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骗 暴露X赝品X死局

千钧一发之际,一个声音悠悠响起。时间和空间像是被按了暂停键,天界道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指尖的力量最终停在扼碎喉咙的前一刻;黑衣人的手顿在半空中,将要刺入血肉的匕首最终停在皮肤的前一分。

萧风炙用手撑起身子。那个声音、那个声音——不是天界道、不是鬼面少年、不是黑衣人,那是——

萧风炙的瞳孔紧缩,他没有去看还停留在他胸前的匕首,此时此刻,他的眼中只有那个人——那个人扫视了一眼所有,坐在笼子中揉着脸,像是无可奈何地叹息着:

“别打了,都是自己人。”

萧风炙的喉咙滚动了一番,眼中除了不可置信还是不可置信。黑衣人唯一露出的眼中也泄露出许些惊异,但一想到主子的嘱托,他们习惯性地将所有疑问深埋在心底。在场人中唯一什么也没表示的便是天界道,他放开手中的黑衣人,站在一旁一动不动,黑白分明的面具像是洞悉了一切,又或者什么也不知道。

“你——不是中了虚无香了吗?”想问、想知道的实在太多,萧风炙脑中一片混乱,开口就是这样的一句。

笼中的青年再没了最初见到他们的懦弱和胆小,他的表情很平淡:“你确定要在这里听我解释吗?”

萧风炙顿住,他下意识地想要站起来,膝盖传来的剧烈疼痛让他又坐了回去。黑衣人的目光在萧风炙和青年之间来回扫视了一番,带着探究和疑惑——没有太多的时间让他们去猜测了,他们来这里只是为了完成一项交易,一名黑衣人走上前去,从怀中拿出一样物品。

“这是你要求的东西。”

“给我。”

黑衣人没有动,青年坐在笼子里,抬头平静地仰望着黑衣人。

“我答应过你主子,把我要的东西给我后,我会实现他的愿望。”青年平静地说:“除了我,没人可以救你的主子。”

黑衣人不再迟疑,将手中的物体递入笼中。青年直起身子伸出手,接过。

房间一瞬间安静下来,青年看着手中的物体,垂着眼。良久,他叹了一口气:“……不是这个。”

黑衣人的眼一瞬间眯起了,他按着栏杆:“你想食言?”

“不,”青年揉了揉脸:“是你们没有完成我的要求,这不是我要的那个。”

“它是我们从湖底捞起来的,与你的形容无异。”

“但它是假的。”青年丝毫不躲避黑衣人的目光,他的表情一直很平淡,平淡得像是一趟死水:“没有那个,我无法医治你们的主子。”

黑衣人看着青年的目光,那目光纯粹没有丝毫杂质,他直觉青年没有说谎,但是这却是最坏的情况。

“我们……没有退路了。”

“我也没有退路了。”青年轻轻地说,脸上却没有兴起丝毫着急和恐慌。

萧风炙匆匆处理好膝盖的伤后,便一瘸一拐地来到笼子边。

“洛绎……”萧风炙自己也说不清是抱着怎样的心态开口唤道:“是你的名字?”

听到萧风炙叫出那个名字,笼中青年平板的神情一瞬间产生了一种波动,他用力揉了一把自己的脸,然后笑了。那种灿烂的笑容一点一丝地将他的唇缝扯开,让他整个人的感觉似乎都变了。

青年笑眯眯地说:“是啊,我是洛绎。”

洛绎抬头扫了一眼围观众,表示压力很大。

“哥们,请问谁能友情赞助我一件衣服先?”

萧风炙此时才意识到对面的青年还是裸.体状态,他有些尴尬地将视线从洛绎身上那些暧昧的痕迹上挪开,刚想脱掉外衣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有一件衣服被递入笼中了。

银白的衣服似乎在黑暗中闪着光,萧风炙错愕地瞪大眼,有些僵直地顺着那递衣服的手向上看去。善恶对半的面具依旧,可下面那标志性的奇异衣服已经被褪去,只剩一件可以说得上普通的白色里衣。萧风炙从目击到那双递衣服的小手就有心理准备了,可真正面对上的时候还是受到了很大的冲击:那双小巧柔软的手,凹凸有致的身材——他从来不知道,和他一同出没了这么多天的天界道竟然是个女的!

