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骗 苛己X石窟X说服

树林间闪过一道光,贯穿了躲闪不及的血狐的喉咙。可怜的猎物在地上抽搐了几番,便没了动静。

楚苛己从树木后面走出来,一声猎装将他的身姿衬托得英武不凡。他拾起血狐的尸体,对自己的猎物感到满意。血狐是一种极其狡猾的生灵,楚苛己废了一番周折才狩猎成功,有了它,这次春猎他绝对独占魁首。

北楚国尚武,每一季都有一次大型狩猎。身为北楚的一国之君,楚苛己热衷于每季的狩猎。上一次的冬狩楚苛己输给了玄武城的韩家二公子,北楚的帝王并没有发怒,他大力褒奖了韩二公子,并邀请对方参与春猎。楚苛己喜欢竞争,这会给他带来无以伦比的刺激。

楚苛己提着战利品,抬脚向右方走去,他想趁着时间还早,再去弄几个小型猎物。

变故发生在一瞬间。

铺满落叶的泥路下居然是个空洞,楚苛己一脚踩空,整个身子直直滑了下去。楚苛己的动作不谓不快,他瞬间松开血狐用手扒住身旁的泥土,但是雨水冲刷后的土地十分松软,楚苛己除了抓了一手泥巴外根本无法制止自己的堕势。

楚苛己一路滚了下来,直到身体摔在并不算柔软的土地上。楚苛己闷哼一声,待背部的痛楚稍稍过去些,身形狼狈地爬起来。他大略检查了一下自己,万幸的是没有受到较大的伤害,都是一些小伤口。

四周都是黑漆漆的一片,楚苛己的眼睛适应黑暗后开始打量四方。这是一个天然形成的石窟,楚苛己抬头望向自己掉落的洞口,因为很深,似乎也不是笔直而下,所以从下而上竟看不见洞口。因为视野的缘故,楚苛己一眼看不到石窟的全部,他咒骂了一声,然后开始思索:他的护卫在远处听到动静绝对会赶过来,现在大约在上面尝试挖通通道下来救他。第一次,楚苛己开始庆幸那些护卫在狩猎时依旧跟随着他。现下他所要做的,便是待在这里等待救援。

楚苛己坐了下来,然后他顿住了,视线停留在一点。他从怀中掏出火折子点起,好让自己看得更清楚——如果他没看错的话,那绝对是非自然的痕迹。

那是一种拖曳出的划痕,深深刻在土地上,像是有什么人曾经拖着一样大型物体经过这里,上面细细蒙着一层灰,看样子是过了很久的痕迹——为什么自然形成的石窟中会出现人活动的迹象?有什么人曾经在什么目的下来过这被深深埋藏的地底?

楚苛己的好奇心被挑起,他举着火折子,顺着拖痕向前走去。他一向是个冲动的人,即使在成为北楚的帝王后,这种想做就做的任性不但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起来。

石窟中安安静静,偶尔有水滴落的声响。楚苛己走了一断路,然后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

——手中的火折子早已熄灭了,为什么他还能看得这么清晰?

楚苛己停下脚步。不知不觉,黑暗的石窟中蒙起一片莹莹的光,随着楚苛己的前进,朦胧的光越来越鲜明,这一切都说明楚苛己正向着光源走去。

拖痕在光芒下清晰无比,直直向前伸展着,然后突然往楚苛己左前边的墙壁后拐去。楚苛己站在原处,他斜右前方的墙壁上映射着幽幽的光晕。很显然,在左前边的墙壁后,光源就在那里。

既然已经来到这里,就没有退回去的道理。楚苛己不再迟疑,他依然顺着拖痕向前走去,然后拐向左边——

火折子轻轻落在了地上,北楚的帝王僵在拐角处,满眼的不可置信。

冰一样的晶莹物质在黑暗中幽幽地散发着柔光,那不是冰,因为根本让人感不到寒意。漂亮的晶体令人惊艳,但更令人惊艳的是晶体中被包裹的,男子。

楚苛己的呼吸变得沉重而又急促,他的目光紧紧盯着晶体中的男子,舍不得离开分毫。

精致的面孔,如玉般的肌肉,光滑细腻的皮肤,流畅到近乎完美的线条,还有那双无机质的黑色眸子,都让他产生出无比强烈的占有欲.望。男子的一切都被冻结在晶体之中,时间停止,只能看到那好看得不似真人的男子伸出手,像是想要抓住什么般地执着地伸着手,目光专注地盯着前方。

楚苛己的手颤了颤,刚刚那一瞬间他产生了对方在向他伸手的错觉,甚至想要伸出手回应。

眼前的晶体连同其中的男子像是一件完美到极致的艺术品。明知道这一切不正常:深深埋葬的地底,年久的拖痕和怪异的晶体,还有被冰封的男子。但是楚苛己根本无法自制、或者说放纵自己心魔的升起。

