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骗 无名X盖亚X起端

华服女子忡愣地看着手中的茶杯,然后猛地回过神来,略带歉意地看向身边的玄衣少年:“……抱歉,刚走神了。”

“姐!”玄衣少年无可奈何地叫了一声:“这句话你已经对我说了五次了!”

“……抱歉。”

“不用和我道歉,你该对我讲的是发生什么事了。”旋空儿看着他的姐姐,精心描绘的妆容也挡不住女子微带点憔悴的愁容,少年有些愤愤不平地道:“是不是因为皇上?他又纳妃了!?……姐,我早就告诉过你不值得啊,只要、只要他还是皇帝,姐姐就不可能是他唯一的女人。”

玄妃痴痴地看着茶水中的波澜,不知她听进去多少。旋空儿见状越发气闷,他的姐姐什么都好,就是过于执拗。他家是武林中一个大世家,专研遁形和机关之术,以他们家的条件什么样的男人招不到,但他的姐姐偏偏就,偏偏就认定了楚苛己——北楚的一国之尊,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嫁入皇宫。旋空儿不只一次去说服他的姐姐:伴君如伴虎,以那人的身份而言,女人对他来说都是可利用的筹码,就算有宠爱,也是可以分割的,并且有时间限制的。但每一次旋空儿都铩羽而归,他想不通,那个男人到底有什么吸引姐姐如此义无反顾,用情如此之深?

玄妃终于不再看茶杯了,她望向一个方向,声音柔弱近乎呢喃:

“无名阁已经建好了……他……很久都没有来了。”

“什——?”

“空儿,我倦了。”玄妃放下手中的茶杯,神情疲惫:“下次再聊罢。”

旋空儿离开轩雾苑的时候颇有不甘,他没有马上离开皇宫,而是潜伏在阴影中四处打探消息。

新建好的无名阁正是宫中最盛行的话题,太监宫女们无不在讨论这一切不详的新建筑:没有名字、不知用处,只知道是皇帝自春猎回来后就大力建造的一栋小楼,坐落在皇帝的寝宫附近。皇帝几乎每日都会在里面逗留一段时间,只允许一个又聋又哑不懂文书的老太监进去打扫,任何人进去格杀勿论。有人说皇帝在里面藏了一名佳人,皇帝过于喜爱所以不允许任何人去觊觎她的美色,理由是自从无名阁建起后,皇帝就再也没有叫人侍寝了;还有人说那里面被皇帝放置了无价之宝,皇帝每次要去观看一番才能满足,因为从来没有人给无名阁送过饭食,所以里面不可能是人,只能是异宝奇物。

旋空儿思索了一番,凭着初出牛犊不怕虎的蛮劲,他向打听好的无名阁方向摸去。

***

晶莹的物体在昏暗中幽幽地散着光芒,被冰一样的晶体包裹的玄衣男子时间依旧静止在伸手的那一刻,无机质的眼睛哀求地看着前方。一双手隔着晶体摸上那双染着无尽祈求的眼睛,楚苛己痴迷地凑上去,喃喃地问:“你在看谁?”

“你在求谁?”

被冰封的人给不了他回答,楚苛己用手顺着男子的轮廓一遍遍抚摸——即使他只能摸到一片柔软温润的晶体。

“不管你之前在看谁,现在你只能看我了。”

滑软的晶体像是一戳就会破掉,楚苛己却完全不敢去破坏它丝毫——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褪去晶体的包裹,究竟会迎来奇迹的新生,还是彻底的腐化。既然如此,那就维持下去罢,只要能看到他,楚苛己就感到一种无上的满足了。

处理公务的时刻快要到了,楚苛己最后眷念地看了一眼冻结在晶体中的玄衣男子,转身走出了无名阁。

过了一阵子,房门吱呀一声再次被推开,一个小小的黑色身影迅速溜了进来。旋空儿摸了一把额头的汗,颇有些自得,只凭机关和繁锁根本难不住出自空门的他。幸好皇帝将所有人赶离无名阁,否则他要混进来还要一番功夫。

旋空儿眯起了眼,开始打量这个被传得神乎其神的无名阁,他想要找出让他的姐姐被冷落的线索。待旋空儿看到屋子中间的晶体后,他彻底地呆傻了。

***

洛绎废了很大一番力气才把风锁云哄睡觉,事实上洛绎更觉得风锁云是昏过去了,即使这样,风锁云抓着洛绎的手也没有丝毫松懈。

在昏睡的前一刻,那人还在不断地哀求着:

洛绎,别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你抓着我,我就不会跑了。”

洛绎侧躺着,声音含糊了去。他躺在风锁云的怀中,看着环住他的双手,不知道是过于用力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显现出异样的苍白。

身后的呼吸逐渐轻了下去,变得平稳起来。洛绎却有些了无睡意,他觉得他在想很多事,事实上却什么也想不起来,只能盯着眼前的虚空一直一直发呆。

“我表示player决定留在这里。”这时候攻略出现了,没有抑扬顿挫的声线直接在洛绎的脑中响起:“plyaer不打算回到原时空了吗?我表示疑问。”

我会留在这里,也会回到原时空。

“……我表示不懂。”

洛绎无声地笑了:有了“重生”服务,哥就可以不老不死——我会一直陪着风锁云,直到他再也不需要我时,哥就回原时空。

“我表示不解。”攻略沉默了一阵:“经情感脑波检测,player并不希望一直活着,为什么执着于回原时空死去?”