洛绎的脸也有一瞬间的扭曲。他从很久之前就知道,因为一个家伙扭曲的审美与执着,天界道不分男女统一着装,都是密不透风式的银白服饰和善恶面具,再加上那机械统一的话语与行为——先不说是否能辨别出男女老少,能辨别出昨天和他说话的天界道与今天和他说话的天界道是不是同一个人他就该感激涕零了。

举着衣服的手执着地举着,洛绎硬着头皮接过去,他知道如果他不接的话,对方绝对会执着地一直举下去——“他”的天界道,与其说是死脑筋,不如说是一群傀儡罢了。

洛绎在穿衣服,而萧风炙此时却注意到被放置在一旁的物体:那是一个黑环,赤红的痕迹说不上是血迹还是斑锈。萧风炙觉得很是眼熟,却一时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洛绎觉得他的人生就是一桌茶几,上面摆满了杯具餐具。在那个变态眼底下做手脚他容易么他!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与一人达成交易,然后那人送过来的黑环却是个赝品。洛绎怨念地盯着黑环,攻略与穿越被扔的时候还处于“罢工”状态,就算拿回来也用不了,而且还会暴露自身——天知道那变态知道他欺瞒后会有什么更变态的手段,于是某骗子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白诩翊将攻略穿越丢湖里了——为毛为毛又是水!给点活路啊上邪……

洛绎很确定被白诩翊扔到湖里的是他的神器和神兽,以白蛇精的性格是不屑于骗他、或是将丢掉的黑环再捞上来的;以黑衣人的立场也不会糊弄他,那么他的攻略和穿越到底在哪呢?

还有……

洛绎抬头看着萧风炙:“你怎么会在这?”

萧风炙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他紧紧抓着栏杆:“你认得我。”是陈述而非反问。

洛绎立即意识到他说错话了,虚无香对他并不是没有影响的,此刻他的思维很是混乱,许多记忆片段产生了错位。看着眼前的两拨人,洛绎时不时闪过一阵恍惚,他现在是在轮回教的须臾山呢,还是西燕的国师府?

须臾山上的洛绎已经死了,现在的洛绎“不应该”认识萧风炙。

——他现在说认错人了还来得及不?洛绎瞅了瞅萧风炙那要吃人的目光,非常明智地转移话题。

“……出去再说吧,现在先离开这。”

人算不如天算。洛绎根本没想到他会走到这一步,先不说那个让他伤心欲绝的赝品,第一批闯进来的萧风炙和天界道就让某骗子的右眼跳得快抽搐了,他还天真地以为可以糊弄走那两只,然后黑衣人来了,然后……然后两批人就这样当着他的面打起来了,然后某骗子就暴露了。洛绎悲愤地想,他的RP何在,他要去寻找!

于是某骗子果断决定出逃——已经暴露的他难道还在这儿等某个变态回来“疼爱”他么。至于攻略和穿越,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洛绎表示他一个人对付不了level max的白蛇精BOSS,他得出去进行组队招募……

洛绎指着不远处一排高高低低的烛台:“吹灭第三、第五、第六根蜡烛,再点燃第一、第五、第十三根蜡烛,最后吹灭第五根蜡烛。”

萧风炙想得没错,知道这里机关的除了西燕的国师,还有笼里的囚徒。白诩翊从未去防范过洛绎,一个被喂了虚无香、没了自我的宠兽是不需要去防范的,就像是人们不会去介意家里的猫狗看到他们如何用密码打开保险箱的。

萧风炙没有执着于去追问,他也觉得等出去后有大把的机会撬开洛绎的嘴巴,他刚想照着洛绎的指示去做,有人比他的动作更快——天界道几乎是瞬息间来到烛台,一丝不苟地执行洛绎的命令。

