悠从空中落下。

“呵……”

白诩翊阴阴柔柔地笑了起来,他偏着头,银色的长发垂下,将那苍白的皮肤衬得越发惨白,泛着一股诡异的鬼味儿。白诩翊终于舍得从洛绎的身上撑起来一点,他按着自己的左眼,在洛绎难以言喻的目光中转过头来。

西燕国有一个传说,不能直视白族的眼睛,因为他们的眼睛是致命的,看到的人都会死,这是虚无神赐给白族保护自身的神迹。所以白族的人在外人面前总是蒙着双眼,更添上一分神秘和诡谲。

每次看到白诩翊的眼睛,洛绎总是会起一身鸡皮疙瘩,如果让洛绎来形容白诩翊的眼睛的话,那绝对是一双爬虫的眼睛!洛绎不只一次质疑过白族的祖先究竟是不是人和蛇的混交,白族的双眼与蛇的眼睛如出一辙,澄黄的,中间一根竖线,不带一丝情感,而白诩翊的尤其冰冷。虽然那种眼睛令人感觉不喜,但是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可怖。至于传说中被白族眼睛杀死的人,怕是那些人在看到那双妖异的眼后被白族灭口了罢。

白诩翊撑在洛绎上方,露出的右眼是记忆中的琥珀色,带着一种金属质感的冰冷无情,直勾勾地盯着洛绎。洛绎像是一只蛇盯上的青蛙般,艰难地咽了咽口水。白诩翊轻笑着,在洛绎夹杂着惊恐的复杂目光中缓缓地放下了左手。

露出的左眼是很正常的黑色,看起来与平常人无异,只是带了一点无机质感。可是洛绎看到这只左眼的时候却比看到白诩翊那妖异的右眼还要觉得可怖,因为在场的两人都清楚不过了,那是一只义眼。

“这个……”白诩翊点着自己的眼睛:“还记得罢。”

他再次将身子俯下来,极近极近地贴着洛绎的脸,黑洞洞的左眼倒捕获着没了血色的洛绎。

“离开的时候怎么不带走呢?我的左眼,这可是你唯一向我提出的代价啊……”

***

[大胆!]站在那人身后的侍从对着洛绎怒吼,那副模样恨不得将对面的洛绎撕裂粉碎。

不可原谅,不可原谅!他怎么能够、怎么能够提出如此过分的……!?

洛绎无视侍从那快要喷火的视线,只是掀了掀眼皮,冰冷地嘲讽着:[既然想要我为你医治,那就必须付出代价。]

[为国师大人医治是你的荣幸!!!]

阻止那快要气疯的侍从,是白诩翊轻飘飘的一个字:[滚。]

因为白诩翊面向的是那侍从,所以洛绎很是心安理得地继续待着,看着那狂热的侍从满是不甘地离开。整个房间安静下来,白诩翊坐在轮椅上,双眼被白布蒙起,整个人显现出一种病态的苍美。

[你说……你可以让我行走。]白诩翊摸着自己的眼:[代价就是……我的一只眼?]

洛绎坐在他对面,面无表情。

白诩翊别有所指地笑着:[你听说过西燕的那个传说罢。]

白族的双眼能杀死所有看到它的人。

[所以这便是我找上你的唯一理由。]洛绎不带一丝情感地道,鬼医的身份给了他最大的屏障:[我要你的眼睛。]

[怕是……]白诩翊摘下了眼布,与蛇如出一辙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洛绎:[先生会是失望了,我的眼睛并不致命呵。]

初次看到那双妖异的蛇眼,洛绎冷冷地对上那令人感到胆寒的眼睛,艰难地维持着面瘫,催眠着自己那只不过是一对透亮的猫眼石。

白诩翊与洛绎对视了一阵,突然阴阴柔柔地笑起来。

[那么,]西燕的国师轻轻地点着自己的左眼:[你可要说到做到哦……]

洛绎的瞳孔猛地紧缩,他僵在原地,不可置信地看着对面的白诩翊在那一刻亲手将自己的左眼挖了出来,那轻松的态度就像是他从身体上减去了一根小指甲而不是眼球什么的。洛绎明明在之前就提出了,代价可以在治疗完毕后再付,这样洛绎虽然有医好对方而对方翻脸不认人的风险,但至少他不会惹上白诩翊,失败后也能全身而退。白诩翊这样做,说明他根本不在于洛绎是否在骗他,也就是说,他将自称能医好他的人逼上了绝路。洛绎成功了也就罢了,但是如果洛绎一旦失手……整个事情毫无转载的余地。

洛绎在那一刻起,深刻地体会到,对面捧着一只带血眼球的白诩翊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变态。

***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次任务中的洛绎,那就是“肆无忌惮”。

没错儿,某骗子简直是毫无顾忌了。那坑爹的任务物品已经拿到手,攻略任务也已完成,洛绎随时随地都可以拍拍屁股走人。白诩翊阻挡不了他的脚步,这世上已经没有人能阻挡他的脚步——洛绎简直要内牛满面地举手高呼了:攻略和穿越是黑店啊不解释,背负着进度的骗子伤不起啊,上邪终于良心发现了有木有!