洛绎没有马上回答攻略的疑问,他沉默了一瞬,然后反客为主地提出另一个问题:之前穿越告诉我,同一个时间节点不允许存在两个相同个体。也就是说,我不能穿越到“已经有洛绎存在”的时间中,对吗?

“无误。”

是“不允许”,而非“不可能”,是这样吧?

“无误。”

洛绎笑了,似乎终于放下了心里的一块石头。

为什么不允许?让哥来猜猜……是因为“历史的指标”对吧?这词是你告诉我的。洛绎眨了眨眼,他无声地问:那么,“历史的指标”到底是什么?

攻略长久没有回应,不知道是因为洛绎出乎意料的提问,还是在组织语言回复,又或者是因为这是个禁忌的话题。

而这时穿越出现了。

“player,你听说过‘盖亚’吗?咪嗦。”穿越轻轻地说道:“——那就是‘历史的指标’哦咪嗦。”

洛绎愣了。

“还记得文明的划分吗?咪嗦。”穿越以它那缓慢的声调一点一丝地说下去:“所有的时空都有文明标记,文明程度越高,它的文明代号越小咪嗦,还记得吧?其实呢,宇宙中最高的文明是第二文明,而非第一文明哦咪嗦……第二文明,已经无限接近真理了,咪嗦。”

“在第二文明之上,我们称之为:第一元素。它并不是一个文明,而是世界的一个构成,一个秩序,一个规则,一个真理,也就是‘历史的指标’哦咪嗦。用player家乡相近的说法,就是‘天道’,它们就是相当于那样的存在,在不同的时空的不同时间地点有不同的称呼咪嗦哟:世界本源,王道,大蛇,祖……每个时空都有属于它的历史指标,盖亚就是历史的集合、一个世界的意识,咪嗦。它们不断地观察着历史,修正着历史,将不属于该历史的存在抹杀——它们就是那样的存在咪嗦。”

等一下——洛绎打断了穿越的话,有些急促地问下去:这样说来的话,不属于这个时空的我为什么没有被抹杀掉?!

“因为有穿越。”攻略再次冒头了,不含一丝情感地接下去:“根据第二文明最新监测定义,‘穿越’具有两个作用:其一,穿越时空材料;其二,遮隐功能,减小被历史的指标发现的几率。绝对会被历史的指标发现的情形如下:使用超过本时空文明的能力;大幅度更改该时空的历史和因果;同个时间存在两个相同个体。当盖亚发现因果存在误差时,将进行修正。以上,为时间三大定律其二——盖亚论,别名修正论。”

丛为什么会被限制住,攻略说,是因为受到“历史的指标”的约束。

叶株为什么会被困在神木,叶株说,是因为会被“它们”发现。

同一个时间节点为什么不允许存在两个相同个体,穿越说,是因为不允许。

历史为什么难以改变,历史的指标说,是因为它们在看。

……所以这时空就是个计算机,盖亚是杀毒软件,我和丛还有叶株就是入侵电脑病毒,必须小心翼翼地潜伏以防被扫描出来被KO……太霸气了丫的。洛绎想要笑,却发现他只能苦笑:先有因果论,还有盖亚的修正论……于是历史真的不可以更改……吗……

攻略似乎有些迟疑,它的声音第一次不那么连续了:“player……想要知道时间第三大定律吗?”

洛绎许些诧异地点了点头。

攻略的声音又恢复到平板,像是背书似的没有抑扬顿挫:“时间第三大定律为误差论:如果重复更改一段历史,只要有一点误差没被盖亚修正,将获得一个完全不同的未来——即可达到修改过去的目的,但是因为因果论的存在,更改后的未来将衍生成平行世界、一个新时空。该定律为假说,尚未得到确切的证实。”

洛绎怔怔地看着攻略,然后露出一个不知是哭还是笑的表情。

足够了……这就足够了……

只要历史是能更改的,这便足够了。

洛绎将左腕靠在嘴边,轻轻凑在黑环边像是在说着悄悄话。

我想回到原时空的过去,去做一件事。

夜深了,窗外隐隐有蟋蟀在叫。洛绎窝在风锁云的怀中,闭上眼似是要睡了去。良久,一个细微的声音轻轻响起,瞬间被黑暗吞没。

“你想去杀死‘洛绎’吗,咪嗦。”

***

距须臾山十里远的山道上,一个青衣男子正在策马而奔,额头上滑落的汗水已经快要将他的眼睛糊住,但他根本空不出来去摸一把,更是加大了鞭打的力度。

快!快!必须要快——得快把消息告诉猴头——

——正道之人攻过来了!

忽的一阵寒光袭来,马蹄声逐渐远去,徒留青衣男子的脑袋在原地打转儿,睁大的眼睛中满满的是不可置信。三道人影从两旁跃了下来,其中一个拾起了脑袋,啧啧有声。

“和情报上的一模一样,这厮果然是魔教畜生道的人。”

三人皆是抬头向须臾山的方向望去,提脑袋的人怪笑着:

“须臾山吗?大爷将要到此一游!”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