——他要独占这一切。

只需一眼,楚苛己就沉沦到一虚幻的梦中,再也不愿起来。

***

洛绎回到须臾山的目的之一已经达成,现在他要解决的便是风锁云的癔症。因为时间太过长远,光凭药物是无法解决绝处逢生的影响,在回到轮回教之前,洛绎已经从攻略那里下载了一副治疗方案,然后再次无耻地死记硬背下来。对于其中的近距离施针要求,洛绎愁啊,现在的风锁云根本不是过去那个好揉弄的熊孩子,熊孩子经过十多年的升级,已经成功进化成轮回教最终BOSS,那武力值和暴走值是满满的。洛绎根本不会忘记他来到须臾山的那一天,在彼岸花海中遇见的红色妖孽。

风锁云会杀了他。洛绎无比深刻地意识到这一点。

在治疗风锁云之前,洛绎必须先搞定一个人,那就是饿鬼道主,单要离。

饿鬼道掌管医毒,作为一道之主的单要离自然是整个饿鬼道能力最高的,轮回教主便由他负责。洛绎一时间有些感慨,又是一熟人啊。还是锁云小厮的洛绎会在空闲的时候去饿鬼道晃晃,偶尔会遇见饿鬼道主单要离,洛绎会表现得诚惶诚恐。那个带着单边眼罩的男子总是一副阴沉的脸,面对洛绎通常是无视的态度,回应的次数洛绎一只手就可以数出来。但洛绎知道他这还算是好的了,单要离不喜欢有人出现在他面前,通常直接是一个“滚”字直直砸来。洛绎很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单要离喜欢他的主子,这种喜欢却因季佩绝的存在而深深埋藏在心底。所以单要离才会和燕浮生合作,最后被季佩绝迁怒地关进地狱道。

看过攻略的资料,洛绎自然知道之后单要离是被怎么放出来的。恢复饿鬼道主身份的单要离变得更加孤僻,他沉默地跟在风锁云身后,关于风锁云的一切治疗由他包办,所有开给风锁云的药都由他亲手准备,他不允许其他人插手风锁云的治疗。单要离将风锁云护得密不透风,然后死寂地看着风锁云日渐的疯狂。

要想给风锁云治疗,必须通过单要离。这样固执的一个人,说服起来的难度……很大。

洛绎依旧一副天界道打扮,沉默地站在房间的一角。被他带过来的萧风炙正苦着脸,努力去说服单要离,单看两人的表情,便知道效果并不大。

单要离依旧是一张微带着些阴暗的脸,虽然俊秀但过于阴沉。萧风炙说得口干舌绕,看着单要离的冷脸,根本不知道对方听进了多少。

“他不是天界道。”单要离终于吐出他的第一句话。

“对。”萧风炙没有否认,这太明显了:“但是他能够治好教主,他是谁并不重要。”

单要离扫视了一眼萧风炙,过于阴沉的视线让人很不舒服:“我不相信他。”

萧风炙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事实上他心底也有疑问。那天在花海与洛绎分开了,萧风炙根本不可能放心让那家伙独自在轮回教乱晃,他派了孔雀九悄悄跟随,孔雀九回来后却告诉他那家伙竟然进禁地了!这个消息让萧风炙不知该安心还是揪心,能进入禁地,那意味着那个叫洛绎的家伙被轮回教最神秘的存在承认了……?

萧风炙的沉默让单要离眯起了眼。

“风炙。”单要离的声音又下调了几个度,像是在责备萧风炙怎么可以如此乱来,竟然让不明人士去接近教主。要知道,人在被治疗的时候是最没有防备的状态。“他是谁?”

“我能救风锁云。”

萧风炙还没来得及说话,站在一旁的洛绎终于开口了。洛绎来到单要离的面前,从面具的缝隙看向那个阴沉的男子。

“单要离,你必须让我去医治风锁云。”声音经过面具变了许些调,其中的冷凝却没有去掉几分:“否则……风锁云会死。”

单要离表情瞬间变了,独目中的愤怒满得快溢出来。洛绎无视单要离的暴怒,他依旧评述着:“他的情况你现在也看到了,再这样继续下去,不出五年,风锁云就会……”

“闭嘴!”

“……你没有能力去救他,因为那不是这个时代的药剂。”洛绎轻声道:“除了我,没人能救风锁云。”

单要离的脸色难看无比:“我不相信你——”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冷声道:“照你所说,他……教主至少还能活五年,如果你去害他——”

“我死了,也不会让风锁云死去。”

单要离直勾勾地看着对面人的动作,他将脸上黑白的面具摘下来,露出一张陌生而带上几分熟悉的脸。

洛绎勾起唇角,灿烂地笑着:

“这是洛绎欠下的债,我得把它还了。”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