总结来说,这次任务是变态的,过程是曲折的,结果是圆满的——从任务开始到完结期间不超过一个时辰,顶多再算上那两个月的攻略准备时间……这是神迹。

虽然可以随时随地走人,但洛绎还是留下来准备把白诩翊的脚治好。身为一个骗子,洛绎之前不是没做过翻脸不认人的事,也说不上什么良心发现。某骗子义正言辞:他只不过不想把之前做了两个月的准备给白费掉,还可以顺便炼制一下“绝处逢生”——这是洛绎无聊时翻攻略找到的,一种传说中可起死回生,习武之人服得便可得庞大的内力的仙丹灵药。

[复合激素激发基因维素,经肠胃吸收后大量激发肾上腺素、甲状腺等激素,加快细胞新陈代谢,激发人类潜能并修改基因使之维持下去;加强身体韧性和强度,身体素质提高41.9%~83.2%。因激素强度过高,需用融合调解素辅之使用,否则会超过细胞负荷力而引起基因崩溃和细胞凋亡,不排除特定例子。后期须定期使用愈合维生素调理,清理过量残余激素,防止神经细胞损伤。根据第八文明生物身体情况,建议使用者达到十六周岁以上,三十周岁以下效果为最佳。附录:可稀释使用,稀释达50%可作超强基因抗生素使用,稀释达100%可作愈合剂使用。]攻略很淡定地解说道。

[……为什么听了你的解说后,我觉得你毁灭了一个少年年久的武侠梦。]洛绎一脸破灭地看着手腕上的黑环。

攻略停顿了下,然后再次平板地说:[复查资料……本次介绍不含任何超出第八文明的词汇概念,确定无误。如有错误,请指正。]

[……没。反正意思是吃了这玩意可以变成一个武林高手散发王霸之气,但是副作用会让你的王霸之气变成王八之气,丫的哥想当个武林高手也这么多问题……]洛绎拿着炼制绝处逢生所需的药材清单,明媚而忧伤:[白诩翊会报销的对吧,这毕竟是为了医治他的脚才要做出绝处逢生对吧,绝对不是哥想乘机贪污多余的绝处逢生对吧。]

所以洛绎相当理所当然地留了下来,更加理所当然地把一堆写满珍贵药草的清单递给白诩翊。

白诩翊接过清单扫了一眼,然后目不转睛地瞅着洛绎的面瘫脸。有不罢工状态的神器神兽的护佑,洛绎完全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德性,面无表情地瞪回去:[有问题?]

[没有。]白诩翊阴阴柔柔地笑了,然后吩咐下去。

其实洛绎挺纳闷的,白诩翊怎么就那么相信他呢?眼睛都不眨地将那无价的材料堆过来任他挥霍。洛绎还没自恋到他能让西燕的国师在短短几次接触后对他另眼相看,他在白诩翊的眼中只能看到阴冷,那藐视一切的阴冷。对于洛绎这个宣称能治好他的“鬼医”,那双冰冷的蛇眼中也只不过多出一丝玩味,是那种蛇看到青蛙老鼠之类的狩猎光亮——这不科学啊摔!洛绎想要挠墙,为毛他也许、好像、大概、似乎又引起了攻略人物的兴趣?

一定要在那该死的“兴趣”转化成“性趣”之前狠狠掐灭,掐灭!说某骗子自恋也好,自我意识过剩也好,总之洛绎已经无力吐槽了,自从来到古代他的菊花运就一直在中箭啊有木有!攻略穿越是拉皮条的不解释啊不解释!