咯吱——

这是一种错觉。事实上机关启动后没有发出丝毫声响,笼子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被拉起。阻挡的屏障没了,萧风炙来到洛绎身边,看着青年似乎有些吃力地从毛毯上爬起,他有些犹豫是不是应该拉洛绎一把。

洛绎站起来喘了一口气,此时黑衣人隐隐有些骚动,他们不确定是否应该阻止洛绎的离去:不阻止,鬼医跑了没了踪影怎么办;阻止的话,在国师的盛怒下,鬼医能不能活下来是个问题。洛绎注意到了,他瞥了瞥地上的赝品,开口道:“只要你们帮我离开这,我会亲自找到黑环,去完成你们主子的愿望。”

萧风炙顺着看向脚边的黑环,因为距离的加近,让他看得更为清晰:眼熟的黑色,眼熟的红色痕迹,那可以说得上是丑陋的圆环,根本就像、就像是……!

萧风炙“啊”的一声叫出来,打断洛绎与黑衣人的交谈。面对所有人的目光,萧风炙有些不确定地开口:“我好像见过这黑环……”

“就在……就在刚刚那名小厮那!”萧风炙叫道:“进来的时候我亲眼看到那小厮拿着一枚一摸一样的黑环!”

洛绎瞪大眼,他快速扫视着周围。

没有、没有……到处都没有,那名鬼面少年不见了。

***

圣地上一片死寂,无论是祭坛之上,还是祭坛之下。黑压压的西燕人屏住呼吸,兴奋而沉默地注视着祭坛上发生的一切:祭台上女子特制的衣服早已融化,露出布满红色符号纹路的娇躯,白袍的祭师顺着那晦暗的纹路一刀一刀地切割着——女子美丽的皮肤就像是甜美果实的果皮,被白袍祭师精心地削开,露出红艳甜美的内在。白袍祭师祭师就这样细腻而耐心地顺着红纹一点点地划开皮肤,宽大的兜帽遮住了他大半张脸,唯有一张嘴抿成一条上挑的弧线。

燕乱坐在高台上,一直沉默地注视着这一切,看着那人将女子一点点解剖,看着那人将那鲜红的心脏挖出来,他就那样无动于衷地看着,哪怕那颗心脏的主人是他的血亲。

白袍祭师将心脏捧起,好让所有人看得更清楚,然后他将心脏举在嘴边,淡色的唇逐渐染上了血腥的鲜红。

风荡起兜帽的一角,白袍祭师露出诡异的微笑。

而燕乱此时却错愕地站起来,他震惊地盯着台上的那个人。

那个人、那个人竟然敢愚弄全西燕的人……!?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台上的人不是他!他怎么敢让其他人代替他来完成神祭!他怎么敢去亵渎神明!他可是国师啊。对虚无神最虔诚的国师啊!

燕乱开始颤抖,止不住地发着抖。

——如果那个人不在神祭,他会在哪里?

***

在萧风炙叫出来后,暗室门外传来声响,怕是鬼面少年知晓自己的逃跑被发现而顾不上隐藏声息了。天界道顷刻就冲出去,黑衣人紧随而上。洛绎和萧风炙要慢上几分,一个没有丝毫武功而且受了难以启齿的对待,一个膝盖受创只能拖着条腿走路,等洛绎和萧风炙跑出暗室后,却发现天界道和黑衣人顿在房屋的门口向外看去,黑衣人甚至紧绷得身体都带上了微微颤抖。

洛绎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等他来到门口时,那不好的预感成为了现实。

对面的那人依旧是一副苍白而病态的摸样,似乎风再大一点就会把他刮倒,鬼面少年安静地候在那人身后,如同一个影子。

白诩翊看着洛绎,就像是一条蛇盯住了自己的猎物,声音嘶哑而愉悦:

“洛绎,你骗了我。”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