于是洛绎坚定地遵守“三不”政策:不出门,出门不与白蛇精见面,见面不与白蛇精接触。简而言之就是能宅就宅,不能宅也要创造条件烂死在房中。在拿到炼药材料后,洛绎便心安理得地宅在房间中,只有为白诩翊做复健和针灸的时候才会走出小院,对所有人都是一副生人勿近的面瘫脸。

国师府的人都不喜欢住在舍院的鬼医,那个叫洛绎的家伙整天摆着一副和尸体没啥区别的木头脸,性子冷傲得不像样,连在国师大人面前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住进国师府最初的那段时间,有不少被洗脑的狂热份子来找洛绎的麻烦,可惜他们面对的是无敌状态的洛绎。那一刻,洛绎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在攻略和穿越大神照耀下,某骗子宛如一匹脱肛的野马,面无表情地四处撒欢崩坏。另外,洛绎的第五十任女友是一名毒舌律师,她分手后轻飘飘地走了,留给洛绎的是能快速准确清空一人血槽的毒舌功底。

面对被攻略穿越外加第五十任前女友附体的洛绎,国师府的找茬者,完败。

再然后,洛绎欣慰地发现,他被孤立了。

小怪已经被解决,就只剩下搞定大BOSS白蛇精。这一点,洛绎想,他应该做的挺好的……吧?

洛绎与白诩翊唯一的接触机会就是治疗途中。两人待在烟雾缭绕的房间里,一人毫无表情地把脉切诊,一人阴冷地坐在轮椅上,大白天的硬生生给这房间填上一丝阴寒鬼气。

[先生……]白诩翊微微眯着眼:[可是待得惯么?]

洛绎冰着脸,不予评论。

白诩翊像是习惯了洛绎的漠视,他偏头看着自己的手腕,青白没有血色的手腕上覆上了一层软纱,洛绎隔着那层布为他把脉。白诩翊回忆起眼前的人当时是何等傲慢不屑地宣称着:

我有洁癖,我讨厌与别人的接触。

白诩翊不知道洁癖是何意,但那人语气中的厌恶没有丝毫掩饰地体现出来,这让西燕的国师心情有些微妙。

等白诩翊回过神的时候,洛绎已经收拾好东西,将一张纸递来,语气许些不耐地开口道:[这是接下来的药方。]

白诩翊看了洛绎一会儿,才伸出手去接。不知是不是角度的问题,白诩翊按住纸时蓦地碰到一温热的物体——那是对方的手。还没等白诩翊反应过来,洛绎那简直剧烈过头的动作让西燕的国师愣住了。

洛绎啪的一下甩开了手,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那不住地摩擦着衣服的手明明白白地显现出他的厌恶。

[我有洁癖,别碰我。]

洛绎深吸一口气,只觉得刚刚触碰到的冰凉从指尖开始向心脏蔓延,某骗子面无表情地在心中诽谤:泥煤那真的是人类的手吗!?又滑又软又冰,那里面真的有骨头吗!?那真的是恒温动物该有的体温吗!?他对面的那只生物真的是动物界-脊索动物门-哺乳纲-人科-人属吗!?

[……告辞。]

洛绎生硬地道,起身迅速离开,像是想要甩开什么脏东西似的。白诩翊没有去看洛绎几近逃跑的离开,他注视着自己的指尖。

这是第一次,第一次有人甩开了他的手,第一次有人这样明明白白地显现出对他的厌恶与不屑。白诩翊向来不喜他人的接触,过去他剥下那些无意中触碰到他的人的皮几乎可以铺满整个国师府。

在他感觉到厌恶之前居然被其他人甩开,这种经历是第一次。这种感觉复杂极了,就好像明明应该是他发表他的厌恶和不满,却被对方抢先了反将一军。白诩翊歪着头想,那人怎么能这般趾高气扬,他凭借的是什么?真当白诩翊因为有求于他而感到忌惮吗?

他有很多让人生不如死的手段,但白诩翊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知道,即使是他把那些手段都施用在那人的身上,那人依旧是面无表情地注视着这一切,不介入,不参与,藐视一切,也漠视一切——漠视别人,同时也漠视自己。

如果能让那双淡漠的眼睛染上别的颜色……

白诩翊想了想,阴阴柔柔地笑了,他将指尖含入嘴中。说实话,刚刚那短短一瞬的接触并没有美妙到哪里去,洛绎的指尖带有茧子,硬邦邦的,体温对于体质偏凉的白诩翊来说更是有些灼热。但白诩翊就是觉得有些惋惜,他含着指尖,舌头缭绕在葱白的指头上,追寻着那逝去的温度。

[洛绎啊……]

白诩翊看着虚空的一点,含着指尖吃吃地笑着,那可以说得上□动作被渲染出一丝绯淫的意味。在昏暗的房间中,苍白病态的白诩翊宛如一条盘桓在阴影中的白蛇,冰冷地吐着信子。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